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伯爵
评分: +37+x
blank.png




剧院中

幕布缓缓拉开

Rinnosuke将目光投向从后台缓缓走出的LG,并轻轻捏了一下自己的耳垂。

“我是Rinnosuke,目标已出现于可视范围内。”

微型耳麦传来回复:“这里是拿破仑,MTF-庚卯-91‘剧院魅影’已就位,随时可以执行演出的前序工作。”

“原地待命,等我信号。”

“收到。”

在剧院外的一间不起眼的出租屋内,这支MTF正在进行行动前的伪装工作。一名队员掏出了一沓GOC的肩标并分发给众人,其余队员正娴熟地替换着自己身上的装备。”

“头,这样真的好么?”一名接过标志的队员不情愿地把绘有蓝色五星和世界地图的肩章贴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套装备和GOC的制式装备出入有点大啊,这能骗过谁啊?”

“保证抓捕目标认为我们是GOC就好。我们的目的本来就不是亲手抓捕对方,而是将他逼进“陷阱”。暴力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只会事倍功半,特殊时期,就要靠特殊手段。”

而在他们楼上的房间里,一支GOC的武装小组也正检查着手中的武器,他们的肩膀上佩戴着绘有同样图饰的肩章。

“根据上次线人1的情报,该组织成员均具有一定的异常效应,误伤可能性很低。等剧院散场后实施行动,在保证不伤及平民的情况下以最快速度完成此次突袭任务。”

“各位亲爱的观众们,请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依次退场,非常感谢各位能够观赏我们的演出,希望下次我们还能再见。”LG理了理身上华丽的衣服,慢条斯理地踱步到舞台上向观众谢幕。

Rinnosuke捏了捏耳垂,低声说:“抓捕目标已就位,准备执行‘吊灯陨落’行动。”

Rinnosuke起身,迎向LG,对他说:“这出《基督山伯爵》演得可真不错。‘唐泰斯’先生,现在还请您把那些小道具交给我们保管。”

“哦,当然没问题,后台肯定有你想要的东西。”

Rinnosuke瞄了一眼平静的剧院门口,试图寻找着最恰当的时机:“嗯,我还有一些问题想问你……”

LG不耐烦地望着试图拖延时间的Rinnosuke,他抬起手在Rinnosuke面前晃了晃,说道:“什么问题啊?你怎么问问题还得想半天的?”

“嗯……呃……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把《基督山伯爵》的全部剧情演完,单单只上演了唐泰斯在监狱里的这部分剧情?”Rinnosuke吞吞吐吐地向LG提出了疑问。

“首先,在时间上不允许完全演绎整部《基督山伯爵》的剧情,篇幅会过于冗长;所以无论再怎么压缩剧情也会遗漏一些精彩的细节。其次,伊夫堡监狱的这部分剧情是全书的一大重要转折点,所以单将其作为一场独立剧目来进行演绎完全可以达到极其美妙的演出效果。”

Rinnosuke一边点着头,一边瞥了一眼剧院的大门。

见Rinnosuke心不在焉,LG便转过身继续走向后台。

Rinnosuke突然冲向LG,一边拖着LG的手一边对他低声喝道。

“快趴下,有人来杀你!如果我判断没有失误他们应该是GOC,快走!”

话音刚落,大门应声而开,一支“GOC武装部队”不紧不慢地走向观众席,领头的特遣队队长将手里的步枪对准了台上的二人,并高声呼喊道:“我们是全球超自然联盟,该地点聚集有大量超自然事物,在场人员立即放弃抵抗,否则我们将采取武力手段强行进行镇压!”

“快跑!这帮疯子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我想办法拖住他们,你赶紧从后门溜!”Rinnosuke故作慌乱地推搡着LG。

见LG“成功”脱逃,Rinnosuke揉揉脸忍住笑意,对突入剧院的MTF-庚卯-91小队高声喊道:“别开枪!他从观众席跑了!”

“头儿,我们能不能重来一回?”小队的一名队员无可奈何地望向台上的Rinnosuke,“这演技太稀烂了,连咱的最低要求都没达到。”

话音刚落,剧院外又传来一声巨响,剧院的外墙应声而破,因爆破产生的烟尘迅速扩散开来,正好掩盖了LG逃跑的身影。

一支小队鱼贯而入,对剧院内再次高声呼喊:“这里是全球超自然联盟,我们已经确认该地点聚集大量超自然事物,即将执行第四任务,请无关人员立即离开此地……等等,你们是谁?”

“自己人!你们又是谁?可没人跟我说今天有两只部队同时对这破地方发起突袭!”

“可……”

“你听不懂话吗?我再复述一遍:我根本不知道这里还被安排了另一支小队。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你们……”

“别磨磨蹭蹭了!要不是因为你们突然窜出来,我们早就抓到主要目标了!现在的首要目标应该是继续追击!”


二十分钟后



LG蜷缩在矮墙的阴影中。徒劳地试图止住腹部伤口的流血

Look down,Look down”他断断续续地哼着一首曲子。

Don't look 'em in the——2”LG唱着的曲子被Rinnosuke的到来打断

“唱什么呢?”Rinnosuke蹲在LG面前,“你现在还有闲情逸致哼歌我也是属实没想到……”

“你没说错,这帮人确实是疯子,看见我连喊话都不喊,直接开枪,不过按理说我应该会在弹雨中全身而退的……这道影响我逃离的伤口可不应该出现……除非剧情需要我受伤躺在这。

“要考虑一下我们的协助么,你现在的状态看起来可不怎么样,被基金会保护也许还能活下来。”

不是吧,我就演了出《基督山伯爵》怎么就真得进牢里走一趟……”LG小声嘟囔着。

“你这回可跑不掉了,我可没见过什么人能在受了这么重的伤的情况下还能逃过两支精锐小队的同时搜捕。”Rinnosuke朝LG伸出了手。

“好吧,权当是剧情需要。”LG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麻烦帮个忙,把我扶起来。”

Rinnosuke搀着LG走在夕阳下,LG回头向夕阳望去。

夕阳发出了雷鸣般的嘲笑声,他们便在这响动中从GOC视线里淡去。


SCP基金会,Site-CN-██,第三审讯室。

审讯室中,一面单向玻璃将MTF-庚卯-91小队与LG隔开。

Rinnosuke拿着笔记本一脸疲倦地坐在LG对面,准备记录接下来的对话。

“为什么我一个外勤特工要干这么多磨磨唧唧的事……去他妈的官僚主义和不公的命运。一个人得干两份工作,结果连该死的加班费都摸不着。”Rinnosuke打了个哈欠,“好了,我的朋友,在你入住你的新家前,你得登记一下。”

“我是不是一会还得穿一套黑白条纹的囚服,把头发剃成平头,然后举着一块写着‘24601’的牌子站在画着身高标尺的墙前面拍几张照片?”

“不,我再跟你强调一遍,这里不是什么监狱。”

“你当我傻是吧?”

“好吧,你说是那就是吧。姓名?”

“唐泰斯。”

“你不是叫LG么?”

“你真以为有人名字只有俩字母的啊?”

“好吧,性别?”

“我和你打交道这么长时间还真没看出你原来是个瞎子。”

“年龄和出生地?”

“我不是不配合,只是这俩我真不知道。打我记事起我就在剧院里生活了,鬼知道我到底在哪出生。至于我今年多大……你自己估测一下就行,我不是那种计较细节的人。”

“好吧,你的房间是9楼的034室。你先在这里等着。”Rinnosuke合上记事本,走出审讯室。

他拐了个弯,走向审讯室的另一侧,从单向玻璃另一侧观察着LG:“我尽量在降低他的警戒心,希望这样能有用。”

“事实上,“戏剧化”已经发生了。”坐在审讯室角落的另一个人对Rinnosuke说,“唐泰斯……没想到居然还是《基督山伯爵》。”

“嗯?你在说什么?我刚刚没听太清楚。”

“唐泰斯,监狱,034室3,你真没想起来什么吗?”那名MTF队员在黑暗中烦躁地盯着LG离去的背影,他磁性的嗓音在房间中不断回荡。

“《基督山伯爵》?”

“没错。我是‘剧院魅影’小队的队长,代号拿破仑。那么在一定程度上,这支小队也可以看作被‘拿破仑’所领导,也就是说——‘拿破仑党’。”

“可那不是因为你个子矮才用拿破仑当代号的么,队长。”一名MTF队员插了句话。

“今晚你晚饭取消,单独加练。”拿破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仔细想想,正是我们给了他一个‘动因’,才能驱使他进行下一步行动。在接下来的行动里我们与GOC一同扮演了设计陷害他的人。而当时向GOC提供情报的线人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扮演了主要谋划者之一。然后还有你。”

“我怎么了?”Rinnosuke疑惑的问,然后突然恍然大悟,“草,按照这个扯淡逻辑,我就是那个把唐泰斯弄进监狱的维尔福法官?”

“我大概理解这个LG的异常性在哪里了,以前的抓捕行动中一直单纯的认为是‘戏剧化’,现在看来可远不止这样。”

“我明白了,但是我们仍不能确定他异常性质的‘强度’究竟怎么样。”Rinnosuke说,“而且依照目前的情况我认为该个体并没有被完全收容。我希望你们能协助我们彻底收容他。”

“这点没有问题,我们可以扮成文职人员暗中协助。”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会和GOC交火?”

“需要转移他们注意力我时们才会主动开火,不然你们俩不可能大摇大摆地从他们的弹雨里溜达出来。他们当时可是盯死你们了,目标居然还刻意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我们只能主动开火来掩护你们。不过放心,他们把我们当成混沌分裂者的间谍了。”拿破仑回答。

“如果被识破了怎么办?和GOC扯皮很麻烦的。”Rinnosuke不放心的问道。

“看来我们‘剧院魅影’的能力被人小看了。”拿破仑站起身子,背对Rinnosuke。

他缓缓取下了褐色的假发,酒红色的齐耳短发耀眼的闪烁着。他,或者应该说,她,转过身来,看向Rinnosuke。

“你猜猜我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与这张坚毅而饱经风霜的面孔完全不符的清脆女声从拿破仑口里传出,“被识破又怎么样,反正他们最后又不能证明什么。上次我们伪装成蛇之手在这帮瞎子面前蹦跶的那回可糊弄了他们好几个月。”


Site-CN-██内,第九层

LG抬起头,看向面前房间的门牌号。

“34号,很好,我很喜欢。我觉得27号4马上就要登场了。”LG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的布局十分简洁,一张床,一套桌椅,一面柜子,还有被单独隔开的洗漱间。

LG在房间里面四处翻找,终于,他在柜子里面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把小刀。

他半跪在墙边,刻下一行字:

God Will Give Me Justice5

LG看着自己的成果,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小刀随手一扔,躺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夕阳透过窗,在昏暗的屋子里将那行字照亮。

“等等,是不是有些不吉利,这玩意是个死人刻上去的来着。6

LG又从床上一下窜到墙边,直勾勾地盯着这行字。

“算了,反正只是一行字,它又没法杀了我,我戏份还没结束呢。”LG赤着脚走回床边,躺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

“隔壁呼噜声怎么这么大的?”LG躁动地翻了个身,最后沉沉睡去


Site-CN-██主管办公室

拿破仑把手里的文件扔到办公桌上,叹了口气。

“我大概永远也不可能适应这种繁文缛节的无聊工作。”

“队长,啊不对,克里斯蒂娜主管,我们已经把这里有宗教信仰的人员调离,剩下的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还有什么要求么?”一名MTF由伪装成的办公人员对克里斯蒂娜说。

“去把所有门牌号是27号的门牌都换掉,然后赶紧过来帮我处理掉这些报表。”克里斯蒂娜叹了口气,“我现在突然理解那些秃头研究员的感受了。”

“那个,队长,以后你的代号就是克里斯蒂娜了么?”

“是,我早就该换个代号了,‘拿破仑’这个代号一点都不符合我们‘剧院魅影’的风格。”克里斯蒂娜把酒红色的发丝拢到耳后,拿起桌上的文件继续办公。

克里斯蒂娜给手上的文件签好名放在一旁,继续对面前的人说:“好了,赶紧干活,我们必须要拔除掉所有与《基督山伯爵》相关的要素,目前最首要的目标就是杜绝‘法利亚神甫’的出现。只要杜绝了‘027号’或‘法利亚神甫’的出现,那么让唐泰斯成功混淆所有狱卒从而越狱的关键物品‘裹尸袋’自然也不可能出现了。”

“要不要更改一下LG收容室的门牌号,034号也是《基督山伯爵》的要素之一。”

“已经晚了,我们应该在他搬进收容室就考虑到这一点,034也已经成为了他的代号。现在还是尽量不要让他察觉到我们的行动,以免打草惊蛇。”

“对了,如果可以的话想办法让LG表露出‘加入基金会’的意向。”

“我们要让他加入基金会么?这合适么?”

“只需要一个‘意向’就够了,毕竟成为‘狱卒’后就不是‘囚犯’了。这能有助于拔除更多的要素。记住,绝对不能让‘法利亚神甫’出现,因为让唐泰斯越狱的关键物品‘神甫的裹尸袋’更难杜绝,一旦神甫出现,就可能意味着我们的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

“收到,这就去做。”

“另外,记得给换门牌号的行为添加一点‘戏剧性’。”克里斯蒂娜对着门外喊,“如果我的猜测没错这应该有助于我们收容该目标。”

Rinnosuke抱着一摞文件走入办公室,径直走向克里斯蒂娜。

“我在想,要不要改造一处更合适的收容所,然后将LG转移进去,这样应该能隔绝更多变量。”Rinnosuke将文件递给克里斯蒂娜。

克里斯蒂娜快速浏览完文件,对Rinnosuke说:“Rinnosuke,你在报告里面还提到过,当你遇到逃亡中的LG时,他正在哼着一支曲子,对么?”

“是的,而且我还大致记得当时曲子的歌词和旋律。”Rinnosuke停顿了一下,“Look down,Look down…

“还有在审讯室里,LG曾提到自己会举着一块写着‘24601’的牌子,对么?”

“没错。”

“我严重怀疑你的文学素养和艺术鉴赏力不足以胜任你目前的工作,这么多《悲惨世界》的要素你都没有注意到么?”克里斯蒂娜瘫倒在椅子上,再次长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上面要让你这种人负责和‘剧组’这种大量使用艺术类异常的组织进行交涉?”

“有什么问题么?这些要素应该不影响我们转移他吧。”

“这栋大楼已经成为了‘监狱’,那么你主动让他从这座大楼中离开,就构成了《悲惨世界》里冉阿让的‘出狱’,我难以想象之后还会发生什么扯淡的事情。”

“也就是说不离开这栋楼就好对么,我们可以着手改造部分楼层。”Rinnosuke说,“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

“那你找我干什么?”

“怎么说呢,由于现在LG的收容由你们MTF-庚卯-91 ‘剧院魅影’全权负责,你现在也是这个站点的临时主管。也就是说你现在是我上司,我得找你批准。”

“行行行我同意了,好了赶紧走,让我清静会。”

Rinnosuke离开后,克里斯蒂娜看着眼前满桌子的文件,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今天她坐在办公桌前的第十四次叹气了,而她坐在那里还没超过半个小时。


037号房间内

LG在床上睁开了双眼,自言自语道:“不应该啊,都多长时间了,27号怎么还没挖完地道来找我,我还想听他传教啊。”

“既然山不过来,那我就过去。”LG一边看着房间上挂着的门牌号,一边走着。很快,他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站在一扇门前,而那个那扇门上挂着的门牌号是——

“026.5?什么玩意?”LG撕下贴在门上的打印纸,“等等,这也太敷衍了吧?”

他拿着这张纸,坐电梯直下到一楼,然后一层一层的寻找着“027室”。

一小时后

最终,LG仍然一无所获,因为他现在正拿着一叠写着“026.5”的打印纸躺在床上。

“显然我还达不到大师的境界啊。”LG在床上百无聊赖地打着滚,“望山易,向山难啊。”

“算了,出去望望风。”LG翻身下床,“总会有办法的。”


Lost办公室内

研究员Lost正专注地应对着本年度第212次例行加班任务,他轻车熟路地检索着一份份文件,并起身将一摞无用的纸质文件抱起,走向碎纸机。

在碎纸机工作时,他拿起自己的马克杯,冲了一杯速溶咖啡。

“五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下班了。”Lost精疲力尽地端着自己的咖啡,瞥了一眼挂在办公室上的表,然后看向自己办公桌前未被处理的大批文件,“我明明是打算过来摸鱼的,手下的这几个新人却啥都不会,加班,加班……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Lost身子靠在墙上,一边盯着工作中的碎纸机,一边小口抿着热咖啡。

碎纸机停止了工作,但他的工作还远没有结束,他只能长叹一声,回到办公桌前继续进行他漫长而无趣的工作。

克里斯蒂娜抱着一摞文件走进办公室,并把文件放在了办公桌上。

“麻烦把这些也处理一下好么,谢谢。”

“啥?我明明还有二十三分钟就下班了,为什么现在这个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在工作,我的同事呢?”

“他们因为某些原因调离到其他岗位了,不是有新人来顶替他们的职务么?”

“然后他们上厕所就花了半个多小时。一天工作八小时四个小时都在摸鱼,工作的四个小时什么都不会干,我还得手把手的教他们。”Lost的怨气逐渐溢于言表,“知道我现在的感受么?我感觉我就是工作的囚犯!我今天几乎就没有离开过这张办公桌!我不允许有人亵渎伟大的八小时工作制!这堆玩意您可以让那两个在厕所的新人干么?”

“呃,很抱歉,我会与人事部协调这方面的事情。如果觉得工作量实在太大,您可以明天做。”

“这不行。”Lost的语气突然严厉了起来,“我目前可正在处理本站点基础文件的信息协调与归档,如果我们的工作出现延缓,那么就会卡住基金会运转的齿轮,虽然站点很小,但若是出了什么岔子,付出的可不是什么经济损失那么简单——”

Lost抿了一口咖啡,继续无精打采地望着克里斯蒂娜:

“有可能会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这样的例子可数不胜数。我希望你端正好你的工作态度。”

“呃,好的。那么就麻烦你了。对了,由于部分楼层改造的原因,我们需要更改摄像头的供电线路,一些办公室的摄像头会被停用,还请多注意一下这里文件的安全保护措施。”克里斯蒂娜匆匆走出办公室,正好迎头撞见在站点里闲逛的LG。

LG手里仍拿着一张印着“026.5”的打印纸,朝着Lost的办公室走去。

“等一下,你是新来的人吗?”克里斯蒂娜装作不认识LG的样子,“你要做什么?”

“呃,我是这监狱里的037号囚犯唐泰斯,我就出来望望风。”LG尴尬的扬了扬手里的纸,“另外,我问一下,你们这里的门牌号都这么……随性么?”

“囚犯……哦我想起来了,是不久前来到这里接受保护的对象是吧,您好。”克里斯蒂娜笑了笑,“另外这里真的不是什么监狱,我们只是在保护您,您可以把这里当成一个避难所。”

“请等一下,女士。”LG叫住准备离开的克里斯蒂娜,“请问027号房在哪里?”

“027号?”克里斯蒂娜思考了一下,“在我们这里27可不是什么吉利的数字,所以我印象里——”。

这里从来就没有过027号。

LG看着克里斯蒂娜离开的背影,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写着“026.5”的纸。

“没有027号么?”

LG走进Lost的办公室,从他办公桌上的笔筒抽出一根笔。

“借根笔用一下,谢谢。”

他在纸的背面写了个027,然后把笔放回笔筒。

“请问一下,这里有胶带么?”LG对正在办公的Lost说。

“你左手边第三个抽屉里。”

“谢谢。”LG从抽屉中拿出胶带,将纸贴在办公室门上,“没有027号?这不就是027号么?

LG走进027号办公室,把胶带放回抽屉,对Lost说:“多谢帮助。”

“别客气……等等,你是谁?”Lost将头从文件堆里抬起,“你哪个部门的?”

“呃,我是这监狱里的037号囚犯唐泰斯。”

Lost皱了一下眉头,将锁屏中的电脑唤醒,翻阅了几篇电子文件。

“你就是两星期前被收容在这里的唐泰斯,对吧?”Lost继续心不在焉地翻阅文件,“这帮人怎么还没把收容物文档整理好…怎么就这么点资料?

“你也不必太过拘束,叫我Lost就行。”

“好的先生。我在这里不会干扰到您的工作吧?”

“当然不会,如果你能在这里陪我聊会天我会更高兴,加班工作只会大幅度降低人类的工作热情和工作效率。”Lost揉了揉手腕,一边继续忙碌一边回答LG。

“请问一下,您这里有什么解闷的东西么?书籍或者是影视作品?”

“等我什么时候能想起来把我的个人电脑拿过来再说吧,基金会的公用电脑可不允许随便连接到互联网上。”

“非常感谢,不知道您喜欢什么类型的作品呢?”

“我?读过一些拉美和俄国的文学作品,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雨果先生的大作。其他的话…我觉得你不会太感兴趣。”Lost说完,拿起马克杯将里面的咖啡一口喝尽。

“但是看来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话题。”LG的目光投向Lost马克杯上印着的图案,而Lost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对这个感兴趣?”Lost举了举手里的马克杯。

“嗯,看起来挺有意思的,她穿的是舞台服装吧?”LG指着马克杯上的图案说。

Lost放下手里的马克杯,对LG说:“那我必须要向你推荐一部作品了,这部作品叫《少女歌剧》7,明天我会把我的个人电脑带过来,你可以看看。”

“那我真是非常期待。”LG站起身,并拿过Lost的马克杯帮他冲了一杯咖啡,“就不打扰您工作了,我先走一步。”

“明天见。”

LG走出办公室,看了看办公室门上贴着的“027”,把这张纸从门上揭下来。

“027号,我记住了。”


Lost办公室内

LG手里拿着两盒冰激凌,走入Lost的办公室。

他递给Lost一盒冰激凌,并熟练的打开了旁边的一台笔记本电脑。

“唐泰斯?你哪来的冰激凌?你不是不能出去么?”Lost疑惑的问。

“Rinnosuke的,那家伙办公室有个小保温箱,里面全是冰激凌。各种口味的都有。”

“冬天吃冰激凌才够劲……”Lost无可奈何地挖了一勺冰激凌,“不过我好像也好久没吃冰激凌了。”

“都秋天了,我想看看落叶了。”LG打开视频软件,一边看视频一边说。

“你可以考虑加入……”Lost话还没有说完,就被LG打断了。

“我是不会考虑这点的,放弃吧,每次我来找你你都要试图让我加入你们,但是真的,我没这个想法。”

“你也想改变现状对么?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加入基金会了,我们又不是什么非要限制你人身自由的组织,只是需要保证你不会造成太大的异常效应,而且我们的宗旨是‘控制,收容,保护’。我们也是有保护你的想法的。”Lost吃了一口冰激凌,继续说,“而且我们基金会福利也很好的,薪水很高,工作也很轻松。比如员工休息室,就有无限量供应的威化巧克力饼干和热可可。要知道,这里供应的威化巧克力饼干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威化饼干,它们简直是宝物。”

LG按下键盘上的空格,对Lost说:“虽然我的常识面有些狭窄,但是我知道,你这种行为叫做传销,而传销的本质和邪教没什么区别。”

“好吧,但是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尝尝员工休息室里的巧克力威化饼干。”

“我吃了是不是就代表我加入你们了,这种把戏我见多了。”LG不屑的回答。

Lost叹了一口气,专心对付自己面前的冰激凌。

二十分钟后,Lost疲惫的打了个哈欠,起身去冲了一杯热咖啡喝。

“刚吃完冰激凌就喝热咖啡,你对你肠胃功能很有信心啊。”LG一边看视频一边说。

“习惯了,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我要困死了,我需要摄入咖啡因。”

五分钟后,只见面色冷峻的Lost拿着一卷厕纸冲出办公室。

“你得去楼下的厕所,这层楼的厕所好像因为装修停用了。”LG对着门外喊。

然后LG发现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随即,他的目光飘向了Lost桌上的文件。

“让我看看他们每天都在干什么——”LG拿起了一份被随意放在角落的报告,“这什么玩意?GOC的内部情报文件?‘我们怀疑在当日突袭任务期间一疑似基金会所属的武装部队对我队员实行了敌对性攻击,但基金会的联络员拒不承认上述提出的指控……’这报告的结尾……是GOC情报部门的联系方式?为什么他们要把联系方式写进报告啊?”

LG再次拿起了一份名为《MTF-庚卯-91‘歌剧魅影’行动报告总结》的文件。

LG看完了报告。

“Rinnosuke,我看错你了。”他面无表情的放下手里的报告,“就是你小子把我陷害入狱的。”


Site-CN-██,站点主管办公室

“不得不承认,你的这份计划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可以省很大功夫去收容LG。”克里斯蒂娜看着Rinnosuke提交的报告并说道。

“既然LG的异常效应是‘戏剧化’,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为他搭建一个‘舞台’,从而让他自身的异常性质限制住他自己。”Rinnosuke从文件夹中抽出另一份文件,“另外,经费有些不足了。”

“申请经费的报告交给Lost就行,需要我告诉你他办公室在哪么?”

“不用了,我知道在哪。”Rinnosuke说,“他似乎因为你们MTF队员顶替了他同事的缘故,天天加班。”

“我们毕竟是武装战斗小队,虽然专精伪装与情报获取,但是这种文书工作还是不适合我们。”克里斯蒂娜无奈地回答,“等改造完成就会好很多了,到时候找几个人去当‘龙套’就行。”

“那我就去Lost那里提交经费申请了。”


Lost办公室内

Rinnosuke拿着经费申请走入办公室。

“哟Lost,我过来要下一步行动计划的经费了。”Rinnosuke注意到办公室还有一个人,“LG?你怎么在这?”

“囚犯也是有出来望风的权利的。”LG正在一边吃冰激凌一边看视频。

“我可不觉得这种一天24小时,14个小时都在闲逛的行为叫做望风。”Lost一边接过Rinnosuke的申请书一边说。

“好吧,但是望风是没有时间限制的。”LG说,“还有,Rinnosuke你申请经费干什么啊。你不是那什么来着嘛?那个叫……外勤特工?”

“正好与你有关。”Rinnosuke说,“我决定给你换个更舒适的环境,现在的房间并不适合你进行长期居留。换句话说,LG,你马上就要有一个更豪华的单间了,高兴么?”

“我可高兴不起来。”LG吃掉最后一口冰激凌,继续说道,“我说了,别把我当傻子。这意味着我要进入一个专属于我的监狱了,而且我肯定没法从那里逃走,对吧?”

Rinnosuke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于是他将目光投向LG手中的冰激凌。

“那可是我最喜欢的口味!而且这个口味的冰激凌是 最后 一 盒 了!LG,现在你居然把它吃了……”

“别生气,你喜欢这个口味,我也喜欢这个口味,所以我们……”LG说着,随后突然转念一想,又换了一个语气。

“所以我们仍是敌人,你还是省省你那无用的抱怨吧。”

Rinnosuke离开办公室后,LG长叹一声气,并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这是逼我赶紧离开这里啊,剧情已经要加速了么……啧,非得用这种方式逼迫我行动。”他低声叹道。

LG也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在走出办公室时,他对Lost说:

“再见了,Lost。我觉得你的工作马上就会减轻不少了。对了,借我两包咖啡喝好么?”

“我可不这么认为,除非他们能尽快把我的同事调回来,或者赶紧把我调走。咖啡机在饮水机旁边。”Lost头也不抬,继续处理着堆积如山的文件。


Lost办公室中

Lost将一包速溶咖啡倒入杯中,然后开始品尝今天最后一杯热咖啡的独特韵味。

只是LG并没有和平常一样按时到来。

而Lost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



夜幕降临

LG慢悠悠的走进办公室,看见Lost大张着嘴打着哈欠。

“你怎么还没下班,我刚刚路过这里看见你还在办公。”

“咖啡喝光了……这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效率,我要困死了。”Lost疲惫地回答。

“那我陪你聊聊天?”

“不必了,我赶紧弄完这点就能下班了,你自己玩电脑去吧。”

LG坐在电脑前,玩着电脑自带的扫雷。

没过多久,他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巨响。

他转头望去,快要过劳死的苦命研究员此时已经不省人事。

LG走到昏迷不醒的研究员身边,并把手轻靠在他的脖颈上,阵阵搏动感传到LG的指尖上。

还以为这小子猝死了……睡得真香。

他走到办公室的衣帽架前,穿上Lost的外套,然后走回办公桌。

他将几份材料揣进怀里后离开办公室,并顺手关上了灯。

他与多名负责安保与监视的MTF-庚卯-91队员擦肩而过,但他们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常。

在这些行动结束后,LG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安保钥卡,打开了通向正门的最后一道门禁。

在这期间,没有任何警报响起。


Site-CN-██,正门入口处

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研究员匆匆走出工作区。他走到门岗处,出示了自己的门禁卡:

“初级研究员Jack Kappa Lost,我已经完成了今日的工作任务,请问我可以出去么?”

门卫看了一眼来人,又仔细盯着他的门禁卡看了一会。

“好,没问题。外面夜深了,您离开的时候请小心点。”

LG离开了站点,在站点里他遇到的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那个可怜的研究员,连门卫都这么想。

“可算出狱了。”LG转头望向月色下的站点大门,“下一个环节是寻宝……啧,我还得回去一趟,真是形式主义。”

“不过这里已经不是能困住我的监狱了,这是好事。”LG在站点里四处搜寻着,“让我找找传说中无比珍贵的至宝在哪里。”

他拿走了Site-CN-██员工休息室里所有的巧克力威化饼干,顺便在财务室里卷走了Rinnosuke刚申请的经费。

“这样寻宝环节就完成了。”LG提着一袋子巧克力威化饼干,大大咧咧的走出站点,他顺手摸了摸口袋里Rinnosuke申请的经费,“反正这家伙申请下来也是给我用,我拿走也没什么问题吧。”

他寻找到一处公共电话亭,并拨通了文档中的电话号码。

“我是Rinnosuke,SCP基金会所属外勤特工。我实在忍受不了他们对我的压榨了——所以,我决定离开这里。我这有一份基金会对你们某外勤小队的武装突袭报告,并会在稍后以传真的方式发送至你处,希望你们能把我从这里救出来。”

LG挂断电话,将文件叠好放进兜里,然后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块巧克力威化饼干。

“让他们狗咬狗去吧,我现在自由了——等等,万一他们追上来怎么办?”

他思索了片刻,并咬了一口手中的威化,然后边走边唱:

"Freedom is mine."

一辆车按着喇叭从他面前驶过。

"The earth is singing."

"I feel the wind."

"I breathe again."

"And the sky clears."

"The world is waking."

LG四处张望着,最后将目光聚焦在这附近唯一的水源——是下水道。他凝视着下水道思考了许久,而下水道也在凝视着他。

他走入了一家商店,买了一瓶矿泉水。

他喝了几口水,继续唱:

"Drink from the bottle How clean the taste!"

"never forget the years,the waste"

"not forgive them for what they’ve done"

"they are the guilty,everyone!"

"the day begins and now let’s see"

"what this new world will do for me."8



平凡剧作家的身影随歌声消逝于弧月之下。

他漫步在无人的街道上,最后走入一座破败的剧院。

他便在这空荡荡的舞台上沉入梦乡。

然后,幕布缓缓落下,将他的身影遮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