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诅咒

Jakeob Aldon盯着挂在墙上的钟,脸上的表情在极度专注和全然厌倦之间交替。她站在香辣面皮披萨的收银台后,尝试着把时针变长。也许,如果她足够努力,她就能突然变成现实扭曲者。也许她已经是了,而且她只有一向非常特定的能力——让她的轮班快点他妈的结束的能力。

然而,到头来她并不是一名现实扭曲者。实际上,她是一个完全正常的基准人类。也许这很快就会改变。Aldon这几个星期一直在想那些澳洲佬脑子里在想什么,以及她能通过帮助他们得到的东西。一具新身体。大概是变形粘土塑造的魔像,在粘土烧制过程中把她的灵魂转移再束缚到上面。一旦完成,它就会和一具普通的人类躯体一模一样。假如一切进行得无比完美的话。

但倘若Aldon懂得什么的话,那就是没有什么是真正完美的。对她会犯错的不断疑虑,以及她的无能会毁灭自己的念头,自从她给Felix打过电话以后就一直纠缠着她。

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从试图打破平凡逐渐变得极为渴望自己能够坚守它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秒。但这二十秒感觉上就像一个小时。或者至少足足五分钟。

“走快点——,”她对着钟抱怨道。

“在跟自己说话呢?”Margret Williams问道,同时戳了戳Aldon的背。

在烦乱了一下之后,Aldon站直了身子。“什么——不是,我只是站在这里干活,像个正常人一样。”

“是……是啊。”Margret把自己的重心从Aldon身边移开了一下。“呃,不管怎么说,后头找你。”

这时Aldon意识到自己工作时有多少时间在做白日梦,恐惧一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当Magret继续说道这只是一次员工调查,Aldon的肩膀放松下垂得手臂好像要脱臼了一样。

“好的。上司。应付调查。谢谢你,Margret。”

Margret走开时摸了摸Aldon的肩膀。“你还好吧,Aldon。”

“呃。不。不怎么好。压力很大。嗯。你懂的——女生的事情。”

Margret先是笑出了声,然后才镇定下来。她迅速清了清喉咙,试图表现得像那是她的一贯举动一样。她张开嘴像是要说什么,大概是道歉吧,然而接着只是继续假装咳嗽。

Aldon只是尴尬地点点头,径直走向经理的办公室。她轻轻敲了敲微开的门,然后潜入室内。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坐在里面,穿着一身看起来让他不怎么自在的西装。他心不在焉地挠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直到他注意到Aldon才停下。

“哦,你好啊!”他迅捷地离开座位站起身。他和Aldon随便握了个手,咧嘴一笑。“Jakeob Aldon?很高兴见到你。我是Daniel Navarro,我会问你几个问题。请坐吧。”

他把门锁上了。Aldon觉得有些奇怪,但她把这当作了她这些年来染上的神经质倾向的一部分,便没有细想。与Aldon坐下同时,Navarro走到桌前,但他没有坐下,而是打开一个文件夹,在里面翻找了一会儿。然后,他从里面取出一张纸,把它递给了Aldon。

保持正常的举止。不要对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做出反应。

“那么,你觉得这里如何?你是否喜欢你的老板?你的同事呢?”

“嗯。他们挺好的。没有抱怨。我觉得我,呃,通常一个人呆着。”

在他们说着的同时,Navarro从文件夹里抽出六张纸,然后弯下腰将其中一张粘在地上。他站起身绕屋一周,在每面墙上各贴了一张。

他爬上经理的椅子。“我了解了。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Aldon看着他把最后一张粘在天花板上。“我觉得就是……害羞吧。”

“那没什么。”他一边跳下了椅子一边说道。接着他坐在了椅子上,解开外套的扣子了领带。“那没有任何问题。顺带一提,现在你可以反应了。”

Aldon咬着自己的舌头,沉思着点了点头。她提出了一个她自己认为不错的开场问题。“你到底是谁?”

笑容丝毫未改。“我告诉过你了。我是Daniel Navarro。我是来问你几个问题的。还有向你提出一份工作邀请。”

Aldon叹了口气。“好吧,但是,你是给谁工作的?”

“你不知道?”Navarro用手扶着下巴。Aldon摇了摇头。“哈!他们还说模因学都是废话呢。香辣面皮披萨Spicy Crust Pizza。SCP。基金会。”

Aldon脑海中阻塞的沟渠突然开始奔涌。她猛地站起身,快得把椅子都掀翻了。“什么——操——什么?他妈的模因学就是废话。”

“嗯,说它是废话是因为它烦人,而不是因为它无效。”Navarro耸耸肩。他还保持着微笑,这让Aldon开始不安。“放松,Aldon。我是为和平而来的。基金会想为你提供一份工作。”

Aldon面壁而坐,脸埋在双手中。“我。给基金会。打工。”

“嗯,确切来说不是。你看,这只是一家前台。除了店主没人真的知道。”

Aldon并没在听。“我一直很安分。小心!别做太大的东西,别做太危险的东西。而且我一直在你们的眼皮底下。你们大概在这里大奥出装满了摄像头什么的吧,嗯?”

“确实。”Navarro从椅子上站起身走近了Aldon。他蹲下来,向她露出一个比之前小得多的微笑。“但是,你看。我们还没对你做过什么呢。我们从你应聘开始就知道了,但是我们没把你抓起来,而是给了你一份工作。”

“那确实很合理。把有关人士放在你们能监视到的地方。老兄。操。所以,什么——等等,Finn怎么样了?”

“他没事。现在如此。这也可能改变,取决于你的合作态度。”

他脸上矛盾的神情没有遏制住Aldon的沮丧。“干你丫的。”

Navarro带着歉意伸出手。“对不起。只是完成我的工作。你能告诉我他们要你做什么吗?”

Aldon交叉着双臂。她希望自己看上去无动于衷而不是凄凉忧伤。“随便了。”

Navarro吸了口气,变得稍微严肃了一些。“我们想让你接受邀请你的Are We Cool Yet?派系的邀请。Aldon,你不是个问题。但他们是。”

“你想让我给他们下套。”

“没错。大多数异常艺术家设法待在我们的监视下。甚至相当多的aussie也没有让自己太过引人注意。但是那些家伙不同。他们参与了东海岸的那次我们无法解决的大规模……混乱,现在他们又来到了西海岸。”

Aldon伸出了手,但并没有抓住什么。“你要知道,我终于有了一个像样的机会。虽然机会渺茫,但它是完全由我把握的。现在这个机会没有了,就因为老大哥说了句‘去你的,Aldon’。该死,既然你们在监视我,我大概永远不能了。”

Navarro低下身子。“我真的对此很抱歉。我也有一个跨性朋友,他……过得不怎么开心。我不会说我了解那是什么感觉,但是我感同身受。我可能——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能够帮到你。我会提交一份申请。但是我很怀疑它是否能被批准。”

那几乎毫无意义,而且Aldon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认真的,不过即使是故作姿态,这对她来说也很重要。她再次耸耸肩。

Navarro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臂。“听我说,九年前?我正和你如今的处境相同。”

Aldon强撑着瞪了他一眼。“现在你为他们工作。”

Navarro又一次露齿而笑。“尽可能地利用逆境嘛。我认为我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异常艺术界。”

“所以……为什么不在他们踏入你们这家该死的披萨店的时候抓住他们?那又能有多难呢?为什么我非得在这破事里当双面间谍?”

“我的上级认为他们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最近这一带有很多敌对的异常艺术活动。他们认为Paulson和Cori参与其中。而他们令人惊讶地难觅踪迹。就像他们有什么东西能消去他们留下的所有足迹一样。”

“好吧。随便了。”Aldon站起身,Navarro想扶她一把,但她拒绝了。当他重新系好领带和扣子时,她又瞪了他一会儿。“结束了吗?”

“嗯,你现在在一个隔音的房间里。这之后你还得回去工作几个小时。要不要发泄一下?”

“哦。好的。谢谢你。”

Aldon做了个深呼吸,开始挥舞着四肢东跑西撞。

“呲呲呲呲呲呲嚓!”

Navarro紧紧捂住耳朵。“天哪!我的意思是等我走了之后再说!神哪。”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