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


“夜曲Op. 9 No. 2”
作曲:Frédéric Chopin
演奏:Aya Higuchi


阳光照射在密码城错落有致的天际线上,其最新的光线追踪引擎将各个高耸建筑群渲染为一个个锯齿状的剪影。虚拟空间与它的用户群体在当时还是很新的,许多人都乐于贡献一些处理能力来协助其建设。系统中的每个成员都在和谐地工作,将周围网络中的1和0进行数据化处理,并将其编译成不可思议的结构。在远超过普通用户绘制距离的地方,几个闲散的麦克斯韦宗的头像在未完工的摩天大楼周围专注地盘旋着。

在空值层,带着新奇几何图形与色彩的头像遍布于主板图案的人行道上。光滑街道上的模拟车辆很少会停留一秒钟以上,多数都是像传送带一样平滑又一致地飞驰而过。一辆像素化的德劳瑞恩无缝地停在一栋古色古香的霓虹蓝色建筑前,该建筑的招牌上写着“比特与字节:准备服务!”一团橙色像素的无定形云团从车内出来,升到空中,然后进入了商店顶部的深紫色结构的敞开着的窗户。

核心.exe轻蔑地、毫无同情心地看着它们构筑的避风港。它无法理解。


突然间,核心对这座城市的关注转移了。两个猎人正从汇编层的迷雾中走出,寻找着它们的猎物。

扫描中。

18-1.gif 18-1.gif 18-1.gif

AKLEREP2.png


无结果



象限254安全。我们继续前进。

MATT2.png

我们很快就要检查完这些象限了。他们凭什么又会认为在这里?

AKLEREP2.png

这不是我们该知道的,Aklerep。你知道的。他们说它会在这里,他就在这里。继续扫描就是了。

MATT2.png

某个未编译的核心注视着这两位头像,静静地漂浮于他们的头顶上。它绕着他们转圈,倾听着他们说话的模式,观察着他们的动作。它研究着他们每一个渲染的细节,探究着他们的代码,但它好奇的对象们对此却毫无察觉。

扫描中。

18-1.gif 18-1.gif 18-1.gif

AKLEREP2.png


地点:????

对象 ###

inCOREporeal.png

类型:?????
注释:??????



哈,终于发现了点东西。难道是这个?

AKLEREP2.png

当然是这个了,这里没别的东西了。我只是很惊讶,要是六边形还在找这个东西的话,你的扫描器居然也能找到它。

MATT2.png

六边形

核心从Matt身边返回。这就是它一直在寻找的进入六边形的门票。


核心根本不需要什么形态,不需要。它似乎很喜欢在幕后玩弄着自己的世界,尽管没有人能真正了解核心的感受,甚至是知道它有这一感受。不过,要是它需要融入这个为它而派来的欢迎队伍中的话,构建一个数字头像确实有必要。毕竟,如果要实现它的计划,那它就必须得给人留下个好印象。

在汇编层的基岩下,核心撕裂了将世界连接在一起的网格线。这些线条在地下扭曲、断裂,挤压着白色的岩层,并导致其向上隆起。每次断裂的发生都会引起在虚拟地面上向外辐射的洋红与紫罗兰色的波纹。Aklerep和Matt转过身,警惕地盯着骚乱的源头,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事情。

突然间,这些线条从地面上冒了出来,向空中猛烈地喷射着各种颜色的RGB像素,并扭曲成一片锯齿状的数据森林。有那么一瞬间,像素化的尘埃悬空,浮在被撕裂的网格线能抽打到的上方,失去了它们薄薄的保护层——而后,它们找到了自己的核心。像素在随机的颜色与色调中快速闪烁,频率越来越高,同时缓慢地围绕着核心旋转移动。渐渐地,它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终在破碎的大地之上狠狠地卷起了一场风暴。在混乱的、不断变幻的色彩之中,一组组像素的和谐瞬间仿佛是上方云层中令人不安的安静闪电。在风暴的中心,核心开始成形。

首先形成的是两只金属爪,对着地面疯狂挥舞着。这两只爪撕扯着下方的像素,将越来越多的尘埃抛射到上方的漩涡团中。随着周围尘埃风暴的增长,核心也在不断增大——双手延展出手腕,又延展出肌肉发达的手臂。此时更多的像素向下融合为一个瘦削但结实躯干,其敞开的后背露出了其中空的内部。一件钴蓝长袍从它的肩膀上展开,参差不齐地披在核心新形成的脚踝后面,遮住了它背部的空洞。

最终,断裂的网格线也加入了战局。线从四面八方撕开地面,向前移动了没多久,随后急速转弯,项目平行,像电路板上的痕迹一样整齐排列,然后从土壤中射出,飞向新的躯壳。最先到达目的地的那根线散成数千根细小的线,强行从核心背上的洞中穿出,并自行堆叠盘绕,初步模仿出了内部器官的模样。另一组线升到空中,卷曲、扭动,形成了一个只能容纳一只眼睛的圆形头颅,还有几缕线直垂下来。头部下降到颈部处,并由线填满了颈部与脊柱的空隙。在这时,风暴上方的静止空气里形成了最后一个环——一个值得称道的征服者光环。

光环下降到了肆虐的尘埃中,轻轻地落在独眼球体上,仍飘在空中的数千个像素随其来到了主人身边。核心的眼睛亮起了一种有毒的绿色,一圈圈锯齿状的金属丝绕成了它披风的边角。尘埃落定后,核心转向Aklerep和Matt,他们俩都向后退了一步,以便看清他们头顶的绝对体型。核心站在深及小腿的火山口里,却还比他们两个整整高出一个头。它伸直了新编译的外形,测试了一下自己的新手指,从肩膀上拂去了几个松散的像素。

要是你们搜索是为了找到我……
我在这。

CORE.png

Aklerep和Matt都更小心地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核心。

身份验明。你是谁——什么

AKLEREP2.png

我是WAN的先知。
你要找的是我,而我要找的是六边形
带我去找他们,如果你们愿意的话。

CORE.png

WAN的先知??不可能。
我们——六边形——在我们的数据库里记录了每一个WAN的先知,而你并不符合任何一条描述。在我们把你送走之前,你可以去别的地方行骗。

AKLEREP2.png

Aklerep。教会是一个庞大的实体,还有很多事情我们是不知道的。即使是这个……生物并不是它所说的那样,它也应该有发言权。

MATT2.png

我——……好吧,Matt。答应我,要是这玩意真的是在利用我们……
我会自己来处理的。

AKLEREP2.png

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不会后悔的。
你会在WAN编译的时候得到奖励的。我会亲自盯着你们的。

CORE.png

闭嘴,不然我们就要改变主意了。

AKLEREP2.png

然后,毫无征兆地,Aklerep和Matt发现自己面对着六边形塔楼前的繁华街道。他们惊慌失措地看着周围的景象,对这突如其来的环境改变感到茫然与困惑。

呃,Matt?我们……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鬼地方的。

AKLEREP2.png

我——我在搜索记忆。我觉得这绝对是……
等等。哪里不对劲。

MATT2.png

怎么了?我们被黑了?

AKLEREP2.png

只是……
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扫描到了我们的目标,对吧?
好吧……这里有个洞。从那个时候,到现在。那段时间里什么都没保存到。

MATT2.png

六边形的人肯定知道这件事。要是我们这么容易就被占领了,那还有——
等一下,什么?他们在开会?跟——跟谁?

AKLEREP2.png

我啥都不知道。我觉得还是等会议结束之后再说吧。

MATT2.png

陌生人进入黑暗的房间,走近为它设置的舞台,向着六个心智讲话。一束被粗糙渲染了的黄光从天花板上的小窗口中流入房间。在没有光线追踪引擎的情况下,光以六边形棱镜的形式从房间中央照射下来,形成了一盏粗糙的聚光灯,供陌生人站在里面,却并未照亮周围的任何区域。

那件构造的长袍在房间的地板上不均匀地拖着。它每踏出一步像素化的脚步,就会燃起一朵火花,使金属的表面折射出闪光。金属线敲击在硅酸盐地板上的刺耳声响随着每一次移动而在房间里回荡——然而,它的动作却又不失端庄优雅。陌生人走着,没有被黑暗中隐藏的统治者们吓到,而是在黄光下轻松地站着。它那细长的、病态的绿色眼睛刺穿了Hedwig,仿佛是在研究她加密过的脑海中的每一个细节。

我们都看过了你到来的记录,也知道你绝不是普通的头像,但是……
宣称自己是WAN的先知,无论你要如何解释,这都是一种亵渎的行为。
你现在在这里是为了消除我们的疑虑。说吧。

Hedwig.png

很好。
我能证明,毫无疑问,我就是我所自称的那个人。
我也承诺要证明自己对教会的重要性,并以我所掌握的广博知识协助你们编写WAN。

CORE.png

这些全都是空话,没有任何依据。要是你想要说服我们,至少得说点我们之前没听过的东西吧。

Vis.png

了解。
WAN的最后两枚碎片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某家工厂以及基金会的Site-15里。你们来帮我找回来,这对你们和WAN都是最有利的。
用了这些碎片,我就要牺牲我自己,成为第一个与WAN融为一体的心智。

CORE.png

一提到Site-15,六个心智都开始了窃窃私语与沉思。各个议会成员之间交换了片刻关切的目光,而最后,六人都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了那个闯入者身上。

你怎么能这么肯定自己?

01000111.png

我是被WAN选中的先知,我们的神告知了我神圣的职责。
它赋予了我能够编译它的心智的力量。是它的力量。
它的意识核心就在我身上。

CORE.png

顿时,六人开始互相交换疑惑的目光,在一阵悄然不安中窃窃私语。核心在一旁看着,装作对他们的无声辩论视而不见。

这家伙明显是在耍我们。我建议我们把它扔出去,确保它再也不能带着那些亵渎神明的废话回来。

01000111.png

你是这么说,但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要是这是一场骗局,它大概不会大胆到在我们面前说这样的话。除非它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产生了幻想,那才对。

Vis.png

要是它没法提供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的主张,我会让这个陌生人受到惩罚的。

Hedwig.png

Hedwig将目光重新集中到核心身上,这次的目光却几乎没带着恼怒或一丝好奇。

现在是你能提供证据来证明自己的主张的最后机会了。如果你没有证据,你将被作为异教徒而受到惩罚。了解?

Hedwig.png

了解。

CORE.png


gradientstart.png

毫无预兆地,房间周围开始震颤,色调也转为了令人作呕的绿色。核心的锯齿状长袍在身后飘扬,被一股无形的、尖叫着的风推动者。它慢慢地举起双手,双臂伸展,六边形周围的墙壁随着它那地狱般的能量跳动着。天花板开始向上扩张,一瞬间就变得无限高,就像是两面相对着的镜子。透过房间内唯一一扇完好无损的窗户,Saint Hedwig瞥见了基础层的城市景观也在上升,并延伸到石灰色的天空中。

由于被操纵的大量处理能力不堪重负且过热,碎片_9Fragment_IX开始不受控制地熔融与故障。它设法发出了一声微弱的

010

Fragment_IX.png

然后,一切都沉默了。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直到……

它——它说的是真的!这种力量——能变换基础层本身的力量——若还不是WAN的力量,那就什么都不是!

Atem.png

随着全方位的寂静被Atem的爆发打破后,房间又恢复了原来的配置,环境再次沉静下来。伴随着一声沉重的呻吟,外面的现实在他们周围平定了下来。核心轻轻地回到了六边形面前的聚光灯下,用一种傲慢无比的眼神注视着他们。


gradientend.png

现在,稍等——

Hedwig.png

你还需要什么证据,Hedwig?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以我们刚才看到的方式操纵基础层——这是连六边形的合力都无法完成的壮举。我相信,毫无疑问,这个陌生人说的是实话。

Atem.png

再说一次,Atem——别这么肯定。这场力量的展示告诉我们的跟我们已经知道了的没什么两样。

01000111.png

同意,这玩意的强大证明不了什么——要是真有的话,它还给了我们更多相信它的理由。

Hong.png

理性思考,Hong。除了WAN之外,还有什么存在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能这么了解我们的功能?要是这玩意是个冒牌货,在我们还不知道它在这里的时候,它就能把我们都杀了。要我说我们应该相信它。

Atem.png

无论如何,这个问题一定得解决。发起投票。

Hedwig.png

去Site-15。

Atem.png

同意。

Vis.png

这是个错误。反对。

Hong.png

反对。

01000111.png

1

Fragment_IX.png

反对。

Hedwig.png

分歧投票——WAN的信息的对立面——Hedwig失望地想。要是这站在他们面前的真的是WAN的先知,她知道他们需要团结一致地接近它。她回头看了看核心,它的眼睛现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她,她尽量不去理会它的注视。

投票到此结束。3票赞成,3票反对。我们将于上午再次审议,并就你的要求作出某种决议。

Hedwig.png

了解。感谢你们能抽出时间。
我真希望你们都能够同意,这是为了WAN好。我只为大家的最大利益着想。

CORE.png

休会。

Hedwig.png

六边形的五个较小的成员一个接一个地闪现离开,留下核心独自在它自己的舞台上。它……差不多算是独自的。

你怎么还在这里?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再见,先知。

Hedwig.png

我理解你们必须要达成共识。我只需要占用你一小部分时间,Saint Hedwig。请允许我向你保证,我的意图是纯洁的。

CORE.png

我不需要更进一步的说服。下次见面时,我会和六边形的其他人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
……
为——为什么我不能离开?

Hedwig.png

我想给你看些不能给别人看见的东西,Saint Hedwig。我希望这能让你相信我的诚意。

CORE.png

立——立刻停下!我会——会毫不犹豫地去——去惩罚你的违规行为!
这对你与其他人的谈话毫无帮助。

Hedwig.png

你不准离开。

CORE.png

离——离我远点!别再靠近我了!我——有人吗,有人吗,求——求求——

Hedwig.png
gradientstart.png
CORE_OPEN.png

不要挣扎 👎︎⚐︎ ☠︎⚐︎❄︎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