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出书本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十月二十五日

Claude Mattings抱着头坐在Site-87的一间休息室里。他面前放着一瓶密封的苹果酒。是在Cassandra的宿舍里发现的,还有一张纸条。

Claude,

对不起,我没有早点把这个送给你!要把邮件送进镇上很难,然后我不得已到处找这种酒。就当是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吧。让我们一起打开它吧。

Cassie <3

她在疏散前就已经拿到了酒,但由于事发仓促,她一直没机会能把它交给他。他想就现在灌下去半瓶酒。苹果酒旁边有一台无线电,无线电另一边是第25队的Seren Pryce。她已经大约20分钟没有说话了,而他独自坐在那里,等待着回应,等待着新消息。

无线电发出嘟嘟声。«Mattings,在吗?»

Claude拿起听筒。“在的。”

«我们找到了Pike的手机,它坏了。另外没有找到他们留下的痕迹。等等,先别挂。»无线电静默了几秒。«我刚刚得到消息,他们在河里发现了Hobb的手机。这表明她和Englehardt联系过。我们正在追踪手机。»

“谢了,Pryce,注意安全。”Claude揉了揉脑袋。“妈的。”

«嘿。»无线电发出很大的声音。«她很强的。她能以牙还牙,加倍奉还。没事的。»

Claude没回答,只是轻轻地笑了。他起身把苹果酒拿回他的宿舍,放在冰箱的一个空架子上。


Malcolm Guillard独自坐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个装满剪报的文件夹,这些剪报是由下落不明的档案管理员1留下的。他是一名法医没错,但他也认为自己是一名化验员。

这些血液有几个让Guillard感到迷惑的点:首先,它是AB型,而Pickman是O型;其次,血液中的遗传标记表明,血液来自一个不超过10岁的人;然后,该血液显示存在索尔克脊髓灰质炎疫苗。这不可能是Pickman的;它来自50年代或60年代的一个孩子。那么它为什么会在这个文件夹上呢?

他摇了摇头,把小型联赛被取消的事情从脑海中晃出去,那是因为斯洛斯皮特书虫队的球全被偷了,都变成了白垩石球和高级品种的玉米蛇。跟这没关系。这张纸上血迹斑斑,几乎无法辨认。

本地作家Z█████y lln庆祝扎████叔系列的新书
随着道格拉斯县██会的临近,斯洛█████Zachary █ █████发布了一本新的万圣节████书。该书名为“扎████叔和大南瓜”,█████████████████████████

文章的很大一部分被溅上了血,而剩余部分浸满了血。镇上只有一个地方可以查阅报纸档案,那就是斯洛斯皮特公共图书馆。他拿起外套,向门外走去。“lln”在他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肯定是指Allen. Z. Allen。儿童作家是吧?可能在图书馆也有他的作品,正好顺路一起看看。

他在门上留了一张纸条,写上他要去哪里,然后出去了。天上雷声不断,天气在慢慢恶化,看起来很快就会下雨。


有时有人会说Malcolm Guillard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这只是“自己找死的傻叉”的一种非常高情商、非常给脸的说法。他习惯自己去追踪线索,就算那不是他的工作。他发现图书馆的门没有上锁,里面有一张熟悉的脸。

Tristan Bailey博士正在阅览室的椅子上睡觉。他的车停在外面,身边的桌子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里面启动了屏保。他的脖子上用带子挂着一个大号的数码相机。

他上方的天花板悬挂着一个和克苏鲁一样的恐怖面孔。书架顶上的书立也像故事中的经典克苏鲁蹲坐雕像,还有各种神话作者作品中的场景透视画,中间有一个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乐高积木模型,德雷斯、洛夫克拉夫特、弗兰克·朗等人的身像贴在窗户上。

Malcolm穿过这些东西把Bailey推醒。

他跳起来眨了眨眼。“嗯嗯嗯?我在哪?”他环顾四周,瞪圆了眼睛。“我在图书馆里吗?”

“没错。斯洛斯皮特公共图书馆。”Malcolm摇了摇头。“你到底在干什么?”

“这个地方有全镇最好的网,”Tristan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解释道。“既然我一个多重宇宙事务部2的人暂时不做实验了,我想应该来这里做点自己的研究。”他揉了揉眼睛。“你呢?”

“我要找微缩胶片档案。Pickman用他的死换来的文件大部分都被染上了血,根本没法读。”

Tristan挑了挑眉毛,然后走到图书馆的一台电脑前。“就像年轻人所说的,缩微胶片是上个世纪的产物。”当外面开始打雷的时候,他点击了起来。没几下,他拉出一个页面,上面写着大大的“斯洛斯皮特公共图书馆数字缩微胶片项目”几个字。“他们正在将他们所有的缩微胶片转换为在线文件。这里有1975年至今的资料。”

“这就是我要的。”Guillard压了压指关节,输入搜索词“Allen, Zachary”。有几篇文章跳了出来,他点击了看起来最相关的一篇,上面写着:

本地作家Zachary Allen庆祝扎多克叔叔系列的新书发布
随着道格拉斯县博览会的临近,斯洛斯皮特Zachary Allen发布了一本新的万圣节主题书。该书名为“扎多克叔叔和大南瓜”,将于10月25日在“铃铛、书和蜡烛”书店首发。Allen(如图)将在那里为新书签名。

Guillard的目光投向照片,脸上露出笑容。照片上的四个人之一盯着他。“你好,Z. Allen。”

“反应有点慢,Mal。”Bailey把他的笔记本电脑转向法医专家。“你看看这个。”

Guillard看着Bailey拉出来的文章,瞪大了眼。

当地作家被认定犯有绑架19名儿童的罪行,在法院外被枪杀

“啊这?”

“他们在他的房子里发现了……大约六个孩子的部分遗体。”Tristan吞了口口水。“他承认还有13个,还声称他和当时的市长Clive Carter一起干的。令人震惊的是……那个市长……在那之前两周失踪了。”他挠了挠头。“所以可以得出结论,这两个儿童绑架者与Hubble和集市都有联系。”

“加上南瓜的图案……嗯。”Malcolm在终端上调出了图书馆的索引,并输入“扎多克叔叔”。他瞪圆了眼睛。"卧槽?他所有的书都是‘限制级’的。"

“为什么?”Tristan皱起眉头。

“我……不知道。他们通常把有害的书籍分到这个清单里。”

“《无政府主义者的烹饪手册》之类的?”Bailey冒失地问。

“我指的是体现出异常性质的危害。就像《傻瓜都能懂的量子加速器》,或者《卡丹纽3(克利夫名著注释本)》之类的。”他推开电脑。“我们要看看这些书。如果它们有异常性质,那么Allen可能用它们来拐走那些孩子。”

一道明亮的闪电照亮了房间里的第三个身影,接着一下雷鸣,断电了。“啊,狗屎。”Bailey从口袋里掏出一根荧光棒,敲了敲,照亮了他周围的区域。

Guillard掏出手电筒。“限制级书籍在地下室。”他把手电筒对准地板,然后向楼梯走去。

闪电再一次照亮了地板,Tristan看到楼梯底部有一个黑影,在Malcolm前面。“嘿,Mal?”

“咋了?”

“这……这个地方闹鬼吗?”

“这里可是斯洛斯皮特。大街上的每个建筑都在闹鬼。”他叹了口气。“来吧。这边走。”


在下到最低层的整个过程中,电一直没恢复。在某种角度来看,它不像图书馆,更像一家银行。地下室是保存档案的地方,也是图书馆大部分数字化项目的地方;几十箱微缩胶片放在桌子上,准备复制到电脑上。

这里有一个实体索引,还有一些他们认为太有价值而不能借出的物品,比如奥古斯特·德雷斯故事的初稿。Tristan在故事前停下,开始阅读。“《索拉·庞斯回忆录》4?这里到底在干什么?”

“德雷斯来自威斯康星州,”Malcolm解释说。“你认为图书馆为什么在万圣节有克苏鲁主题的装饰?”

“啊。”Tristan转过身去,高举着他的荧光棒。“你以前去过限制级书籍区吗?”

“一两次吧。这下面有一些有意思的东西,有些东西在你读了它之后并不会把你给杀了。”他看了看Bailey的相机。“你在那上面装了什么过滤器?”

“如果你问我能不能可以用它来安全拍摄模因异常,那是没问题的。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安全地拍到认知危害。”他把他的荧光棒对准高处,照亮了这个区域的标志。“我猜是走这。”

Tristan看到的是一排排书架,上面标有各种符号,表明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危险,全都都锁在看起来很结实的金属笼后面;他认出了Sinclair带着到处走的两本奇术抄本的原本,还有几个《缢王悲歌》的剧本,杰克逊斯洛纪念馆的戏剧社在80年代就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搞到了这些书。谢天谢地,基金会阻止了他们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

“到了。”Guillard在后面的一个笼子前停下。后面有几十本儿童书籍,其中有几本是扎多克叔叔系列的书。

Tristan对一些标题皱起了眉头。“《资本主义大冒险中的柯基Jeremy》? 那是一本Wondertainment的书吗?”

“对。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本书。”他看了看封住笼子的挂锁和链条,然后把手伸向腰带,拿出一个发夹和一个螺丝刀。

“你要来真的?”Tristan问。

“这是我能做的最好的临时撬锁工具。”Guillard垮着脸,摆弄着锁,然后随着一声轻轻的咔嚓,挂锁落了下来。他打开笼子,在书上移动着他的手电筒光斑。“好吧……你看到万圣夜的那个了吗?”

“看到了,就在这里。”Tristan把它拿出来,把相机举到他的眼前。“眼睛看旁边。我要把这几页拍下来,发到我的手机上,然后发给模因部的Melbourne。”

“我以为他在佛罗里达。”

“他回来就是为了这个烂摊子。我们需要全员出动。”Tristan打开书——

并看着它在他的手上砰地合上。他的手指被夹在20页儿童读物之间,他不禁抽泣起来,然后看到书在空中盘旋。

一双手在书周围显现出来,然后是手臂,再然后一张脸出现了。一个戴着眼镜、头发稀疏的严厉的人愤怒地看着Tristan。“年轻人。你被允许到这里来吗?”

“我靠。”Malcolm张大了嘴。

“我——我只是要把它拿到结账台去——”Tristan想把书拿回去。

图书管理员的幽灵发出嘶嘶声,露出一排排针状的牙齿。“只有图书管理员才能进限制级书籍区!你是图书管理员?”

“这个,不是,但是——”

“滚出去!”

限制级书籍的笼子开始摇晃,几十只手从里面出现,紧紧抓住铁栏。随着金属的晃动,尖叫声充斥着限制级书籍区。“滚、出、我、的、图、书、馆!”

Bailey翻了个白眼。“你是我整个星期所见过的最人畜无害的东西。”Tristan退到一边,拿起他的荧光棒和一把类似十字架形状的小刀。“以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吾恳请大天使米歇尔驱逐汝。”

Guillard想到了他接下来要做的:标准驱魔祈祷词第23号。他以同样的方式举起螺丝刀和手电筒,继续说:“主啊,请净化我们的灵魂,让我们作为您的代理人来驱除邪恶。”

幽灵发出嘶嘶声,从他们两人身上退开,它的身形开始动摇并逐渐消失。即便如此,笼子里的尖叫声还是越来越响。

两人齐声吟唱:“驱逐内外的邪恶,身体和灵魂的邪恶,以便我能以您的名义工作。”

Bailey接着说:“从我这里驱逐所有邪恶的侵扰、占有、恶意、所有不安的灵魂、所有的魔咒和不神圣的污点。”

Guillard继续:“从我这里驱逐所有的恶习。我所有的情欲、贪婪、嫉妒、自负和愤怒。主啊,所有可能使我偏离你的东西。”

灵魂开始折叠自己。笼子里的手开始伸向Tristan,抓住他的外套。

他们两个人背诵的祷告完毕,就是少了点东西。“我命令并要求所有调戏我的权力者永远离开我。我将他们送入永恒的地狱,在那里他们将被天使长圣米歇尔、我们的守护天使圣加布里埃尔和拉斐尔所束缚,并永远被压在天母的脚跟下。”

随着一道明亮的闪光和一声可怕的尖叫,这个灵魂被吸进了世界的裂缝中,被拖下了地狱,只留下了那本书。Tristan把它抓在手里,摇了摇头。“天啊,这话可说得真好听。”

“地平线倡议能借我们一些他们的祈祷书就好了,”Malcolm承认,转身离开。“拍好照片了吗?”

“在拍了。”Tristan给每一页都拍了一张照片,他的过滤器消除了上面的模因危害。他合上书,并把照片发给模因部的Melbourne。他向门口走去,又转过身来,回头看了看他的同事,皱起了眉头。“Mal?”

“啊?”

“我们没有……”Bailey Triplet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我们没有说‘阿门’,是吧?”

坏了。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Tristan和Malcolm撞向房间的两端。Malcolm看到了两秒落下的儿童书,感觉有什么东西钻进了他的脑子。

“我、靠。现在好了!”Tristan大叫着,躲在一堵墙下,这堵墙压碎了他头上的金属笼子。“我们创造了一个狗日的捣蛋鬼!”

“你没有说阿门!”Guillard一副痛苦的表情,抱住自己的躯干。“妈的,痛。”

“本来我们谁说都行的!”Tristan回头大喊。他有一个后备计划:在满是异常书籍的房间里,至少有一本可以摆脱鬼魂的书。“看看你那边有没有——”他身后的笼子皱了起来。“我靠!看看有没有生物学或者镇魂术学的书!”

Guillard跑过书架,向它们看去。“呃,妈的,有——”他的脑袋哐哐响,植入他体内的模因开始发作。“操!呃,嗯。”他从腰带上抓起一把断线钳,切开一些铁链,找到第一本相关的书,像扔飞盘一样扔给Bailey。

鬼魂把书撞到了Tristan身上,力道大到让他踉跄了一下,他看着书名皱起了眉头。“《Wondertainment博士TM的生物学儿童读物之特殊驱灵法术》?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用力翻开,看到了一段好像有关的内容。“为了驱除鬼魂——”

Tristan再次被摔到了墙上,他大声念道:“吟唱以下段落,”他抬起头,喘着气说:“死尸沉睡。鬼灵寂灭。死尸沉睡。鬼灵寂灭。

Tristan周围开始起风,他感到空气被从他的肺里抽走了。即便如此,他还是继续念叨:“死尸沉睡,鬼灵寂灭。死尸沉睡,鬼灵寂灭。死尸沉睡,鬼灵寂灭。死尸沉睡,鬼灵——”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房间安静下来,Tristan又可以呼吸了。他看了一眼Malcolm,就向门外跑去。Guillard紧跟在他身后。


Malcolm车里湿完了。

他们害怕里面的东西跟着他们出来,只好顶着雷雨冲刺。现在,他们听着收音机里平克·弗洛伊德的歌,震耳欲聋。“你能调小点声吗?”Bailey叹了口气。

“我——”Guillard用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勉强地撑着方向盘。“我被暴打了。我看到了那本书,我——我感觉要不行了,如果我——我需要高强度刺激!”

“等下。” Tristan掏出他的手机。“Helen,把所有能找到的可视化反模因按顺序播放。”他把手机放在仪表板上,拉上紧急刹车,手机在几毫秒内显示出几十幅图像,而汽车尖叫着停了下来。

当Guillard盯着屏幕,揪着头发的时候,电话响了。Tristan点了点它,然后接听。“扬声器已开启。”

Ryan Melbourne在另一端说话。“我想办法分析了你发送的内容。那本书的每一页上都有相同的模因:分成三部分的地理标志。”

“不是某种模因语言?”Tristan问,“Guillard被它整得挺惨。”

“这种模因通常由两个部分组成:一部分植入一个相对于你所在的位置,另一部分强迫你到那里去。这玩意有第三部分——它是一个梦游症模因。”

“梦游?”Tristan看着Guillard,后者解开了安全带。“等等,Mal,你要去哪?”

“你需要291号反模因!”Ryan叫道。“它通过听觉施放,所以把你的手机调到最大声放它!”

当Guillard开始下车时,Tristan把手机连到车上,并对着屏幕喊道:“Helen,外放291号反模因!”

皇后乐队的开场和弦《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在大街上回荡,在汽车的每一个音响里播放——喇叭、汽车警报器、扬声器,甚至挡风玻璃上的雨刷器也在来回颤动。

Guillard在雨中停下脚步,脸朝下倒在地上。Tristan把他拖回车里,叹了口气,发现他还有脉搏。“Ryan?你能把Sigma-10派出来吗?”

“行。”模因学家听起来松了一口气。“在那里等……就行,Bailey。”

Tristan看着车窗外,关上车门,把Malcolm拖到座位上。在挡风玻璃外北边,他能看到一个红色的警灯在雨中闪烁。他以为那是Site-87的警报响了,但随后他意识到Site-87在东边。

最终,警灯停止了闪烁,Tristan被冷落在此,旁边是一个昏迷的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