新 一 天 的 诞 生

注意:这是故事系列七部分中的最后一部分,推荐从头开始阅读:SCP-3475 - 我们流变的基石

D-1460在警铃声中渐渐醒转过来,平躺在舒缓的爵士乐的轻柔音调中。

他只知道自己被称作D-1460是因为他所穿着的制服在头顶天花板的镜面上恰当地反射,显现出“D-1460”的字样。他在震惊中立刻起身后,能够看见前面的口袋里露出的绿色纸棒,但后面他更细致地检查任何其它的身份标志,寻找他真正的名字时,他什么都找不到。

D-1460要完全处理的第二件事情是在他眼角上的蚊子。他抓不着,也捏不到。不论他做什么、看哪里、是否睁开眼睛、任何他可能想到的试图抓住它的方法,那东西一直都在他右眼的右上边,无法消失。他尽力尝试不去管它。

D-1460要完全处理的第三件事情是在他所处环境的精确性。这里有个镜面天花板与一个镜面地板,三面墙都是镜子,他身后的镜面墙壁有一扇他无法解锁或打开的门。第四面墙,在屋子的对侧,有一幅像是海边风景的巨大的写实壁画,如同一扇窗户。

D-1460要完全处理的第四件事情是房间地板上躺着的四具尸体。他们看起来睡着了,尽管他们躺在自己的血泊中睡着的原因让他感到很神秘。他试图将每个身体都摇晃几下,但他们拒绝醒来。哦好吧,他自己能够搞明白的。

D-1460要完全处理的第五件事情是正循环着的音乐。

想象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世界,没有购物中心和常态。这里是家。

每隔一段时间,一阵机械的,单调的声音都会在充满低音爵士乐的房间中说出这句话。这是顺理成章的。每次D-1460向那机械的声音呼喊,它都不回答。就这样。

有四具沉睡尸体的房间、音乐、美景、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和D-1460。在他想出更好的选择之前,这就是他要待着的地方。


几小时过去后他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我得去厕所。”

去吧。

D-1460抬头看见了一扇原来不在这里的靠近房间出口的门,他站起来,小心翼翼地靠近它。

“这是啥?”他打开门问道。

内置了厕所。

“哦,多谢。”那是个厕所,好吧。一个马桶,一个水池,一个淋浴喷头。纸巾。与他穿着的一样的制服,统统印上了“D-1460”。

他先去水池那边,池子有流动水。水可以调成热的、冷的、或者中间的某个温度。它从每个角度看来都如普通的水池一样工作。他对着水龙头喝水。

然后他试了试淋浴喷头。喷头也很普通,水可以被调节到任何温度,很像水池子。现在,他没必要淋浴或换一件更干净的制服。

马桶就是个普通的马桶,像一个马桶一样可以正常工作。

“你是什么东西?”他问道。

想象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世界,没有购物中心和常态。这里是家。


“我饿了。”

想象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世界,没有购物中心和常态。这里是家。


“你记得我的名字吗?”

没有回答。

D-1460。这显然不是他真正的名字,而是他被给予的称号。被那机械声所给予的吗?当然不会。没有证据证明那机械声除了重复那音乐的歌词之外还有别的能力。或许某个组织把他关进房间里,这或许说明如果他能够找到任何关于这个组织的信息……

这次他走到哪些躺着的尸体旁边仔细检查。他看见的第一处异样是每个他们的脑袋中都有许多洞。他们肯定不健康。第二处异样是僵直的身躯。当他们睡着的时候身体不会如此僵硬。总而言之,过多久他们才会醒过来?孤独的处境正威胁着要将他扼杀。

在他们其中一个口袋里,D-1460找到了身份证明。正反面几乎都是空白,这便是第三处,最引人注目的异样。剩下的只有一张从身份证明中拿出来的照片,和一个词“基金会”。

“这没啥用啊。基金会……基金会……”

他绕着屋子踱步,摆弄着证件。在他破碎的记忆中没有什么与“基金会”有关联。“Foundation”,是的。建筑有着地基。由捐赠的基金设立的组织和机构……是这座建筑吗?什么的基金会呢?

他起来后不知过了多少小时,房间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他是否在基金会附近设立的一个房间里呢?艺术?睡眠研究?音乐?机器人?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丢失的信息实在太多了以至于——

他捂着头跌倒在地。一阵阵极严重的头痛袭来,他感觉几乎完全无法行动。灯光忽明忽暗地闪,音乐变得刺耳且难听,尸体看起来更令人作呕。甚至连空气都开始向他施加更多的一丁点重量。任何的犹豫,都可能让他永久地陷入自己的思索中。

想象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世界,没有购物中心和常态。这里是家。

“去——去他妈的。”

他甚至没法认识到自己所想的概念。在他伤害自己之前,他的大脑让他疼痛。现在这是自我保护机制吗?他或许在正确的道路上,或许可能不小心自杀。现在最好是闭上眼睛然后睡过去,不幸的是附近没有带咖啡因的东西。


D-1460。

这不是他真正的名字。然而这会意味着什么吗?他仔细地研究这些数字。1460。1,4,6,0。

1。1看起来像字母I。

4。4像啥?没有英文字母特别地像4。而如果他要顺着自己的想法下去,他需要想到一种对比。4……W?W隐隐约约看起来像4,如果把大脑足够地扭曲。他曾做过的大脑的扭曲让这种联想完美地成立。

6。6看起来像字母G。

0。0看起来像字母O。如果6是G,0是O,那60就是GO?

GO……

IWGO。

“I will go? ”1这差不多听起来是对的。“I will go. I will go. I Will Go.”

D-1460。I Will Go。这目前就很像是他所能理解的一个身份了。


“你知道这个我所找到的基金会是什么吗?”I Will Go问道,并不期待着回答。

███-2152 —

I Will Go跌倒在地板上发出尖叫,无法理解那声音所说的其它的话。他的脑袋突然又开始剧痛,而他在缓过神来之前晕了过去。


“请用我能理解的语言说出来,不管你是谁。我所发现的这个基金会到底是什么?”他的头仍因为上次的疑问而疼痛,所以他让自己更加坚定,防止再发生之前的状况。

我们是那些有好奇心、追求常态的人的产物你,我,JeremyHalcyonLaylaRiver,我们是被看透了运作过程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希望。这是一个庆祝的水印。他的脑袋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扭动着,但并不是像之前那样痛得难以忍受。算是种可怜的小幸福吧。

“你是什么东西?”

他们给予我的称谓是2152

“称谓?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设施被设计用来收容异常的东西,比如我自己。你在这里是为了更好地明白我的目的。我们两个都是为了最令人期望的结果的、被利用的棋子。

I Will Go来回走动着。他知道的越多,他产生的问题也越多。一阵钝痛在脑海的缝隙中回荡着;他必须对自己能筛选到的信息十分小心。这是个苦差事,如果干坐着啥都不想或许会更舒服些。

“为什么你会答话?我以为你只是随着音乐回环的声音呢。”

此时音乐戛然而止,被海洋的声音所取代,这声音宁静而温和。2152没有回答。这样做或许是最好的。他需要时间思考。

























“妈的,我饿了。”




























I Will Go并不能确定在那之后过了多久。从他最后一次想到自己的饥饿算起,或许已经消逝了好多天。似乎不像是过了几天,一定是过了几个小时,但他除了喝水池子里的水、思考、睡觉之外什么都没做,所以没法判断时间缺失了多少。饥饿带来的疼痛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尽管房间中的睡眠是他一生中所做的最美好的事情,但饥饿仍偶尔将他唤醒,迫使他面对闪烁的灯光,直到他能够重新入睡。这是他唯一一种记录时间的方式:闪烁的灯光之间的大概的时间。

这就是为何桌子上突然出现的大理石半身像马上引起了他的注意。

它就立在那儿。如任何雕像般的骄傲而虚荣的雕像。I Will Go不清楚这是谁的半身像,也不知道它的作用是什么。但它出现了,用它的存在抵消了房间内的宁静和安详。它的颜色也和房间里的任何东西都不搭,它太亮了,即便和固定在天花板上的灯相比也是如此。而当他检查时,他发现它正在看那海滩壁画。

想象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世界,没有购物中心和常态。这里是家。

哦,音乐恢复了正常。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一定是半身像出现的时候;但他无法回忆起上次和2152说话到现在这段时间里,充斥着房间的噪音是什么。一直都是这样吗?一定是的。对,就是这样。

“我得洗个澡了。”他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但他一说出来就顺从了这个想法。从他发现淋浴间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他一次都没用过。清洁一下是个好主意,如果没想到别的事情做的话。或许他会想得更好些,即便他的脑袋因此不那么疼了,那也足以。

他脱了衣服,光是脱掉制服就已经觉得轻飘飘的。他不介意在那些仍旧沉睡的尸体面前(这些尸体现在已经有了新颜色)脱衣服,也不介意在壁画、甚至半身像旁边脱衣服。有什么关系呢?没人看他,即便是,他或许也是活该。如果没有别的理解的话,这是他对自己目前处境的其中一种理解方式,而这就是他所想要的。


大雨倾泻而下。这种冷是他所能承受的,他的存在又感觉到了纯净。

I Will Go想到了2152。他不知道它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在那里。他只知道它在那里是有原因的,而且它的所作所为也看起来像是有原因的。他永远也不会弄清楚它的原因,但这是有目的的。这对他才是真正重要的,它能帮助让情形不那么令人绝望。

I Will Go想到他的名字,尽管过了如此之久,还是不能想起他从前的名字。这没关系。I Will Go不管怎样是个挺适合的名字;即便他再也没去过任何地方,这也是个他自己赋予自己的名字。

I Will Go想到了那四具尸体。他们是谁?他这个念头直到现在才冒出来,但如果他跟他们在一块的话,那应该是有原因的。他们在这个基金会工作吗?他也是个那里的员工吗?那为什么他的制服与别人的不同?讲真的,这又有什么关系?不管来之前如何,结果都是一样的。他正沉睡的朋友、或者伙伴、或者敌人。不管他们是谁,他们都不重要了。

I Will Go想到了那幅壁画。既然他想到了这个……它好像蛮吸引人的。值得去检查看看吗?或许吧。

I Will Go想到了家。淋浴间的布局让他想起了童年。他至少能够记起来这么多。在他九岁的时候,他的家庭从一个城市搬到了稍微大点的城市,而其淋浴间的大小很是不错。它让人感到安全,能够隐藏他赤裸的 身体,不需要挂浴巾,也不需要用临时浴帘。从九岁到十三岁,他过着人生最稳定的时期;在这四年里,他享受着如洗澡这样简单的事情。

他不得不认为这是稳定的,当他回想自己的家时感到很安全。他记忆中的任何其它时期都十分波折与动荡,即使有世界上所有其他的淋浴喷头来保持他的情节,它们也没有像他第一次真正的淋浴那样具有神奇的吸引力。站在淋浴间里,感受着冰冷的感觉,被困在一个有着沉睡的尸体和其它无法解释的异样的房间里……感觉像家。

一小时过后I Will Go才出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精神。他抓起淋浴间旁众多西服中的一件,在从浴室里出来时穿上了。在他的印象里他从未正经地穿上过自己的西服,花了一些功夫才把它穿得恰当。他很难把腰带勒紧并让裤子贴身。而让领带看起来恰到好处则尤其费劲。但这值得。他看起来很利索,也不显得磨损不堪。这感觉真好。

I Will Go看向壁画。沙滩仍在移动着,一如既往地生机勃勃。奇怪的是,即便洗了冷水澡,看着有人的风景,他还是觉得累。不会有事的。他可以以后再去看看。睡意在向他招手,而他则想回应它的召唤。


尸体不见了,桌子消失了。音乐感觉不像是传统音乐而更像一种神韵。门不见了。大理石半身像放在地上,看着I Will Go。壁画变成了沙滩的夜景。

“这到底是什么……”

他朝壁画走去,不确定该做什么。这是他第一次好好检查它。现在它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或许他应该先把注意力集中在它身上,然后再去做别的事情,因为他会用不同的方法来处理现在的情况。

它不只是在动,它看起来很逼真。

早上好。

“看起来现在是晚上。”

在可持续资源驱使的未来中,夜晚是一个没有目的的概念。

“这里发生了什么?”

想象一个更加生机勃勃的世界,没有购物中心和常态。这里是家。

“不,我不接受这个。我现在想要一个真正的答案。”沉默。音乐停下来,只剩下海洋的声音。几分钟后声音才回答他。

你想在店里买些什么产品?

“什么——”

苹果、奥斯卡迈尔2、戴尔、Aqualabs3、好时、赛诺菲4、孩之宝5、Bones6、HGTV7,我们所有这些美妙的精选产品都会以免费的低价提供。选择是无限而无止境的。社会的开放让我们有了这些灵活的选择。这就是消费主义的力量。

I Will Go没有回答。他感觉这有道理,但他没有能力达到。

你还记得太阳是什么吗?它是一个气态的球体,作为恒星温暖我们的世界。你喜欢养什么宠物呢?这里有许多美好的伴侣作为选择。


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怀旧的感觉和过去的时代已经在你身上扎根。常态已经流行,而我们必须简单地建立在其基础上。最伟大的先驱莫过于那些已经向更大、更危险的世界迈出第一步的人。



这是给你的奖赏。



欢迎回家。

灯灭了,除了大海的声音,一切都安静了。I Will Go不知道该怎么做,思来想去,只有两个选择。他可以坐在密室的黑暗中,继续满足于他思考与睡眠的仪式之中。而他的水源已经耗尽了。所以最终,他将会……他将会……

哈。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即使他的脑袋因为这个念头而疼痛起来,但这比预想的要轻很多。那就只剩下第二个选择,看看他能否真正走进那个壁画。那感觉像是唯一合理的路径了。而且,海滩……看起来很吸引人。

I Will Go走进壁画,


然后来到了海滩上。现在是夜晚。海水时常拍打着岸边,月亮在天空中明亮地照耀着。他的身后有树。他真的出来了。他现在在外面。他在周围的沉静中发现了美,他想起了家的感觉。

I Will Go抬头看向天空,研究它。他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曾经看见过星星。

« 孩子们将会聆听 ||

██新 一 天 的 诞 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