纰漏百出硬件(我为什么不玩暴力电子游戏)
纰漏百出硬件(我为什么不玩暴力电子游戏)
作者:Lt FlopsLt Flops
发布于 2018/09/23
纰漏百出硬件(我为什么不玩暴力电子游戏)
By: OlicusOlicus
Published on 07 Apr 2021 11:02

评分: +8+x

What this is

A bunch of miscellaneous CSS 'improvements' that I, CroquemboucheCroquembouche, use on a bunch of pages because I think it makes them easier to deal with.

The changes this component makes are bunch of really trivial modifications to ease the writing experience and to make documenting components/themes a bit easier (which I do a lot). It doesn't change anything about the page visually for the reader — the changes are for the writer.

I wouldn't expect translations of articles that use this component to also use this component, unless the translator likes it and would want to use it anyway.

This component probably won't conflict with other components or themes, and even if it does, it probably won't matter too much.

Usage

On any wiki:

[[include :scp-wiki:component:croqstyle]]

This component is designed to be used on other components. When using on another component, be sure to add this inside the component's [[iftags]] block, so that users of your component are not forced into also using Croqstyle.

Related components

Other personal styling components (which change just a couple things):

Personal styling themes (which are visual overhauls):

CSS changes

Reasonably-sized footnotes

Stops footnotes from being a million miles wide, so that you can actually read them.

.hovertip { max-width: 400px; }

Monospace edit/code

Makes the edit textbox monospace, and also changes all monospace text to Fira Code, the obviously superior monospace font.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wght@400;700&display=swap');
 
:root { --mono-font: "Fira Code", Cousine, monospace; }
#edit-page-textarea, .code pre, .code p, .code, tt, .page-source { font-family: var(--mono-font); }
.code pre * { white-space: pre; }
.code *, .pre * { font-feature-settings: unset; }

Teletype backgrounds

Adds a light grey background to <tt> elements ({{text}}), so code snippets stand out more.

tt {
  background-color: var(--swatch-something-bhl-idk-will-fix-later, #f4f4f4);
  font-size: 85%;
  padding: 0.2em 0.4em;
  margin: 0;
  border-radius: 6px;
}

No more bigfaces

Stops big pictures from appearing when you hover over someone's avatar image, because they're stupid and really annoying and you can just click on them if you want to see the big version.

.avatar-hover { display: none !important; }

Breaky breaky

Any text inside a div with class nobreak has line-wrapping happen between every letter.

.nobreak { word-break: break-all; }

Code colours

Add my terminal's code colours as variables. Maybe I'll change this to a more common terminal theme like Monokai or something at some point, but for now it's just my personal theme, which is derived from Tomorrow Night Eighties.

Also, adding the .terminal class to a fake code block as [[div class="code terminal"]] gives it a sort of pseudo-terminal look with a dark background. Doesn't work with [[code]], because Wikidot inserts a bunch of syntax highlighting that you can't change yourself without a bunch of CSS. Use it for non-[[code]] code snippets only.

Quick tool to colourise a 'standard' Wikidot component usage example with the above vars: link

:root {
  --c-bg: #393939;
  --c-syntax: #e0e0e0;
  --c-comment: #999999;
  --c-error: #f2777a;
  --c-value: #f99157;
  --c-symbol: #ffcc66;
  --c-string: #99cc99;
  --c-operator: #66cccc;
  --c-builtin: #70a7df;
  --c-keyword: #cc99cc;
}
 
.terminal, .terminal > .code {
  color: var(--c-syntax);
  background: var(--c-bg);
  border: 0.4rem solid var(--c-comment);
  border-radius: 1rem;
}

Debug mode

Draw lines around anything inside .debug-mode. The colour of the lines is red but defers to CSS variable --debug-colour.

You can also add div.debug-info.over and div.debug-info.under inside an element to annotate the debug boxes — though you'll need to make sure to leave enough vertical space that the annotation doesn't overlap the thing above or below it.

…like this!

.debug-mode, .debug-mode *, .debug-mode *::before, .debug-mode *::after {
  outline: 1px solid var(--debug-colour, red);
  position: relative;
}
.debug-info {
  position: absolute;
  left: 50%;
  transform: translateX(-50%);
  font-family: 'Fira Code', monospace;
  font-size: 1rem;
  white-space: nowrap;
}
.debug-info.over { top: -2.5rem; }
.debug-info.under { bottom: -2.5rem; }
.debug-info p { margin: 0; }


前情提要

“这也是我的想象吗?”

黑暗完全笼罩了Adamo Smalls与Heather Mason,其存在只是在一瞬间。它将一副潜在的画布变成了一片浸透织物的墨迹。飞鸟,悬崖,甚至奇峰皆消失在视野之外,被以太所吞没。

“我不那样认为。”

“这都是游戏的一部分吗?”

“看来是这样。它要将我们带到哪里去?”

“我不确定,但我希望不要一直这样下去。”

“这就是黑暗补丁的样子。呃,就像我说的,我曾孤身一人在里面待过。但现在,你有我了。所以……”

“你不需要安慰我,希瑟。不管发生什么,我保证我都能独自处理好的。“

“但是……我只是在说人们对我的期望。”

她拖着步子走开了,两人沉默地面对着面前的黑暗。一种怪异的气氛氤氲着,好像两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他们存在吗?

“嘿,Adamo?”

“嗯?”

“我——我们存在着,对吗?”

“是的。”

“我们来这里真的不是因为做错了什么?”

他犹豫了。当回答涌上嘴边时,他哽住了。

“我们没有。”

希瑟什么都没有说,两个人陷入了同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儿,Adamo听到了一阵计算机高速运转时发出的嗡嗡声。接着他意识到了那是一阵抽泣。她……在哭?

Adamo深入自己的内心,在胸中鼓起说话,行动或者做些什么的勇气。他并不太擅长处理情绪,尤其是他自己的情绪,更不必说别人的了。

“希瑟,嘿。我很抱歉我对你那么冷淡。只是——我有太多时间思考,但没有机会去行动。这个地方的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没有什么错。如果有,那也是我的问题。我是你困在这里的原因。”

嗡嗡声与抽泣声消失了。Adamo唯一能听到的声音是他脑中的想法。他试着看向她,那唯一照亮黑暗的光源——她的面部显示屏——已经变得暗淡,好像完全关闭了。

“希瑟,你还好吗?拜托了,和我说说话吧。”

Adamo伸出手臂想要去安慰她。他在黑暗中挥动双手,却根本碰不到她。

“希瑟!”

事态变得非常糟糕。他惊慌失措地朝着虚空大喊,但是声音转瞬被黑暗吞没了。一种原始的恐惧渗透进他的皮肤里。他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头猛兽的巨口,它威胁着要把他整个吞没。接着,他又看到了希瑟那熟悉的面部显示屏,但不知为什么有些不对劲。它显示出动态的雪花状静电,且它与她是分离开的。静电环绕在他周身,侵入黑暗和更远的地方。Adamo开始意识到,不知何故,希瑟的显示屏正试图吞没黑暗。

但是除开黑暗又有什么呢?它不是光亮——这一点是肯定的。一个完全失明的人又能看见什么呢?

她的显示屏同时也吞没了他。

pata-logo.png

他的脚在坚实的地面寻到了一块空地,身边每个方向都是同样的黯淡无光。他在哪?当然,现在他脚下的地面还是坚固的,这或许有助于他熟悉身边的环境。他感受到一阵风从他左侧的某地吹来。这足以让他有机会——

“我在哪里?”

快点。谁来回答这个问题?他是认真的吗?

“我是认真的。我不会再被人耍了。”

好吧。这有点儿接近正确方向了。风从何处吹来,何处便有着咕哝声。它们温和而低沉,但仍然是一种活跃的迹象。是真的,还是他想象出来的?Adamo跟随着古怪的声音,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

无论啥都比什么也没有强。”

几步之后,当Adamo发现自己走过一条走廊时,黑暗渐渐消失了。光源来自拐弯处。他发现这种低语实际上是许多人同时发出的呜咽、悲伤的声音。

当他转过拐角时,一间宽敞套房的房门打开了。几十个人坐在一排排长椅上。在旁侧,一群人排成一列端详着一个放在房间正前方的棺材。一条红地毯铺展在中央过道上。而事实上,整个房间都被各种深浅不一的暗红色装饰着。尽管Adamo看不清坐着的任何一人的面容,但能听见他们的哀悼声。

Adamo在门口听到了一段谈话。

1:“我想念他。他躺在棺材里的样子不像他自己。”

2:“不,一点也不。他的我与我们的主同在。”

1:“其他人是的,可我想他不一样。主不能接近他。那不是他所前往之处。”

2:“我得说他比我们更接近主。我们所拥有的,甚至我们的五感只会让我们更加疏离吾主。不,他比我们的连结更加纯粹。说到这个,你见识过他了吗?”

1:“我没有!我已经等不及了!”

2:“那是当然。你还年轻,还没有真正体验过。他所有的光芒很快就会照耀你。”

1:“他太温暖了。我想让他的热量覆盖我的全身。”

2:“他终会降临的。这或许是你的第一次消亡。”

1:“我当然希望如此。”

谁是他们在这里见到的?他们在谈些什么?Adamo非常想知道答案。如果他在黑暗与渴望中扮演平衡的角色,且虚空将他送至此处,那就意味着这里有着某种意义。有一些他们想让他看见的东西,去促使他赢得游戏……不管是什么。他没有看见任何能指引他正确方向的东西,所以他决定先去搞明白谁在棺材中。至少这一点很重要。

Adamo沿着走廊走着,大约在四分之三路程的地方,有坐在长椅上的人喊道。

“他来了!”

“我?我——”

“我们的主来了!”

“谁……?”

Adamo Smalls几乎是立刻发现了他们指的是谁。同时,他撞上了一个留着胡子、头发蓬乱的高个子男人。他几乎没有看到他在那里。他有着一种Adamo所喜爱的气质,即使Adamo有充分的理由对奇怪的事情保持警惕。

“不好意思,我可以过去吗?”

“咨询乐趣沉稳口感渗透欣喜?”

“你说什么?”

“噢,花椰菜于你?押韵!”

毫无疑问:那个陌生人对着他胡言乱语。不知为何,Adamo感觉他像是想让他明白些什么。事实上,他的声音是一种三级听觉认知危害。而Adamo正对这类危害有着一种先天性的免疫力,能让它的作用和理解性失效。

“听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可以的话——”

那个人走上前来。他现在离Adamo的脸只有几英寸的距离了。他的呼吸闻起来有煤烟和硫磺的味道,同时一股浑浊的铜液从他的鼻孔、嘴巴、耳朵和眼睛里流出。

Adamo还没来得及对这个腐烂的男人发出厌恶的声音,他就用双臂抓住了Adamo的肩膀,并张大了嘴。蝉数以百计地蜂拥而出,它们伴随着对生存的焦虑抽搐着,尖叫着。

"你知道约德山吗?"

到现在为止,殡仪馆里的每个人都围着他俩组成了一个圈。他们成为了这个怪人的观众,高声嚷嚷以唤起他的注意。一些人试图抓住他,用冷而湿的手捂住Adamo的脸和身体。

与此同时,蝉爬上了他的衣服。有那么一会儿,他能感觉到它们温暖湿润的躯体紧贴着他的皮肤。细小的腿刺在那些它们不应刺痛的地方。树木腐烂的气味和咔哒声充斥着他的脑袋。

“好吧,好吧,如果你不想让我在这里,我马上就走。”

最近的一个声音,前面两个中的一个大声道。

2:“我嗅到了你身上的黑暗。你已经消逝了,但黑暗在填补着这个空洞。来,让他给你展现他的光芒。”

“我没有任何问题。放开我!”

2:“你没有意识到吗?在你的本质中流动着的灵感。如果不以适当的形式出现,它会运转得十分笨拙。已经为你指明了道路,你无法靠自己选择。”

Adamo扭动身体挣脱了怪人的控制,他坚持了下来。他试图去避开他周围的人群,但身边仍旧人头攒动。他拍刷自己周身以摆脱蝉的困扰,但蝉们仍旧尖叫着鸣唱。

“我他妈爱怎样做就怎样。”

事实上,Adamo确实在内心深处感受到了一些东西。是他对希瑟的看法吗?不,是别的什么。他不确定那是什么,但是他意识到之前无用的黑暗留下来了,他们想让他去使用它。

“这到底能帮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吗?”

他马上就会知道了。

"你知道约德山吗?你知道约德山吗?"

“我不认识你!我希望我永远不会知道你是或是什么。”

就在那儿!那人问:“你不认识我吗?”黑暗帮助了Adamo理解。现在一切都清楚了。

“但我一直都和你在一起,Adamo。你怎么能忘记呢?”

最让Adamo感到害怕的是,在内心深处他觉得这个人说的是实话。他确实认识他。黑暗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不仅仅是他的想象。

那人咯咯笑了起来。蝉从他的嘴里掉了下来,奇怪地模仿着学童的傻笑声。现在Adamo明白了。他明白它们的哭声,它们的哀怨,仿佛他们是人而不是蝉。

“我可以帮你们!给我找条出路。你们想要什么?”

它们希望摆脱它们痛苦的存在。它们和他一样不再想待在此处。

“但是该怎样做?”

通过清除源头。

“我是一个记忆学家,该死,不是一个战士!”

那个怪人的身体在垂直的中部接上缝后,皱缩在了一起。一只巨蝉从中挤了出来,紧接着吞噬了他的肉体。它用四只细长的手臂把皮塞进嘴里的时候,地上水洼里浑浊的液体也被吸光了。

Adamo一看到就直接呕吐了。

“滚啊!他妈的滚开!”

蝉人猛地向前,尖叫着扑向Adamo。他的第一反应是猛击这只怪物,试图把它撕碎。当他刚抓住时,它的腿便掉了下来。扯掉每一根都需要同样程度的力气,腐烂的肌腱弄脏了他的衣服。他还没有强壮到足以伤害它的身体,如果手臂使不上力,那么他就该被卡住了。

对于人群中的人来说,他们的主已经苏醒了,这让他们想要一尝。围成的圆圈缩小了,Adamo觉得自己被困在了中间。他们的接近让他冷汗直冒。

“你不想听听我要说的话吗?”

Adamo现在能听懂这些胡言乱语了。但他的恶心感丝毫不减。

“我一个字也不想听。”

“这是你的葬礼!你还不明白吗?这些人是为你而来的!”

“这算是威胁吗?”

“这是事实。”

“那给我看看。”

Adamo想要试探,但它坚持道。

“除非你能过我这一关。向我证明你的价值。”

Adamo看向房间前面的棺材,他看不见里面躺着的是谁。但是他知道他必须到达那里。

“我的身体不够强壮,但我的思想却很有力。”

随着这个简单的宣战,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从Adamo内心升起。那就像昆虫爬进了他的心脏和大脑,但他知道那不是蝉。不知为何,他明白那就是黑暗。它是他的自由,他的想象,他的意志,它正在变为一种可操控的有形物态。

“这不是一个你可以使用的工具!它只是缺乏光芒,仅此而已。”

虽然这是事实,但有些事物也具有双重含义。给予索取都会让你得到想要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黑暗意味着什么?

“我——我不知道。”

知道没有多少体力可以打倒蝉王,Adamo把一只空着的手放在了这头野兽的头顶。

几乎是立刻,黑暗席卷而来。接着它的头塌了下来,思想超负荷运转,同时它的身体像潮湿的纸一样皱缩。一只更大的蝉从这个身体里挤了出来,对着Adamo的脸笑了起来。他推它回去,把更多的黑暗排到它类虫状的脑子里。而它吼叫着,发出更多夸张的笑声。

“除了笑你还会做别的吗?”

“我可以颂扬你的非生活是多么糟糕,且没人会记得你。”

“你过奖了。”

“叫我强尼吧。强尼表兄。“

“你不想让我看到棺材里有什么东西,强尼?”

“无论你多么努力地祈祷,上头那位神的某些东西都无法从你的脑海中消失。”

“一切都有反模因。”

“我在拯救你脱离死亡,而你拒绝讲和。你拒绝面对你的恐惧。”

蝉王说的对吗?不管它是不是,他都不能相信它,不管它的论点多么合乎逻辑。

“那么,你想告诉我什么?”

“我给你一个接受我主人的机会。所需要的只是一种独特的信仰行为。他会得到他想要的,反过来,你也会。”

“如果我拒绝呢?”

他得到的回答是一声刺耳的尖叫。它回荡在Adamo的心中,让他紧咬的牙关打起了颤。

Adamo把另一只手放在他的太阳穴上。他揉了揉它,试图集中在如何理解黑暗利用它对付强尼的办法上。他知道没有一件事是毫无关联的。蝉依旧压在他的身上。他要说什么或者做什么才能把这东西弄下来,然后把他带到棺材前?!

黑暗缺乏光明!还有什么可以是光?知识?启迪?这太令人沮丧了!

虽然光明知识,但这并不意味着黑暗不是。这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Adamo选择去理解这是被禁止的知识,然后它给了他启发。他是个记忆学家,一直在研究被禁止的知识。知识的力量能打倒强尼吗?

这太蠢了!

黑暗继续涌入蝉王的头中,每一次都将其击溃,但每次都重新复原。当它立在Adamo身上时,它低下头从脚开始吞噬他。无疑这就是它所说的,如果他不妥协的话就会发生的事情。他扭动着,尖叫着,但是没有放弃。

希瑟,你在哪儿?我需要你!

希瑟不在这里!他孤身一人,虫子是对的!没有人记得他。没有人记得他。

没有人。

虫子把他整个吞了下去。

pata-logo.png

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它像是受伤的动物发出的,又离他的耳朵这么近。透过噪音他依稀听到了一种更女性化的声音。肉体燃烧发出的臭气充斥着他的鼻孔,是有什么东西被活活烧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作为唯一真正的虫神之子,你叫起来的样子真像个胆小鬼。”

强尼继续尖叫,然后电荷的声音压过了其他所有的声音。最后,他爆炸开来,抽搐的手臂,烧焦的肉,闷热的内脏与一窝蝉的尸体充斥着整个房间。在逐渐恢复的视野中,Adamo可以看到希瑟站在他身边,全身上下沾满了虫子的内脏。她的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卷曲着的、愤怒的表情。

>:(

她的CRT显示器头部周围出现了紫色电弧。

“……Adamo?是你吗?天啊,你还在这里。”

希瑟 · 梅森凝视着Adamo Smalls身上覆盖着的内脏和汗水,发现了他藏起来的懊恼。她这样做,不是出于同情,而是出于关心。尽管发生了这一切,Adamo还是笑了。她的面部显示屏上也回应了一个笑容。

^u^

“不然我还能去哪儿?”

“我以为我真的失去你了!”

“失去我?我以为是我失去你了。希瑟,发生什么事了?你去哪儿了?”

“我走了。我离开了你。我很抱歉。”

“不,希瑟。你没有。你现在就在这里。你没有离开。“

……天啊,真是太夸张了。让你想要吐出你的午餐。如果你还没有因为这篇充满内脏的文章吐掉的话——

“我想我对你撒谎了。这个游戏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我没想到过你会遇到这种情况。我很高兴你做到了,但是……”

“我做到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而且你很。你看,就是为什么我不玩暴力电子游戏的原因。天,你也臭死啦!”

他坐了起身打量自己。发现自己从头到脚都裹在蝉的内脏里。

“我知道。我很快就会去把自己洗干净,或者至少试着打理一下。但是,希瑟,首先我要做一件事。”

“做什么?”

“我得查出棺材里有什么。”

Adamo站了起来,慢慢步走向殡仪馆的前面。之前那些无面人已经变得清晰和理智。他们现在看起来像他的朋友和家人。他所离开的朋友和家人,在他消失的时候他已经忘记了他们。但是当他经过的时候,他们没有理睬他。他走到棺材前,向里面张望。

他淡褐色的瞳孔也回望着。他们死了,松散地挂在孔穴中。在死气沉沉的脸上,连接着消亡的尸体。

希瑟走到他身边向里面张望。当她意识到里面是什么的时候,她的面部屏幕上显示出一种震惊的表情。

:O

她转过身,遮住了视线所能看到的地方。沉默了片刻。

"你相信上帝吗,Adamo?"

"我的父母是罗马天主教徒。可我从来没有信奉过,至少不是以正确的方式。但是这并不重要。当这个世界每天都给你带来扭曲和不可思议的事情时,你会发现还有其他值得信仰的事物。我从不相信上帝会保佑我。但是……"

"但是?"

"我还在这里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个原因是……?"

"原因是——不。对不起,没有了,就这些。这就是我的全部了。"

他合上了棺材。一声闷响在房间里回荡,但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那只野兽试图教我一些关于黑暗的东西。我不确定我是否完全理解,但我不想继续呆在那里。那么,我们走吧。让我们看看这个游戏下一步会把我们带向何方。"

pata-logo.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