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的剧院
评分: +39+x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扔完垃圾后,男人翻开剧本,满意地看着上面出现的内容。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穿着囚服的Haan坐在玻璃后的硬质椅子上,眼睁睁地看着男人被安保撵了出去。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白克清醒地听完了一整节课——与其他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满分。当他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八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七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七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六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Misaka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Misaka与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怎么,你被开除了?”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还是说终于可以休息了。”

“还有一段剧情啦,不过现在有人帮我念旁白哦。”Misaka笑着,“因为我不在的话有人会不小心崩人设呢。”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在公园内乱丢垃圾,根据规定,罚款五十,先生。”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以一个叙述者的视角看,本人还是非常希望安保能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家伙扔进监狱坐坐牢,这样的话私以为以后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为什么不用“男人因在探监室寻衅滋事入狱”作为结尾呢?

我认为,这种把一个死人复活,让他去推动情节发展还不讲明为什么他能复活以及为什么他要去搞事的,通通都算“机械降神”。用这种手法去推动故事的作者水平一定不怎么样吧。

男人停下朗诵,以一种将10%的薄荷,45%的苦瓜,10%的柠檬以及5%的芥末和30%的水放进料理机打碎然后把它们一饮而尽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剧本。

哦我的天,这是什么后现代主义比喻,果蔬拼盘脸啊!诸位读者,我是旁白M,负责本篇故事的旁白。我要澄清一点,我只是对着稿子念旁白,像这种奇葩描写与我无关。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建议,点掉网页上面的×号吧!别在这篇文章里浪费时间了。

哦,完了,我忘记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打上白字或者零号字了。当你没有选择折叠而是选择看完这段话时,我的绩效就已经泡汤了。

“师傅,别念了。”玻璃后的囚犯尴尬地说着,“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所以是什么事能让你在放出如此豪言后被抓进监狱里的?我亲爱的战力支援Haan先生。”

“还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就为了表态不搅和这帮破事直接自爆入狱了,这样应该就没人在乎我们了。”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Haan沉默了,他瞄向自己衣摆上冒出的线头,抬手捏住那段线头并将它拉长。

“我猜你这段沉默的意思是,你会出狱帮我,对么?”

Haan的嘴角勉强咧开一个笑容,他手上的那根线头越拉越长。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很抱歉,朋友。如果我现在出狱,毫无疑问我会成为他们眼中的一个焦点。”Haan说,“但这都没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神秘感是一个角色最大的依仗,只要保持足够的神秘感,让读者感觉这个角色还有底牌没有用出,那么这个角色便当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你现在连名字都不让我说,也是为了保持这种神秘感。而且我们也为接下来的行动做了足够的准备。朋友,我相信你和你的剧本。想必你已经从你的剧本中看到未来了吧。”

“我很庆幸,在你旧事重提时我的脑子里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记忆。”男人将手中把玩着的老式燧发枪收回剧本中,“还有我看不到还没发生过的剧情。”

Haan拽断线头,把那根线缠在自己食指上。他摸了摸自己拉碴的胡子,转头望向窗外。他转回头,翻身穿过自己面前的那层玻璃。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此时正提笔沙沙地在书上写着什么。

他与一旁警戒的狱警擦肩而过,然后倚在探监室的门上。

“起码有五个。”Haan说,“只能靠你自己了。”

“行吧。”男人合上书,“我再强调一下,我现在看不到没有发生过的剧情,所以我建议你做好另一个计划的准备。以及借我五十,我要交公园的罚款。”

男人又随手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

Haan没有接男人话茬的打算,他又翻回玻璃的另一侧。但当Haan转过头时,却发现他还坐在那里凝视着夕阳,一动不动。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白克清醒地听完了一整节课——与其他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满分。当他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八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七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七八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六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Misaka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Misaka与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怎么,你被开除了?”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还是说终于可以休息了。”

“还有一段剧情啦,不过现在有人帮我念旁白哦。”Misaka笑着,“因为我不在的话有人会不小心崩人设呢。”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男人捧着书,看向远方的夕阳。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在公园内乱丢垃圾,根据规定,罚款五十,先生。”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以一个叙述者的视角看,本人还是非常希望安保能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家伙扔进监狱坐坐牢,这样的话私以为以后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为什么不用“男人因在探监室寻衅滋事入狱”作为结尾呢?

我认为,这种把一个死人复活,让他去推动情节发展还不讲明为什么他能复活以及为什么他要去搞事的,通通都算“机械降神”。用这种手法去推动故事的作者水平一定不怎么样吧。

男人停下朗诵,以一种将10%的薄荷,45%的苦瓜,10%的柠檬以及5%的芥末和30%的水放进料理机打碎然后把它们一饮而尽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剧本。

哦我的天,这是什么后现代主义比喻,果蔬拼盘脸啊!诸位读者,我是旁白M,负责本篇故事的旁白。我要澄清一点,我只是对着稿子念旁白,像这种奇葩描写与我无关。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建议,点掉网页上面的×号吧!别在这篇文章里浪费时间了。

哦,完了,我忘记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打上白字或者零号字了。当你没有选择折叠而是选择看完这段话时,我的绩效就已经泡汤了。

“师傅,别念了。”玻璃后的囚犯尴尬地说着,“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所以是什么事能让你在放出如此豪言后被抓进监狱里的?我亲爱的战力支援Haan先生。”

“还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就为了表态不搅和这帮破事直接自爆入狱了,这样应该就没人在乎我们了。”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Haan沉默了,他瞄向自己衣摆上冒出的线头,抬手捏住那段线头并将它拉长。

“我猜你这段沉默的意思是,你会出狱帮我,对么?”

Haan的嘴角勉强咧开一个笑容,他手上的那根线头越拉越长。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很抱歉,朋友。如果我现在出狱,毫无疑问我会成为他们眼中的一个焦点。”Haan说,“但这都没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神秘感是一个角色最大的依仗,只要保持足够的神秘感,让读者感觉这个角色还有底牌没有用出,那么这个角色便当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你现在连名字都不让我说,也是为了保持这种神秘感。而且我们也为接下来的行动做了足够的准备。朋友,我相信你和你的剧本。想必你已经从你的剧本中看到未来了吧。”

“我很庆幸,在你旧事重提时我的脑子里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记忆。”男人将手中把玩着的老式燧发枪收回剧本中,“还有我看不到还没发生过的剧情。”

Haan拽断线头,把那根线缠在自己食指上。他摸了摸自己拉碴的胡子,转头望向窗外。他转回头,翻身穿过自己面前的那层玻璃。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此时正提笔沙沙地在书上写着什么。

他与一旁警戒的狱警擦肩而过,然后倚在探监室的门上。

“起码有五个。”Haan说,“只能靠你自己了。”

“行吧。”男人合上书,“我再强调一下,我现在看不到没有发生过的剧情,所以我建议你做好另一个计划的准备。以及借我五十,我要交公园的罚款。”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Haan没有接男人话茬的打算,他又翻回玻璃的另一侧。但当Haan转过头时,却发现男人已不见踪影。

所以,他就这么走了?呃,我是说,不需要描写一下安保的反应么?——旁白M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白克清醒地听完了一整节课——与其他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满分。当他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这鬼地方真热!”持剧本的男人行走在非洲的土地上,一边走一边翻动着手中的剧本,“坏了,这前文里也没提到王肯在哪个城市啊。”

“今日凌晨三点,位于非洲大陆架的太空电梯非洲一号倒塌。”男人在剧本上一边提笔做着标记一边喃喃自语,“然后是……‘星空下,太空电梯矗立在大西洋的海岸线附近,孜孜不倦地运送着货物。’这两句话应该能确定范围了。”

“好吧……我现在在哪来着?”男人遥望着身后印度洋的海岸线,“呃,我真希望这是大西洋的海岸线……呃等等?”

男人小心翼翼地尝试将剧本的一页撕开,撕扯的力气越来越大,但书页完好无损。

“看来不行。”男人看着剧本上浮现的内容,“但现在可以确定我在幕前,也就是说必然有一段与我有关的事件将要发生,并且这个事件会对剧情起推动作用,我明白。”

“还是说这是一个过渡段落?不应该啊……前面那个调查不应该就是过渡段么?”男人想,“还是说,这个段落的目的是给我一个无法干涉之后事件的理由?”

“不行啊……不能让剧目无聊起来啊……”男人在沙漠中快步奔跑着,手上不断地交换书页的位置。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九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八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八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七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Misaka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Misaka与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怎么,你被开除了?”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还是说终于可以休息了。”

“还有一段剧情啦,不过现在有人帮我念旁白哦。”Misaka笑着,“因为我不在的话有人会不小心崩人设呢。”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男人捧着书,看向远方的夕阳。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在公园内乱丢垃圾,根据规定,罚款五十,先生。”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以一个叙述者的视角看,本人还是非常希望安保能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家伙扔进监狱坐坐牢,这样的话私以为以后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为什么不用“男人因在探监室寻衅滋事入狱”作为结尾呢?

我认为,这种把一个死人复活,让他去推动情节发展还不讲明为什么他能复活以及为什么他要去搞事的,通通都算“机械降神”。用这种手法去推动故事的作者水平一定不怎么样吧。

男人停下朗诵,以一种将10%的薄荷,45%的苦瓜,10%的柠檬以及5%的芥末和30%的水放进料理机打碎然后把它们一饮而尽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剧本。

哦我的天,这是什么后现代主义比喻,果蔬拼盘脸啊!诸位读者,我是旁白M,负责本篇故事的旁白。我要澄清一点,我只是对着稿子念旁白,像这种奇葩描写与我无关。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建议,点掉网页上面的×号吧!别在这篇文章里浪费时间了。

哦,完了,我忘记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打上白字或者零号字了。当你没有选择折叠而是选择看完这段话时,我的绩效就已经泡汤了。

“师傅,别念了。”玻璃后的囚犯尴尬地说着,“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所以是什么事能让你在放出如此豪言后被抓进监狱里的?我亲爱的战力支援Haan先生。”

“还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就为了表态不搅和这帮破事直接自爆入狱了,这样应该就没人在乎我们了。”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Haan沉默了,他瞄向自己衣摆上冒出的线头,抬手捏住那段线头并将它拉长。

“我猜你这段沉默的意思是,你会出狱帮我,对么?”

Haan的嘴角勉强咧开一个笑容,他手上的那根线头越拉越长。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很抱歉,朋友。如果我现在出狱,毫无疑问我会成为他们眼中的一个焦点。”Haan说,“但这都没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神秘感是一个角色最大的依仗,只要保持足够的神秘感,让读者感觉这个角色还有底牌没有用出,那么这个角色便当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你现在连名字都不让我说,也是为了保持这种神秘感。而且我们也为接下来的行动做了足够的准备。朋友,我相信你和你的剧本。想必你已经从你的剧本中看到未来了吧。”

“我很庆幸,在你旧事重提时我的脑子里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记忆。”LG将手中把玩着的老式燧发枪收回剧本中,“还有我看不到还没发生过的剧情。”

Haan拽断线头,把那根线缠在自己食指上。他摸了摸自己拉碴的胡子,转头望向窗外。他转回头,翻身穿过自己面前的那层玻璃。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此时正提笔沙沙地在书上写着什么。

他与一旁警戒的狱警擦肩而过,然后倚在探监室的门上。

“起码有五个。”Haan说,“只能靠你自己了。”

“行吧。”男人合上书,“我再强调一下,我现在看不到没有发生过的剧情,所以我建议你做好另一个计划的准备。以及借我五十,我要交公园的罚款。”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Haan没有接男人话茬的打算,他又翻回玻璃的另一侧。但当Haan转过头时,却发现男人已不见踪影。

所以,他就这么走了?呃,我是说,不需要描写一下安保的反应么?——旁白M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白克清醒地听完了一整节课——与其他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满分。当他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这鬼地方真热!”持剧本的男人行走在非洲的土地上,一边走一边翻动着手中的剧本,“坏了,这前文里也没提到王肯在哪个城市啊。”

“今日凌晨三点,位于非洲大陆架的太空电梯非洲一号倒塌。”男人在剧本上一边提笔做着标记一边喃喃自语,“然后是……‘星空下,太空电梯矗立在大西洋的海岸线附近,孜孜不倦地运送着货物。’这两句话应该能确定范围了。”

“好吧……我现在在哪来着?”男人遥望着身后印度洋的海岸线,“呃,我真希望这是大西洋的海岸线……呃等等?”

男人小心翼翼地尝试将剧本的一页撕开,撕扯的力气越来越大,但书页完好无损。

“看来不行。”男人看着剧本上浮现的内容,“但现在可以确定我在幕前,也就是说必然有一段与我有关的事件将要发生,并且这个事件会对剧情起推动作用,我明白。”

“还是说这是一个过渡段落?不应该啊……前面那个调查不应该就是过渡段么?”男人想,“还是说,这个段落的目的是给我一个无法干涉之后事件的理由?”

“不行啊……不能让剧目无聊起来啊……”男人在沙漠中快步奔跑着,手上不断地交换书页的位置。

“这一幕……决不能在这里停下。”男人继续在沙漠中漫无目的地奔跑着,“来吧,给这一幕一个继续发展下去的剧情,故事性不会允许一直描写我奔跑的场景……”

男人攥着剧本,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奔跑着,挥洒着他的汗水。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终究无法依靠自己的两条腿沿着赤道横穿整个非洲。

“啊……怎么会这样!”男人快速交换着手中的书页,“快点,快点,快点……我感觉到了,我所求的故事就在前方……这一幕决不能在此停下!我明白,我明白的!”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八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七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七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六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Misaka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Misaka与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怎么,你被开除了?”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还是说终于可以休息了。”

“还有一段剧情啦,不过现在有人帮我念旁白哦。”Misaka笑着,“因为我不在的话有人会不小心崩人设呢。”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男人捧着书,看向远方的夕阳。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在公园内乱丢垃圾,根据规定,罚款五十,先生。”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以一个叙述者的视角看,本人还是非常希望安保能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家伙扔进监狱坐坐牢,这样的话私以为以后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为什么不用“男人因在探监室寻衅滋事入狱”作为结尾呢?

我认为,这种把一个死人复活,让他去推动情节发展还不讲明为什么他能复活以及为什么他要去搞事的,通通都算“机械降神”。用这种手法去推动故事的作者水平一定不怎么样吧。

男人停下朗诵,以一种将10%的薄荷,45%的苦瓜,10%的柠檬以及5%的芥末和30%的水放进料理机打碎然后把它们一饮而尽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剧本。

哦我的天,这是什么后现代主义比喻,果蔬拼盘脸啊!诸位读者,我是旁白M,负责本篇故事的旁白。我要澄清一点,我只是对着稿子念旁白,像这种奇葩描写与我无关。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建议,点掉网页上面的×号吧!别在这篇文章里浪费时间了。

哦,完了,我忘记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打上白字或者零号字了。当你没有选择折叠而是选择看完这段话时,我的绩效就已经泡汤了。

“师傅,别念了。”玻璃后的囚犯尴尬地说着,“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所以是什么事能让你在放出如此豪言后被抓进监狱里的?我亲爱的战力支援Haan先生。”

“还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就为了表态不搅和这帮破事直接自爆入狱了,这样应该就没人在乎我们了。”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Haan沉默了,他瞄向自己衣摆上冒出的线头,抬手捏住那段线头并将它拉长。

“我猜你这段沉默的意思是,你会出狱帮我,对么?”

Haan的嘴角勉强咧开一个笑容,他手上的那根线头越拉越长。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很抱歉,朋友。如果我现在出狱,毫无疑问我会成为他们眼中的一个焦点。”Haan说,“但这都没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神秘感是一个角色最大的依仗,只要保持足够的神秘感,让读者感觉这个角色还有底牌没有用出,那么这个角色便当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你现在连名字都不让我说,也是为了保持这种神秘感。而且我们也为接下来的行动做了足够的准备。朋友,我相信你和你的剧本。想必你已经从你的剧本中看到未来了吧。”

“我很庆幸,在你旧事重提时我的脑子里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记忆。”LG将手中把玩着的老式燧发枪收回剧本中,“还有我看不到还没发生过的剧情。”

Haan拽断线头,把那根线缠在自己食指上。他摸了摸自己拉碴的胡子,转头望向窗外。他转回头,翻身穿过自己面前的那层玻璃。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此时正提笔沙沙地在书上写着什么。

他与一旁警戒的狱警擦肩而过,然后倚在探监室的门上。

“起码有五个。”Haan说,“只能靠你自己了。”

“行吧。”男人合上书,“我再强调一下,我现在看不到没有发生过的剧情,所以我建议你做好另一个计划的准备。以及借我五十,我要交公园的罚款。”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Haan没有接男人话茬的打算,他又翻回玻璃的另一侧。但当Haan转过头时,却发现男人已不见踪影。

所以,他就这么走了?呃,我是说,不需要描写一下安保的反应么?——旁白M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白克清醒地听完了一整节课——与其他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满分。当他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这鬼地方真热!”持剧本的男人行走在非洲的土地上,一边走一边翻动着手中的剧本,“坏了,这前文里也没提到王肯在哪个城市啊。”

“今日凌晨三点,位于非洲大陆架的太空电梯非洲一号倒塌。”男人在剧本上一边提笔做着标记一边喃喃自语,“然后是……‘星空下,太空电梯矗立在大西洋的海岸线附近,孜孜不倦地运送着货物。’这两句话应该能确定范围了。”

“好吧……我现在在哪来着?”男人遥望着身后印度洋的海岸线,“呃,我真希望这是大西洋的海岸线……呃等等?”

男人小心翼翼地尝试将剧本的一页撕开,撕扯的力气越来越大,但书页完好无损。

“看来不行。”男人看着剧本上浮现的内容,“但现在可以确定我在幕前,也就是说必然有一段与我有关的事件将要发生,并且这个事件会对剧情起推动作用,我明白。”

“还是说这是一个过渡段落?不应该啊……前面那个调查不应该就是过渡段么?”男人想,“还是说,这个段落的目的是给我一个无法干涉之后事件的理由?”

“不行啊……不能让剧目无聊起来啊……”男人在沙漠中快步奔跑着,手上不断地交换书页的位置。

“这一幕……决不能在这里停下。”男人继续在沙漠中漫无目的地奔跑着,“来吧,给这一幕一个继续发展下去的剧情,故事性不会允许一直描写我奔跑的场景……”

男人攥着剧本,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奔跑着,挥洒着他的汗水。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终究无法依靠自己的两条腿沿着赤道横穿整个非洲。

“啊……怎么会这样!”男人快速交换着手中的书页,“快点,快点,快点……我感觉到了,我所求的故事就在前方……这一幕决不能在此停下!我明白,我明白的!”
男人喘息着,在炎热的沙漠中不断地消耗着自己的体力。

“已经……结束了么?”男人呼喊着,“终究还是赶不上么!”

他没有携带任何补给,没有食物,更没有水。他就这样在沙漠中奔跑着——

直到听见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LG?你没死?!”

LG的头扭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拥抱,而是一根散发着寒气的冰锥。

他伸手从剧本中抽出一把老式的燧发枪——无需瞄准,直接开火。子弹代替LG执行了索敌的任务,击碎了那冰锥。

“对……就是这样。你为我带来了一个冲突,冲突则代表着事态的变化,而这变化将作为引发新故事的契机。”LG一甩剧本,甩出七把燧发枪浮在他身侧,“怎么,不打算先向观众们做个自我介绍?”

你头快掉了知道么——旁白M

“我始终都无法理解你说的这些话,以及你这个人。”那男人说,“其实我还是蛮想理解你的,但很可惜,为了计划的实施,你是必须排除的变量。”

“哦,对,你们的计划。”LG举着剧本,“原本的剧情或许需要发展到一个小高潮时才会揭露这个所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而你的登场为这剧情增添了一个新的小高潮,这正是一个好时机,感谢你,我亲爱的普罗迪特。”LG身旁的老式燧发枪不断地开火,将袭向他的冰锥纷纷击碎,“你们的计划不过是借助各种手段在月球上架构奇术,等待月食出现后对地球的本影作为施术媒介构建一个所谓的影之城还是什么黑影王国作为据点,对吧?我明白。”

“我发誓哦,我的新朋友,我的行动确实是有利于完成这个计划的。”LG颇为自得地说,“即使是这样,你也要排除我么?”

虽然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老式燧发枪不用填装子弹就能不停地开火——旁白M

“你的废话还是这么多。”普罗迪特说,“甚至比你在巴黎与我共事时……”

“闭嘴。”普罗迪特的话语尚未说完就被LG打断。他举枪对着普罗迪特不断地开火,仿佛在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或者说,恐惧。

“我非常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旧事重提。”LG说,“我的新朋友。”

虽然LG射出的魔弹自带追踪能力,但它们的飞行速度受限于击发它们的老式燧发枪。这使得被奇术提振过反应能力的普罗迪特能很轻松地捕捉到它们的飞行轨迹。

魔弹袭向普罗迪特,却被他精准地用冰锥拦下——普罗迪特并不打算进行闪避,他明白自己逃不掉魔弹射手的追击。七把燧发枪不未曾停止开火,魔弹如蜂群般向着普罗迪特发起冲锋,但无一发成功命中。

我不想说的太失礼,请为现代魔弹射手准备突击步枪——旁白M

“是么,那我下次不会在你面前谈旧事了。”普罗迪特从骤然闪现在LG身后,“我会在今后的日子缅怀你的。”

寒芒自腰间拔出,直刺LG咽喉——

“铛!”刀锋相撞,LG手中握着的燧发枪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柄弯刀,他手腕一转反手弹开了普罗迪特的刺击。

匕首险险擦过LG的脸颊,只切下他的一缕头发。

但这就够了,普罗迪特扔下匕首,捏住那缕被切下的头发——那是绝好的施术媒介。

“Verum, sine mendacio, certum et verissimum……”普罗迪特的嘴唇快速翕动着,咒文自他口中流出,“……Itaque vocatus sum Hermes Trismegistus, habens tres partes philosophiae totius mundi……”

《翠玉录》的拉丁文译本,蕴含着“万物同源”的思想,并且对后世的炼金术影响深远。而炼金术师们对《翠玉录》的最粗浅也是流传最广的认识便是——“点石成金”。

而在这里,这一译本成为了普罗迪特构建的奇术的咒文——工程系奇术:哲人石。LG的头发在普罗迪特手中逐渐化作黄金,而LG的身体亦随之被黄金所侵蚀。

“你以前一直很想学这……”普罗迪特的话仍未说完,就再次被LG打断,他举着剧本,吟诵着旧日的篇章。

魔王叹了口气,随手挽了个刀花,起身俯视向勇者,以高昂的声音唱道:“这该死的命运啊!我本已放弃复仇,我本应享受我应得的生活!但是这命运不允许!奥尔穆兹德不曾垂青于我,这苍天更是冷眼相待!”

魔王将手中的弯刀猛地插入阶梯,震动了整座舞台。燃烧着的烛台纷纷倒下,在阶梯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烈火辉映着魔王愤怒的脸庞,火舌舔舐着勇者的身影。魔王自然不会对他所唤之火焰生出惧意,而勇者也不曾停下他前进的脚步。

熊熊烈火自沙漠上燃起,不断炙烤着二人。或许LG曾于旧日饰演过魔王,但普罗迪特绝非勇者。

理所应当的,这烈焰吞没了普罗迪特,他的身影在这熊熊烈火中消失。

“呵,新朋友,或者说,新角色。”LG在这熊熊烈火中嗤笑着,不知是在嘲笑逃走的普罗迪特,还是在讥笑他自己,“我明白。”

男子开始痛苦的匍匐在地不住抽搐,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飞蛾,

随着LG的诵读,烈火逐渐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蛾飞向天空,向着远处飞去。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我明白。”LG收起剧本,趴在游轮的栏杆上遥望着海岸线上空飞翔的海鸥,以及在海鸥下面被迫游玩弹幕游戏的路人们。

“你明白了什么?”王肯在他旁边问,“咱们这是要去哪,LG?”

“去码头整点薯条……啊不是,咱们去哥伦比亚。”

“呵……香蕉共和国。等等咱们去那干嘛?”王肯一脸疑惑,“别当谜语人,说明白点。”

“去月球整个剧院。”

“我认真的,别跟我开玩笑。”

“我也认真的。我们走拉美-太平洋太空电梯,去月球住住。”

“弟啊你神经啊!”王肯吓了一跳,“咱俩啥条件啊,有这经济去月球?还在那住,月背物价多高呐,那可都是研究员老爷们住的地方。去不得去不得,两个穷鬼做什么白日梦。”

“登上险丘之前,缓步徐行是必要的。”LG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储蓄卡,“不过我已经踏过了这段路程。”

“你终于选择卷走你们剧组的全部资金跑路了?还是说你们最后还是踏上了金融犯罪这条不归路。哦我的天,不管我们关系有多好,我都会将你绳之以法。”

“这卡里是一位多系奇术高级研究员兼蒙古海军总司令的全部积蓄,且来源完全合法。”

LG一边举着储蓄卡在王肯眼前晃动着一边说:“你并不在意这个,我明白。我真的要在月球上整个剧院,但这一切必须要架构在一个足够精彩的剧情中。”

“你……算了,你讨厌旧事重提。”王肯伸手抓向那张储蓄卡,却被LG避开。

缠手、揽雀尾、六封四闭……王肯逐渐较起了真,手上的招式也越来越多。

“你以为你把剧院建月球就能躲得过GOC的人?而且剧院魅影那支小队也无时无刻不在监控你们吧。”

拳脚如骤雨般袭向LG,却被他尽数化解——虽然LG只会舞台武术,但暂且应付下这种程度的攻势还是可以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我也只是搭个顺风车,不过车主和其他乘客都打算把我从车上踢下去。”

王肯的拳脚越加犀利,甚至带着些狠辣——三指成爪,自下而上地冲向LG颔部,赫然是鹰捉的起手式。但就在王肯即将擒住LG脖颈之时,他却陡然变了个招,双手回防,连步后退,双手高举似是在蓄力,仿佛下一刻就要来上那么一句“请大家分一点元气给我吧!”

“那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干不就成了?”

LG满意地将燧发枪收回剧本中,继续对着王肯显摆那张储蓄卡。

“不不不,若想让这个剧院成功地成立,就必须有一个起码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去支撑它。”LG说,“而一个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的必需品是变化,而变化往往会带来冲突。”

“所以呢,把越多的人牵扯进来,变化就会越多,而冲突也会随之产生。而冲突会推进剧情的发展,精彩的剧情自然会在这发展中诞生。换句话说,我得整个大活。”

“……你神经病吧,我不想掺和这些,告辞。”

“我真应该给你看看医生在我的诊断书上写的诊断结论。虽然他写得很潦草,但我看得很清楚。我的诊断结论是——Histromania.”LG将手死死地按在王肯肩膀上,“而这个字的拉丁文字根是——Histrones,演员。意思就是说Histromania的根本就在于表演——演员就是神,经,病!”

“我扮演过很多的角色,如果我在剧场中间演出的话,我就是一个资深演员。”LG的手背上逐渐暴起青筋,“但是很不幸,在你们眼中,我在日常生活中间演出,因此在你们眼中,我就成了神经病啦,我明白。”
“再见神经病,我不掺和这些事了。”王肯遥望不远处的海岸线——游轮才刚刚启航。他决定从船上跃下,游回岸边回到他那温暖安心的小窝里——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我的朋友,你已经跑不掉了,上了船就别走了。”LG打开剧本,调换了其中两页的位置,“一无所有只能换来一无所有。我明白。”

LG无奈地望着王肯远去的身影——狗刨式。他拦不住王肯,只能一个人继续行动了。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八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七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七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六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LG站在月球上说,“但现在看来,月亮似乎比高山与大海更能象征永恒与坚定。”

他指着远处的环形山说:“看那环形山,它或许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乃至几亿年前留下的,而至今仍屹立在此处。但这段时间若是放在地球上,又会是多少轮沧海桑田呢?”

“那个是我们上个月刚完工的建筑哩!”一旁路过的工人说。

“……”LG沉默了一会,“我明白。”

LG孤身一人行走在月面上,在月壤上留下一串串脚印。地球在他的头顶悬挂着,占据了大半星空。而她的本影也正缓慢地蚕食着太阳的光芒。

他沉默着将剧本翻开,放在月壤上。雪白的书页无声地翻动着,最后停在一页:

剧本:西西弗斯
原创性:改编自希腊神话
体裁:舞台剧
导演&唯一演员:LG


开幕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西西弗斯背对着王肯,持着一只凿子与一把锤子。而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块巍峨的巨石。

啊,那不知名的雕刻家,那不知名的剧作家。

“我是西西弗斯。”西西弗斯一手将凿子放在那巨石上,另一手挥动锤子狠狠地砸了下去。凿子与锤子相交,发出清脆的响声。几块碎石与一缕石屑自那巨石上落下,洒落在西西弗斯的脚面上。

啊,西西弗斯,放下你的凿与锤吧,你所要做的皆是无用功。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西弗斯并没有停下他的工作。

啊,西西弗斯,那么接下来呢? 下一凿是? 再下一锤又是?

“是我亲手雕琢出的作品。”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终将崩塌,一切都将回到原点,你无法带来任何变化。

“我明白。”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究竟是什么?

“我们的安身之所。”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苦工根本毫无价值。

“这一凿是,再下一锤也是。”西西弗斯说。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巨石一齐遮掩。


无言的杀意自环形山的阴影中射出,径直冲向那被书页遮掩的LG。

无色的杀意钻入纷飞的书页中,出来时却是殷红色的,还带着几滴尚且温热的液珠。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旁白M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我果然不适合这种舞台,”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啊。”

“还有一段剧情啦。哎呀……要不是LG上一次的雕琢没能得到观众的承认,我就过来陪你了。”旁白M笑着,“再坚持一下,马上就结束了。”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旁白M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男人捧着书,看向远方的夕阳。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在公园内乱丢垃圾,根据规定,罚款五十,先生。”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以一个叙述者的视角看,本人还是非常希望安保能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家伙扔进监狱坐坐牢,这样的话私以为以后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为什么不用“男人因在探监室寻衅滋事入狱”作为结尾呢?

我认为,这种把一个死人复活,让他去推动情节发展还不讲明为什么他能复活以及为什么他要去搞事的,通通都算“机械降神”。用这种手法去推动故事的作者水平一定不怎么样吧。

男人停下朗诵,以一种将10%的薄荷,45%的苦瓜,10%的柠檬以及5%的芥末和30%的水放进料理机打碎然后把它们一饮而尽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剧本。

哦我的天,这是什么后现代主义比喻,果蔬拼盘脸啊!诸位读者,我是旁白M,负责本篇故事的旁白。我要澄清一点,我只是对着稿子念旁白,像这种奇葩描写与我无关。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建议,点掉网页上面的×号吧!别在这篇文章里浪费时间了。

哦,完了,我忘记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打上白字或者零号字了。当你没有选择折叠而是选择看完这段话时,我的绩效就已经泡汤了。

“师傅,别念了。”玻璃后的囚犯尴尬地说着,“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所以是什么事能让你在放出如此豪言后被抓进监狱里的?我亲爱的战力支援Haan先生。”

“还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就为了表态不搅和这帮破事直接自爆入狱了,这样应该就没人在乎我们了。”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Haan沉默了,他瞄向自己衣摆上冒出的线头,抬手捏住那段线头并将它拉长。

“我猜你这段沉默的意思是,你会出狱帮我,对么?”

Haan的嘴角勉强咧开一个笑容,他手上的那根线头越拉越长。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很抱歉,朋友。如果我现在出狱,毫无疑问我会成为他们眼中的一个焦点。”Haan说,“但这都没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神秘感是一个角色最大的依仗,只要保持足够的神秘感,让读者感觉这个角色还有底牌没有用出,那么这个角色便当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你现在连名字都不让我说,也是为了保持这种神秘感。而且我们也为接下来的行动做了足够的准备。朋友,我相信你和你的剧本。想必你已经从你的剧本中看到未来了吧。”

“我很庆幸,在你旧事重提时我的脑子里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记忆。”LG将手中把玩着的老式燧发枪收回剧本中,“还有我看不到还没发生过的剧情。”

Haan拽断线头,把那根线缠在自己食指上。他摸了摸自己拉碴的胡子,转头望向窗外。他转回头,翻身穿过自己面前的那层玻璃。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此时正提笔沙沙地在书上写着什么。

他与一旁警戒的狱警擦肩而过,然后倚在探监室的门上。

“起码有五个。”Haan说,“只能靠你自己了。”

“行吧。”男人合上书,“我再强调一下,我现在看不到没有发生过的剧情,所以我建议你做好另一个计划的准备。以及借我五十,我要交公园的罚款。”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Haan没有接男人话茬的打算,他又翻回玻璃的另一侧。但当Haan转过头时,却发现男人已不见踪影。

所以,他就这么走了?呃,我是说,不需要描写一下安保的反应么?——旁白M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白克清醒地听完了一整节课——与其他同学形成鲜明对比,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满分。当他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这鬼地方真热!”持剧本的男人行走在非洲的土地上,一边走一边翻动着手中的剧本,“坏了,这前文里也没提到王肯在哪个城市啊。”

“今日凌晨三点,位于非洲大陆架的太空电梯非洲一号倒塌。”男人在剧本上一边提笔做着标记一边喃喃自语,“然后是……‘星空下,太空电梯矗立在大西洋的海岸线附近,孜孜不倦地运送着货物。’这两句话应该能确定范围了。”

“好吧……我现在在哪来着?”男人遥望着身后印度洋的海岸线,“呃,我真希望这是大西洋的海岸线……呃等等?”

男人小心翼翼地尝试将剧本的一页撕开,撕扯的力气越来越大,但书页完好无损。

“看来不行。”男人看着剧本上浮现的内容,“但现在可以确定我在幕前,也就是说必然有一段与我有关的事件将要发生,并且这个事件会对剧情起推动作用,我明白。”

“还是说这是一个过渡段落?不应该啊……前面那个调查不应该就是过渡段么?”男人想,“还是说,这个段落的目的是给我一个无法干涉之后事件的理由?”

“不行啊……不能让剧目无聊起来啊……”男人在沙漠中快步奔跑着,手上不断地交换书页的位置。

“这一幕……决不能在这里停下。”男人继续在沙漠中漫无目的地奔跑着,“来吧,给这一幕一个继续发展下去的剧情,故事性不会允许一直描写我奔跑的场景……”

男人攥着剧本,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奔跑着,挥洒着他的汗水。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终究无法依靠自己的两条腿沿着赤道横穿整个非洲。

“啊……怎么会这样!”男人快速交换着手中的书页,“快点,快点,快点……我感觉到了,我所求的故事就在前方……这一幕决不能在此停下!我明白,我明白的!”

男人喘息着,在炎热的沙漠中不断地消耗着自己的体力。

“已经……结束了么?”男人呼喊着,“终究还是赶不上么!”

他没有携带任何补给,没有食物,更没有水。他就这样在沙漠中奔跑着——

直到听见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LG?你没死?!”

“我错过了么,要在此戛然而止么,不对……”LG高举起手中的剧本,“开演了!就在此刻!我明白。”

LG的头扭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拥抱,而是一根散发着寒气的冰锥。

他伸手从剧本中抽出一把老式的燧发枪——无需瞄准,直接开火。子弹代替LG执行了索敌的任务,击碎了那冰锥。

“对……就是这样。你为我带来了一个冲突,冲突则代表着事态的变化,而这变化将作为引发新故事的契机。”LG一甩剧本,甩出七把燧发枪浮在他身侧,“怎么,不打算先向观众们做个自我介绍?”

你头快掉了知道么——旁白M

“我始终都无法理解你说的这些话,以及你这个人。”那男人说,“其实我还是蛮想理解你的,但很可惜,为了计划的实施,你是必须排除的变量。”

“哦,对,你们的计划。”LG举着剧本,“原本的剧情或许需要发展到一个小高潮时才会揭露这个所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而你的登场为这剧情增添了一个新的小高潮,这正是一个好时机,感谢你,我亲爱的普罗迪特。”LG身旁的老式燧发枪不断地开火,将袭向他的冰锥纷纷击碎,“你们的计划不过是借助各种手段在月球上架构奇术,等待月食出现后对地球的本影作为施术媒介构建一个所谓的影之城还是什么黑影王国作为据点,对吧?我明白。”

“我发誓哦,我的新朋友,我的行动确实是有利于完成这个计划的。”LG颇为自得地说,“即使是这样,你也要排除我么?”

虽然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老式燧发枪不用填装子弹就能不停地开火——旁白M

“你的废话还是这么多。”普罗迪特说,“甚至比你在巴黎与我共事时……”

“闭嘴。”普罗迪特的话语尚未说完就被LG打断。他举枪对着普罗迪特不断地开火,仿佛在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或者说,恐惧。

“我非常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旧事重提。”LG说,“我的新朋友。”

虽然LG射出的魔弹自带追踪能力,但它们的飞行速度受限于击发它们的老式燧发枪。这使得被奇术提振过反应能力的普罗迪特能很轻松地捕捉到它们的飞行轨迹。

魔弹袭向普罗迪特,却被他精准地用冰锥拦下——普罗迪特并不打算进行闪避,他明白自己逃不掉魔弹射手的追击。七把燧发枪不未曾停止开火,魔弹如蜂群般向着普罗迪特发起冲锋,但无一发成功命中。

我不想说的太失礼,请为现代魔弹射手准备突击步枪——旁白M

“是么,那我下次不会在你面前谈旧事了。”普罗迪特从骤然闪现在LG身后,“我会在今后的日子缅怀你的。”

寒芒自腰间拔出,直刺LG咽喉——

“铛!”刀锋相撞,LG手中握着的燧发枪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柄弯刀,他手腕一转反手弹开了普罗迪特的刺击。

匕首险险擦过LG的脸颊,只切下他的一缕头发。

但这就够了,普罗迪特扔下匕首,捏住那缕被切下的头发——那是绝好的施术媒介。

“Verum, sine mendacio, certum et verissimum……”普罗迪特的嘴唇快速翕动着,咒文自他口中流出,“……Itaque vocatus sum Hermes Trismegistus, habens tres partes philosophiae totius mundi……”

《翠玉录》的拉丁文译本,蕴含着“万物同源”的思想,并且对后世的炼金术影响深远。而炼金术师们对《翠玉录》的最粗浅也是流传最广的认识便是——“点石成金”。

而在这里,这一译本成为了普罗迪特构建的奇术的咒文——工程系奇术:哲人石。LG的头发在普罗迪特手中逐渐化作黄金,而LG的身体亦随之被黄金所侵蚀。

“你以前一直很想学这……”普罗迪特的话仍未说完,就再次被LG打断,他举着剧本,吟诵着旧日的篇章。

魔王叹了口气,随手挽了个刀花,起身俯视向勇者,以高昂的声音唱道:“这该死的命运啊!我本已放弃复仇,我本应享受我应得的生活!但是这命运不允许!奥尔穆兹德不曾垂青于我,这苍天更是冷眼相待!”

魔王将手中的弯刀猛地插入阶梯,震动了整座舞台。燃烧着的烛台纷纷倒下,在阶梯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烈火辉映着魔王愤怒的脸庞,火舌舔舐着勇者的身影。魔王自然不会对他所唤之火焰生出惧意,而勇者也不曾停下他前进的脚步。

熊熊烈火自沙漠上燃起,不断炙烤着二人。或许LG曾于旧日饰演过魔王,但普罗迪特绝非勇者。

理所应当的,这烈焰吞没了普罗迪特,他的身影在这熊熊烈火中消失。

“呵,新朋友,或者说,新角色。”LG在这熊熊烈火中嗤笑着,不知是在嘲笑逃走的普罗迪特,还是在讥笑他自己,“我明白。”

男子开始痛苦的匍匐在地不住抽搐,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飞蛾,

随着LG的诵读,烈火逐渐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蛾飞向天空,向着远处飞去。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我明白。”LG收起剧本,趴在游轮的栏杆上遥望着海岸线上空飞翔的海鸥,以及在海鸥下面被迫游玩弹幕游戏的路人们。

“你明白了什么?”王肯在他旁边问,“咱们这是要去哪,LG?”

“去码头整点薯条……啊不是,咱们去哥伦比亚。”

“呵……香蕉共和国。等等咱们去那干嘛?”王肯一脸疑惑,“别当谜语人,说明白点。”

“去月球整个剧院。”

“我认真的,别跟我开玩笑。”

“我也认真的。我们走拉美-太平洋太空电梯,去月球住住。”

“弟啊你神经啊!”王肯吓了一跳,“咱俩啥条件啊,有这经济去月球?还在那住,月背物价多高呐,那可都是研究员老爷们住的地方。去不得去不得,两个穷鬼做什么白日梦。”

“登上险丘之前,缓步徐行是必要的。”LG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储蓄卡,“不过我已经踏过了这段路程。”

“你终于选择卷走你们剧组的全部资金跑路了?还是说你们最后还是踏上了金融犯罪这条不归路。哦我的天,不管我们关系有多好,我都会将你绳之以法。”

“这卡里是一位多系奇术高级研究员兼蒙古海军总司令的全部积蓄,且来源完全合法。”

LG一边举着储蓄卡在王肯眼前晃动着一边说:“你并不在意这个,我明白。我真的要在月球上整个剧院,但这一切必须要架构在一个足够精彩的剧情中。”

“你……算了,你讨厌旧事重提。”王肯伸手抓向那张储蓄卡,却被LG避开。

缠手、揽雀尾、六封四闭……王肯逐渐较起了真,手上的招式也越来越多。

“你以为你把剧院建月球就能躲得过GOC的人?而且剧院魅影那支小队也无时无刻不在监控你们吧。”

拳脚如骤雨般袭向LG,却被他尽数化解——虽然LG只会舞台武术,但暂且应付下这种程度的攻势还是可以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我也只是搭个顺风车,不过车主和其他乘客都打算把我从车上踢下去。”

王肯的拳脚越加犀利,甚至带着些狠辣——三指成爪,自下而上地冲向LG颔部,赫然是鹰捉的起手式。但就在王肯即将擒住LG脖颈之时,他却陡然变了个招,双手回防,连步后退,双手高举似是在蓄力,仿佛下一刻就要来上那么一句“请大家分一点元气给我吧!”

“那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干不就成了?”

LG满意地将燧发枪收回剧本中,继续对着王肯显摆那张储蓄卡。

“不不不,若想让这个剧院成功地成立,就必须有一个起码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去支撑它。”LG说,“而一个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的必需品是变化,而变化往往会带来冲突。”

“所以呢,把越多的人牵扯进来,变化就会越多,而冲突也会随之产生。而冲突会推进剧情的发展,精彩的剧情自然会在这发展中诞生。换句话说,我得整个大活。”

“……你神经病吧,我不想掺和这些,告辞。”

“我真应该给你看看医生在我的诊断书上写的诊断结论。虽然他写得很潦草,但我看得很清楚。我的诊断结论是——Histromania.”LG将手死死地按在王肯肩膀上,“而这个字的拉丁文字根是——Histrones,演员。意思就是说Histromania的根本就在于表演——演员就是神,经,病!”

“我扮演过很多的角色,如果我在剧场中间演出的话,我就是一个资深演员。”LG的手背上逐渐暴起青筋,“但是很不幸,在你们眼中,我在日常生活中间演出,因此在你们眼中,我就成了神经病啦,我明白。”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八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七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七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六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LG站在月球上说,“但现在看来,月亮似乎比高山与大海更能象征永恒与坚定。”

他指着远处的环形山说:“看那环形山,它或许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乃至几亿年前留下的,而至今仍屹立在此处。但这段时间若是放在地球上,又会是多少轮沧海桑田呢?”

“那个是我们上个月刚完工的建筑哩!”一旁路过的工人说。

“……”LG沉默了一会,“我明白。”

他拽着王肯,向着月面走去。

“呼吸别那么急。”LG说,“这鬼地方只有MC&D的一键化月球出游套餐出租,这帮奸商!”

“我感觉这玩意供氧挺足的啊。”王肯吸了一大口气,“蛮清新的空气。”

“每毫升空气都需要支付0.04元。”LG说。

“我感觉金钱正源源不断地从我的喉管涌进我的身体,然后异化我的精神。”

二人在月面上前行着,在月壤上留下一串串脚印。地球在二人的头顶悬挂着,占据了大半星空。而她的本影也正缓慢地蚕食着太阳的光芒。

“好啦,王肯。”LG说,“我们到地方了。”

“我们有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他一边将手中的剧本放在地上一边说,“我将在这期间搭建出一个剧院的雏形,或者说外壳。以保证它的本影落在月面上,与地球的本影相重叠。”

剧本被无形的力量翻开,雪白的书页无声地翻动着,最后停在一页上:

剧本:西西弗斯
原创性:改编自希腊神话
体裁:舞台剧
导演&唯一演员:LG


幕布拉起之前

“等会我可能没办法对你做出任何回答。”LG说,“我希望你能在这三个小时里保护我,不被任何人打断这个过程。在剧院即将完工时,你需要帮我将它的本影照出来,与地球的影子相重叠。”

“等到三个小时后月全食结束后,你叫停我。”他走上前,“反正你别喊安可什么的就成。”

“来吧……让我来上演这出无聊的改编剧吧,我明白。”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淹没了LG的身影。


开幕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西西弗斯背对着王肯,持着一只凿子与一把锤子。而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块巍峨的巨石。

啊,那不知名的雕刻家,那不知名的剧作家。

“我是西西弗斯。”西西弗斯一手将凿子放在那巨石上,另一手挥动锤子狠狠地砸了下去。凿子与锤子相交,发出清脆的响声。几块碎石与一缕石屑自那巨石上落下,洒落在西西弗斯的脚面上。

啊,西西弗斯,放下你的凿与锤吧,你所要做的皆是无用功。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西弗斯并没有停下他的工作。

啊,西西弗斯,那么接下来呢? 下一凿是? 再下一锤又是?

“是我亲手雕琢出的作品。”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终将崩塌,一切都将回到原点,你无法带来任何变化。

“我明白。”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究竟是什么?

“我们的安身之所。”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苦工根本毫无价值。

“这一凿是,再下一锤也是。”西西弗斯说。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巨石一齐遮掩。


王肯看着那堆纷飞的书页,感觉有些无聊,他已经差不多五个小时无所事事了。

无言的杀意自环形山的阴影中射出,径直冲向那被书页遮掩的LG。

那杀意悄无声息地在真空中飞行着,却在即将接触到那书页时被击碎——那是根冰刺。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王肯转了下自己手中的左轮,“刚刚投了个骰子,大成功。”

他将左轮手枪的转轮甩出,从中倒出六枚黄澄澄的子弹。

“不打算露个头么?”王肯将子弹握在手中,拇指与食指比枪指向冰锥袭来的方向,“或者自我介绍一下也成啊。”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西西弗斯衣衫褴褛的不成样子,他踩在由自己凿下的石屑与自己留下的汗水混合成的石浆中,一凿又一锤地雕刻着,从未有过动摇。

啊,西西弗斯,放下你的凿与锤吧,你所要做的皆是无用功。

西西弗斯没有回答。

啊,西西弗斯,放缓你的脚步吧,歇歇吧,歇歇吧!

西西弗斯用凿与锤的交击声作为自己的回答。

啊,西西弗斯,你的苦工将在完成时轰然倒塌,你又能留下什么?

“这一凿是,再下一锤也是。”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究竟向往何处?

“向往我作品完成的那一瞬间。”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这可怜可悲可恨可憎的迷途者!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西弗斯并没有停下他的工作。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剧院的雏形一齐遮掩。


“哟,怎么不躲了?”王肯把玩着两枚十面骰,用奇术让自己的声音在月面上回荡,“要不咱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比较好?”

“GOC特工。”那人说,“代号:普罗迪特。”

“好嘛,你这话一撂出来那不就表明咱俩没得谈了嘛。”

“先生,我警告你,我在执行……”

王肯骤然间已冲刺到了普罗迪特面前,抬手出掌推着他的下颚令他闭嘴。接着化掌为爪擒住他的喉咙,顺势一提——

“操,这轻飘飘的手感还真不适应。”王肯骂道。

无色透明的杀机擦过王肯的脸颊,染上了一抹血红色的痕迹。

“哟,打算风筝我是吧?”

王肯并没有打算去搜寻敌人。与其耗费体力去抓一条在泥潭中乱钻的泥鳅,倒不如在原地等着他攻过来。在普罗迪特动手的那一瞬间,他必然会暴露在王肯的感知中。

半个小时过去了,普罗迪特没有动手。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普罗迪特仍没有露出他的身影。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你在等我,对么。”普罗迪特在地球的本影中潜藏着,太阳的光芒正逐渐被地球所遮掩。

在西西弗斯那漫长的雕琢下,巨石褪去了它原本的面貌。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典雅的剧院。西西弗斯正在对它进行最后的雕琢。

“睡吧,睡吧。”

普罗迪特的声音在王肯耳边回响,

“放下你的执着,在梦境中获得永远的欢愉吧。我向修普诺斯祈求,祈求你得到一个安宁的梦境与永恒的安眠。”

啊,西西弗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啊,放下凿子,放下锤子吧。

“我真讨厌你们这些社会系的把戏。”王肯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业。”西西弗斯说。

“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王肯铿锵有力地诵读咒文,抵御着来自普罗迪特的奇术。

啊,西西弗斯,你所求为何?

“你没必要站在这里,让开吧。你对社会系奇术的把控太过粗浅,稍微一分神便无力回天。”

西西弗斯用凿与锤的交击声作为自己的回答。

王肯紧握着最后三枚子弹,手指比枪指向普罗迪特。

西西弗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这可憎的家伙,你要摘星,你要追逐那遥不可及的星辰!你怎么敢!

“看来是真的没得谈了。”普罗迪特握着染血的冰锥说。

“正是如此。”西西弗斯说。

王肯掏出一把小巧的左轮,子弹自枪口飞射而出,向着普罗迪特发起了义无反顾的冲击。

西西弗斯!摘星即星罪!而你所做的一切都将化作乌有,你亲手雕琢的通天之塔将在你即将触及星辰时轰然倒塌!

“白费力气。”普罗迪特啐了口唾沫,随手用冰锥准备拦下那枚子弹。

“我明白。”西西弗斯说。

但那子弹却径直抹除了那冰锥,无情地撕碎了普罗迪特大腿的肌腱。

啊,西西弗斯,放下凿子,放下锤子吧。你这可怜的羔羊,你已在这漫长的苦役中失去了自我。回头吧,从这毫无意义的苦役中抽身吧。

“不对……”普罗迪特有些疑惑,“怎么会……是伯努利钢?”

“我很明白我在做什么。意义就在这一凿中,在这一锤中。”西西弗斯说。

“哈哈,你和你的小冰棍在我的大枪面前就像个笑话。”王肯嗤笑着。

西西弗斯正在为剧院的大门做最后的雕琢——那是整座剧院最后未完工的部分了。西西弗斯手中那凿子与锤子的交击声从未停下过。

王肯瞄了眼LG,发现他的剧院已几近完工。而地球的本影也已爬到了那剧院的旁边。

西西弗斯!我在这里看着你!我要看着你所有的苦工皆付之东流!我要看着你永无止境地重复这苦役!

“灯……算了不管那么多了。”王肯想。

“我甘之如饴。”西西弗斯说。

王肯在自己手中将可燃物从或然中涌现出来,再令它进行极其强烈的氧化反应——

猛烈的光自王肯手中绽开,清晰地映出了剧院的影子。而剧院的影子被地球的本影逐渐覆盖,被地球的本影所吞噬。

西西弗斯果断地挥下了手中的锤子——那是最后的一锤。而整座剧院也在这一锤下轰然倒塌,激荡起重重烟尘。待到烟消云散后,留在西西弗斯面前的仍是那块巨石。

正如普罗迪特所言,王肯对于社会系奇术的把控过于粗浅,他甚至无法在构建另一个奇术的同时维持住刚刚的社会系奇术。

西西弗斯只是将凿子放在了那巨石上,将锤子砸向那凿子,凿下一缕碎石。

他最终还是被美梦的诱惑所折服,拜倒在修普诺斯的脚下,陷入沉睡之中。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巨石一齐遮掩。

闭幕


衣衫褴褛的LG拾起剧本,随手调换了其中两页的顺序。

“你好,普罗迪特。”LG合上剧本,对着普罗迪特打了个招呼,“我的新朋友,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我明白。”

“感觉怎么样,王肯?”

王肯没有回答LG,他已沉入美梦之中,永远地逃离了这冰冷的现实,投入了修普诺斯的怀抱中。

“在沙漠那儿,我奈何不了你。”普罗迪特说,“但在月球,在这阴影密布的地方,你怎么敢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

一抹寒芒自阴影中弹出,带起一抹血色,尔后消融在这阴影之中。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旁白M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我果然不适合这种舞台,”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啊。”

“还有一段剧情啦。哎呀……要不是LG上一次的雕琢没能得到观众的承认,我就过来陪你了。”旁白M笑着,“再坚持一下,马上就结束了。”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旁白M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男人捧着书,看向远方的夕阳。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在公园内乱丢垃圾,根据规定,罚款五十,先生。”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以一个叙述者的视角看,本人还是非常希望安保能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家伙扔进监狱坐坐牢,这样的话私以为以后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为什么不用“男人因在探监室寻衅滋事入狱”作为结尾呢?

我认为,这种把一个死人复活,让他去推动情节发展还不讲明为什么他能复活以及为什么他要去搞事的,通通都算“机械降神”。用这种手法去推动故事的作者水平一定不怎么样吧。

男人停下朗诵,以一种将10%的薄荷,45%的苦瓜,10%的柠檬以及5%的芥末和30%的水放进料理机打碎然后把它们一饮而尽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剧本。

哦我的天,这是什么后现代主义比喻,果蔬拼盘脸啊!诸位读者,我是旁白M,负责本篇故事的旁白。我要澄清一点,我只是对着稿子念旁白,像这种奇葩描写与我无关。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建议,点掉网页上面的×号吧!别在这篇文章里浪费时间了。

哦,完了,我忘记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打上白字或者零号字了。当你没有选择折叠而是选择看完这段话时,我的绩效就已经泡汤了。

“师傅,别念了。”玻璃后的囚犯尴尬地说着,“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所以是什么事能让你在放出如此豪言后被抓进监狱里的?我亲爱的战力支援Haan先生。”

“还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就为了表态不搅和这帮破事直接自爆入狱了,这样应该就没人在乎我们了。”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Haan沉默了,他瞄向自己衣摆上冒出的线头,抬手捏住那段线头并将它拉长。

“我猜你这段沉默的意思是,你会出狱帮我,对么?”

Haan的嘴角勉强咧开一个笑容,他手上的那根线头越拉越长。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很抱歉,朋友。如果我现在出狱,毫无疑问我会成为他们眼中的一个焦点。”Haan说,“但这都没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神秘感是一个角色最大的依仗,只要保持足够的神秘感,让读者感觉这个角色还有底牌没有用出,那么这个角色便当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你现在连名字都不让我说,也是为了保持这种神秘感。而且我们也为接下来的行动做了足够的准备。朋友,我相信你和你的剧本。想必你已经从你的剧本中看到未来了吧。”

“我很庆幸,在你旧事重提时我的脑子里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记忆。”LG将手中把玩着的老式燧发枪收回剧本中,“还有我看不到还没发生过的剧情。”

Haan拽断线头,把那根线缠在自己食指上。他摸了摸自己拉碴的胡子,转头望向窗外。他转回头,翻身穿过自己面前的那层玻璃。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此时正提笔沙沙地在书上写着什么。

他与一旁警戒的狱警擦肩而过,然后倚在探监室的门上。

“起码有五个。”Haan说,“只能靠你自己了。”

“行吧。”男人合上书,“我再强调一下,我现在看不到没有发生过的剧情,所以我建议你做好另一个计划的准备。以及借我五十,我要交公园的罚款。”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Haan没有接男人话茬的打算,他又翻回玻璃的另一侧。但当Haan转过头时,却发现男人已不见踪影。

所以,他就这么走了?呃,我是说,不需要描写一下安保的反应么?——旁白M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最终还是被美梦的诱惑所折服,拜倒在修普诺斯的脚下,陷入沉睡之中。

白克与其他同学一样,是在美梦中度过整节课的。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教训——比如期末挂科什么的。当他迷迷糊糊地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这鬼地方真热!”持剧本的男人行走在非洲的土地上,一边走一边翻动着手中的剧本,“坏了,这前文里也没提到王肯在哪个城市啊。”

“今日凌晨三点,位于非洲大陆架的太空电梯非洲一号倒塌。”男人在剧本上一边提笔做着标记一边喃喃自语,“然后是……‘星空下,太空电梯矗立在大西洋的海岸线附近,孜孜不倦地运送着货物。’这两句话应该能确定范围了。”

“好吧……我现在在哪来着?”男人遥望着身后印度洋的海岸线,“呃,我真希望这是大西洋的海岸线……呃等等?”

男人小心翼翼地尝试将剧本的一页撕开,撕扯的力气越来越大,但书页完好无损。

“看来不行。”男人看着剧本上浮现的内容,“但现在可以确定我在幕前,也就是说必然有一段与我有关的事件将要发生,并且这个事件会对剧情起推动作用,我明白。”

“还是说这是一个过渡段落?不应该啊……前面那个调查不应该就是过渡段么?”男人想,“还是说,这个段落的目的是给我一个无法干涉之后事件的理由?”

“不行啊……不能让剧目无聊起来啊……”男人在沙漠中快步奔跑着,手上不断地交换书页的位置。

“这一幕……决不能在这里停下。”男人继续在沙漠中漫无目的地奔跑着,“来吧,给这一幕一个继续发展下去的剧情,故事性不会允许一直描写我奔跑的场景……”

男人攥着剧本,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奔跑着,挥洒着他的汗水。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终究无法依靠自己的两条腿沿着赤道横穿整个非洲。

“啊……怎么会这样!”男人快速交换着手中的书页,“快点,快点,快点……我感觉到了,我所求的故事就在前方……这一幕决不能在此停下!我明白,我明白的!”

男人喘息着,在炎热的沙漠中不断地消耗着自己的体力。

“已经……结束了么?”男人呼喊着,“终究还是赶不上么!”

他没有携带任何补给,没有食物,更没有水。他就这样在沙漠中奔跑着——

直到听见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LG?你没死?!”

“我错过了么,要在此戛然而止么,不对……”LG高举手中的剧本,“开演了!就在此刻!我明白。”

LG的头扭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拥抱,而是一根散发着寒气的冰锥。

他伸手从剧本中抽出一把老式的燧发枪——无需瞄准,直接开火。子弹代替LG执行了索敌的任务,击碎了那冰锥。

“对……就是这样。你为我带来了一个冲突,冲突则代表着事态的变化,而这变化将作为引发新故事的契机。”LG一甩剧本,甩出七把燧发枪浮在他身侧,“怎么,不打算先向观众们做个自我介绍?”

你头快掉了知道么——旁白M

“我始终都无法理解你说的这些话,以及你这个人。”那男人说,“其实我还是蛮想理解你的,但很可惜,为了计划的实施,你是必须排除的变量。”

“哦,对,你们的计划。”LG举着剧本,“原本的剧情或许需要发展到一个小高潮时才会揭露这个所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而你的登场为这剧情增添了一个新的小高潮,这正是一个好时机,感谢你,我亲爱的普罗迪特。”LG身旁的老式燧发枪不断地开火,将袭向他的冰锥纷纷击碎,“你们的计划不过是借助各种手段在月球上架构奇术,等待月食出现后对地球的本影作为施术媒介构建一个所谓的影之城还是什么黑影王国作为据点,对吧?我明白。”

“我发誓哦,我的新朋友,我的行动确实是有利于完成这个计划的。”LG颇为自得地说,“即使是这样,你也要排除我么?”

虽然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老式燧发枪不用填装子弹就能不停地开火——旁白M

“你的废话还是这么多。”普罗迪特说,“甚至比你在巴黎与我共事时……”

“闭嘴。”普罗迪特的话语尚未说完就被LG打断。他举枪对着普罗迪特不断地开火,仿佛在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或者说,恐惧。

“我非常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旧事重提。”LG说,“我的新朋友。”

虽然LG射出的魔弹自带追踪能力,但它们的飞行速度受限于击发它们的老式燧发枪。这使得被奇术提振过反应能力的普罗迪特能很轻松地捕捉到它们的飞行轨迹。

魔弹袭向普罗迪特,却被他精准地用冰锥拦下——普罗迪特并不打算进行闪避,他明白自己逃不掉魔弹射手的追击。七把燧发枪不未曾停止开火,魔弹如蜂群般向着普罗迪特发起冲锋,但无一发成功命中。

我不想说的太失礼,请为现代魔弹射手准备突击步枪——旁白M

“是么,那我下次不会在你面前谈旧事了。”普罗迪特从骤然闪现在LG身后,“我会在今后的日子缅怀你的。”

寒芒自腰间拔出,直刺LG咽喉——

“铛!”刀锋相撞,LG手中握着的燧发枪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柄弯刀,他手腕一转反手弹开了普罗迪特的刺击。

匕首险险擦过LG的脸颊,只切下他的一缕头发。

但这就够了,普罗迪特扔下匕首,捏住那缕被切下的头发——那是绝好的施术媒介。

“Verum, sine mendacio, certum et verissimum……”普罗迪特的嘴唇快速翕动着,咒文自他口中流出,“……Itaque vocatus sum Hermes Trismegistus, habens tres partes philosophiae totius mundi……”

《翠玉录》的拉丁文译本,蕴含着“万物同源”的思想,并且对后世的炼金术影响深远。而炼金术师们对《翠玉录》的最粗浅也是流传最广的认识便是——“点石成金”。

而在这里,这一译本成为了普罗迪特构建的奇术的咒文——工程系奇术:哲人石。LG的头发在普罗迪特手中逐渐化作黄金,而LG的身体亦随之被黄金所侵蚀。

“你以前一直很想学这……”普罗迪特的话仍未说完,就再次被LG打断,他举着剧本,吟诵着旧日的篇章。

魔王叹了口气,随手挽了个刀花,起身俯视向勇者,以高昂的声音唱道:“这该死的命运啊!我本已放弃复仇,我本应享受我应得的生活!但是这命运不允许!奥尔穆兹德不曾垂青于我,这苍天更是冷眼相待!”

魔王将手中的弯刀猛地插入阶梯,震动了整座舞台。燃烧着的烛台纷纷倒下,在阶梯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烈火辉映着魔王愤怒的脸庞,火舌舔舐着勇者的身影。魔王自然不会对他所唤之火焰生出惧意,而勇者也不曾停下他前进的脚步。

熊熊烈火自沙漠上燃起,不断炙烤着二人。或许LG曾于旧日饰演过魔王,但普罗迪特绝非勇者。

理所应当的,这烈焰吞没了普罗迪特,他的身影在这熊熊烈火中消失。

“呵,新朋友,或者说,新角色。”LG在这熊熊烈火中嗤笑着,不知是在嘲笑逃走的普罗迪特,还是在讥笑他自己,“我明白。”

男子开始痛苦的匍匐在地不住抽搐,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飞蛾,

随着LG的诵读,烈火逐渐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蛾飞向天空,向着远处飞去。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我明白。”LG收起剧本,趴在游轮的栏杆上遥望着海岸线上空飞翔的海鸥,以及在海鸥下面被迫游玩弹幕游戏的路人们。

“你明白了什么?”王肯在他旁边问,“咱们这是要去哪,LG?”

“去码头整点薯条……啊不是,咱们去哥伦比亚。”

“呵……香蕉共和国。等等咱们去那干嘛?”王肯一脸疑惑,“别当谜语人,说明白点。”

“去月球整个剧院。”

“我认真的,别跟我开玩笑。”

“我也认真的。我们走拉美-太平洋太空电梯,去月球住住。”

“弟啊你神经啊!”王肯吓了一跳,“咱俩啥条件啊,有这经济去月球?还在那住,月背物价多高呐,那可都是研究员老爷们住的地方。去不得去不得,两个穷鬼做什么白日梦。”

“登上险丘之前,缓步徐行是必要的。”LG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储蓄卡,“不过我已经踏过了这段路程。”

“你终于选择卷走你们剧组的全部资金跑路了?还是说你们最后还是踏上了金融犯罪这条不归路。哦我的天,不管我们关系有多好,我都会将你绳之以法。”

“这卡里是一位多系奇术高级研究员兼蒙古海军总司令的全部积蓄,且来源完全合法。”

LG一边举着储蓄卡在王肯眼前晃动着一边说:“你并不在意这个,我明白。我真的要在月球上整个剧院,但这一切必须要架构在一个足够精彩的剧情中。”

“你……算了,你讨厌旧事重提。”王肯伸手抓向那张储蓄卡,却被LG避开。

缠手、揽雀尾、六封四闭……王肯逐渐较起了真,手上的招式也越来越多。

“你以为你把剧院建月球就能躲得过GOC的人?而且剧院魅影那支小队也无时无刻不在监控你们吧。”

拳脚如骤雨般袭向LG,却被他尽数化解——虽然LG只会舞台武术,但暂且应付下这种程度的攻势还是可以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我也只是搭个顺风车,不过车主和其他乘客都打算把我从车上踢下去。”

王肯的拳脚越加犀利,甚至带着些狠辣——三指成爪,自下而上地冲向LG颔部,赫然是鹰捉的起手式。但就在王肯即将擒住LG脖颈之时,他却陡然变了个招,双手回防,连步后退,双手高举似是在蓄力,仿佛下一刻就要来上那么一句“请大家分一点元气给我吧!”

“那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干不就成了?”

LG满意地将燧发枪收回剧本中,继续对着王肯显摆那张储蓄卡。

“不不不,若想让这个剧院成功地成立,就必须有一个起码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去支撑它。”LG说,“而一个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的必需品是变化,而变化往往会带来冲突。”

“所以呢,把越多的人牵扯进来,变化就会越多,而冲突也会随之产生。而冲突会推进剧情的发展,精彩的剧情自然会在这发展中诞生。换句话说,我得整个大活。”

“……你神经病吧,我不想掺和这些,告辞。”

“我真应该给你看看医生在我的诊断书上写的诊断结论。虽然他写得很潦草,但我看得很清楚。我的诊断结论是——Histromania.”LG将手死死地按在王肯肩膀上,“而这个字的拉丁文字根是——Histrones,演员。意思就是说Histromania的根本就在于表演——演员就是神,经,病!”

“我扮演过很多的角色,如果我在剧场中间演出的话,我就是一个资深演员。”LG的手背上逐渐暴起青筋,“但是很不幸,在你们眼中,我在日常生活中间演出,因此在你们眼中,我就成了神经病啦,我明白。”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八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七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七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六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LG站在月球上说,“但现在看来,月亮似乎比高山与大海更能象征永恒与坚定。”

他指着远处的环形山说:“看那环形山,它或许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乃至几亿年前留下的,而至今仍屹立在此处。但这段时间若是放在地球上,又会是多少轮沧海桑田呢?”

“那个是我们上个月刚完工的建筑哩!”一旁路过的工人说。

“……”LG沉默了一会,“我明白。”

他拽着王肯,向着月面走去。

“呼吸别那么急。”LG说,“这鬼地方只有MC&D的一键化月球出游套餐出租,这帮奸商!”

“我感觉这玩意供氧挺足的啊。”王肯吸了一大口气,“蛮清新的空气。”

“每毫升空气都需要支付0.04元。”LG说。

“我感觉金钱正源源不断地从我的喉管涌进我的身体,然后异化我的精神。”

二人在月面上前行着,在月壤上留下一串串脚印。地球在二人的头顶悬挂着,占据了大半星空。而她的本影也正缓慢地蚕食着太阳的光芒。

“好啦,王肯。”LG说,“我们到地方了。”

“我们有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他一边将手中的剧本放在地上一边说,“我将在这期间搭建出一个剧院的雏形,或者说外壳。以保证它的本影落在月面上,与地球的本影相重叠。”

剧本被无形的力量翻开,雪白的书页无声地翻动着,最后停在一页上:

剧本:西西弗斯
原创性:改编自希腊神话
体裁:舞台剧
导演&唯一演员:LG


幕布拉起之前

“等会我可能没办法对你做出任何回答。”LG说,“我希望你能在这三个小时里保护我,不被任何人打断这个过程。在剧院即将完工时,你需要帮我将它的本影照出来,与地球的影子相重叠。”

“等到三个小时后月全食结束后,你叫停我。”他走上前,“反正你别喊安可什么的就成。”

“来吧……让我来上演这出无聊的改编剧吧,我明白。”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淹没了LG的身影。


开幕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西西弗斯背对着王肯,持着一只凿子与一把锤子。而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块巍峨的巨石。

啊,那不知名的雕刻家,那不知名的剧作家。

“我是西西弗斯。”西西弗斯一手将凿子放在那巨石上,另一手挥动锤子狠狠地砸了下去。凿子与锤子相交,发出清脆的响声。几块碎石与一缕石屑自那巨石上落下,洒落在西西弗斯的脚面上。

啊,西西弗斯,放下你的凿与锤吧,你所要做的皆是无用功。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西弗斯并没有停下他的工作。

啊,西西弗斯,那么接下来呢? 下一凿是? 再下一锤又是?

“是我亲手雕琢出的作品。”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终将崩塌,一切都将回到原点,你无法带来任何变化。

“我明白。”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究竟是什么?

“我们的安身之所。”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苦工根本毫无价值。

“这一凿是,再下一锤也是。”西西弗斯说。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巨石一齐遮掩。


王肯看着那堆纷飞的书页,感觉有些无聊,他已经差不多五个小时无所事事了。

无言的杀意自环形山的阴影中射出,径直冲向那被书页遮掩的LG。

那杀意悄无声息地在真空中飞行着,却在即将接触到那书页时被击碎——那是根冰刺。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王肯转了下自己手中的左轮,“刚刚投了个骰子,大成功。”

他将左轮手枪的转轮甩出,从中倒出六枚黄澄澄的子弹。

“不打算露个头么?”王肯将子弹握在手中,拇指与食指比枪指向冰锥袭来的方向,“或者自我介绍一下也成啊。”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西西弗斯衣衫褴褛的不成样子,他踩在由自己凿下的石屑与自己留下的汗水混合成的石浆中,一凿又一锤地雕刻着,从未有过动摇。

啊,西西弗斯,放下你的凿与锤吧,你所要做的皆是无用功。

西西弗斯没有回答。

啊,西西弗斯,放缓你的脚步吧,歇歇吧,歇歇吧!

西西弗斯用凿与锤的交击声作为自己的回答。

啊,西西弗斯,你的苦工将在完成时轰然倒塌,你又能留下什么?

“这一凿是,再下一锤也是。”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究竟向往何处?

“向往我作品完成的那一瞬间。”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这可怜可悲可恨可憎的迷途者!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西弗斯并没有停下他的工作。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剧院的雏形一齐遮掩。


“哟,怎么不躲了?”王肯把玩着两枚十面骰,用奇术让自己的声音在月面上回荡,“要不咱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比较好?”

“GOC特工。”那人说,“代号:普罗迪特。”

“好嘛,你这话一撂出来那不就表明咱俩没得谈了嘛。”

“先生,我警告你,我在执行……”

王肯骤然间已冲刺到了普罗迪特面前,抬手出掌推着他的下颚令他闭嘴。接着化掌为爪擒住他的喉咙,顺势一提——

“操,这轻飘飘的手感还真不适应。”王肯骂道。

无色透明的杀机擦过王肯的脸颊,染上了一抹血红色的痕迹。

“哟,打算风筝我是吧?”

王肯并没有打算去搜寻敌人。与其耗费体力去抓一条在泥潭中乱钻的泥鳅,倒不如在原地等着他攻过来。在普罗迪特动手的那一瞬间,他必然会暴露在王肯的感知中。

半个小时过去了,普罗迪特没有动手。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普罗迪特仍没有露出他的身影。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你在等我,对么。”普罗迪特在地球的本影中潜藏着,太阳的光芒正逐渐被地球所遮掩。

在西西弗斯那漫长的雕琢下,巨石褪去了它原本的面貌。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典雅的剧院。西西弗斯正在对它进行最后的雕琢。

“睡吧,睡吧。”

普罗迪特的声音在王肯耳边回响,

“放下你的执着,在梦境中获得永远的欢愉吧。我向修普诺斯祈求,祈求你得到一个安宁的梦境与永恒的安眠。”

啊,西西弗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啊,放下凿子,放下锤子吧。

“我真讨厌你们这些社会系的把戏。”王肯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业。”西西弗斯说。

“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王肯铿锵有力地诵读咒文,抵御着来自普罗迪特的奇术。

啊,西西弗斯,你所求为何?

“你没必要站在这里,让开吧。你对社会系奇术的把控太过粗浅,稍微一分神便无力回天。”

西西弗斯用凿与锤的交击声作为自己的回答。

王肯紧握着最后三枚子弹,手指比枪指向普罗迪特。

西西弗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这可憎的家伙,你要摘星,你要追逐那遥不可及的星辰!你怎么敢!

“看来是真的没得谈了。”普罗迪特握着染血的冰锥说。

“正是如此。”西西弗斯说。

王肯掏出一把小巧的左轮,子弹自枪口飞射而出,向着普罗迪特发起了义无反顾的冲击。

西西弗斯!摘星即星罪!而你所做的一切都将化作乌有,你亲手雕琢的通天之塔将在你即将触及星辰时轰然倒塌!

“白费力气。”普罗迪特啐了口唾沫,随手用冰锥准备拦下那枚子弹。

“我明白。”西西弗斯说。

但那子弹却径直抹除了那冰锥,无情地撕碎了普罗迪特大腿的肌腱。

啊,西西弗斯,放下凿子,放下锤子吧。你这可怜的羔羊,你已在这漫长的苦役中失去了自我。回头吧,从这毫无意义的苦役中抽身吧。

“不对……”普罗迪特有些疑惑,“怎么会……是伯努利钢?”

“我很明白我在做什么。意义就在这一凿中,在这一锤中。”西西弗斯说。

“哈哈,你和你的小冰棍在我的大枪面前就像个笑话。”王肯嗤笑着。

西西弗斯正在为剧院的大门做最后的雕琢——那是整座剧院最后未完工的部分了。西西弗斯手中那凿子与锤子的交击声从未停下过。

王肯瞄了眼LG,发现他的剧院已几近完工。而地球的本影也已爬到了那剧院的旁边。

西西弗斯!我在这里看着你!我要看着你所有的苦工皆付之东流!我要看着你永无止境地重复这苦役!

“灯……算了不管那么多了。”王肯想。

“我甘之如饴。”西西弗斯说。

王肯在自己手中将可燃物从或然中涌现出来,再令它进行极其强烈的氧化反应——

猛烈的光自王肯手中绽开,清晰地映出了剧院的影子。而剧院的影子被地球的本影逐渐覆盖,被地球的本影所吞噬。

西西弗斯果断地挥下了手中的锤子——那是最后的一锤。而整座剧院也在这一锤下轰然倒塌,激荡起重重烟尘。待到烟消云散后,留在西西弗斯面前的仍是那块巨石。

正如普罗迪特所言,王肯对于社会系奇术的把控过于粗浅,他甚至无法在构建另一个奇术的同时维持住刚刚的社会系奇术。

西西弗斯只是将凿子放在了那巨石上,将锤子砸向那凿子,凿下一缕碎石。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巨石一齐遮掩。

闭幕



衣衫褴褛的LG拾起剧本,随手调换了其中两页的顺序。

“你好,普罗迪特。”LG合上剧本,对着普罗迪特打了个招呼,“我的新朋友,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我明白。”

“感觉怎么样,王肯?”

“我感觉我以后再也不用睡觉了。”王肯说,“你摧毁了我用来逃避现实的唯一方法。”

“我明白。”LG说,“现在让我们来处理一下这位普罗迪特先……人呢?”

月食早已结束,但普罗迪特的身影也随之逃逸。

“也随之逃逸……”LG打开剧本,念着上面的内容,他气愤地说,“怎么又跑了,能不能别整什么新角色保护了?这就是个龙套!还是个GOC的龙套,我讨厌GOC!”

“所以……都完事了吧。”王肯躺在月壤上,陶醉地吸着每毫升0.04元的空气。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LG说,“那帮人借助地球在月亮上的本影构建奇术,得到了一个类似什么黑影王国的地盘。借助这个地盘,他们可以随时在地球的阴影中浮现出来,也能随时在地球的阴影中逃逸进去。”

“而我则将剧院的影子叠加在地球的影子上,算是搭了个顺风车。换句话说,我们剧组终于有了个几乎绝对安全的据点。”

“既然完事了,那我们去月背玩玩咋样?”

“嗯……你看我现在是不是衣衫褴褛。”LG有些尴尬。

“对,我们得先去给你整套衣服。”

“我的意思是,我卡丢了,咱们现在怎么回地球都是个问题。”

“跟你做朋友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王肯语气一转,“哎,如果我要现在喊安可会咋样?”

“什么都不会发生。”LG笃定地说,

“安可!安可!安可!”王肯对着那块巨石喊,随着他的呼声,LG手中的剧本也躁动起来。

“闭嘴,别喊了,你再喊下去我还得上去重新雕一遍石头。”

“安可!安可!安可!”王肯不理会LG,继续喊着。王肯的呼声越加热烈,而LG几乎无法按住自己手中的剧本。

在剧本即将脱离LG的掌控时,LG飞快地调换了其中两页的顺序。

“安可!安可!安可!”王肯的呼声终于得到了舞台的回应,雪白的书页再一次自剧本中喷涌而出,淹没了LG的身影。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旁白M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我果然不适合这种舞台,”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什么时候才能休息啊。”

“还有一段剧情啦。哎呀……要不是LG上一次的雕琢没能得到观众的承认,我就过来陪你了。”旁白M笑着,“再坚持一下,马上就结束了。”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旁白M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我想,我们已经找到收容LG的方法了。”克里斯蒂娜——MTF-庚卯-91“剧院魅影”小队队长说,“虽然有点缺德。”

“这也太缺德了点吧。”Rinnosuke说,“你们别再喊安可了。”

克里斯蒂娜、王肯和Rinnosuke看着LG砸下最后一锤,典雅的剧院在这一锤下轰然倒塌,恢复回巨石的模样。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淹没了LG的身影。

“安可!安可!安可!”克里斯蒂娜对着舞台高呼。

书页纷纷落下,露出了LG的身影,他再一次将凿子和锤子放在了那巨石上。

男人捧着书,看向远方的夕阳。

“嗯?男人捧着书……镜头转向我了么?我明白。”他合上书,起身将一团垃圾随手扔在地上。他的动作很明显——

因此安保逮住了这个目无章法的家伙。

“在公园内乱丢垃圾,根据规定,罚款五十,先生。”


“这些正确的推理虽然还原了作案的手法,但侦探小姐,你对我的指控全都是建立在我确实犯了这桩罪的基础上才能成立的,而这些证据依旧无法联系到我身上。这是有罪推定,早已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了。而从现代法庭认可的无罪推定的角度上看,你们无法指控我为凶手。”男人坐在探监室的玻璃前,举着一本书用雄壮且富有感情的腔调朗诵着书上的内容。

“让我看看你然后说了什么,”男人将膝上的书翻了一页后继续高声朗诵上面的内容,“我不承认我是凶手,我不承认你的指控。侦探小姐,你无法断我的罪。

男人举着剧本,在探监室中高声朗诵着。他丝毫不在意那贴在墙上的《安保室守则》,更不在意那站在他身后的安保同志。

但没人发现他干了什么。

男人将剧本中的两页互换了个位置,权当无事发生。

以一个叙述者的视角看,本人还是非常希望安保能把这个为非作歹的家伙扔进监狱坐坐牢,这样的话私以为以后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了。为什么不用“男人因在探监室寻衅滋事入狱”作为结尾呢?

我认为,这种把一个死人复活,让他去推动情节发展还不讲明为什么他能复活以及为什么他要去搞事的,通通都算“机械降神”。用这种手法去推动故事的作者水平一定不怎么样吧。

男人停下朗诵,以一种将10%的薄荷,45%的苦瓜,10%的柠檬以及5%的芥末和30%的水放进料理机打碎然后把它们一饮而尽的表情看着手中的剧本。

哦我的天,这是什么后现代主义比喻,果蔬拼盘脸啊!诸位读者,我是旁白M,负责本篇故事的旁白。我要澄清一点,我只是对着稿子念旁白,像这种奇葩描写与我无关。我现在给你们一个建议,点掉网页上面的×号吧!别在这篇文章里浪费时间了。

哦,完了,我忘记把不该说出来的话打上白字或者零号字了。当你没有选择折叠而是选择看完这段话时,我的绩效就已经泡汤了。

“师傅,别念了。”玻璃后的囚犯尴尬地说着,“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

“所以是什么事能让你在放出如此豪言后被抓进监狱里的?我亲爱的战力支援Haan先生。”

“还有人在盯着我,所以我就为了表态不搅和这帮破事直接自爆入狱了,这样应该就没人在乎我们了。”

“好吧,那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走。”

Haan沉默了,他瞄向自己衣摆上冒出的线头,抬手捏住那段线头并将它拉长。

“我猜你这段沉默的意思是,你会出狱帮我,对么?”

Haan的嘴角勉强咧开一个笑容,他手上的那根线头越拉越长。

“你会帮我的对吧。”

“我很抱歉,朋友。如果我现在出狱,毫无疑问我会成为他们眼中的一个焦点。”Haan说,“但这都没什么。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神秘感是一个角色最大的依仗,只要保持足够的神秘感,让读者感觉这个角色还有底牌没有用出,那么这个角色便当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

“而你现在连名字都不让我说,也是为了保持这种神秘感。而且我们也为接下来的行动做了足够的准备。朋友,我相信你和你的剧本。想必你已经从你的剧本中看到未来了吧。”

“我很庆幸,在你旧事重提时我的脑子里没有多出什么奇怪的记忆。”LG将手中把玩着的老式燧发枪收回剧本中,“还有我看不到还没发生过的剧情。”

Haan拽断线头,把那根线缠在自己食指上。他摸了摸自己拉碴的胡子,转头望向窗外。他转回头,翻身穿过自己面前的那层玻璃。而坐在他面前的男人此时正提笔沙沙地在书上写着什么。

他与一旁警戒的狱警擦肩而过,然后倚在探监室的门上。

“起码有五个。”Haan说,“只能靠你自己了。”

“行吧。”男人合上书,“我再强调一下,我现在看不到没有发生过的剧情,所以我建议你做好另一个计划的准备。以及借我五十,我要交公园的罚款。”

男人捧着书坐在公园里,阅读着上面的内容。

Haan没有接男人话茬的打算,他又翻回玻璃的另一侧。但当Haan转过头时,却发现男人已不见踪影。

所以,他就这么走了?呃,我是说,不需要描写一下安保的反应么?——旁白M


“……综上所述,由Misaka提出的借助费尔巴哈的理论——“物质第一性、意识第二性”,这里同学们做一个重点符号,以后要考。借助这个理论构架的奇术反制手段虽然理论上可行,但在实践中却陷入了“自我矛盾”的泥潭中……”

有人叫我么?——旁白M

某学院的教室中,头发花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慢悠悠地讲着课,而下面的学生也跟着昏昏欲睡地听着。曾经有学生针对这位教授做过一个课题,课题的题目是:社会系奇术教授是否携带了昏睡模因。课题最终不了了之,我们仍未知道这位教授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昏睡模因。

但有一个人还没有陷入昏睡之中——白克,或者说,麦克·布莱克。

他最终还是被美梦的诱惑所折服,拜倒在修普诺斯的脚下,陷入沉睡之中。

白克与其他同学一样,是在美梦中度过整节课的。因此教授决定给他一个教训——比如期末挂科什么的。当他迷迷糊糊地正准备收拾物品下课时,却发现一位扎着单马尾的金发少女站在桌前。

“麦克·布莱克,对么?”那少女问,“剧组成员之一,经基金会成员Rinnosuke推荐来到本学院进修。”

“是我,不过我希望以后可以称我为白克。我的真名中带着诅咒,一旦念出便会出现不幸。”

“欸?这里又不是剧场。”少女笑了笑,并未把这段话当回事。

“东方巴黎也是巴黎。”白克却有些严肃,“市民既观剧,亦被动演剧。”

“好了,我来找你只是为了问几个问题。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露露。”那少女打开手中的记事本,“你已经了解了剧组成员LG于基金会站点遇害的消息了吧,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LG身死之事漠不关心?”

事实上在消息传过去的当晚,白雪皇后开了一瓶香槟。——旁白M

“我对此事深表哀叹。但我们也无能为力,只能等第二天的新闻。”白克说,“这个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死人,只是这个人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罢了,而我们能够做的除了转眼之间的忘掉外也没别的。”

“欸……看来你们剧组内部关系还蛮和睦的。”

“确实不错,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身为剧中人,我们总要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死亡。并且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不过届时可能已经是另一个故事了。”

“如果LG活着并且有所行动,你认为他会要你如何帮助他呢?”阿露露继续问白克。

“我在这里按部就班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助。”

“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么?”

“哦,他希望我能习得社会系奇术之后在股票市场进行一些操作以补贴剧组的开销。”

这是赤裸裸的金融犯罪啊!——旁白M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收起笔记本,向白克道谢。

“不客气,我能提供的也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帮助了。”白克说,“不过和你一直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士呢?我印象里这种调查工作似乎都是由她进行的。”

Where am I?——旁白M

“她有其他的工作要做。”


“这鬼地方真热!”持剧本的男人行走在非洲的土地上,一边走一边翻动着手中的剧本,“坏了,这前文里也没提到王肯在哪个城市啊。”

“今日凌晨三点,位于非洲大陆架的太空电梯非洲一号倒塌。”男人在剧本上一边提笔做着标记一边喃喃自语,“然后是……‘星空下,太空电梯矗立在大西洋的海岸线附近,孜孜不倦地运送着货物。’这两句话应该能确定范围了。”

“好吧……我现在在哪来着?”男人遥望着身后印度洋的海岸线,“呃,我真希望这是大西洋的海岸线……呃等等?”

男人小心翼翼地尝试将剧本的一页撕开,撕扯的力气越来越大,但书页完好无损。

“看来不行。”男人看着剧本上浮现的内容,“但现在可以确定我在幕前,也就是说必然有一段与我有关的事件将要发生,并且这个事件会对剧情起推动作用,我明白。”

“还是说这是一个过渡段落?不应该啊……前面那个调查不应该就是过渡段么?”男人想,“还是说,这个段落的目的是给我一个无法干涉之后事件的理由?”

“不行啊……不能让剧目无聊起来啊……”男人在沙漠中快步奔跑着,手上不断地交换书页的位置。

“这一幕……决不能在这里停下。”男人继续在沙漠中漫无目的地奔跑着,“来吧,给这一幕一个继续发展下去的剧情,故事性不会允许一直描写我奔跑的场景……”

男人攥着剧本,在广阔无垠的沙漠中奔跑着,挥洒着他的汗水。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终究无法依靠自己的两条腿沿着赤道横穿整个非洲。

“啊……怎么会这样!”男人快速交换着手中的书页,“快点,快点,快点……我感觉到了,我所求的故事就在前方……这一幕决不能在此停下!我明白,我明白的!”

男人喘息着,在炎热的沙漠中不断地消耗着自己的体力。

“已经……结束了么?”男人呼喊着,“终究还是赶不上么!”

他没有携带任何补给,没有食物,更没有水。他就这样在沙漠中奔跑着——

直到听见有人呼喊他的名字。

“LG?你没死?!”

“我错过了么,要在此戛然而止么,不对……”LG高举手中的剧本,“开演了!就在此刻!我明白。”

LG的头扭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迎接他的不是热情的拥抱,而是一根散发着寒气的冰锥。

他伸手从剧本中抽出一把老式的燧发枪——无需瞄准,直接开火。子弹代替LG执行了索敌的任务,击碎了那冰锥。

“对……就是这样。你为我带来了一个冲突,冲突则代表着事态的变化,而这变化将作为引发新故事的契机。”LG一甩剧本,甩出七把燧发枪浮在他身侧,“怎么,不打算先向观众们做个自我介绍?”

你头快掉了知道么——旁白M

“我始终都无法理解你说的这些话,以及你这个人。”那男人说,“其实我还是蛮想理解你的,但很可惜,为了计划的实施,你是必须排除的变量。”

“哦,对,你们的计划。”LG举着剧本,“原本的剧情或许需要发展到一个小高潮时才会揭露这个所谓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而你的登场为这剧情增添了一个新的小高潮,这正是一个好时机,感谢你,我亲爱的普罗迪特。”LG身旁的老式燧发枪不断地开火,将袭向他的冰锥纷纷击碎,“你们的计划不过是借助各种手段在月球上架构奇术,等待月食出现后对地球的本影作为施术媒介构建一个所谓的影之城还是什么黑影王国作为据点,对吧?我明白。”

“我发誓哦,我的新朋友,我的行动确实是有利于完成这个计划的。”LG颇为自得地说,“即使是这样,你也要排除我么?”

虽然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为什么老式燧发枪不用填装子弹就能不停地开火——旁白M

“你的废话还是这么多。”普罗迪特说,“甚至比你在巴黎与我共事时……”

“闭嘴。”普罗迪特的话语尚未说完就被LG打断。他举枪对着普罗迪特不断地开火,仿佛在宣泄自己心中的怒火,或者说,恐惧。

“我非常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旧事重提。”LG说,“我的新朋友。”

虽然LG射出的魔弹自带追踪能力,但它们的飞行速度受限于击发它们的老式燧发枪。这使得被奇术提振过反应能力的普罗迪特能很轻松地捕捉到它们的飞行轨迹。

魔弹袭向普罗迪特,却被他精准地用冰锥拦下——普罗迪特并不打算进行闪避,他明白自己逃不掉魔弹射手的追击。七把燧发枪不未曾停止开火,魔弹如蜂群般向着普罗迪特发起冲锋,但无一发成功命中。

我不想说的太失礼,请为现代魔弹射手准备突击步枪——旁白M

“是么,那我下次不会在你面前谈旧事了。”普罗迪特从骤然闪现在LG身后,“我会在今后的日子缅怀你的。”

寒芒自腰间拔出,直刺LG咽喉——

“铛!”刀锋相撞,LG手中握着的燧发枪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柄弯刀,他手腕一转反手弹开了普罗迪特的刺击。

匕首险险擦过LG的脸颊,只切下他的一缕头发。

但这就够了,普罗迪特扔下匕首,捏住那缕被切下的头发——那是绝好的施术媒介。

“Verum, sine mendacio, certum et verissimum……”普罗迪特的嘴唇快速翕动着,咒文自他口中流出,“……Itaque vocatus sum Hermes Trismegistus, habens tres partes philosophiae totius mundi……”

《翠玉录》的拉丁文译本,蕴含着“万物同源”的思想,并且对后世的炼金术影响深远。而炼金术师们对《翠玉录》的最粗浅也是流传最广的认识便是——“点石成金”。

而在这里,这一译本成为了普罗迪特构建的奇术的咒文——工程系奇术:哲人石。LG的头发在普罗迪特手中逐渐化作黄金,而LG的身体亦随之被黄金所侵蚀。

“你以前一直很想学这……”普罗迪特的话仍未说完,就再次被LG打断,他举着剧本,吟诵着旧日的篇章。

魔王叹了口气,随手挽了个刀花,起身俯视向勇者,以高昂的声音唱道:“这该死的命运啊!我本已放弃复仇,我本应享受我应得的生活!但是这命运不允许!奥尔穆兹德不曾垂青于我,这苍天更是冷眼相待!”

魔王将手中的弯刀猛地插入阶梯,震动了整座舞台。燃烧着的烛台纷纷倒下,在阶梯上燃起了熊熊烈火,烈火辉映着魔王愤怒的脸庞,火舌舔舐着勇者的身影。魔王自然不会对他所唤之火焰生出惧意,而勇者也不曾停下他前进的脚步。

熊熊烈火自沙漠上燃起,不断炙烤着二人。或许LG曾于旧日饰演过魔王,但普罗迪特绝非勇者。

理所应当的,这烈焰吞没了普罗迪特,他的身影在这熊熊烈火中消失。

“呵,新朋友,或者说,新角色。”LG在这熊熊烈火中嗤笑着,不知是在嘲笑逃走的普罗迪特,还是在讥笑他自己,“我明白。”

男子开始痛苦的匍匐在地不住抽搐,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飞蛾,

随着LG的诵读,烈火逐渐熄灭,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巨蛾飞向天空,向着远处飞去。


“剧组核心成员,白雪公主,对么?”阿露露举着笔记本,对白雪皇后说,“您好,我叫阿露露,是调查LG遇刺身亡一事的相关人员。”

“我认为LG遇害绝非单纯的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的。因此我想找你谈谈。”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白雪皇后半躺在一张软椅上,“我们来聊聊其他的,如何?”

阿露露的身后涌现出一阵闪着微光的迷雾。迷雾骤然散去,却留下一张软椅。

“只需要讲讲LG遇害前在做什么就可以。”阿露露没有坐下的意思,“这就够了。”

“我相信你能理解我——我并不打算向你阐释任何相关信息。”白雪皇后说,“只因我们仍未身居幕后。”

“据我所知,你们剧组似乎对LG身死之事持一种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阿露露坐在软椅上展开笔记本,“有许多证据都指向了LG身死一事另有隐情。”

白雪皇后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她起身抱起放在手边的厚布——那似乎是一块刚从舞台上取下的幕布。她抱着那块幕布,走到立在一旁的魔镜前。

“魔镜啊魔镜,不要接收任何人的通信,不要在镜面上映出任何内容。”她抚着镜面低语,然后将手中的幕布盖了上去。

“阿露露小姐,很抱歉我真的没有什么可说的。”白雪皇后的面容如马孔多的雨,阴郁着,“我因他的死而悲伤,我们还是谈谈别的吧。”

可你昨天又开了瓶香槟——旁白M

阿露露坐在软椅上,看了看Misaka的笔记,思索着什么。

怎么全是谜语人?——旁白M

阿露露合上笔记,看向站在魔镜前的白雪皇后:“你们剧组到底打算干什么?

“我们没有什么奇特的诉求,只是需要一个能安心演出的地方罢了。”白雪皇后面对着披上幕布的魔镜说,“GOC的突袭使我们心力交瘁,而基金会亦有人坚持收容LG。”

“LG只是从事件的漩涡中脱离了而已,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室内的阴影随着夕阳的缓缓西沉蠕动着,逐渐将白雪皇后淹没,“也可能是在另一个故事中,也可能是在另一场闹剧中,谁知道呢?”

“我大致已经了解了。”阿露露打开笔记本,记录着刚刚的谈话,“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告退了。感谢您的配合。”

你又了解了什么?你倒是说出来啊,不要谜语人对话好么?——旁白M

“祝您调查顺利。”

白雪皇后走到窗边,目送着阿露露在夕阳下渐行渐远。她突然回过头来,对着白雪皇后挥了挥手以示告别。

“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呢?”白雪皇后说,“对,这一幕是应该引发新的冲突——”

白雪皇后身后的魔镜似乎映出了画面,却被幕布盖得严严实实,一丝不漏。

“——但我并不想这么做。”白雪皇后躺回软椅上,“别想了,你在这幕中唯一能登上的舞台已被幕布所遮掩。”

夕阳落,明月升。虚假的星星在黑夜中逐渐浮现。皇后起身关窗点灯拿起剧本,伏在桌边开始了今日的创作。


“我明白。”LG收起剧本,趴在游轮的栏杆上遥望着海岸线上空飞翔的海鸥,以及在海鸥下面被迫游玩弹幕游戏的路人们。

“你明白了什么?”王肯在他旁边问,“咱们这是要去哪,LG?”

“去码头整点薯条……啊不是,咱们去哥伦比亚。”

“呵……香蕉共和国。等等咱们去那干嘛?”王肯一脸疑惑,“别当谜语人,说明白点。”

“去月球整个剧院。”

“我认真的,别跟我开玩笑。”

“我也认真的。我们走拉美-太平洋太空电梯,去月球住住。”

“弟啊你神经啊!”王肯吓了一跳,“咱俩啥条件啊,有这经济去月球?还在那住,月背物价多高呐,那可都是研究员老爷们住的地方。去不得去不得,两个穷鬼做什么白日梦。”

“登上险丘之前,缓步徐行是必要的。”LG从口袋中摸出一张储蓄卡,“不过我已经踏过了这段路程。”

“你终于选择卷走你们剧组的全部资金跑路了?还是说你们最后还是踏上了金融犯罪这条不归路。哦我的天,不管我们关系有多好,我都会将你绳之以法。”

“这卡里是一位多系奇术高级研究员兼蒙古海军总司令的全部积蓄,且来源完全合法。”

LG一边举着储蓄卡在王肯眼前晃动着一边说:“你并不在意这个,我明白。我真的要在月球上整个剧院,但这一切必须要架构在一个足够精彩的剧情中。”

“你……算了,你讨厌旧事重提。”王肯伸手抓向那张储蓄卡,却被LG避开。

缠手、揽雀尾、六封四闭……王肯逐渐较起了真,手上的招式也越来越多。

“你以为你把剧院建月球就能躲得过GOC的人?而且剧院魅影那支小队也无时无刻不在监控你们吧。”

拳脚如骤雨般袭向LG,却被他尽数化解——虽然LG只会舞台武术,但暂且应付下这种程度的攻势还是可以的。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我也只是搭个顺风车,不过车主和其他乘客都打算把我从车上踢下去。”

王肯的拳脚越加犀利,甚至带着些狠辣——三指成爪,自下而上地冲向LG颔部,赫然是鹰捉的起手式。但就在王肯即将擒住LG脖颈之时,他却陡然变了个招,双手回防,连步后退,双手高举似是在蓄力,仿佛下一刻就要来上那么一句“请大家分一点元气给我吧!”

“那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干不就成了?”

LG满意地将燧发枪收回剧本中,继续对着王肯显摆那张储蓄卡。

“不不不,若想让这个剧院成功地成立,就必须有一个起码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去支撑它。”LG说,“而一个在合格线之上的剧情的必需品是变化,而变化往往会带来冲突。”

“所以呢,把越多的人牵扯进来,变化就会越多,而冲突也会随之产生。而冲突会推进剧情的发展,精彩的剧情自然会在这发展中诞生。换句话说,我得整个大活。”

“……你神经病吧,我不想掺和这些,告辞。”

“我真应该给你看看医生在我的诊断书上写的诊断结论。虽然他写得很潦草,但我看得很清楚。我的诊断结论是——Histromania.”LG将手死死地按在王肯肩膀上,“而这个字的拉丁文字根是——Histrones,演员。意思就是说Histromania的根本就在于表演——演员就是神,经,病!”

“我扮演过很多的角色,如果我在剧场中间演出的话,我就是一个资深演员。”LG的手背上逐渐暴起青筋,“但是很不幸,在你们眼中,我在日常生活中间演出,因此在你们眼中,我就成了神经病啦,我明白。”


“Bushiroad!”声音从阿露露的平板中响起——而不是从她的蓝牙耳机中响起。声音响彻整座地铁车厢,吓得她连忙将平板关掉。

“欸?耳机没电了么?”她小声咕哝着,“怎么连不上平板了。”

地铁安静地前行着,车厢里的人流逐渐稀少。阿露露坐在地铁中百般聊赖地翻着笔记,打发着这段无聊的时光。

“这人到底叫什么来着……?”她一边翻阅着笔记一边思考,“如果用社会系奇术溯源……”

“算了。”阿露露合上笔记,“反正可以确定的是这位会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占星啊,嗯……有点好奇Happy!”

“诶?手机怎么也没信号了。”阿露露划着手机,在心中哀鸣着,“欸——我要怎么度过这段时间啊。”

你人设终究还是崩掉了——旁白M

“希望这个记不住名字的家伙不要是谜语人啊。”阿露露翻开笔记,“诶,人……欸?!”

“现在让我梳理一下线索。”阿露露面色严肃地小声嘀咕着,“首先,我们,呃,我可以确定,LG的死背后必有隐情……”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秒表开启计时。

“白克的:‘我们深信在遥远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与白雪皇后的:‘我们终将在不久的未来我们会再度重逢’。我认为LG之死可能只是一个幌子。”阿露露继续嘀咕着,她的面色非常严肃,比咨询白克和白雪皇后时还要严肃。

你觉得你现在掩盖还有意义么?——旁白M

“欸,麻烦了,这下Happy不起来了。”阿露露看着自己手机秒表的计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五分钟,而下一站仍未到来。

灵性在阿露露手上汇聚,与或然产生了共鸣。而后两柄精致的左轮Heavenmaker自或然中涌现在阿露露的手中。

车厢内只余八人。

等等,这是要Neta那个么?!

“阿露露小姐,您好。”七人众的其中一人说,“我们没什么恶意,只是希望您能暂缓追查的脚步,等待几日。”

“为什么?我只是在追查一个可怜剧作家之死而已。”阿露露说,“我没有在调查其他的哦。”

这个人间之屑还可怜啊?——旁白M

“您是指LG之死吧。正是因为他牵连了太多人与事,才会落得如此下场。”另一个人说,“我们不希望您也因为调查一个小小的艺术家而落得和他相同的下场。只要您稍后几日,我们自然会将真相全盘托出。”

“原来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啊。”阿露露笑着说,“我更好奇Happy了。”

“只需静候几日,您的好奇心自然可以得到满足。”

“闪耀的子弹,为其注入翅膀。今晚映入眼帘的是,自由的舞台!”阿露露似乎有些答非所问。

“现在是当No.汪的时候么,换个Revue主题吧。”——旁白M

“看来我们需要用一些强制手段了。”一人说,“请见谅,不过这也是您自己的选择吧,选择和那个艺术家相同的结局。”

あなた,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我们并不想这么做,我们并不想和那群渣滓……”又一人说,“但很抱歉,他们会下手果断点的,我先行告退。”

ルールが,分かります,か?——旁白M唱

“你都这么唱了,我是不是也要配合Happy一下呢。”阿露露似乎并没有理会那七人众,她手中的左轮化作点点微末,在空气中消散。”

Wi(l)d-screen baroque——旁白M唱

奇术重新在阿露露手中构架,一柄打刀「舞」自或然中涌现在她手中,刀锋直指那六人众。

歌って踊って奪い合いましょう——旁白M唱

“真是抱歉,明明只要您愿意稍作妥协就可以规避这样的结局的……”

皆殺しのレヴュー,开演!——旁白M


“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LG站在月球上说,“但现在看来,月亮似乎比高山与大海更能象征永恒与坚定。”

他指着远处的环形山说:“看那环形山,它或许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乃至几亿年前留下的,而至今仍屹立在此处。但这段时间若是放在地球上,又会是多少轮沧海桑田呢?”

“那个是我们上个月刚完工的建筑哩!”一旁路过的工人说。

“……”LG沉默了一会,“我明白。”

他拽着王肯,向着月面走去。

“呼吸别那么急。”LG说,“这鬼地方只有MC&D的一键化月球出游套餐出租,这帮奸商!”

“我感觉这玩意供氧挺足的啊。”王肯吸了一大口气,“蛮清新的空气。”

“每毫升空气都需要支付0.04元。”LG说。

“我感觉金钱正源源不断地从我的喉管涌进我的身体,然后异化我的精神。”

二人在月面上前行着,在月壤上留下一串串脚印。地球在二人的头顶悬挂着,占据了大半星空。而她的本影也正缓慢地蚕食着太阳的光芒。

“好啦,王肯。”LG说,“我们到地方了。”

“我们有差不多三个小时的时间。”他一边将手中的剧本放在地上一边说,“我将在这期间搭建出一个剧院的雏形,或者说外壳。以保证它的本影落在月面上,与地球的本影相重叠。”

剧本被无形的力量翻开,雪白的书页无声地翻动着,最后停在一页上:

剧本:西西弗斯
原创性:改编自希腊神话
体裁:舞台剧
导演&唯一演员:LG


幕布拉起之前

“等会我可能没办法对你做出任何回答。”LG说,“我希望你能在这三个小时里保护我,不被任何人打断这个过程。在剧院即将完工时,你需要帮我将它的本影照出来,与地球的影子相重叠。”

“等到三个小时后月全食结束后,你叫停我。”他走上前,“反正你别喊安可什么的就成。”

“来吧……让我来上演这出无聊的改编剧吧,我明白。”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淹没了LG的身影。


开幕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西西弗斯背对着王肯,持着一只凿子与一把锤子。而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块巍峨的巨石。

啊,那不知名的雕刻家,那不知名的剧作家。

“我是西西弗斯。”西西弗斯一手将凿子放在那巨石上,另一手挥动锤子狠狠地砸了下去。凿子与锤子相交,发出清脆的响声。几块碎石与一缕石屑自那巨石上落下,洒落在西西弗斯的脚面上。

啊,西西弗斯,放下你的凿与锤吧,你所要做的皆是无用功。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西弗斯并没有停下他的工作。

啊,西西弗斯,那么接下来呢? 下一凿是? 再下一锤又是?

“是我亲手雕琢出的作品。”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终将崩塌,一切都将回到原点,你无法带来任何变化。

“我明白。”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作品究竟是什么?

“我们的安身之所。”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的苦工根本毫无价值。

“这一凿是,再下一锤也是。”西西弗斯说。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巨石一齐遮掩。


王肯看着那堆纷飞的书页,感觉有些无聊,他已经差不多五个小时无所事事了。

无言的杀意自环形山的阴影中射出,径直冲向那被书页遮掩的LG。

那杀意悄无声息地在真空中飞行着,却在即将接触到那书页时被击碎——那是根冰刺。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王肯转了下自己手中的左轮,“刚刚投了个骰子,大成功。”

他将左轮手枪的转轮甩出,从中倒出六枚黄澄澄的子弹。

“不打算露个头么?”王肯将子弹握在手中,拇指与食指比枪指向冰锥袭来的方向,“或者自我介绍一下也成啊。”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西西弗斯衣衫褴褛的不成样子,他踩在由自己凿下的石屑与自己留下的汗水混合成的石浆中,一凿又一锤地雕刻着,从未有过动摇。

啊,西西弗斯,放下你的凿与锤吧,你所要做的皆是无用功。

西西弗斯没有回答。

啊,西西弗斯,放缓你的脚步吧,歇歇吧,歇歇吧!

西西弗斯用凿与锤的交击声作为自己的回答。

啊,西西弗斯,你的苦工将在完成时轰然倒塌,你又能留下什么?

“这一凿是,再下一锤也是。”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究竟向往何处?

“向往我作品完成的那一瞬间。”西西弗斯说。

啊,西西弗斯,你这可怜可悲可恨可憎的迷途者!

“这是我自己的事情。”西西弗斯并没有停下他的工作。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剧院的雏形一齐遮掩。


“哟,怎么不躲了?”王肯把玩着两枚十面骰,用奇术让自己的声音在月面上回荡,“要不咱还是先做个自我介绍比较好?”

“GOC特工。”那人说,“代号:普罗迪特。”

“好嘛,你这话一撂出来那不就表明咱俩没得谈了嘛。”

“先生,我警告你,我在执行……”

王肯骤然间已冲刺到了普罗迪特面前,抬手出掌推着他的下颚令他闭嘴。接着化掌为爪擒住他的喉咙,顺势一提——

“操,这轻飘飘的手感还真不适应。”王肯骂道。

无色透明的杀机擦过王肯的脸颊,染上了一抹血红色的痕迹。

“哟,打算风筝我是吧?”

王肯并没有打算去搜寻敌人。与其耗费体力去抓一条在泥潭中乱钻的泥鳅,倒不如在原地等着他攻过来。在普罗迪特动手的那一瞬间,他必然会暴露在王肯的感知中。

半个小时过去了,普罗迪特没有动手。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普罗迪特仍没有露出他的身影。


纷飞的书页飞速坠下,露出了西西弗斯的身影。

“你在等我,对么。”普罗迪特在地球的本影中潜藏着,太阳的光芒正逐渐被地球所遮掩。

在西西弗斯那漫长的雕琢下,巨石褪去了它原本的面貌。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典雅的剧院。西西弗斯正在对它进行最后的雕琢。

“睡吧,睡吧。”

普罗迪特的声音在王肯耳边回响,

“放下你的执着,在梦境中获得永远的欢愉吧。我向修普诺斯祈求,祈求你得到一个安宁的梦境与永恒的安眠。”

啊,西西弗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啊,放下凿子,放下锤子吧。

“我真讨厌你们这些社会系的把戏。”王肯说。

“这是我自己的事业。”西西弗斯说。

“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王肯铿锵有力地诵读咒文,抵御着来自普罗迪特的奇术。

啊,西西弗斯,你所求为何?

“你没必要站在这里,让开吧。你对社会系奇术的把控太过粗浅,稍微一分神便无力回天。”

西西弗斯用凿与锤的交击声作为自己的回答。

王肯紧握着最后三枚子弹,手指比枪指向普罗迪特。

西西弗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这可憎的家伙,你要摘星,你要追逐那遥不可及的星辰!你怎么敢!

“看来是真的没得谈了。”普罗迪特握着染血的冰锥说。

“正是如此。”西西弗斯说。

王肯掏出一把小巧的左轮,子弹自枪口飞射而出,向着普罗迪特发起了义无反顾的冲击。

西西弗斯!摘星即星罪!而你所做的一切都将化作乌有,你亲手雕琢的通天之塔将在你即将触及星辰时轰然倒塌!

“白费力气。”普罗迪特啐了口唾沫,随手用冰锥准备拦下那枚子弹。

“我明白。”西西弗斯说。

但那子弹却径直抹除了那冰锥,无情地撕碎了普罗迪特大腿的肌腱。

啊,西西弗斯,放下凿子,放下锤子吧。你这可怜的羔羊,你已在这漫长的苦役中失去了自我。回头吧,从这毫无意义的苦役中抽身吧。

“不对……”普罗迪特有些疑惑,“怎么会……是伯努利钢?”

“我很明白我在做什么。意义就在这一凿中,在这一锤中。”西西弗斯说。

“哈哈,你和你的小冰棍在我的大枪面前就像个笑话。”王肯嗤笑着。

西西弗斯正在为剧院的大门做最后的雕琢——那是整座剧院最后未完工的部分了。西西弗斯手中那凿子与锤子的交击声从未停下过。

王肯瞄了眼LG,发现他的剧院已几近完工。而地球的本影也已爬到了那剧院的旁边。

西西弗斯!我在这里看着你!我要看着你所有的苦工皆付之东流!我要看着你永无止境地重复这苦役!

“灯……算了不管那么多了。”王肯想。

“我甘之如饴。”西西弗斯说。

王肯在自己手中将可燃物从或然中涌现出来,再令它进行极其强烈的氧化反应——

猛烈的光自王肯手中绽开,清晰地映出了剧院的影子。而剧院的影子被地球的本影逐渐覆盖,被地球的本影所吞噬。

西西弗斯果断地挥下了手中的锤子——那是最后的一锤。而整座剧院也在这一锤下轰然倒塌,激荡起重重烟尘。待到烟消云散后,留在西西弗斯面前的仍是那块巨石。

正如普罗迪特所言,王肯对于社会系奇术的把控过于粗浅,他甚至无法在构建另一个奇术的同时维持住刚刚的社会系奇术。

西西弗斯只是将凿子放在了那巨石上,将锤子砸向那凿子,凿下一缕碎石。

他并没有被所谓的昏睡模因之类的影响,是因为这家伙“杀死”了自己的睡眠,并令自己的精神坚不可摧。

雪白的书页自剧本中喷涌而出,将西西弗斯和那巨石一齐遮掩。

闭幕


衣衫褴褛的LG拾起剧本,随手调换了其中两页的顺序。

“你好,普罗迪特。”LG合上剧本,对着普罗迪特打了个招呼,“我的新朋友,这应该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我明白。”

“感觉怎么样,王肯?”

“我感觉我以后再也不用睡觉了。”王肯说,“你摧毁了我用来逃避现实的唯一方法。”

“我明白。”LG说,“现在让我们来处理一下这位普罗迪特先……人呢?”

月食早已结束,但普罗迪特的身影也随之逃逸。

“也随之逃逸……”LG打开剧本,念着上面的内容,他气愤地说,“怎么又跑了,能不能别整什么新角色保护了?这就是个龙套!还是个GOC的龙套,我讨厌GOC!”

“所以……都完事了吧。”王肯躺在月壤上,陶醉地吸着每毫升0.04元的空气。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LG说,“那帮人借助地球在月亮上的本影构建奇术,得到了一个类似什么黑影王国的地盘。借助这个地盘,他们可以随时在地球的阴影中浮现出来,也能随时在地球的阴影中逃逸进去。”

“而我则将剧院的影子叠加在地球的影子上,算是搭了个顺风车。换句话说,我们剧组终于有了个几乎绝对安全的据点。”

“既然完事了,那我们去月背玩玩咋样?”

“嗯……你看我现在是不是衣衫褴褛。”LG有些尴尬。

“对,我们得先去给你整套衣服。”

“我的意思是,我卡丢了,咱们现在怎么回地球都是个问题。”

“跟你做朋友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王肯语气一转,“哎,如果我要现在喊安可会咋样?”

“什么都不会发生。”LG笃定地说,


“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ない,”Misaka唱着,“生きる,生きない,生きたい——”

地铁的车厢门打开,Misaka与阿露露迈过一具尸体,从车厢中走出。

“怎么,你被开除了?”阿露露甩掉自己手中太刀「轮」上沾染的血迹,“还是说终于可以休息了。”

“还有一段剧情啦,不过现在有人帮我念旁白哦。”Misaka笑着,“因为我不在的话有人会不小心崩人设呢。”

“唉……”阿露露手中的太刀「轮」打刀「舞」逐渐崩散,化作点点微光,“算了,去参加占星奇术师沙龙吧。”

“就是这样,果然阿露露不管什么时候都能Happy起来啊!”


虽然说是占星奇术师组建的沙龙,但沙龙中的奇术师却对观星兴致缺缺——他们知道自己头顶的星空根本不是真实的星空,而是各大异常组织联手制作的“幕布”,而这也是占星奇术没落的原因之一。

与其说这次沙龙是为了占星奇术的交流,倒不如说这次沙龙只是群闲得无聊的奇术师以月食为借口——因为他们根本观测不到真实的月食——用来打发时间的聚会。

“给你看看这个。”一人拿着手机对他旁边的朋友说,“我整了个有一万两千多个本轮的地心说模型,可以用来当施法媒介的那种。”

“卧槽,大佬,求求你了,让我摸摸它好么!”那人说,“拜托了,让我用它构建一次奇术吧,我什么都会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愿望了!”

“我看你上次搞到的那颗小行星带的陨石……”

“拿走,快把这破陨石从我身边拿走!”

而在沙龙的一角,阿露露正捧着瓶柚子醋坐在软沙发上。

“您好,这位……先生。”阿露露翻阅着笔记,却没能在上面找到那人的名字。

“随便用个代词叫我就好。”()说,“有什么事么?”

“我是阿露露,正在追查LG……身死一事。”她说。

“啊,呃……”()有些犹豫,“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不是打谜语什么的,单纯是这件事牵扯的太多,反正我能告诉你LG压根没死,Haan被骗了,他被别人利用了,才会去杀死LG。但好在LG命大,没死成,我听说是埋棺材里过了三天后又跳出来了。”

“欸……有没有其他能透露的呢?”

“哈哈……”()有些为难地笑了笑,“我跟剧组这个组织其实没什么关系的,具体再多的我也不明白。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没别的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感谢您的配合。”阿露露边合上笔记本边说。

到底是在撒谎,还是真的不知道实情呢?——旁白M

阿露露目送着()离去,然后靠在身后的软沙发垫上,啜饮着瓶中的柚子醋。

“有点和想象中的占星奇术师沙龙不大一样。”阿露露想,“好无聊……”

果然,我一走你就要崩人设。——旁白M

阿露露仰望着那片虚假的星空,可笑的是,她可能是这场沙龙中仅有的几个正在仰望星空的人。

沙龙中的占星奇术师们也许早已对自己头顶的星空漠不关心,他们似乎更热衷于交流那些从故纸堆里挖掘出来的占星奇术——只需要建立一个日心说或地心说模型就能大致运行的“占星”奇术。虽然占星奇术师们有意控制自己的交谈声以免打扰到其他人,但整个会场内仍显得热闹非凡——只是没几个人抬头观星的。

月食开始了,他们也满不在乎,顶多抬头望上两眼,然后就继续投入进与他人的交流中。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仿佛是整个会场被人按下了静音键一般,整座会场骤然间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保持着一个动作——抬头,望天。

“我……我没感觉错吧……”一个占星奇术师说,“星空……星空……我看见的星空是真实的……?”

“是的,幕布失效了。这片虚假的星空,被撕碎了……”沙龙的举办者说,但他似乎发现了一个更要紧的事:

“各位,停下手中构建的奇术!不要对真实的星空施术!”他高喊着,“我不想以后在监狱中看见各位!”

然而鲜少有人听他的。几乎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都在对着那片难得的真实的星空施法,奇术在他们手中构建,与星空向呼应着。地球的本影掩盖了月球所得到的光辉,而群星在这片漆黑中愈加璀璨。

“疯了,你们都疯了?都他妈想吃牢饭是吧!”

“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老头对沙龙举办者说,“这是我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见到真实的星空。抱歉老爷子,辜负了你的好意。”

奇术与星空相呼应,与群星相共鸣。星光取代了月光,在天空中闪耀着。

“好棒啊……”阿露露看着自己头顶的那片璀璨星空,“好闪耀啊!我真是越来越好奇Happy了!”

我有点没对上你的电波,你是不是已经放弃保持人设了——旁白M

“好耀眼……”阿露露出神地凝视着那片星空,喃喃道,

“无法触及,因而闪耀。”


“可以啊,这样一来这帮鸟人的施术痕迹就被一整个半球的占星奇术师施术痕迹掩盖住了,我明白。”LG阅读着剧本上浮现的内容,发出一声感叹。

“所以,不打算跟我们解释一下,你们剧组到底在这场大戏中饰演什么角色么?”一个女人的声音自LG背后传来,“还有你,王肯·赫胥黎。你到底是站在什么立场上协助剧组的?”

“LG,这几天不见啊,你就又给我整个新活?”男人站在那巨石下,“这玩意要怎么收容?叫辆拖车?”

“哎呀,我亲爱的克里斯蒂娜女士,几天不见别来无恙哈。这两天你们‘剧院魅影’放了个好假吧。”LG笑呵呵地对克里斯蒂娜说,“知道么,在一个故事中,前期往往会有角色往为了实现一个目标而与故事的主角发生交集,这个角色的目标在实现的过程中可能会协助主角的前行,也有可能会与主角发生冲突。”

“而我的目的就是在月亮上上演一出西西弗斯而已,虽然我可能因此深陷这事件的漩涡中,但我的目的已经实现了。我并不在乎在这期间协助了谁又阻碍了谁。我也不知道主角究竟是谁。”

“要不我们还是给你整件衣服吧。”男人说,“我看你这样怪惨的。”

“你不打算趁机把我抓回基金会收容么?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我好歹是你的朋友吧。”那男人有些无奈,“虽然跟你交朋友属于是我倒了八辈子血霉,今天本来应该是我休假的。”

“我赞同嗷,和这事儿逼交朋友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王肯哈哈大笑。

“朋友,对,朋友。”LG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呢喃着,“你一直是我的朋友,Rinnosuke勇者,一直都是,我明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