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
逐日
By: UltraIndigoUltraIndigo
Published on 22 Apr 2023 08:59

3月12日,群鸟远去后的第593年(593 A.A.R.)

乔乌鲁城堡地面

傍晚 6:43

城堡从树林中渐渐显现出来,Louis打了个寒战。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他一直认为这城堡应当比自己想象的再大一些。不,这城堡过去就是那么大。

“进去吧,Myers。”Diane向广播中说道。“你看过这个城堡吗?”

岁月催物老。整个墙体已经塌陷。Louis曾常认为将刺破天际的中央尖顶,也已经塌漏了很长时间了。它只留下了一个年久失修的残骸。即使如此,Louis依然感到了它的气势恢宏。它的金属骨架与显眼的玻璃吊灯融合在一起,将整个结构在暮光下照上了一层诡异的橙色光辉。

Louis意识到了他的手发出了冷汗。他再看一次城堡,真的有必要那么惊讶么?他弯下腰,捡起了对讲机,定下心来,然后按下了按钮。

“这里是Myers,”他说。“我看见它了。开始吧。”

Diane急忙回复。“好。我也见到了,录音和定位已开启。从南侧入口进站。”她停顿了一会儿。“别他娘的让我在这儿干等着,特工先生。”

他的随身摄像头与GPS跟踪器启动,Louis感到了他的仪器嗡嗡作响。Diane会知道他的每一步动作。这是她为了保证他不会做任何冒险举动的保险措施。

城堡嵌在了山腰上。Louis知道城堡更多在山内,而不是山外。山被一些看起来让人有不祥预感的建筑点缀,每个都由一个架在柱子上的横梁构成。有些东西被故意挂在了上面。一条人工运河从城墙中穿出,将森林分割。Louis将他的车停在了峡谷边上。

他走了出来,经过车,打开后备箱。一个基金会生产的MSR突击步枪和一把军用刀,这曾是他每天都要装备的标准器械。

“十年之内没人来过这儿,”Louis说。他知道Diane会听到的。“为什么我需要这个?”

“这是以防万一。”Diane向对讲机中说道。“快点。我们在主力部队到达前还剩大概两个小时。”

通过峡谷的唯一路径是一座哥特式的桥,接着一座黑乎乎,吱吱响的大门。在Louis的往日里,会有一个人将桥升高、降低,另一个人会拿着一把锯短的霰弹枪以防侵入者。这两人已经去世了很长,很长时间了。

二十年前,基金会启动了一次军事行动,去将城堡从它的原主手中夺来。乔乌鲁奋力抵抗,却还是败给了基金会的冷酷无情。没有被打死的人都被监禁在了黑暗的站点里度过余生。城堡此后被基金会工作人员的骨干成员所占领。经过Diane的努力,他们已经规定了一个轮班表,可是里面的人都已经去世了。去世地久到让Louis觉得是时候去找到它需要的东西了。

在Louis过着桥,小心翼翼地躲开桥上的漏洞时,忧思在他的脑海中涌动。他已经远离这个世界很多年了。他就像走进了一个频频发生的梦里。

“你怎么停下来了?”Diane问道。

“我还好,”Louis回复道。“只是再次看到所有这些东西,有些震撼罢了。”

“你不是到这里来观光的。继续走。”

Louis选择不回复,弯下腰来进入大门,到了内院里。

用“宏伟”来描述这个内院都是在贬低它。即使已经废弃了二十年之后,内院还是想Louis记忆中那样华丽且富有张力。米黄色的石砖路,用金属镶边,编织在成群的塔楼,兵营和地堡之间。有些道路已经逸失了,即使如此它还能明显的看出它制作时有多么的精心。如果Louis瞟一眼的话,他还能破译这些石刻的意义,和这些石刻一样古老。一个特殊的玻璃照明系统将所有的这些,仅仅用落日的余晖照亮。

但是真正使Louis驻足的,是山腰中向下通向城堡遗址的隧道。在它之上是一块高到像楼一样的厚石板。一只手持太阳的巨鸟雕于其上。

从Louis的方向看去,它正在俯视着他。


9月15日,573 A.A.R.

乔乌鲁城堡地面

下午 5:32

Louis想要大叫。

他蜷缩在一个狭小到可以用双肘碰到墙的空间里。这空间十分憋闷,他甚至不能呼吸。最坏的是,他与必死无疑之间只隔了一块不结实的石头。

一般情况下,除了轻声对话的声音和流水的细语之外,城堡是安静的。但是在几小时之前,这一切都快速被尖叫,枪火声和直升机的轰鸣所取代了。

三小时之前,一位僧侣和他一块跑进了同一个隔间里。在他关门之前,他献给Louis一个最后的智慧。

“如果你以任何原因打开这扇门,你就会死。”

突然,Louis听见了木板破裂的声音,这次更近了。在这之后,他听到了尖叫声。他认出了那是一个木匠的声音。在恐慌中,他尽可能地他这间房屋中藏了起来。

“别开枪!”木匠叫道。“我只是——”

他在三声枪响之后迅速安静了下来。Louis在他的洞里缩得更紧了。他感到胸中隐隐作痛。就像他中了枪一般。他收回了泪水。

Louis听到了电子器械的嗡嗡声。接着,他听见了袭击者的回复。

“这里是Zeta-4-15。我会立刻赶到这里来。

直到士兵离开之前,他都没有注意到他整个期间都在屏住呼吸。当他呼吸时,他流出了泪水。

Louis在这天夜晚哭了出来。之后,他会逃出来,在森林之中游荡,直到他到达最近的镇子。他会进入一所孤儿院。这是他劫后余生的第一天。


3月12日,593 A.A.R.

乔乌鲁城堡

晚上 7:03

“Myers,你在干什么?”Diane问道。

Louis意识到了他已经盯着地板上的洞大概五分钟了。隧道的旁路能带你到达一个在山中的蓄水层上的高架桥。金属格栅将他和下方流淌的地下河分开。一块假地板将高架桥下的一个小隔间伪装起来,刚刚好能容下一个13岁的男孩。

“对不起,”Louis说道。“我只是……”他的思维停顿了一下。

“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我们在执行一次任务。”她叹道。“跟我说实话,Myers。是这里真的有一个城堡的秘密地下室,还是你只是想回家?”

“大教堂就在这上面。”Louis忽略了问题的回答。

“那我们继续走吧。我们没多长时间了。”


3月12日,593 A.A.R.

乔乌鲁城堡

晚上 7:07

走进大教堂就像是穿越回过去一样。太阳还是照样的照在染色的玻璃窗上。Louis想象着一家一户排排坐在大长椅上,其他孩子在他奔向妈妈时看着他笑。他看到祭司站在祭坛前,准备着他伪善的话。他看到了……祭坛。经常有个人捆在上面。经常是染着血的。

不是所有的Louis在这里的记忆都是美好的。大部分都不是。他们做的任何事,他们做的任何让他成为“更好的人”的事。

Louis走上了祭坛。当他看见镶在石头里的木碗和金属台时,一阵恶心感传来。木碗的下半截被它曾装过的液体染成了红色。在其他天里,为了打开门,有人会将碗里装满血液,然后让太阳“审判”他们。Louis就只是将碗按了下去。

地板在他旁边打开了,像活板门一样翻了上来。楼梯向下通到下一层。

“我已经打开通道了,”Louis说。

“我的录像信号断了,”Diane说。“描述一下。”

“它……它向下延得很深。如果我记得对的话,那里还有另一座祭坛在底下。”

“收到。继续。”

每一层台阶在Louis通过楼梯间时都发出了轻轻的吱呀声。他不禁咧起嘴来笑。他过去已经来这里三次了。那是在一次乔乌鲁规定的节日里,在他们突然消失之前。来这里的时间很少,一般是庆典。

该死的二十年过去了,Louis第四次来这里。

阳光增强器几乎到了地窖里。地窖有一个廉价的小型公寓那么大。在夜晚的余晖里,Louis看到了四个砖石柱支撑着天花板。在房间的中心,Louis可以看见通道钢件的闪光。大门由一个箅子组成,四条暗渠接着它。还有一个相同的箅子在上面,带着各种金属法器装在钢梁上。在通道里面,是一个大的杠杆开关。

Louis拖着生锈杠杆开关的把手,接着他嗯着拼尽全力拉动杠杆。在用了几秒力之后,Louis将杠杆从它的原位上猛扳了过来,接着,阳光涌入了房间。

现在他可以看到大门辉煌的全貌了。它的底座是由一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黄色金属打造,镶在钢制的框里。四个魔法激动器吸收阳光并开始发光。一束光柱将地板底座和上方的箅子联通。上方的箅子打开,创造出异常明亮的光源。激活的装置发出像是金属摩擦时发出的吱呀吱呀声,让Diane对他的行为产生警惕。

“那儿发生了什么?”她在对讲器中大喊道。

在大门的中央,一个现实的裂口通往一个遥远的神庙。它放出温暖的光辉。现在已经无路可退了,Louis终于快要回家了,在他重获新生的第一天。

“对不起呀,”他若无其事地说道。

他走入了通道,把他带进了比所有人想的更向下的地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