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头,亦或者永恒
评分: +15+x

百年后那块项饰随着流动的沙得以从沙漠深层重见天日,路过的阿拉伯商队捡到了它。红色的宝石以它天然的形状以及迷人的色泽向他们昭示它的不凡。阿拉伯的商人们将它小心的收起,防止它在他们漫长的旅途中被损害。

项饰随着商队来到了英国,被一位富有的商人以高价买下。那位富有的商人有着一位贤惠的妻子以及两位可爱的孩子,他们一家和睦幸福。然而在他的妻子佩戴着项链后,一切都变了。

它扰乱着那位太太的心,温柔的太太因它变得狂躁。她被各种欲望占领,行为举止变得无比疯狂。

那位太太在茶里下药毒死她的丈夫,渴望得到更多的财富。她亲手掐死了那两位孩子,防止他们争夺财产。英国政府逮捕了她,并将她身上的项饰摘下,送往美洲大陆。

此时美洲还没有出现一个名为美国的国家,红宝石并没有在那里绽放它的光芒,只是静静的被埋在了种植园中。

很快,独立战争打响。各地人民积极响应华盛顿的号召,经过几年艰苦的战争后,美国最终获得胜利,赢得了独立。

参加独立战争的一位老兵发现了那块项饰,他注意到那块项饰中宝石的光芒没有因为战争褪色,也没有因此被损坏。他认为是那块宝石为他们带来了胜利。他将红宝石视为圣物,带回家用木盒收起来并要求他的子孙不断地传下去。


“约翰只是个穷鬼!约翰只是个穷鬼!”一群青年围着约翰大笑起来。

约翰愤怒着,却说不出什么话。他们家确实很穷,家里靠信用卡度日,他从未因此抱怨自己的家人,而这些人的嘲笑却让他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日子了。

约翰推开带头的青年,转身跑回家中,身后的嘲笑声让他的理智被愤怒盖过。他向他的母亲要来了那块被珍藏的“圣物”,约翰将圣物攥在手里,重新回到了那些青年当中。

“看啊!”他嚷嚷着,“我们家中并不穷。”

青年们惊讶起来,红宝石的品相确实是上好的,甚至可以说是完美无缺。其中一位青年走上去,用手肘拐了拐约翰:“你小子可以啊。”其他人也跟上,惊讶起这项饰的美丽。

约翰在尝到甜头后并没有将项饰放回去,他将一块类似的玻璃还给他的母亲后,一直带着那项饰。他接受着更多的赞美,再也没人敢叫他穷鬼了。因为他们都知道,约翰是一个有着无价之宝的人,生活简朴又有什么问题呢?

让约翰不解的是,戴上项饰后他总能听到些奇怪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回响。不过他并没有当回事,保佑战争的圣物一定集载了无数英雄的心声吧。

很快的,约翰发现了一个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地声音扰乱着他的心智,他常常做出不符合他内心的选择。他试图将项饰摘下,却发现项饰开始附着着他的皮肤了,他开始害怕了。

约翰翻找着一切有关于宝石的记载,包括各种超然的书,却没有任何发现。他绝望了,深入骨髓的绝望。那些原本杂乱无序的声音,慢慢形成了完全统一的一个声音。那个声音控制他的神经,操纵着他的身体。仅存的意识让他拿起家中的枪,朝自己开去。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检测到异常状态,位于[已编辑]。”

特工████又开始了他一天的冒险,他前往基金会派指的地方,搜寻新的异常。屋内死者的手边有着一块项饰,并且死者的手上有着与项饰背面吻合的痕迹。特工用手套将项饰放入盒子里带回。

基金会将所有对该项饰有记忆的人进行记忆消除,并将项饰列入编号——SCP-963,鉴于此物品并未显现其性质,基金会将SCP-963的研究交给初级研究员Bright。

“猜猜今天发生了什么,伙计。”Bright在食堂边吃午餐肉边和他的同事聊天,“我他妈终于有负责项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哦!恭喜啊!说不定你可以靠着研究这个干上博士。”他的同事因嘴里咀嚼着饭含糊不清地说着。

Bright恨不得告诉每个人他负责了新的项目,还是个很酷的项饰。他在返回宿舍的时候差点开心得蹦起来,他终于有种当上秘密组织员工的兴奋感了。

他每天都会跑去研究SCP-963,在研究室内一呆就是五个多小时。“啊哈,可爱的项饰~”每个研究人员在路过963的收容室时都能听到类似奇怪的话。

“SCP-963中发现能量波动,物质不明。”这一天,Bright在SCP-963的研究中有了巨大的进展,他申请将它带回宿舍继续研究,他可不想在未来中因为在收容室中待太久被叫做和收容室谈恋爱的博士。

很快的,基金会批准了他的请求。Bright小心地拿起它,轻轻地走着,害怕那里面的能量被破坏,这会让研究成果被破坏的。

Bright永远也不会想到这天将会成为他一生中最为痛恨的一天——或许他没有一生。无论他换过多少具身体,他都不会忘记这天。

SCP-076-2收容失效了,Bright在回去路上碰见了它。他的身上并没有带枪,安保人员也因收容失效死去,他毫无自卫能力,那恐怖的076-2朝他撕过来,他的身体被迅速撕裂,那种灼热的痛痛得撕心裂肺,他的雄心壮志还没展开就熄灭了。

与此同时,在研究员Bright手中的SCP-963绽放出奇异的光,诅咒开始了。配戴者将穷尽生命来接受诅咒。Bright拥有着963,或者Bright就是963。他的意识进入了963内。

那项饰最终被一名D级捡到,D级人员的手触碰到它时,他的意识迅速被Bright占据。通过其他研究员的采访,基金会很快发现Bright只能依靠项链活下去了。并且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不朽”。

基金会在多次对其进行测评后决定由研究员Bright佩戴SCP-963-1。只不过研究员Bright再也没有最初负责它时那种兴奋了。


“Gears,别让我再痛苦了。”Dr.Bright再次哀求起来,他想念他原来的身体,他已经意识到他的行动总会收到963-1的影响了。

“频繁的换身体只会导致你的记忆更加混乱,思想被更多人玷污。”Gears机械的口音响起。

Bright就知道会是这种答案。“砰”,枪声响起,女人身体的Bright倒下。Dr.Gears很快叫来了新的D级佩戴上963-1。Bright的第23次自我逃避再次宣告失败。


子弹不断地飞射过来,Bright依靠墙壁躲藏起来。周围的安保人员趁着枪声停下的时候扑上去,Clef,Kondraki被活捉。

“Bright!我们在帮你!”Clef边挣扎着边叫喊起来。

“哦,Clef,别开那些玩笑了。阻止我永生怎么算帮我呢。”主管Bright挑眉。他看着昔日的同事阻止他的永生,只是觉得可笑,他走到Clef身旁,“另外,你老了呢。”

“曾经的你怨恨永生的自己,你这个怪物。”那滑稽的柴郡猫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愤怒。

曾经啊,曾经的Bright是怎么想的呢?他自己也忘了。他确信自己达到了人类的高度,并且将超越人类成为神。

Clef和Kondraki的行动彻底失败了,等待他们的结局是被处决。


Pangloss的火还是熄灭了,一系列的收容失效让世界濒临崩溃。再也没有神性可以挽回这点了,他们自己也在荒芜中消散。世界最终走向了尽头。

曾经的主管Bright厌倦了自己的一生,他已经窥探到人类所能及的一切。在世界的尽头里,一望无际的荒漠埋没了人类文明存在过的证明。他开始回忆他的一生,此时的他多么希望他在Clef的计划中死去,又多么希望他没有遇到076-2,他甚至希望他从来都没有加入过基金会。

Bright的新身体已经支撑他到极限了,他在荒漠中倒去。

SCP-963-1回到了沙漠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