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工厂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十月二十四日

Hubble庄园西部有一块牌子,王婆卖瓜般宣称这里是“1969年威斯康星州最大的南瓜Gourdon的诞生地”。牌子后边是一片南瓜地,每年都有很多家庭在这里寻找合适的南瓜来雕刻南瓜灯。这里有好几种颜色的南瓜,红的橙的白的蓝的都有。

但现在,这块地在原来的基础上遍布着坑,这些坑的周围散落着鲜红的、血淋淋的南瓜。而在采摘这些南瓜的时候藤蔓会燃烧起来。每个坑里至少有一具骷髅,没人能解释这一现象。基金会根本不知道Hubble夫妇是否是连环杀手。

Christopher Hastings和Keith Partridge在观看这场屠杀。后者正拿着一个旅行杯喝水,在清晨寒冷的空气中瑟瑟发抖。

Partridge收好手机,皱起眉头。“Hennessy还是没有回应我的理论。”

“向她申请安全许可的请求多如牛毛,她都脱不开身了。”Hastings叹了口气,“她没有那么多时间来接受申请。可能这就是她发布Code Vandal1的原因之一吧。”

Malcolm Guillard博士从其中一个坑里爬了出来。他是一个猛男,作为基金会法医研究部门的成员,多年以来挖土拖尸的工作让他的肌肉发达无比。他向这两个植物学家展示了一个看起来像人类头骨的东西。但从门牙形状及其大小和头骨上有凸纹的脑门来看,这玩意肯定不是人类。“呃,这可能,大概也许可以解释这个馅饼吸血鬼vamp-pie-er2。”

Partridge对这个双关语呻吟了一下。“第一,我前几天就开过这个玩笑。第二,那是完全不专业的说法。”

“没那么严重好吧,”Hastings接过头骨,小心翼翼地把它拿在手里,远离自己的脸。他看了看Partridge和Guillard,开始用戏剧性的声音说话。“哦,可怜的Edward3。我认识他,Jacob,一个卑鄙无耻而又文笔卑劣的家伙。我曾经只见过他一次,而现在,在我的记忆中,他是多么令人憎恶啊!这里挂着Bella亲吻过的嘴唇,我不知道有多少次——”

“Hastings,”Partridge笑出声来,“停!我要快把咖啡喷出来了!”

很多能听到这些油腔滑调的法医都靠在自己负责的坑的墙壁上偷笑,Guillard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好了,喜剧之夜结束,”他看了看坑里的情况说,“十二具尸体。鬼知道Hubble一家在搞什么。我们要把他们带到Duluth警局审一审。”

Hastings把头骨给回Guillard,然后拿出笔记本,开始勾勒绘制尸体的位置。他以几种不同的路径把这些点连起来,然后掏出手机。“狗屎。谁有Reynold的电话?”

“你想干嘛?”Guillard皱眉。

“我觉得尸体的排列方式可能是某种法阵,他和Sinclair最后还是签了关系声明书,所以我想我应该和他视频一下啥的。”

“我手机有他电话,”Partridge掏出手机点出Reynolds的号码。“你怎么用这个来视频通话?”

“这样,”Hastings走了回来,摆弄着这个手机。一阵吵闹的拨号音之后,他们和Montgomery Reynolds连上了线。

“Hastings,别来无恙啊,”这位奇术师说道。他在神秘学实验室里,身后有一大瓶金色液体。“我在等Katherine,她很快就来。你在Hubble庄园?”

“没错,而且我们发现了尸体。有十二个。”他把他的笔记本举到手机的摄像头前。“我把它们画了出来。你觉得这些像什么?”

Reynolds皱着眉头,指着摄像机。“那里,形状像心电图的地方。在那里再加上第十三个点,就变成了一个增产增收的Granola Sarkic仪式。”

“再说一遍,Granola?”Hastings问。

“Granola Sarkic。这是欲肉咒术的一个实用分支,不会有术士告诉你的。六十年代出现的,提倡为了自然和谐,比如更高的作物产量、与动物交流的能力等等而使用人祭,呃,人型献祭。”

“那吸血鬼是人型吗?”他举起电话,正对吸血鬼的头骨。

Reynolds吹了声口哨。“这至少解释了可怜的Hubble为什么会被感染。献祭吸血鬼在咒术中并非闻所未闻,但是有风险。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揉了揉下巴,“基金会登记了它所控制的枢纽区域内所有已知的奇术师,禁止任何危险的邪教活动。”

“那么一个欲肉教徒在斯洛斯皮特搞什么飞机?”Hastings的脸拧了起来。“这说不通啊。”

“我们会尽快开始调查的。”Reynolds皱起眉头。“只有十二具尸体?”

“据我们所知,”Guillard插了一句。

“应该有十三个。从土壤翻动的痕迹来看,其中一个可能已经被移动或丢掉了。一个不完整的法阵正好可以解释血腥南瓜。”

“法阵的第十三个点会在哪里?”

Reynolds凑近摄像头:"如果你的图的向上是北,那么它很可能是在法阵的最东边。"

“谢了,Monty。等你见到Sinclair时,请代我向她问好。哦,还有,恭喜你。”Hastings挂断了电话,把电话递回给Partridge。

“这些尸体放了多久了?”Partridge问道。

“很容易就可以向前追溯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或者更早。”Malcolm把每个坑点了一边。“除了吸血鬼之外,我们看出有三个有小儿麻痹症的迹象;一个的臀部有一颗铅弹,有个弹道专家认为这可以追溯到二战时期;还有一个男性有一枚杰克逊斯诺纪念馆的六十三毫米戒指。”

“所以,都是本地人。”Hastings皱着眉头,向农田最东边走去。他把脚插进土里动了动,又皱起了眉头。他用脚把表层的土刷到一边,发现一个头骨的眼窝从泥土下面瞪出来。“没错,这埋了东西。”他跪下来检查头骨,又皱起眉。“哼。”

“怎么了?”Guillard皱眉。

Chris4小心翼翼地把头骨从泥土中捧起来,用灯照着它的下巴。“有一根植物的根穿过头骨生长。”他把它翻过来,发现对面有一株枯萎的蒲公英。“这……可能不是被挖出来的。而是像被什么东西推到了地表。”

Guillard给了Hastings一块凝胶,Chris将头骨的牙齿压在上面。“牙印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得到结果?”Chris问道。

“嗯,现在看着它,我可以告诉你,这是一个男性的头骨,50多岁。可能是因头部受到打击而死亡。”调查员指了指头骨顶部的一条大裂缝。“也许是被棒球棒或什么东西打的?”

Chris晃了晃头骨,皱起了眉头。里面发出了小块金属碰撞的声音。他把头骨向后倾斜,底部的洞里掉出一把钥匙。他接住钥匙,看了看上面的铭文。“‘斯洛斯皮特之钥,由Clive Carter赠予Marian Carter,1969’。裙带关系永远都有,真不错。”他皱起了眉头。“你说过这是一个男人的头骨,但是呢。”

“是这样的。”Guillard咬着嘴唇,看了看牙齿。“他有一个瓷制的牙冠。所以,肯定是50年代以前;那大约是他们开始使用汞合金补牙的时候。钥匙是后面才放在他们的头骨上的。”他从Chris手中接过钥匙。“这也是最近的事。这上面还有一些湿泥巴。”

Chris挠了挠头,开始踱步。“但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有人会挖出一个头骨然后把城市的钥匙放在里面?”他踉跄了一下,他的脚踩进一个洞里。“卧槽?!”

“冷静,Hastings。”Partridge看了看里面。“看起来像一个小动物的洞。可能是一只土拨鼠还是什么。动动你的脚。”

“拔不出来,”Hastings吞吞吐吐地说,“卡住了。我——”他感到有东西在挤压他的腿,“哦,卧槽,有东西抓住我了。我——它像一条蛇。”

“妈的,可能是一个多重蛇窟。”Guillard掏出一把刀。“我要割掉你的裤腿,然后把它撕下来,好吧?”

“行——行吧。”Hastings吞了口口水。当他的裤子上的布料被割断时,他吓了一跳。

Guillard退到一边。“那……不是一条蛇。”

“什么,嗯?”他问道。

“这,”Partridge也吞了口口水。“这是植物的根。可能是藤蔓。”

“哦,卧槽——”Hastings喘着粗气,跪在地上,树根沉入地下,把他的腿也拉了进去。他感到自己被往下拉。“妈的,妈的,它抓住我了,它在拉我。”他赶紧脱下衬衫,把它盖在脸上,还想抓住泥土。这样至少当他被拖到下面时,他不会被泥土呛到。他喘着粗气,呜咽着。“狗日的,我觉得它会拉断我的腿——”

两位高级研究员站在后面,Partridge对着他的手机说话。"Helen,开——开始对Site-87的研——研究员Christopher Hastings进行电话追踪。"

Chris眼里噙着泪水。吞吞吐吐地说:“如果我不……如果你找不到我,我帮你准备的研究报告,博——它在我的桌子里,锁着的那个。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可以破门。”

“我明白了。”Partridge吞了吞口水,说了一个他对无数个因公失踪的人员说过的谎言。“你会没事的,Hastings。”

Chris感到一阵剧烈的拉扯,喘着气。他的腿没有断,但至少有一个关节脱臼了。他用双臂抱住自己,长长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被拽到了地下。

“狗娘养的。”Partridge擦了擦自己的脸。Hastings的自救行动已经堪称完美:防止窒息,最大限度地减少表面积,在被拖动时保护胸部,而不是试图被拉住拖动其他人员。他很聪明,但凶多吉少。“给March打电话。告诉他我们需要昨天那队的Sigma-10,越快越好。”


Christopher Hastings感到他的皮肤被威斯康星州的土壤刮走了。成千上万的昆虫、岩石和树根一点一点地剥落他的肉体,他感觉到血液滴入土壤。他脑海中的某些部分感谢他的破伤风疫苗,但这很快就被疼痛淹没了。

然后他开始被树根拖得更低,更地下的地方。所以他怀疑手机能否发出信号。但如果奇迹发生,至少他们能够找到他的尸体。

基金会大多数行业的死亡率都很高,植物学也不例外。在处理有毒的花和能吃人的树的时候,植物学家可能会像纸巾一样被吃掉。他被一株植物杀死似乎合情合理。

他感觉到空气开始耗尽。他眼前开始变黑,身体瘫软。这比被吃掉或着被压扁要好。相对来说没有痛苦。然后——

他发现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然后他喘气,咳嗽,干呕。树根放开了他的腿,研究员倒在泥土中,痛苦地呜咽着。他的上方是一个大洞穴的穴顶——他估计大约有30米高,从天花板的裂缝中射出的一些光线意味着他可能已经接近地表。

Hastings向前爬去,不想检查自己的腿的状况。他闭上眼睛,迫使它们适应黑暗的环境。他看到洞穴顶部有一些东西——某种形式的根系,很可能是被带走的南瓜。但真正的植物无影无踪。

Chris看清了身下的东西,并发出了悲惨的呻吟。他倒在一具半埋的骨架上,骨架上的衣服仍然完好。骷髅的胸腔里有植物物质,南瓜融合到一起,形成器官的模样。藤蔓从这些植物中伸展开来,它们跳动着,似乎在呼吸;“心脏”和“肺”是最活跃的。Chris摸了摸它的身体,找到了它的裤子,伸了进去。从技术上说,这是在侮辱尸体,但他要在等死的时候做点什么。

他找到了它的钱包,然后看了看里面。里面有三百美元的小钞,一张“斯洛斯皮特猎人俱乐部”的会员卡(由于一次爆炸炸平了他们的小屋,从1988年起就不存在了),一张Clive Carter的驾照,和一张折叠起来的拍立得照片。

“你好啊,Clive。我想我们知道钥匙是怎么来的了。”他低头看了看那些器官。“想告诉我们你在哪?”Chris展开照片,发现照片上有四个人站在一个摩天轮前,对着镜头微笑。Chris认出他们中最年轻的是老Jeffery Hubble。其他三个人他都不认识。

在拍立得照片的反面,用笔写着:

C. Carter, J. Hubble, R. Gideon, & Z. Allen
10/26/69
道格拉斯县博览会组织委员会
由M. Isimeria拍摄

Hastings拿出他的手机,给拍立得照片的正反两面拍了照片。然后,他把手机放在地上,靠在骷髅上,设置为录制视频。

“如果‘深奥收容’这几个字对你来说毫无意义,就别看了。”他停顿了一下,揉了揉眼睛。“我的名字是Christopher Hastings。我是威斯康星州斯洛斯皮特的S&C塑料公司的研究员,内部称为Site-87。我在一个洞穴里,大约……我不知道,在包括威斯康星州斯洛斯皮特、的枢纽18区、的地下深处。

“这个洞穴的天花板上有一个复杂的根系结构,让我相信……这里居住着某种形式的结实的藤蔓生物,起源于取代了一个叫Clive Carter的人的器官的南瓜。等一下。”他拿起手机。“我开一下手电筒,方便看看这个洞穴。”

他打开了相机上的闪光灯,照亮天花板,发出一声惊呼:“我的天。”

天花板上是倒挂着的稻草人。有15个,像在传送带上一样沿着藤蔓移动,有时被植物物质包裹,出现新的部位;新连接的四肢,一个不同的头,还有一个帽子。这个过程很慢,一个稻草人需要半个小时才能完成。Hastings庆幸自己的手机容量大。

“这些是稻草人的来头,”他吞了口口水,把手机拿下来。“我想这可能是镇上所有人被带到的地方,被……改造。但这并不能解释他们为什么开始——”他看着Clive的骨架,检查他的头。“头骨上有裂缝。头部的打击可能是他死亡的原因。是Hubble把你扔到这里来的吗?”他摸了摸那些正在呼吸的南瓜。“也许他是用你来……作为他的仪式的一个额外的动力源?我……”Chris的脑袋跳动了一下。“狗屎。”

他把摄像头对准天花板。“看来你的假设是正确的,Partridge博士。”Chris吞吞吐吐地说:“实际上,这些稻草人确实源自于植物物质。存在于Clive Carter体内的植物似乎在他死后很久开始模仿器官的功能。目前的假设是:植物器官把在Hubble庄园发现的……骨架推离了位置,打破了……法阵,导致了Jeffery Hubble的感染。”他吞咽了一下。“我要试试摧毁心脏模拟装置。我知道这严重违反了基金会的政策,但在这个时候……我的腿脱臼了,我的一半皮肤在流血,而且……操,我的刀不见了。一定是在被拖到这里的时候丢了。”

Hastings看了看他的手机。“我试试用我的手机当钝器,砸碎心脏模拟装置的外壳。这段录像可能会在……在我砸碎它的时候停止。Hastings。”

Hastings关掉了手机,把它攥在手里。它甚至没有半磅重,但他所要做的就是划破南瓜的皮。然后他就可以用指甲按进去把它撕开。他强迫自己的手机砸在南瓜上,屏幕故障出现裂纹。他又一次把它砸下来,但似乎被弹开了。南瓜的皮很厚,不管是什么它都不愿意让步。

不过,基金会不收傻瓜。手机本身的边角已经钝化,但里面的电池并没有。他取下背面的塑料罩,将电池从手机中取出。棱角足够锋利,只要用对力气,他就能划破。

Hastings将电池的一角刺进南瓜的皮肤,然后用力推。它慢慢地打开了,随着它的打开,他周围的洞穴开始隆隆作响。骨架抽动了一下,但他没有看到。他把电池拧得更深,看到南瓜的内脏开始漏了出来。但它停在某个东西上,是一个坚硬的内壳。“别,我操,你妈的,”他啜泣着说。“你妈的。”

骷髅的手跳了起来,抓住了Christopher的手。研究员喘着粗气,闭上眼睛,担心他的手会被撕掉。他准备大叫,但是他感到骨头把他的手往下拽,急速地拽向南瓜心。电池刺破了表皮,他感到电池钻进了地表。

那双瘦骨嶙峋的手瘫软了,只有一根手指在泥土中写下了几个字。

谢谢

然后它画了一个马虎的三角形,就静静地躺在那里。其他的南瓜都枯萎了,Hastings的眼睛顺着枯萎的顺序看去。穿过树根往上看,稻草人从天花板上掉下来,整个洞穴发出隆隆声。

Christopher Hastings精疲力竭。他手里攥着手机,躺在Clive Carter的骨架旁边。“不用谢,老哥。”他说,眼睛落在一个三角形上。从他的角度看,他意识到这不是一个三角形,而是一个金字塔。这是他睡前脑海中闪过的最后一个想法。


Christopher Hastings还没有醒,但总有一天会醒的。

研究员被抬出了洞穴,没有被送往Site-87的创伤中心,而是被送往最近被征用的圣弗朗西斯纪念医院。Partridge博士和Claude Mattings博士站在他房间外面,他们刚刚完成了心理评估。

“你怎么找到他的?”Claude问。“你说他的追踪信号变黑了。”

“不管他在下面干了什么,Hubble庄园的所有植物都死了,然后发现他的洞穴里有一大片死掉的植物。好像是它生成了无数的根,它死了之后,所有的东西都……”他发出一声“嘣”。

“你说有东西要给我?”Mattings问。

Partridge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拿出了拍立得照片。“我们发现Hastings攥着它。”他简要解释了录制视频的内容,以及他发现的钱包。“大约四十分钟前,我把将这些信息发送到Site-87的邮箱里去了。我们正在看我们能拼凑出什么。”

Mattings看了看照片。“对。那个摩天轮就在我和Pickman遇到的那个异常点里。我确定。”

Partridge揉了揉自己的脸。他擦了擦自己的脸。“那么,回顾一下……”

“Hubble步入了德古拉的后尘,Carter的尸体在斯洛斯皮特地下,里面充满了腐烂的植物。这就剩下Z. Allen和R. Gideon,还有摄影师M. Isimeria。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是男是女。”他把照片递回给Polaroid。“Pickman……在我们知道基金会存在的七年前,他因为一张证明基金会存在于斯洛斯皮特的照片就出了点事。有些东西不想让我们发现他们干的好事。”

“你觉得它是来自基金会里面的东西?”Partridge问道。

“当然不是。”Mattings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他们不可能放过我。他们可以把我丢进精神病院,或者在我来这里的时候弄坏我的刹车片。”他看着Hastings的房间,叹了口气。“天哪,他被打得真惨。”

“他会活过来的。”Partridge叹了口气。“我终于和Hennessy联系上了。她明天要和我见面。”

Mattings点了点头。“那就好。我去和Reese说一下,看看她能不能快点对那些南瓜吸血鬼进行植物学研究。我——”马汀的电话开始响了。他把它掏出来,笑了。“是Cassandra的电话。你不介意吧?”他问。

“请便。”Partridge向他挥了挥手,点了点头。

Claude接了电话。“嘿老婆,怎么了?”

“Claude?”Cassandra的声音很平静。“我需要——我需要帮助。去叫特遣队。”

“怎么了?”他直起身来。

“J-Jules说她想去秋分岭检查一下,然……然后她拉着我和Fred一起去。到那里的时候,我……我们被袭击了。Jules被抓住了,但……但她没事,我们在车里。”

“有东西袭击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我……它是一个全黑的东西,戴着黑色面纱,而且……”

“它有一口烂牙?”Claude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没错。看起来像烂树叶。”电话那头传来响亮的的一声。“妈的!Fred,能不能再快点?”

另一端传来一声低沉的回应。

“老公,面包车抛锚了。我……”她吞吞吐吐地说。“我想我们要跑了。”

“我——我将会帮助你,Cass。保证。”Claude对Partridge喊道:“赶紧让Sigma-10接电话!我们有人在秋分岭遇到了危险!”

Partridge摸索着他的手机,开始与Sigma-10的指挥官Harold March对话。

Claude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了一声响亮的。“我靠!”背景中一个声音叫道。女的,是Juliette Hobb。

“面包车整个侧面被打凹了。那东西想进来,”Cassie小声说,“我们要跑了。”

“回到我这里。”Claude吞咽了一下。“求求了。”

“我会的。”Cassie没有挂电话,然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接着是“快跑!”的喊声。

接下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好像有无数脚步声经过。当Claude听到脚步声退去时,他的手机已经差点粘在头上了。然后,一声尖叫。塑料和玻璃撞击森林地面的声音。电话中断。

Claude Mattings站在一家几乎空无一人的医院的走廊里,呆住了。他生活的背景音变成了一个昏迷不醒的人的心电图,在黑暗中发出哔哔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