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入棺 中心页
评分: +93+x

buried.jpeg


“渡鸦始终盘旋在我们的上空,但存活的躯壳再不能复苏。”
我随后在那渡鸦之主的眼中窥视到了恶神指点给我的路。


活人入棺

我等你们回家 by pokm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老张躺在那里,刚刚好。

裹尸布 by Yoghurt-rescuer
“我绝对不会,”我几乎是尖啸着的,“绝对不会认不出我的爱人!哦,Chritie Carrie你还活着!”
我发现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只是一种莫名的窒息感把我完全包围住。

钢笔 by Fomal
“有一语说痛苦是海洋上的风暴,而脆弱不堪则是海上的扁舟。”
黑色且斑驳的墙壁上,布满了铁链和锁铐,其中不乏有些血迹。

活物 by Yoghurt-rescuer
我几乎无法控制住我的身体,
仿佛这所经受的一切都只是灵魂被强硬地拓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躯壳之中。

by Fomal
我努力地尝试在我脑海中保留这些事物,但只能眼睁睁地,无力地让它们从脑海中逝去……
所有的痕迹,所有的回忆便这么如流水般,静悄悄地遗忘了。

献祭 by EveTerminus
入此门者,须弃一切希望。
无星的夜空映照着暗黑的海,无灵魂之人的尖啸响彻云霄。

一个被遗弃的故事 by Night Raven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这是一个死亡结局,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灰尘在偶然照进的光内得以观察,除他之外的所有生命在他离去后被盖上黑色的布。

洋娃娃 by Black day
那可怜的娃娃,嘴巴不能说话,
那最后的结局,身魂被火融化。

电梯 by Gali Z R
他走入了电梯,他离开了电梯。
漆黑一片,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早已处在棺木之中。

《无题》,又名《一万两千年的银河菩萨》 by Ninth BB
相信着爱憎的欲望有几千年了?只是期盼逃脱棺材已有三个月。
贴着这菩萨的脸已经有数十年,只是相信着你的快乐一万两千年。

我祝你终有一死 by Abigail_Ade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我奋力的挣扎,挣脱了她的手;
可现在的我,却日夜期盼着与她重逢。
我亲爱的朋友啊,感谢你的陪伴。
只愿死神把你眷顾,令你能得安息。

归海 by Think cyan
遍游四方未有归处,远投明目向那碧波。
一跃而起应声而落,涨海即是我的棺椁。

日记 by Sakuramizuki
我成功出来了,带着这本日记;
可这却是一本死人的日记。

血污了的那些魂,松果体的缺陷愈发清晰 by ShineShadowD
魂垢只是牺牲品。
而你终将带着一身鲜血堕入祂赐予的永恒。
死亡是最好的结局,但你没得选。

桥上棺材 by Dandelions of Samer
一只杂种猫蹲立在桥的扶手上,
正当莫克拉斯洋洋得意地要过桥时,它扑到莫克拉斯脸上,吃掉了莫克拉斯的眼珠。

出嫁 by SisterTan_Greasy
逐渐变好的生活环境果然使我们逐渐忘记一件事,
他们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居所,一直生活在一间巨型棺椁之中……

酒中冢墓 by JacKeTJioNG
干杯。
他一饮而尽。

愿你终获安宁 by Last Mothflame
“我早已放弃‘安详地老死在洒满阳光的床上’的资格。”
“我是基金会的一员,死在异常的手里,或是死于一次敌对组织的袭击,于我而言死得其所。”

对冲 by ShineShadowD
[已处决]躺在仪式用灵柩之中
"你怎么知道分形没在尖啸?"

无人 by ploplo
这何不是活人入棺?
可笑,又可悲。

最后一束黑暗 by Drctor___Schnabel
当黑暗被光明颠覆时,
寄身于黑暗者也必将被吞噬。

愚者史诗 —— 缢王深殿里 by Etinjat
黄衣弄臣默无言,轻拨绞丝提偶线

诗钞——宴天行 by Etinjat
瘦影盘盘狂跌舞,痴弹冰酪美人骨

层叠漾世歌(其一):酩酊街上初逢酬赠忘忧人 by Etinjat
云深光死尸斑乱,五色霓灯令眼盲。

最期之艦 by Etinjat
铁甲船恰如巨大的棺材,漂泊在浮世浊浪上。
随着其载着帝国最后一批超常海军远去净土,
在日落之时,世界也已不需要更多的棺材了。

愚者漫吟游 by Etinjat
我独留下形象,于此永生愚狂
而死去的真实,将化其他乐章

无人更唱风中曲 by Etinjat
没有人依然唱着曾传遍天涯海角的歌谣,
也随着无心的风儿,吹过历史每一寸沉默的土地。

何曾歌日下?幻梦坠幽冥 by Etinjat
那块灵魂的名字叫做纳撒尼尔·格雷,曾今是一名完整的人类,
而如今却宛如一片枯萎的银杏叶,既是一,又成双,
随着远古的无名之风,飘零在爱人的幻梦里。

崖前的黑百合 by Monroe Products
悬崖之下,旷野之间,模样相同的墓碑林立,静默的氛围仿佛亡者自怜着他的无辜。
黑百合在坟墓之下沉眠。

光污染 by Anzetos
我明白天堂为何空无一人了。

死亡已逝,无人生还 by WuHu Horse
他望着远处由小变大的长方形银灰色建筑,像看到一口巨大的棺木。

不要相信他 by Yoghurt-rescuer
现在…下面有尸体。

monologue by Shinling
这一支能唱的鸟儿可算白唱一阵。

Another One Rides The Hearse !
by VideoGameMonkeyMONO
translated by BenjaminChong
上坟。陪葬。

基金会式生存法则 by Xypher_uins
活下去。

糖纸在Site-CN-90内飘落 by djpieplus
“有个好梦。”特工Depalus如是想着,一边剥开糖纸,让糖纸在站点内飘落。

烟火绽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