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工作
评分: +22+x

欢迎您,SCiPNET认证IDXinJie Chen,我是心火.aic。欢迎回到SCP基金会!您今天过得好吗?

输入:帮我打开SCP-CN-001文件,我想看看。谢啦。

好的。请稍等,正在检索您所需的文件…

检索完毕。文件已展开。










项目编号:SCP-CN-001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无。基金会的收容使命已失效。

描述:SCP-CN-001为一姓名为[已编辑]的女性人类。项目原本拥有本质促动能力,能力的具体强度则视该异常性质被激发时的不同情况而上下波动。此能力最终于公元████年11月12日导致全球异常的消失、无效化、被摧毁等等,一同消失的也包括SCP-CN-001的异常性质自身。

具体而言,SCP-CN-001原本的异常性质在于她完全无法进行任何被其认为是“工作”的活动,项目进行“工作”将激活自身的本质促动能力,将基准现实扭曲至使其无法进行工作的状态。

异常消失导致SCP基金会以及各大异常相关组织或个人出现重大意义缺失。基金会信息部门于事态稳定之后将项目文档位置移至数据库首位,以作纪念。

附录1:新纪元的致辞

已自动调取当前访问分部网络所用语言版本:CN


各大分部的基金会同事们:

我可以实话告诉各位,我花费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来思考如何开头。因为即使是我、以及议会,现在的状态都不比你们目前所处的要稳定。

所以,我会尽量捋清我的思维,尽力以清晰的语言传达我的思绪,还望诸位认真聆听。

组织创立以来,那神圣的六字信条就一直是烙印在我们灵魂之中的永恒信念:控制,收容,保护。自从我们拉起这面被我们称作“基金会”的帷幕,幕后的生活就未曾安详。

元老们造起基金会这座堡垒时的目的最为单纯。它仅仅是为了脆弱的同胞们能够在这如川上鹅毛般飘摇的浮世中安居一隅。尽管我等后辈来到这里的理由可能并不再那么纯粹:我们有的是为了捍卫世界的稳定、有的是为了探寻世界的暗面、有的是因基金会所需而被强行吸纳、也有的只是想要赚取一份薪酬或是成就感、也不乏单纯来这种违背常理之地寻求新鲜与刺激的“疯子”们。

总而言之,我们终归是走到了一起,终归是成为了这与异常拉开的广阔疆场之上最为所向披靡的战将。不可否认,我们与异常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仿佛太极图上的那一阴一阳。我们和它们都有各自的底蕴。我看着日渐增长的数据、看着数以千计的项目、本以为这场战斗还会持续下去,亘古不变的持续下去。

如今,现实世界让我想起这个被我忽略的事实:任何故事都有结局,坟墓本身也会踏入坟墓。

我现在可以对那些当前还是不敢确定发生了何事的人们清清楚楚的说一句:是的,都结束了。异常们消失的一干二净。就是这样。

至于起因?我已经吩咐把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或者说“头等功臣”的项目文档移至所有分部的数据库首位,你们稍后可以自行查看。那个原因是那么的简单与滑稽,但就是这份简单与滑稽彻底砸碎我们的旧时代,引领出我们的新纪元。

我曾幻想过异常不再的日子。但它如今真正到来后,我的感觉却很奇妙:没有我预想中的欣喜若狂,或者激动得泪流满面。我只是很恍然,心底似乎有一层什么东西逐渐散去,缥缈如烟。这种感觉有点像是……长大。我有过这种感觉,那是在我年轻时第一次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谋生,当我靠近那灯红酒绿与车水马龙,我忽的就感觉到怅然若失,同样感觉到心底有东西在淡淡的飘散,而我知道散去的是我的童稚。而我这次失去的内在是什么?

老实说我真不知道。但我这次的怅然若失感很像是享用完一份晚餐之后,刚刚擦完嘴后丢弃的那张餐巾纸。

我无从得知你们每个人各自都是怎么看待基金会、也无从得知你们在基金会的使命结束后是何心境。所以我刚刚只是分享一下我的心境:怅然若失。

我很欣慰新纪元的到来并未造成太大的震荡,基金会在全球范围内建起的站点网络都做到了在短暂的惊惧与骚动后稳定下来,冷静等待议会方的指示。我得说这其实挺出乎我的意料。

那么很明显,下一个问题是:我们该做什么?

第一,收拾烂摊子。异常消失后留下的尸体与残余总得有人去清理。后续,各大Site与Area等都会展开一系列措施,对各自管理范围内的前SCP项目进行一次彻底的“打扫”。该火化的火化、该销毁的销毁。

第二,直观意义上的,我们已经失业了。当然,是针对我们的旧工作而言。另外议会里已经有人对我刚刚所述的第一条提出质疑,询问在异常已失去力量的今天是否还有暗中处理它们的必要……而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

异常逝去了,某些东西也与它们一同逝去了。我们不得不把目光投回常态社会,回到那个“合情合理”,“脚踏实地”的地方,告别收容失效、告别必要之恶、告别长夜多梦、告别……曾经的基金会。

工作丢了怎么办?自然是再找一份。生活还得继续,我们还得前进。用现实一点的口吻说,那就是我们还得想办法赚钱买吃买穿买房子。

但基金会也将迎来新生,基金会的底蕴无法磨灭。在清理工作结束后,我和一些不愿离去的同事会留在这里,把基金会打造成一个全新的、“正常”的机构。至于是什么……这个还在商讨之中,我们当中有人建议把基金会建成一个真正的基金组织、也有人建议以军事实力取得和官方的合并、还有人提议保留部分旧SCP项目用来牟利——比如说雕像类项目完全可以拿来办展览——一类。总之,我和部分同事依旧会立足此地,为新的工作开拓道路。

你们也一样,每个人都可以在清理工作完成后自由选择去留。假如你在基金会的日子是黑暗的,那么恭喜你现在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得以回到平淡安宁的世界生活;假如你对基金会依旧有所感情,那么同样欢迎你留下,只是帷幕内外已经如一,一切都不再似往昔。无论你们选择哪一种,我都衷心祝愿诸位都能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找准自己的方向。

回想起来,旧基金会时代宛如一场梦……但梦终究醒了啊。我非常感谢大家一路以来的付出与贡献。

最后说两句世俗的祝福语吧,私认为这如今确是最实际最普适的祝福:祝大家在新纪元里工作顺利,家庭幸福。

The Administrator




附录2:关注组织/团体/个人/地点的现况汇总


全球超自然联盟GOC受令解体为108个子组织,其中部分比较依赖异常科技而运作的部门则完全解散。子组织们陆续被联合国根据实际需求而吸收。

地平线倡议本身就不能完全掌控地平线倡议的裁决庭在新纪元到来之后愈加缺失统管力。地平线倡议渐渐转化为一个单纯的宗教交流体。而牧者团和落槌计划等战斗力量的重点则继续集中于寻找并铲除被地平线倡议视为异端的宗教。

Are We Cool Yet?当前没能再次发现可以确认由GoI所为的相关活动。值得注意的是社会中有高调出现一作风张扬的新艺术流派团体,该流派所强调的主题可简单概括为“异类的固有之酷”。是否为该GoI遗留无从得知。

FBI所属特异事故处UIU当前面临着被遣散或重组的境地。

玛娜慈善基金会在国际董事会的指挥下稳定地完成过渡,在慈善界成为知名机构之一。

Wondertainment博士下落不明。正在考虑是否关注新上市的玩具生产企业。

威尔逊野生动物应对组凭借自身的丰富经验在当地的环保、生态、动物等多方领域颇有建树。提姆·威尔逊暂无开拓更多市场的规划。

混沌分裂者突然不知所踪,但不可放松警惕。建议时刻关注GTD(全球恐怖主义数据库)以鉴别可能出现的新情报。

MC&D有限公司凭借雄厚的资本力量迅速完成转型与升级,目前公司所涉猎的领域颇广。该GoI所受影响似乎是最为微小的一个。

破碎之神教会、欲肉教、第五教会等异常宗教各组织的具体情况有所区别,但基本上都是在发生过小型动荡之后下落不明。其中部分行事激进的群体如今已经引起公众注意并被定性为邪教,正在被以地平线倡议为重要组成的社会力量努力打压。其余能被查明下落的人员仅剩麦克斯韦宗教会:他们正在积极尝试融入互联网相关领域工作,至于是否还存有与“WAN”有关的信仰则不得而知。

安布罗斯餐厅继续作为一家正常的连锁餐饮企业经营。口碑甚佳。

Nobody观测到一位和Nobody已知最后一次出现时的外貌极其相似的中年男人在一家百货店上班。无更多可用信息。

蛇之手行踪不明。

赫曼·富勒的不安马戏团一本名为《马戏团的诞生:关于赫曼·富勒的巡回怪物们》的自传体小说出版。作者在其中阐述了自己从事马戏团工作时的经历与自己曾经的团员。

SCP-1000新纪元到来后,处于基金会管控下的SCP-1000个体并未出现任何变化。确信这是由于SCP-1000本质上属于常态生物。尽管再也无从凭借异常科技发起颠覆性变革,但SK级世界末日隐患或存微。

SCP-4000、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等4000-Halloway程序再未激活成功,无从确认SCP-4000现状,但命名危害确认消失。基金会再也没有发现通往诸如SCP-4000以及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此类超维度地点的门径。无从确认各大超维度地区是被隔断亦或是彻底消失。

前SCP-001[数据编辑]

<更多信息已折叠>



附录3:SCP-CN-001事件“新纪元”事件概述


SCP-CN-001的原暂定编号为SCP-CN-p53,最初作为一现实扭曲者而被基金会情报部门锁定并加以观察。

如本文档的描述部分所言,项目的异常性质在于其无法进行任何“工作”;在此影响之下,刚从学校结业不久的项目由于无法正常工作,导致无正常收入,生活拮据。

致使项目无法进行“工作”的情况较为复杂,具体严重程度似乎与SCP-CN-001想要进行正常工作时的想法强度成正比例。举例而言:若SCP-CN-001从事厨师行业,轻则无任何食客上门、重则突发重大事故导致食材供应链断裂或是原产地直接无产;若SCP-CN-001从事线上客服工作,轻则其所用设备断电且无法恢复,重则其所在企业完全无业务接入;若SCP-CN-001从事文学创作行业,轻则投稿得不到回应、重则其所选平台突然因故停运。

在部分极端的情况之中,SCP-CN-001的工作所需对象被其异常能力直接抹除。例如此实例:观察到项目于某日情绪高涨,立志次日前往[数据编辑]有限公司面试后一定要顺利工作;项目的异常能力随即被激发,该公司的存在被抹除,相关工作人员与工作设施等全体消失,公司原址化为另一无关建筑。此事故所牵扯出的重大社会影响已被基金会以传播掩盖故事、记忆删除、虚假记忆植入等手段强行压下,并由此意识到SCP-CN-001潜在的巨大危害性。

于████年11月2日,基金会决定以前台伪装企业接触SCP-CN-001,将其引导至基金会控制范围内。无处可去的SCP-CN-001欣然接受了前台伪装企业的“面试邀请”,并就所谓工作事项等展开洽谈。

结合SCP-CN-001的现场表现,负责站点经讨论决定将其纳作基金会工作人员进行试用,此举优于设法收容项目,甚至预计能对日渐增长的异常事件起到一定程度上的压制效果。而就在SCP-CN-001被告知基金会的真实性质并被正式任命为收容专家试用助理时,SCP-CN-001的异常性质当即被激发。

经过后续信息整合,现已确认SCP-CN-001在当时导致全球异常消失、无效化、被摧毁等。




附录4:采访记录


日期:████年11月3日(初次面试。“新纪元”事件发生之前。)

地点:Site-CN-13前台伪装企业,会客室

“面试官”:伊粼,基金会3级研究员

“面试者”:[姓名已编辑](SCP-CN-001)

备注:此次对话目的在于进一步探清项目的情况,并结合实际结果决定是否按原计划将项目引导至收容状态。


<记录开始>

[SCP-CN-001敲门]

伊粼:请进!

[SCP-CN-001进门,鞠躬]

SCP-CN-001:(略紧张)考官您好!

伊粼:你好。坐吧。

[SCP-CN-001在桌前坐下]

伊粼:我已经看过你的简历,自我介绍就不必了。

SCP-CN-001:噢噢,好的。

伊粼:另外,你知道,这次面试是由我司主动举行。而原因并非是我们看中了你的履历、能力、抑或是别的什么。

SCP-CN-001:(局促)那么请问是因为什么呢?

伊粼:是你比谁都清楚的一件事——说说看吧,在工作这个方面,你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SCP-CN-001:您指的是……我做什么,什么就不行?

伊粼:据我了解,这个描述应该还有失精准。

SCP-CN-001:呃确实。抱歉,我再组织一下……嗯,应该说,只要我在哪里就职,哪里就会出事……

伊粼:嗯,差不多吧。实话说,我对你对此作何感受很感兴趣。

SCP-CN-001:这个……既然您知道这件事,那应该是有了一个大致了解了吧?但我不确定您是否知道它的程度是有多邪门;刚刚那个词就是我的感受,“邪门”。

[伊粼示意项目继续]

SCP-CN-001:毕业以来,我的生活就一直这样。起初我以为自己只是单纯的倒霉,但慢慢的我就发现事态不对。一次可能是不走运,两次可能是巧合,可几十次这也……离谱了吧……

伊粼:那你认为问题是出在哪儿呢?

SCP-CN-001:(挠头苦笑)我要是知道也不至于到现在都没找到正经工作了呀。我朋友倒是有调侃过我是不是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呵呵。贵司在知道这事的情况下还愿意邀请我来面试真的非常感……

伊粼:单纯问一句,你信那些么?

SCP-CN-001:哪些?……“不干净的东西”?

伊粼:对。比如某些不能用常理解释的东西。

SCP-CN-001:当然不信啊。与其花心思想这些,我还不如接着想上哪挣生活费。

伊粼:如果造成你如今境地的原因确实是因为什么超自然的东西呢?

SCP-CN-001:哈哈,唉,您就别开我玩笑了。要是早几年您跟我谈这些,我说不定还有兴致和您聊上两句。

伊粼:早几年?

SCP-CN-001:嗯,因为当时还在念书嘛。那会儿多好,只用当个好学生、考个好成绩就可以了,衣食住行都有爸妈照顾着。不瞒您说,当时我也喜欢胡思乱想、喜欢天马行空、喜欢去想象世界是否还有着隐藏的另一面、是否有我不知道的一群人在暗中对抗着什么妖魔鬼怪……

伊粼:(饶有兴致)原来也会有女孩子想象这类东西?我在开始我的工作前就完全没有过这种遥想。

SCP-CN-001:各有各的特点嘛。我之所以会想这些是因为每次当我渐入佳境,我都能短暂的从现实的引力中脱身那么一小会,短暂的去体会一种在现实里无法体会到的超然与轻盈,让我发现生活也不会那么无趣与冷硬。我当时可害怕出身社会了,因为我想到到了那时我就要考虑怎么赚钱,从此脑子里都是大人们天天念叨的什么买车买房,可能再也没有足够的空间分给我藏在心里的那个小世界。

[伊粼点点头]

SCP-CN-001:现在回忆起来,我才发觉我一直都清楚这迟早会到来……我只是,不愿意去想它罢了。

伊粼:这确实。

SCP-CN-001:我也就那个时期还有精力与闲暇去异想天开啦。现在出来好几年了还没找到个工作,还一直靠家里照顾着,这怎么行。爸妈年纪也大了,他们不在意但我在意呀。

伊粼:我明白了。嗯……你先等等,我和经理联系一下,商量一下我们是否有更适合你的方案。

SCP-CN-001:好的好的,谢谢您!要是贵司真的愿意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记录结束>


后记:原收容方案撤销。经站点讨论,决定对项目启用标准招聘程序,另暗中对其进行SRA阵列压制,防止出现不可控的严重情况。约于11月12日完成多次标准面试与培训后正式完成入职。预计在可控制范围内,项目的入职将对异常事件的不断涌现造成打击。

████/11/12更新:操。









输入:心火?

我在。需要我为您做什么?

输入:据我所知SCiPNET的旧资料都是有备份的,对吗?

对的,它们的资料只是被归档而已。

输入:唉,五味杂陈……

输入:我终究是没有真正看到过那些超出我认知的存在……

输入:得知基金会的真正工作后我还兴奋了好久,觉得这里真是酷极了,有那么一瞬间我好像又找回了那个我、那个坐在课桌前漫想世界的我。我找回了一种被我忘记了好久的悸动。而这一切从未真正开始就结束了。并且是因为我自己。

[系统提示:您已五分钟无操作。]

输入:那个,你能把数据库的链接给我吗?我想看看前辈们一步步走过来的历史,他们的经历说不定能让我找回一点我当年的感觉。另外谢谢你刚刚听我发牢骚。

我能理解。任何一个旧基金会人员突然脱离那个时代时,他们的精神世界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些影响。不过有人走的果决、有人走的悲怆、有人走的无奈而已。您作为新纪元的缔造者,本身从未接触过旧时代,其实还体会不到后两者的那种难言感受。

输入:你说的我莫名惭愧……

没有必要惭愧,只是换了一种方式生活而已。另外这是您要的历史。祝您阅读愉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