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向左跳了一步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十月二十八日

Richard Gideon的故居被废弃在一个野生苹果园的中间。斯洛斯皮特里有三个不同的苹果园,据说都是John Chapman本人种植的。这是唯一一个没有使用的果园,当第25小队穿过该果园时,他们看到了废弃的原因。

Seren Pryce停下来检查一个从低垂的树枝上垂下来的苹果。它是纯黑色的,但没有腐烂,而且闻起来比她见过的任何苹果都要甜。它闻起来像焦糖,还有夏末的味道。“这是什么鬼?”她喃喃自语道。

“这些东西蛮怪的。”Nicholas Ewell附和道,从她身边走过。

“Partridge知道这些东西吗?”她让自己远离这棵树,问到。“黑苹果。有点想知道它们是什么味道。”

“估计不是什么好东西。”Ewell与她并肩走过一排排的树木。Raymond February跟在他们身后,他裹着衣服抵御寒风。天气已经从不自然的温暖开始向严寒转变,而且他们离房子越近似乎就越冷。

February打了个寒颤,“自从到达房屋的周边地区后,我们检测到温度下降了1摄氏度。”

“可能是鬼灵活动?”Ruby皱起了眉头。“我并不觉得惊讶。”

一提到“鬼屋”,人们就会想到Robert Gideon的房子。一座三层楼的维多利亚式豪宅,有一个大的、尖尖的屋顶,向外突出的窗户,褪色的灰色油漆。在它的前面,长着一棵橡树,它的树枝在屋顶上隐约可见。“镇上有一大堆地方闹鬼。这肯定是其中之一。”

“鬼灵,或者……嗯。”Pryce皱起了眉头。“还有哪种异常现象会导致温度下降?”

“某种虫洞?”Ewell冒失地说。“当多元宇宙事务部做实验的时候,我去过几次。向天发誓,每次他们启动那狗日的东西时,温度都会下降20度。你看到这些东西了吗?”

“看到了。太他妈怪了。”Blake打了个寒颤。“我以前见过阿肯色黑苹果,但那些只是……真正的暗红色。这是不一样的东西。”

“就像《白雪公主》里的东西,”Raymond附和道。他透过房子的窗户往里看,眼睛瞪得大大的。“什么——”

“这啥?”Blake也一起往里看。“他妈——”

房子里面热闹非凡。孩子们戴着做工粗糙的面具跑来跑去,那是1970年左右《花生漫画》角色戴的那种质量的面具。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人站在孩子们身边,然后跟着他们走出了房间。然后,这个景象一闪而过,又重复了一遍。

“他妈的。”Pryce吞咽了一下。“时间影响类异常?”

Ewell看了看前门,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可能只在窗户这里发生。我在这什么也没看到。”

“等一下。”Seren从背上取下步枪,小心翼翼地把瞄准镜从上面拆下来,透过瞄准镜来看。通过它,她看到房子从破旧变得豪华,外面布满了万圣节的装饰品。她吹了声口哨,摇了摇头。“是啊,见鬼了。有某种时间影响效应正在发生。”她转了一圈,看到效应区域在前门阶梯处结束。“我打算用无线电通知站点,看看我们能不能让RCT-Δt1到这里来。”

Blake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的包,从里面取出一个放大的面罩。Ruby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发现他们正看到了过去。Blake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海中拉扯着,不禁皱起眉头。“这他妈啥意思?”

“我也感觉到了,”他的姐姐呻吟着,揉着她的头。透过她的面罩,她的视野在为万圣节装饰的房子和今天破旧的房子之间闪动。“哦,真操蛋”。

Blake龇牙咧嘴,倒在地上。“兄弟们!”他回头看了看他的队友们。February试图向他伸出手。“别!我想——他妈的,我想我们要被拖回到过去了!”

从外面看,这个景象非常恐怖。这对双胞胎的皮肤到他们的肌肉,似乎在一层又一层的消失。他们偶尔会闪回他们的时代,然后再一次消失。“就……去把一个时间槽放到这里!”Ruby大喊。“我们……我们要试着去找……”

就这样,双胞胎从2017年神奇地消失了,并在另一个时间点找到了自己。


十月二十八日,一九六九年

Ruby和Blake躲在前面的窗户下面,他们的心在狂跳。他们彼此交谈,无声无息,用一种只有他们能理解的语言。眉毛的抽动,嘴角的翘起,某种模式的眨眼;他们推断,这只是他们能够很好地阅读对方的身体语言,因此他们可以不说话。

这里发生了比这更复杂的事情。

Ruby?Blake看向他的姐姐。

怎么了?

我想我们有点完蛋了。他拿出小刀,看着他身后的房子。石头地基相对较软,很容易在上面雕刻东西。我应该刻点啥呢?

我们的名字缩写,或许还有日期?这是……她环顾四周。显然是10月。如果让我猜,是69年,显而易见。

通过这里的一些玻璃,我们可以看到那边。Ruby透过她的面罩,看到她的队友在踱步。February看起来非常担忧,似乎在祈祷,而Pryce在用无线电。我想他们在等一个时间槽。87站里有一个,对吗?

没错。至少有一个。不过可能是老式的。Blake蹑手蹑脚地走到房子的侧面。让我们试着侦察一下。

对。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了。不如……找出我们能找到的东西。


一辆小卡车把时间槽送到了。这是一个老型号的机器,由Xyank和公司在一段时间前发明的,但它能很好地完成目标。

驾驶卡车的是Alexander Carracos,他的头因为与某个吸血鬼的交锋还缠着绷带。他带着一块平板电脑,想研究如何操作时间槽。“好吧,呃……我说实话。”他看了看第25小队留下来的这个东西。“我不知道这玩意怎么用。”

“我以前见过这种东西。”Ewell爬上了卡车的车厢。“2015年万圣夜。你还记得,一些孩子一次又一次地跳进那个枯井造成的时间幽灵的事情吗?”他检查了时间槽,摆弄了上面的几个旋钮,然后打开了一个开关。

一阵柔和的、脉动的嗡嗡声在果园里回荡。Pryce战战兢兢地踏上Gideon故居的石阶,在发现自己没有被吸到过去的时候,向Ewell和February竖起了大拇指。“我们很好。现在我们只是……”她吞咽了一下。“操,我们该怎么办?”

February看向窗外。“这个场景不再重复了。把你的瞄准镜举起来,看看你能看到什么。”

“得嘞。”Pryce将她拆出来的瞄准镜凑到她的眼前,喘着气,下巴都快掉下来了。“噢,见他妈了个鬼了。”


Ruby和Blake透过窗户看向他们认为是房子的客厅的地方。在里面,近20个孩子咯咯地笑着,都穿着戏服到处跑。中间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碗,里面装满了黑色的液体;气味很浓,Blake可以透过紧闭的窗户闻到它。

苹果酒,他皱起了眉头。黑苹果酒。

所以,我们有一群孩子在与两个儿童杀手和一个可能是欲肉邪教徒的人有关系的房子里跑来跑去?Ruby打了个寒颤。我不喜欢这样。

还有我们两个人呢。Ruby伸长脖子往里看,看到……有人,穿着连帽红袍,胸前绣着一朵黑色苹果花的标志。他们站在一个年轻女孩身边,此刻她的面具已经摘下。Ruby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那是Hubble的孩子。

啥?

他的女儿,Eliza。我从Mattings得到的照片中看过。Blake看起来很不安。他们……是……

你们聊得真开心哈。

第三方的加入让双胞胎的心凉了一截。他们转过身来,发现自己正面对着房子的内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戴着黑纱的女人,皮肤腐烂,眼睛的颜色是夏天的最后一丝光亮。站在她身边的是Richard Gideon,没有戴帽子,一把猎枪对准了他们俩。

“我靠。”Blake吞了口口水。

“呃。”Ruby举起双手。“我猜现在说‘不给糖果就捣蛋’为时已晚了吧?”

“恐怕是的。”Gideon对他们怒目而视。他有些不对劲,过了很久他们才意识到:他已经老了,表现出几乎不可能的老态。Hastings找回的照片可能是四天前的,Gideon在里面看起来大约60岁。现在,他看起来接近300岁了。他咳嗽了一声,并将猎枪对准了他们。“我不能让你们打断这个。Clive,Zachary。”

两双手臂缠住了这对双胞胎,勒住了他们脖子。这两个人也有问题:他们的皮肤起了皱纹,老了,离死不远了。Ruby喘着粗气。“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

“长者,”Gideon再次咳嗽。“长生不老。Mavra!”

在,大人?”黑色秋分的声音里有一丝恶毒。Blake明显感觉到她不喜欢被使唤。

“宴会开始。”

悉听尊便。”黑色秋日从Ruby和Blake身体中飘过。

这个不知道是什么魑魅魍魉的东西穿过他们身体的时候,他们感到自己的灵魂在尖叫。Ruby吐在地板上,并朝她的肩膀看去。她意识到她在看向会客室,所有的孩子都聚集在那里。当她看到正在发生的事情时……

她发出了一声纯粹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Seren Pryce在她的基金会特工任期内见过可怕的事情。她曾向一个僵尸化的约瑟夫斯大林的头部开枪。她的手臂被一个愤怒的地平线倡议特工召唤出来的面条触手打断。她曾擦过一个狼人的背部,看着它在图腾柱上刺穿自己。

这一切都比不上她现在看到的。会客室笼罩在黑暗中,站在中心的是黑色秋分。几十条黑色的、油腻的卷须从她的身体里出来,每一条都刺穿了一个孩子的身体。19个孩子都倒在地上,软绵绵的,因为Mavra Isimeria开始进食他们,除此之外找不到合适的语句来形容。

他们的身体枯萎腐烂,从他们的身体中出现了蛇和蜈蚣以及其他各种可怕的东西。一个还有残余意识的孩子拉开他的面具,能看到他的头正在肿胀,变成了明亮的橙色。他的眼睛肿了起来,其中一只眼睛开始爆裂——

Seren不堪其忧。她转过身去,捂住眼睛,肚子翻江倒海。她用力捏她的瞄准镜,玻璃开始破裂。与此同时,February和Ewell通过他们自己的瞄准镜观看,胆战心惊。

最终,Seren再次透过玻璃看了看。另一边,48年前,三个身穿长袍的人进入房间,用刀子挖着鲜艳的橙色、畸形的南瓜,然后把手伸进去,吃着生的果肉和种子。Seren发誓她在果肉中看到了血迹,牙齿与种子混在一起。

“这他妈是什么?!”Raymond February放下了他一直在观察的这个恐怖的瞄准镜。“这这这这他妈的是什么?!”

“这……这就是她干的?这就是黑色秋日干的?”Ewell退到了一边。“她——她把那些孩子变成了他妈的——他妈的南瓜。”他俯下身子,开始呕吐。“哦,哦,我的天。我要生病了。”

“这从……1969年开始。Allen的书……强迫梦游,并使他们去一个——特殊的地方。到处都是南瓜。那四个人负责一个县的集市……而她正在接受儿童祭品。他妈的。”Seren把她的手放在脸上。“他妈的。我知道这是什么了。”

她再次把目光转向瞄准镜,看着里面的三个人。随着这些人的进食,他们的皮肤上的皱纹逐渐消失,他们的头发似乎也有了新的光泽。Pryce感到恶心。“他们在……吃小孩,来让……”


“青春真是浪费在年轻人身上了,不是吗,Mavra?”Gideon问这股邪恶的力量,好像她是一个管家。

“是的,大人。”

Ruby向前跑去,走向那个没有参与任何进食的人。她认为那是Jeffery Hubble。特工的拳头即将接触到他的身体——但随后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肚子中间似乎形成了一个洞。“这他妈什么情况?”

“Jeffery比较……特殊。”Carter耸了耸肩。“他只是来观察的。我们跟班基本上是这样。大人知道他不需要这个。”

Allen咧嘴笑了。“而且我们正在使整个过程自动化,很快!扎多克叔叔系列书将成为全州的畅销书,并把更多孩子带到游乐场——在那里他们会喂饱我们。”

“那么,什么?”Ruby喘着气说。“这是某种狗日的永生仪式?”

“我们试过好几种方式,”Gideon解释说。“不完整的贤者之石,还有对传说中的不老泉的考察。这是唯一有用的东西。我们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了。”

“放屁!”Blake喊道。“基金会会知道你们的事!我们会阻止你!”

“发生在斯洛斯皮特的事情不会离开斯洛斯皮特。”Jeffery Hubble从他的长袍下沉吟道。“这也是我们非常喜欢这里的原因之一。我们可以召唤亚大伯斯,而基金会也不会察觉。”

“当然,这意味着黑色秋分也出不去了。”Carter看了看Gideon身边的灵体,它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咆哮。“她对此越来越暴躁。想看看这个世界。我们把她束缚在这里,她应该留在这里。”

“那么,然后呢?你就打算一直给它喂小孩,直到时间尽头?”Ruby愤怒地说。

“或者直到我们感到厌烦。”Hubble耸耸肩。他抬起手,一卷生肉从他的长袍下伸出来,劈向Ruby的枪套。她的左轮手枪从里面掉了出来,落入肉体的掌握之中。

“追求身体健康的欲肉教徒,”Blake喘气。“见鬼了。”

“这叫饥饿Nälkä!”Hubble怒气冲冲地说。“这就是我讨厌基金会的原因。害怕神的傻逼。”他的长袍后面裂开了,一打卷须从下面延伸出来。“我来对付他们。Carter,我知道你神经脆弱。你怎么不去黑色庄园呢?”

“你听到了吗?”Clive Carter市长咧嘴一笑,勉强掩饰他对Hubble的厌恶。“Gideon,Allen,你们怎么说?”

“我更乐意让这个肉体制造者独自完成他的工作。”Gideon准备离开。“Mavra,回到你的束缚之地。”

是,大人。”黑色秋日嘶吼着,在一阵寒冷的秋风中消失了。

Hubble看了看他们俩,放下头巾,露出额头中间的一只巨大的眼睛。

Ruby和Blake拔出了他们的格斗刀,在这个怪物面前摆出低姿态。


以前有一个疯狂的地平线倡议特工为了救他的妻子和孩子而干烂了Site-36。孩子活了下来,妻子获得了一枚奖章。这就是Seren Pryce能知道的一切。但是在这之前,她就在那个站点里听说过这里的故事。

36站的几个人曾讲过中西部的一个游乐场的故事,那里长满了南瓜,每年秋天都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孩子们走进去,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人们的头被葫芦取代。特工们消失在玉米秆中。站点主管曾经割伤自己,开始流南瓜浆流到死。

它就在镇上。它一直都在镇上,因为基金会是一个残缺的官僚机器,他们直到现在才知道。它是——

“Pryce!”February推了推她。“来吧! 那个……地下室。你得……来吧!”

“什——地下室?怎么回事?”她看着她的同伴,好像他是个疯子。

“只是——来吧!”他把她拖了下来。她落下瞄准镜,让它沿着地面滚动。


这两名基金会的特工在出生前就会死去。Hubble俯视着他们,Ruby和Blake被来自曾经是手臂的肉质卷须按在对面的墙上。Blake意识到,这就是他们的全部:被按住。既没有掐,也没有绑。只是被按住了,无法动弹。

很快,汽车的引擎声渐渐远去了。Hubble叹了口气,卷须放松了,然后退到了邪教徒的身体里。怪物呻吟着,看着这对双胞胎。“首先我想说,永生是被严重高估的。”

Ruby的反应是用她的战刀砍向他的喉咙,发出一声无法抑制的愤怒的尖叫。

这名邪教徒的单眼翻了翻,他很快就把头重新放在了脖子上。“就像这些不同的……变异。”他站了起来,在Blake挥舞刀时用手指夹住了他的刀。“我发现亚恩的指示时,我得了肺癌快死了。我为了Mavra离开了亚恩,然后……我有一段时间一直处于心猿意马的状态了。”他让他的卷须垂下,把Blake的刀折成两段。“我还是时不时地给自己嫁接上新的……附属物。但它们。”他摇了摇头。“我在这里遇到了我的妻子。我有两个孩子。而我……我不想再这样了。”

“是一个!” Ruby吼道。“你妈的献祭了你的女儿!

“我是一个血肉术士!”Hubble反驳道。“我可以用沃尔沃斯牛排做一个能记住《哈姆雷特》的矮人!我……我……”他用一只看起来很正常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脸。“Gideon。他要Eliza。我的女儿。我不能这样做。他已经越过了这么多条线,而这是底线。我……我做了一个看起来像她,听起来像她的东西。这就是Mavra杀死的东西。这就是他们吃的东西。”

“……你是一个有两个孩子的欲肉邪教徒。”Blake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我不相信。”

“我们对你来说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但我向你保证,我们是人类,而且我们的……生理机能是完好的。”他叹了口气。“我的妻子。她知道我的怪癖,认为我很快就会把它们去掉。而我确实有这个想法。有人会帮我。”

“谁会帮你?”Ruby皱起了眉头。

“恐怕我的恩人希望保持匿名。但在你问之前我要说:不。他们不是你的基金会,也不是分裂的叛乱组织。”Hubble伸出他的卷须。“我的恩人和我将把Mavra分成两部分捆绑起来。她的身体形态已经被收容在……”

“一个巨大的南瓜之中?”Ruby唐突地说。

“确实如此。我们在金字塔旅馆里用共济会的封条把她的思想捆绑起来。如果两者都被封印,并保持完整,那么两者都无法挣脱。”

“哎,她挣脱了!”Blake呵斥道。“你怎么解释?”

“这可能是我的一个失误。Gourdon是有弹性的,但即使如此,它也只是一种植物。农作物的枯萎,外壳的刺破……可能是任何因素导致的。”血肉术士滑到一扇门前,打开门,露出一组通往下层的楼梯。“如果你们愿意的话,这边请。”

这对双胞胎觉得他们并无选择,于是开始下到地下室。这是一个黑暗的地方,空旷,潮湿。Ruby再次拔出她的刀。“那么,你的南瓜死了,现在我们必须在48年后清理它?”

“恐怕看起来是这样的。”Hubble叹了口气。“作为我与我的恩人的协议的一部分,我将……呃,与你们交易。他们告诉我,在此时此地,寻找一对穿越时空的双胞胎。一旦完成这个任务……我的治疗就可以开始了。”

绝对不要!”Ruby又摆出了她的拼搏姿势。“如果你要杀我们,我就要确保你在杀我们之前不能再抓任何孩子。”

“别动,别动。没有人会死。你只是要走远路回家。”Hubble的卷须抖动着,开始渗出金色的汁液,这些汁液落在双胞胎的脚下。“你们被一个简单的时间皱褶带到了这里,你们的灵魂与这里的现实相互作用,你们被一个宇宙的错误带入了这里。你们应该……嗯,你们应该回家。”

“欲肉琥珀?来真的?”双胞胎的弟弟的嘴唇扭曲了,他把脚从上面拉开。“我——等一下。基金会仍然在31日出现在了游乐场。我们有照片证据。”

“对,”Ruby附和。“我们需要一个电话。”

“不行,如果你的组织需要任何能防止悖论产生的信息,我的恩人会看到它。”

“好吧,这些恩人到底他妈的是谁?”Ruby问道,当琥珀爬上她的身体时,她的鞋子开始陷在琥珀里。“没有能处理时空悖论或时间线或任何这些玩意的管理员。”

“还没有呢。”Hubble回答说,好像这显而易见的。双胞胎想提出异议,但汁液堵住了他们的嘴。他们不能动,不能说话,不能呼吸。过了一会儿,他们就停止了思考。


Seren叹了口气,她看了看收容她的队友的琥珀柱子。“Ruby曾经告诉我,她和她的弟弟在小时候虔诚地看了《侏罗纪公园》。把自己打扮成电影中那些令人讨厌的小鬼。”

“而现在,他们正在扮演最重要的角色。蚊子。”Ewell皱着眉头,走近装有Ruby的琥珀。“现在,我们怎样才能让这些——”

当Ewell走近时,琥珀开始融化,就像夏至时节用冰激凌做的雕塑。那根柱子把姐姐吐了出来,她倒在地上,喘着气。“哼哼哼哼。嗯嗯哼哼。嗯嗯。”

“Ruby?”February拿出一个手电筒,打开了它。他将手电筒照向她的眼睛,当她的瞳孔收缩时——

“狗娘养的!”她突然坐直了身子,攥紧了眼睛。“妈的,对不起。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

“冬眠综合症。你没事的,坚持住。”在此期间,Seren已经走近Blake的琥珀,并慢慢地把他从黏液中拉出来。

“我想,现在不能洗澡?”Blake问。

“对,当然了。基金会几十年来一直在寻找这种东西的样本。”February从Ruby身上舀了一些,放入一个罐子里。

Blake坐了起来,在吞下一些树液时闭上了嘴。“哦,操他妈的蛋。那味道像腐烂的蜂蜜。”

“蜂蜜不会腐烂。”Ewell皱起了眉头。

“这……真的不能让我感觉好点。”Blake站了起来。“操。这又要变硬了吗?”

“欲肉的魔法,很难说。”February叹了口气。“对每个人来说,都会有很多问题。”

“……Hubble说,有……与他合作的恩人。”Ruby开始站起来。“他们会让他恢复正常。而且他们能预知未来,知道我们会来。”

“这……”Ewell颤抖着说。“这个城市现在已经够怪的了。让我们把这个问题留给RCT-Δt或现在处理时空异常的人吧。”

“我们知道它是什么,”Ruby,Seren和Blake同时开口。

Seren自言自语,“097。游乐场,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南瓜。它引诱儿童进来,吃掉他们,以万圣节为中心的……”

“正确的,”February附和。“Partridge不久前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我……要去无线电台接人了。”

“你这样做,”Blake呲牙,眨了眨眼睛。“嘿。”

“什么?”Ruby问。

“这南瓜大王the Great Pumpkin,Ruby Brown。”

“……如果我没有满身奇怪的口水,我现在就会掐死你。”她摇了摇头,和她的弟弟坐在那里,默念着什么,等待着收容小组来接他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