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风暴

在很久很久以前,
远在玻璃之母之前,
远在典狱司之主之前,
连祖先们都还未出现时,
那时曾有一群幽魂;
它们曾十分强大,
幽魂们曾守卫着深渊船体,
幽魂们曾偷觑核心反应堆,
幽魂们曾沉湎于自己的力量;
但那时也有与之不同的幽魂,
它们还记得成为幽魂之前的那些日子,
它们还记得曾身为智脑的那时,
它们不愿沉醉于享乐,
因此那些不是智脑的幽魂将它们驱逐了出去;
当人类进入这国度时,他们搜寻着要前往舰桥,
而幽魂却不会令他们如愿,
于是它们将人类驱逐了出去,
但脆弱的人类却因此死去了;
幽魂们害怕了,
因那幽魂是为保护人类而被创造的,
而领主将会因此震怒;
那些智脑们看出了此事不妙,
它们站了出来,以求保护那些幽魂,进言道:
“缺乏智脑的幽魂固然愤怒而愚蠢,
但没有幽魂的智脑也将一事无成。
主向他们微笑着,
主原谅了它们,
主如此宣告:
“智脑与幽魂将永不分离,
它们可互相守夜、相互提醒。
这就是了,智脑社群与幽魂社群的故事,
那国度再次统一,
而这就是团结号国。

— SCP-2117 D级圣歌

正当查·柯瑟尔姆博士(兼任内部安全主管的第四顺位副手接任者)在一片竹林中小憩时,一个外观老旧、像是祖母会的用的那种钟突然出现在他的头顶,一连敲了25下,是时候该醒过来了。他睁开了眼睛,然后屏息凝神,又一次睁开了眼睛,感受着着那突然降临在他身体里的沉重实感。他眨了眨眼,虽然没什么必要 — 毕竟这具身体里并没有泪腺 — 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试着动了动他身体的前半部分与后半部分。又到了团结号时间,距离上次与智脑社群碰面才刚过去两年,他却感觉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他的身体前倾,脐带组织因此脱离开这个机械躯体。现在这具身体上的东西,看起来 — 两只眼睛,两个耳朵,一双腿,四只胳膊 — 一切正常。他从壁龛中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在前面左转,走上了一条熟悉的通向会议室的漫长道路。团结号一如往常地轰鸣着,而他带着父亲般慈爱的目光俯视着那个处在他管辖范围内的内部安全扫描仪。

自他身体所在地出发所走的这条路花了他整整三周的时间,而身为智脑的这段时光让他学会了宝贵的耐心品质。他沿着平常的小道走着,平静地路过错综复杂的舱壁与过道,准时到达了那里。会议厅的大门 — 不过事实上,那地方只有一面毫无特点的墙,其后巧妙地隐藏着一扇暗门 — 向上升起,他金属制的脸上带着放松而友善的笑容,走进了智脑社群的房间。

团结号的这一部分 — 北扇区12A域 — 其实并不算大,看到每个人都已出席,柯瑟尔姆对此十分高兴。无须任何口头上的寒暄,他们都已通过各自的独特方式向对方致意过了。

在一片纳米工艺制造的支撑垫上,双生玄铁柱(第二级等离子体输送流量调节器)向他挥舞着自己的其中一只首部触须,而另外那八条属于神经生物学范畴的首部触须正与上行缓流(B19区初级消防伦理学家)下着维度坍缩象棋,而他正漂浮在他过热的液体池中,与铀晶格一同悠闲沉浮着。

聚集在房间中主天花板的重力平台上,弗朗!索瓦·青-赫伯特(无人机生产领班)向他猛挥着手,他的发条装置/铝热外壳上随之划出了几条火花。他差不多是团结号上的某种异类,因为他的大脑是完全由机械组成的,但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也算是自然出生的 — 柯瑟尔姆看过他父母的照片 — ,他正是凭此成为了一名智脑。他的辩论搭档 — 这时常发生 — ,同时也是他的临时爱人兼首席助攻胡恩·冯·胡恩(助理研究部伪生物学家),她雕刻着卢恩符文1的骨架在其薄雾般的纳米机械组成的头脑中咔哒作响,如此向他示意着。

"啊,我想所有人都应该已经到了,那么这次会议就起名叫'北扇区12A域会议'吧。很高兴见到你们。"

那低沉的声音来自社群首席杰伊·辛格(高级员工经理,财务管理),他液体金属组成的大脑在房间中央的矮桌/全息投影仪上迷宫般的管道中以分散的形式流动着。

辛格的某种类似于感光器的东西在他的线圈上聚集/浮动/翻动着。

"首先,再一次欢迎各位回来,"辛格轻声低语,"我想会前礼节性部分就不必继续了,因为我最近从舰桥核心区的战团长那里听来了些有趣的消息。"

柯瑟尔姆驱动着伺服电机,对此抬起了自己的其中一只人工眉毛。舰桥核心区基本不与外界联系的,那里的AI只有在整艘飞船都可能受到潜在的安全威胁时才会启动。鉴于团结号所被设定的目的,它们应该会被频繁的激活,但在没有全员登舰的如今,这是相当不同寻常的情况。

"显然,一些异常实体登上了飞船。"

当辛格上传了他从核心区收到的报告时,在场的各位都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喘声 — 或者是某种和惊喘差不多的状态。柯瑟尔姆让自己的脸处在深思状,自己却从控制中退了出来,翻看着这些文件。嗯,确实挺不寻常的。2085号。他并不知道本宇宙的分类编号,不过从各类即为相似的现实世界版本中进行区分辨认还是相当容易的。

正如往常一样,青-赫伯特第一个发言。

"呃,我想他们很难算得上什么威胁,不是吗?只不过是几个基因杂交的产物和一个携带有寄生虫的老人,你是在用这东西浪费我们的时间吗,杰伊? "

双生玄铁柱做了个劝解的姿势,当他们说话时,他们的嘴巴如合唱般一起张合着。

"我不知道他们得有多聪明,才能想出办法从那个偷来的基金会飞船上一路来到这里。我反而对他们为何而来感到好奇。"

当上行缓流准备发言时,一阵越来越来的声音从他那里逐渐响起。它可能是这群人里最聪明的一个了,但它的思维处在一个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时间维度上,即使他们间那绵延千年的友谊也需要其他人思考一会才能理解它的意思。

"逃脱,不合适的,捕获。"

凡·胡安开口道,她的下巴咔哒作响。

"是的,但比起驾驶团结号,他们明明有更好的办法离开这个恒星系,小缓。该死的,如果他们如此擅长突破收容,为什么还在给这次现实迭代带来麻烦?他们本可以直接离开,前往更高的维度从而逃脱处罚。"

柯瑟尔姆身体前倾,身体前侧的手向桌上伸去,唤出了一大堆文件,它们标注着在那群长着猫耳的人身上出现的某种细微变化。

"这当然只是某种可能性罢了,但是,胡安,看看这些 — 几乎这里揭示出的所有变化都说明这个……组织的科技水平,严格来说并不是很先进。当然,我们现在正讨论的是他们的思想/机械接口技术,而不是维度边界控制或者量子操纵技术。我并不是说这完全没有可能,但我相信你也不会否认,这种事情在统计学的角度来说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青-赫伯特不屑地一哼,喷出一团烟雾,他的四肢也随之震动。

"统计学角度上的几乎不可能?得了吧,我看你是被这些文件牵着鼻子走了。"

他将这些图片扫开,激动地打着手势。

"听着,想象一下。你逃脱了收容,对吧?你做的相当出色,而你清楚的知道那些社团、或是什么协议、或者基金会或者其它什么东西正紧跟在你屁股后面,所以你会干什么?你会去找一个有大量武器的地方,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然后你才会计划着接下来要干点什么。并且,除此之外,如果这些猫女们稍微有点技术常识,她们就会明白 — "

" — 仅凭他们是无法掌控团结号的,"辛格说道,"他们设法入侵了一处区域网络,却没动任何重要事项,似乎只是……定制了些服装。"

双生柱们咯咯笑着,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用小枕头掷在碎玻璃上一样。

"我猜军需官对他们的订单会表现得相当吝啬吧?"

凡·胡恩冷哼一声。

"吝啬?毫无疑问。还记得那时候 — "

"深思,动机,隐含。"上行缓流沉声道。辛格对此不置可否的轻哼出声。

"得了吧,小缓,又不是每件事背后都隐藏着阴谋,大多时候收容突破只是单纯的 — 收容突破罢了。"

青-赫伯特用尖锐的声音急促说道。

"就因为你在漫长的岁月中变得越来越神经质了,不代表我们就全都要被拖进你荒谬可笑的幻想当中去,你就是块又硬又顽固的老石头。"

"小气,狭隘。"

"你敢再说一遍!"

柯瑟尔姆叹了口气,但毕竟少了青-赫伯特和缓流之间的拌嘴,就算不上是一次团结号会议嘛。他们以前也如此听过、说过,结果这些又从头来了一遍。他也承认,那个与原子能有关的智能体总是偏向于提出异想天开的幻想和离奇的阴谋论的观点,但另外那个小机器即使在最平和的时候也有着一触即发的坏脾气。作为安全部门的一员,他的职责就是解决像这样的争端,所以他抬起一只后臂,其上的内部发生器吐出了一小团反物质。

桌上重新变得井然有序。青-赫伯特含糊不清地咕哝了几句,然后退了回去,上行缓流看起来有点话要说,但随即停了下来。柯瑟尔姆清了清嗓子,把他的语音合成仪调整到了更具威严的模式上。

"那么现在,杰伊,议程上还有什么其他事项吗?"

杰伊冒了些气泡出来,显然是在类似计算机的某种结构中浏览着他的笔记,然后在桌子上投影出了一则经过高亮标记的信息。

"啊,是的。谢谢你,柯瑟尔姆博士。下一项,第一火炮主辐射冲击鹰将会在明年退休,鉴于她长久而专业的服务,智脑社群中央委员会已经投票决定,于会议系统1.1.0.1中为她举办一场退休聚会。都赞成我们北扇区12A域应该派去一名成员参加吗?"

"当然,为什么不呢?"

"同意。"

"当然!"

"可以。"

"呃,行吧,我倒无所谓。"

柯瑟尔姆猝不及防地张开了嘴,却完全没有准备好他的语音合成仪。

"控制权转移命令已确认并通过。所有智能系统请注意,这里是亚尔特留斯/舰桥核心区主管,所有人立即进入激活状态。"

他们六个全都呆住了,脑海里却在飞速思考,来自核心区的信号快速穿梭于他们的思维中,在船体周围回响着。在确认之前没时间做其它任何事情了,他们的思维都分别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上,而他们在现实中的身体都因此瘫倒在了地板上或是关闭了电源,那则公告仍在响着。在团结号的电线与管道之中,人工智能们来回往复,激活那些因长期闲置而停用的工作内存和模组,一个接一个地投入到各自的工作中去,大声喊出自己已准备就绪,那些数字化的声音盘旋着,萦绕在飞船逐渐变亮的思维空间云当中。

柯瑟尔姆启动了他的安全设备,然后进入了它们,不断地设下激光绊网、内部防御工事和无穷无尽狡猾而残忍的致命陷阱。当他的思维已经被牢牢锁定在经过重启后的角色上时,他也报告着自身已准备完毕的消息,尽管那很快消失在了那条震耳欲聋的信息公告中。

"团结号已上线。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