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恐惧症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1

十月十九日

万圣节即将来到美国的中西部。随之而来的是树叶的变换,泡沫骨架竖起,各种口味的馅饼上市,还有,在威斯康星州的斯洛斯皮特小镇上……

“稻草人。”Christopher Hastings愤怒地喊道,“稻草人!突然出现在整个镇上!昨晚20个,前天晚上还有20个!”他提着一个看上去很重的工作包,呻吟着。

他走过一排正在被Sigma-10成员登记的稻草人。“为什么是稻草人?为什么? !”

“你问倒我了。”Tristan Bailey耸耸肩,啜了一小口纸杯里的可可。这里离他的部门很远,但是Hastings叫他跟过来。Bailey三胞胎不禁怀疑这是不是只是为了让Hastings保持冷静。从技术上讲,这应该是植物部所擅长的,但差别不大。“怎么,这是一个天启的征兆还是什么?”

“很有可能就是!”Hastings博士拿出一个笔记本,上面满是稻草人的速写和草图,“看,整个镇上稻草人的位置似乎组成了一个五芒星的轮廓——一个倒立的五芒星。我试着和Sinclair博士谈过,但她不相信我。”

Tristan揉了揉额头。“Chris2,无意冒犯,但每次像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都会激动万分。圣诞树那次你就这样,感恩节火鸡魔像的时候你也是这样,现在你还这样。”

“前两次我都是对的,”Hastings皱着眉头,交叉着双臂。“好像你们都患有选择性失忆症。”

“我只是说说,这可能就是一点枢纽的怪异之处,仅此而已。”Tristan看了看笔记本,“嗯,图案很奇怪,但我不认为那是五芒星。”

“那是什么?”Chris问。

“你拿着它的角度很奇怪。”Tristan一把把笔记本从Hastings手上夺了过去,把它转动了几次,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你在挑选数据点,Hastings。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你不是一个物理学家的原因。”

“那它是什么?”Chris怒视着。

“等等,让我们看看……这两个都是明显的线段……形成三角形……这是某种奇怪的闪电——哦,天哪。”Tristan叹了口气。“该死。”他把笔记本转向Chris。

稻草人们组成了一个南瓜灯的笑脸。


他们两个继续往镇上走,然后停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一个稻草人水平地从曾经的素食自助餐馆的一侧伸了出来,现在那家餐馆由于“健康与安全的原因”而关闭;以素食主义者的身份食用人肉无疑是对健康的一种侵犯。

Chris对它吹了个口哨。“嗯,这倒是新的。”

“你要怎么把它弄下来?”Tristan问道,“梯子有点不够高。”

“消防局可能会处理的,”Chris皱起了眉头,“这仍然支持了Partridge博士的理论,即,这些是某种植物;很有可能是一种藤本植物,在砂浆的缝隙中扎根。”

“可能吧。”Tristan抬头看着它说,“嘿,嗯,你知道Weiss还好吗?”

“Sigma-10在她上次呼叫的时候失去了一整个六人小队。再加上三月份发生的事情……”Chris摇了摇头,“Weiss是个坚强的老家伙,但我想每个人都有他们的极限。”

“嗯。”Tristan揉了揉脸,“从技术上来说,Claire是这份工作的下一个人选。”

“所以,你将从多重宇宙事务部的头儿变成一个站点主任,有点降级。”Chris挖苦道。

Tristan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这不好笑。”

“抱歉。”Chris笑着揉了揉他的头顶,“不过,严肃地说,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只要把那些该死的关系申报表格填好就行了。”

“我们会填好的。我们一直在填,每一次我们一填好,它就神秘地‘失踪’了。”Tristan摇了摇头,揪了揪他的头发。“我想行政部门已经有人跟我说过了。他们大概还在为Trevor的所作所为生气吧。”

“那是……差不多五年之前的事了。”Chris歪着嘴说,“过了那么久,谁还会为你的家庭出头呢?”

“也许那些研究Trevor扔进口袋宇宙的Keter的人会。他应该当个O5,而不是坐办公室。”Tristan朝着稻草人伸长脖子,“再问一遍,你为什么叫我来这?”

“因为我认为这些东西是从多重宇宙空间里冒出来的。”Chris和Tristan继续往前走,“其中之一突然出现Rudy的储藏室里。它是单独的,所以我们要去检查它。”

“对,这很容易确定。我有办法做到这一点。你只需要以正确的方式看待它。”

他们继续沿着路往前走,来到了Rudy的咖啡馆——斯洛斯皮特最好的咖啡馆。星巴克(Starbucks)和这里的热咖啡简直没法相比,这里的热咖啡苦中带甜,每20分钟用咖啡粉冲泡一次。在下半年,热巧克力温暖了每一个经常来光顾这里的人的心,特别是如果你点了一杯掺了波旁威士忌的巧克力。

现在,由于储藏室的异常,这个地方已经空了。周围只有一圈警察路障,还有储藏室里,那个稻草人。稻草帽子,稻草皮肤,棉布衣服。

当Tristan拿出照相机调整镜头的时候,Hastings站在后面。“你,唔,听说Pike终于要结婚了吗?”

“不是开玩笑吧?”Tristan问,用他的取景器对准稻草人,“她和Mattings?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明年二月十四日。Mattings不想忘记结婚纪念日。”Chris扭了扭脖子,“那么,检测多元宇宙活动的方法是什么?”

“这个镜头的滤镜会捕捉与穿越熵垒的物体有关的奇异粒子——任何违反质量守恒的东西都会像圣诞树一样亮起来。”他把相机递给Hastings,把手伸到镜头前;数字显示屏显示,Tristan的整只手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发光的黄色物体。“这包括了在多元宇宙事务部工作的人。”

“酷。”Chris咧嘴一笑,当他透过显示屏看向稻草人时,笑容很快消失了。稻草人上有一些荧光,但没有达到Bailey的程度。“嗯,这意味着什么?”

“它上面有一些粒子,可能有一些多重宇宙异常。”Tristan用手指轻敲着嘴唇,“我得摸摸它。”

“别,”Chris说着拿出一副手套,“至少先把手套戴上。”他又拿出一对防毒面具,“还有这些。”

“……你怎么会带着这些东西?”Tristan问,戴上了手套。

“我带着这个包可不是为了时尚,”Chris掂了掂他的肩包,戴上防毒面具。“你永远不知道你会遇到什么。”

“希望这个程度的保护够了。”Tristan上前一步,伸出手,面具下的他皱起了眉头,“……Chris?”

“什么事?”

Tristan把手缩了回来。“是谁打电话报告了这里的这个东西?是Rudy吗?”

“是Cait,他女儿,她上早班。”他拿出一个样品袋和一把镊子,“怎么了?”

Tristan退了回来。“今天……有谁看见Rudy了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Chris走上前,他咽了口唾沫,伸出镊子,“希望你是错的。”

“我也希望。”Tristan向门口走去,“如果发生什么事……快跑。”

“好的。”Chris把手伸向稻草人,颤抖着,深吸了一口气。他从稻草人的右手臂上拔出了一根稻草。

稻草人的整个手都掉了下来,露出了稻草下一只人类的手臂,它软绵绵地挂在那里,敲打着稻草人的身体发出湿漉漉、令人作呕的声音。Chris和Tristan拿起样品拔腿就跑。在他们跑出门之前,Bailey家的兄弟瞥见那手指上他不会认错的戒指:哈佛大学76届毕业生金戒指,Rudy咖啡馆的老板,Rudolf Rudy曾经戴过。


三个小时后,Christopher Hastings坐在Site-87一间休息室的一张桌子旁,对面是Partridge博士和Tristan Bailey。Hastings把头埋在手里,为他听到的消息擦着脸上的泪水。“你确定吗,博士?”他问Partridge博士。

“是的,所有稻草人里都至少有一具尸体。”Partridge博士的声音既温柔又冷酷,“有些只有部分尸体。谢天谢地……”他咽了口唾沫,“这不再是我们两个部门的事了,法医和调查人员正在接手此事,还有超自然研究和……上帝。”他揉了揉脸。

“所有稻草人?”Tristan问道。刚刚听到的话让他感觉精疲力尽,“那个——那个挂在老素食自助餐馆边上的也是?”

“那是Ted Mason,自助餐馆的前老板,他应该在波蒂奇的哥伦比亚监狱服那该死的无期徒刑。”Partridge博士叹了口气,从他腰带上的酒瓶里喝了一口,“间谍人员正为这件事拼命工作,说他在牢房里摔断了脖子。”

“四十起死亡……”Chris咬着嘴唇,“可能还会有更多。镇上的人怎么没有陷入恐慌呢?”

“他们没有陷入恐慌是因为他们正在撤离。”Partridge博士站了起来,“一个小时前,Weiss博士对平民下达了疏散令。”

“就好像这有用似的!”Chris大喊道,“Mason被从300英里3外的监狱抓走,他的尸体就钉在他那家天杀的素食自助餐馆边上!”

“Hastings,请冷静一下。”Partridge博士叹了口气,“我和你一样也对这件事很震惊。这是镇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自从——”

“1976年。”他们三个同时说。

“你不会认为……”Tristan开口。

“他们正在调查。”Partridge博士站着,“我们将在站点前为镇上的每个人守夜……”

“我会去的。”Chris向他保证说,“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我们都会去的。”Partridge博士走出房间,揉着他的脸,“该死的。”

“博士?”Chris问道。

“我转到这里是因为这里是——美国基金会站点里拥有最低死亡率的站点之一。2009年,我看到一半的特遣队人员被一棵猪笼草吃掉,然后我计算了他们过了多长时间被消化掉。我……在那之后我需要休息一下。”他抬头看着天花板。

Tristan Bailey祝他们晚安,然后走出休息室。在出去的路上,他对钉在墙上的一个傻笑的塑料南瓜灯大发雷霆,把它扯了下来,咒骂了一句。

Partridge的眼睛睁大了,一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Hastings?今晚来见我。尽量从部门里多带些人来。我……对于这件事有一个想法,我不喜欢这个想法。”

“好的,先生。”Chris点点头,绕过他走出了房间。他沮丧地踢了南瓜灯一脚。

Keith Partridge博士从他的酒瓶里喝了一大口,然后跟着他们走出了休息室。在这个星期接下来的时间里,休息室的灯都不会再亮起来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