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破碎教徒的最后
评分: +52+x

纽约郊外,黎明已至。第一缕阳光透过了钢制的格栅和透明的琉璃,照进了这狭小的教堂。一名男子身披黑袍,胸中抱着一本沉重的钢铁之书,跪坐在圣物的面前。远方可依稀听见炮火鸣机之声,GOC和UIU联合部队已经直逼这座小小的教堂。但男子嘴里仍然念念有词,如同以往般进行最虔诚的祈祷,丝毫没有收到影响。

“主教大人,异端很快就会突破战斗者们的防线了,所有的羔羊已经聚集于此”,一个男子推开由两个巨大铁像所拱卫的大门,身后跟着一群小孩子。这些孩子们都曾是流浪汉,也曾都或多或少失去了一部分身体。她们本应该在这冷酷城市中的一个角落里无声地死去,是来自工业的奇迹给予了她们继续追寻未来的权力。他们眼神懵懂而又纯粹,坚定。

“请下达指示,为了主,我们在所不惜。”

大主教缓缓起身,滑落的袍帽露出了白色的发色,坚毅的面孔上充满了被时光所锻造的痕迹。他漫步走到男子面前,嘴角微微上扬,眼里透露出数不尽的赞赏。没有过多的交流,稍后男子将会带着圣物与孩子们一起从密道里撤离;而大主教则会留下,在让异端付出足够代价之前咆哮于世间。

在临别之前,大主教叫住了男子。他让男子帮他拿住那本钢铁之书,然后用解放的双手从颈间摘下一个破碎的齿轮。那是神战的残留之物,破碎之神破碎的不能再破碎的一片,世间没有任何一台机械有它扭合的位置,但却代表了这个小教堂主教之位的传承。

齿轮被轻轻挂在男子的脖子上,他愣了片刻,下意识想要归还教册。但大主教只是轻轻推开,示意他带着信众们尽快离开。

……

随着密道的门缓缓闭合,威严的老人脱下了他的黑袍,露出了紧密嵌合的构造。他是一名监察者,破碎教会中两个战斗阶层之一。他的身躯已经难见肉色,钢铁的纹路不仅贯穿了他的思想,也布满了他的身躯。十几年的时光足以让一介凡人迈入暮年,但远远无法影响一位破碎教徒。改造程度越高的人越接近主,毫无疑问,他已在祂身侧。

主教取出一小块黑色的物质,那是由煤炭和石油所制成的高能聚合物,是支撑神明在世间行走所需要的最基础的物质,只有最为虔诚的监察者教众才能有幸受赐。

被粉碎的物质被注入了身躯之中,齿轮的轰鸣之声从躯体下传出。紧密咬合的部件将神圣的力量传输到身体的每一处,隐约有蒸汽自其中浮现。神圣降临,异端必会付出代价。

……

铁制的大门随着滋滋的爆裂声被铝热炸药所切开,十二名GOC士兵鱼贯而入。互相掩护着躲避在长椅后面,枪口对准了教堂中央那个巍然不动的人影。黎明的阳光照射在无情的铁块上,刚才隐约可见的蒸汽已然不见,唯有被热量所扭曲的空气弥漫在空中。

“放弃抵抗,你已经无路可退。告诉我们碎片的下落,我们将会善待俘虏”,降敌的声音从教堂外传出,但主教的似乎根本没有听到。

沉默降临了对峙的双方之间,唯有机械的运转声回荡。

“目标无应答反应,准备——”

话还未落的刹那间,他动了。以身体的沉重所不符的精准与高效,直逼士兵。无形无影的过热蒸汽划过了走廊,将地板和旁边的长椅融化。难以估量的热能与动能将他的第一个目标蒸发了,原本溅落的血液还未曾滴落到铁黑色的身躯上便被蒸发。

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又闪过一丝憎恶。左手一挥,银白色的链条与利刃自手臂上翻落而出,嵌合的机械不断地带动彼此,然后尖刺的锋鸣声回荡在每一个敌人的耳边。原本拱卫着大门的铁像自沉睡中苏醒,冲出了大门,迎上了另一个橙色的巨人。

风箱的呜鸣为祂的高歌,散气孔的蒸汽为祂的吐息,无情的面孔为祂的注视——

引擎为心,能源为血,翻腾的链条渴望着去撕裂血肉——

已迈入暮年的老人咆哮着从教堂门口踏出:“异端们,你们将命丧于此!”

随后链锯轰鸣,势不可挡——

“依神之设计而铸造,吾等满怀信仰!”Cast in the Design of God, We Faithful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