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集

“项目经过处理,确定SCP编号后,我们会把它们分为三个等级:Safe,Euclid和Keter。Safe级物品最容易收容,多数时候不需要采用最小限度的程序误差、维护和观察。最费力的是……”

Trighit打了个哈欠,视线在黑白走廊里逡巡。他很高兴自己被挤到了人堆后面;现在就没必要掩饰他对Grant博士的厌倦了。除他之外,所有人好像都在专心致志地听那所谓“科学家”的演讲。

“我还不如直接看个科学的东西呢,”他嘀咕道。

尽管这栋建筑看起来足够整洁有序,走廊沿途的房间里还是会传出噪声和低语。Trighit仔细听着右手边房间里漏出的人声。他怼了一下Pokum,用脑袋冲门口示意;门边墙上钉着的一个盒子里装了些文件。助手只是摇头,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指了指前面,就又专心听讲去了。

“好啊,既然这样,我自己看就是了。”他气恼地想。

Trighit溜到门边,抽下来一张纸。

项目编号:SCP-15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的SCP-1517系列个体以及SCP-1517-A被收容在Site 23中的冷冻……

“没关系,没关系,”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把文件放回去,接着将手伸向门把。“我就想知道它是个啥……”

“Triggit先生是吗?”

那个矮胖研究员的声音让他缩回了手,转过身来。

“其,其实是读‘Try-it’的。”他哆哆嗦嗦地回答,笨拙地拧着舌头发出不熟悉的音节。

“哦,好的,不好意思Trite先生。无论如何,虽然我相信您很想看到那些用作范例的Euclid,但我们更希望由我们的人员来处理收容事宜。能请您退后吗?”

Trighit长出一口气,退回了Pokum身边。

“现在,就像我刚才说的,Euclid级物品通常是需要一定程度注意和收容协议的物品。这个房间里是一些Euclid级的典型案例。Peters博士,可以吗?”

那女子点头,在盒子旁边的面板上刷了一下钥匙卡(“我之前怎么没注意……?”),打开门。Trighit赶紧抽出准备好的笔记本,兴奋地冲房间里引颈以盼。

他的热情转瞬即逝。门里没有什么见所未见的标本和环境,这个房间和外面的走廊一模一样;灰暗,贫瘠,索然无味。一行白色罐子沿墙排列,每一个都配有和门外那个一样的验证装置。

“在低温悬液中,这些Euclid可以得到最简单、有效、安全的保存。可以看一下这些标本。”男人拿起脖子上挂的自己的钥匙卡,在其中一个罐子旁边的装置上划了一下。装置前端伴随着咝咝的气声打开,博士从中取出几个物体。

“现在,这里的就是SCP-1517-A实例,也就是SCP-1517的卵。它们长得可能像是硬糖,但……”男人顿了顿。Trighit正在空中挥舞一只手臂,而另一只手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本子架在翘起的一条腿上。“讲?”

“硬糖是啥?”他问,顺便换了个姿势,用空下来的手扶着本子。

男人眨了眨眼睛。“就是,呃,一种糖。”

手立刻又举了起来。

“‘糖’是什么生物?”Trighit能感觉到Pokum疑问的眼神,但他无视掉了。

“糖……呃……就是……”Grant一时无言以对。他转向同伴们,而他们只是耸耸肩。男人放下手里的球,在口袋里翻了两下,掏出一个钱包来。他递给同事一美元硬币,指示道:“Fredricks,去餐厅售货机买包彩虹糖去。”

特工脸色一变。“先生,呃,我对这个翼区不是很熟,可能Peters去更合适一点?”

Grant呻吟一声,对Trighit和Pokum保证说这都是正常习惯,然后就开始和两个同事低声争论起来。在研究员们专注于口角的时候,南极科学家飞速抓起三个球,塞进了兜里。

“啊,先生,我相信您以后总能给我看的!”

三个科学家交换了一个眼色,很快就恢复了镇静。

“嗯嗯,没错,这不过是个小细节。我相信你们一定对这个物种的行为更感兴趣。”

“是的,先生。请继续吧。”Trighit笑着回答,嘴角都咧到耳根子去了。

在Grant继续讲解这些昆虫的行为时,Pokum一直疯狂地用胳膊肘顶他的朋友,显然是担心他的举动会造成危险。作为回应,Trighit摇了摇头,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然后拿另一只手指了指Grant。


“跟你在一起天天都,真是!”

两个南极人在参观过后被护送回房间(“他们?跟我待在一起?我可不允许。”),一进门,Pokum就开始数落他的同胞。

Trighit大笑。“冷静啦Pokum,搞点研究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会研究研究它们,做点记录,然后趁他们没发现就放回去。”

“你到底有没有想过你都干了什么?这不是在家,没人管你从群里赶出来多少threxan,或者从地里挖出来多少hyrechi!我们过来还不到一周你就要害我们被处决了,你个白痴!”

他又笑起来。“你担心太过啦,朋友。我们不会有麻烦的,对吧?没人发现,对吧?”

Pokum沉默,手臂在胸前交叉抱起。

“哼,这就是我们来的全部原因,是不是?”

“不,”他啐了一口,“这是来的全部原因,Trighit。我来是为了保证你不会把自己伤到或者弄死,仅此而已。我告诉过你,我不在乎这些东西,我在乎的是你!现在,去把它放回去,道歉,他们可能还不会让我们烂在这儿。”


“先生,呃……我们好像丢失了几个SCP-1517-A实例。”

“一五-一七,一五一七……?”

“糖虫,先生。”

“我们给从SCP-1483来的研究人员当Euclid范例的那些?”

“对。”

“……艹。让Peters去那个翼区复查一遍每个收容中skip的数量,然后让Fredricks去他们房间,如果那里没找到就宣布收容失效。”

“是。”


Trighit震惊。“你-你不在乎?从什么时候起?”

助手沮丧地揉着额头。“Trighit,我不知道我试过告诉你多少次了。我来一直就只是因为你想让我来,还有,行吧,你是我朋友。你就是从来不听,因为你总是太过专注,或者说着迷于碰巧成为那天主题的随便什么事情。我其实有点讨厌这样。”

“可是Pokum,我一直……我……我很抱歉。”

“没事。”他叹了口气,“你看,我们就这样把它们放回去吧。没人会知道的,我们也许可以用他们给的这些卡片回里面去。然后我们只要走着,研究——啊,观察他们让我们观察的东西——然后,这次考察结束以后,我们就回家,到时候就没人管你拿走多少什么动物了。”

“好,”科学家心虚地答道,“它们在那个烧瓶里,就在桌上。”

Pokum一言不发地走过去,将内容物倒在手里。

“我会试着把这些放回去。你别动。”

一阵尖锐的敲门声让二人都僵住了。

“嘿,我是Fredricks特工。开门!”

两人脸色发白,面面相觑。

“我的天呐,怎么办?”Trighit摆口型。

Pokum一边耸肩,一边疯狂扫视整个房间里有没有能藏它们的地方。

“拖住他,越久越好,我马上回来。”Pokum摆着口型,迅速向卫生间走去。

Trighit跑过去想回话,但房门猛地开了,一个满面倦容的西装男走了进来。

“好了,查房时间。”他说,之前幽默轻松的迹象荡然无存。

“有什么事吗,Fredricks特工?”身材短小的参观者问道,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抖。

特工瞪了他一会儿才回答。“在你们参观站点之后,有几个SCP-1517-A的卵没有回到原位。我们现在正在尝试找到它们。”

Trighit竭力装出自己最真诚的笑容。这并不奏效。

“好吧,那我真心希望您能找到它们。”

特工咕哝一声,走向床边,把所有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又检查了所有床单。Trighit把头转向卫生间去看他的同伴,而他迅速地把卵丢进了厕所。Pokum尽量安静地溜出了卫生间,但他试图关门的时候,活页的嘎吱声还是引起了Fredricks的注意。

“喂,你在那干什么呢?”

“我,啊,只是想……”Pokum脑内寻找着不在场证明,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当他想到一个的时候,特工已经从他身边挤进那小房间里去了。

“这事开始还没一天就……”两人能听见他在里面自言自语,直挺挺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片刻,卫生间里回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伴随着大叫,还有东西掉落、玻璃打碎的声响。特工跑了出来,一双手臂上爬满了五颜六色的昆虫。

他的尖叫只持续了大约15秒。两个南极人倒是没停下来,一直在叫,直到人们过来用水管冲掉那个特工,然后把他俩推到走廊尽头的站点主管办公室为止。

« 中心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