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砖
评分: +14+x

有时候还是会好奇,她常年在档案馆里工作是否是为了寻找某种东西。尽管如是猜想,她对书架的位置以及文件的摆放已经烂熟于心。其间的文件,有多少她曾读过,又或直接经由她手,已经不能得知。她只是像一行由人的存在写成的自检代码,在高出她许多的书架之间穿梭着。

“喏,就在这里。”

她拉开一格柜子,从中取出一个略新的档案袋,又从中将一本书拿出。她将书放在某种特制的工作台上,轻轻将书本从中间打开,书页上密密麻麻地爬满某种猩红色的字迹。那工作台开始运转。静电缓缓通过书页,如磁极相斥一般,使书页颤抖着分离开来。纸张彼此分离而微微漂浮的光景总是让人怀疑这是魔法而并非科技。

她微微弓着身,这样说着,一边将一缕落下的长发重新绕回耳后。即使是站在她余光还稍能触及的角落里,还是可以发现她的视线似乎游离在别处。

“这里的书多半还不至于称为异常。不过正是为了保护这种半吊子,才需要更加小心。”

被手套包裹的手指将一页页纸张清点过去,不时将纸张间的缝隙额外撑开一些,粗略地扫视过那些奇怪的文字。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仿佛它们存活着一般,在行间蠕动着,像是眼睛的象形字从其中注视她。

“里面内容多少是有认知危害的——然而只要读不懂就没事。

我,至少我现在是读不懂了。”

她如捧起一个婴孩般将书拿起,书页便立刻缓缓垂落下来。她将书置于桌上,抽出椅子做了下来,随后拿起放在一边的照相机。她叹了口气,眼神中多少带着些倦意。

“会凭空多出页码和文字来,因此需要时常记录下来。复制本之类是没有认知危害存在的,说是如此。”

她揉了揉眼睛,嘴唇微微张开又随及闭上。但最终还是开口了。

“要说的那个女孩是当初的翻译人员之一。伊刚过来归档处的时候,我也带过伊。

伊也是有相互喜欢的人的。我记得是二月份的事情,那时伊的那位已经在忙着准备求婚了吧。”

坐在椅子上的她向后伸了一个懒腰,脊柱处发出屋鸣般的弹响。

“只是随着翻译的不断进行,她的精神状况好像不行了,最后更是到了不得不放下工作的程度。

可是有一天伊突然恢复了精神,说是不想让工作最后烂尾。这里面有多少真话又有多少假话,我已经不想再去想了。

只不过那样子其实并不像假装出来的,再怎么说也比我现在精神多了。”

……

“因为那时候已经下定了决心了吧。”

她补充道。

“伊是不久后自己溺死在浴缸中的,就那样躺着,胸口处压着一块空心砖,使自己不至于漂起来。

在伊死后,为了读懂那种文字,伊的那位花费了不小的功夫——当然是为了完成伊剩下的零星工作。

至于那位,人家是吊死的,就在追上了伊的进度后不久。”

她仿佛定格了一般,只是呆呆地望着对面的空椅子。随后,她从内侧的衣袋摸出香烟,取出一根叼在嘴里,但没有办法点燃,因为打火机之类早就已经不允许再带入。她轻轻的咬着唇中物,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

“对不起,我只是没有想到我可以讲得如此轻松和简单……”

……

“当然,我当然可以给你讲讲伊的那位自杀前所最后发现的。

那也是唯一一次出现这样的记录,仍然是以那种猩红色的象形字体写就的,只不过根本不符合这门语言的语法。

总之怎么说呢,连现在的我也可以看懂。”

她取出一副笨重的眼镜戴上,毫不费力地读起来。


二月

我愿意

百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