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中,黄沙裹挟着时间
评分: +12+x

这不是Eule第一次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目前看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春夏季,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以及葱岭的融雪,会被山谷引向这里,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冲积平原与绿洲。便有人类趁此机会留在了这里。没有人想在秋冬季无准备地来到这里。哪怕准备周全,进入这片死亡沙漠也需三思。

但Eule还是来了。眼下,从基金会体系一路成长上来的特遣队副队长们正逐渐适应那支CBRN特遣队的节奏,而他这个半道出家的半吊子也会逐渐退出指挥层,至少不再掺和战术层面。这是他自己的意思。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实际上算是技术型人员,并没有足够的军事才能,截至目前的几次成功行动几乎都可以归功于运气。闲下来之后,Eule就跟着生物部门满中国乱窜,眼下他和他的团队来到这里的目的之一就是找一种虽然目前看已经野外灭绝但最好还是找一找的柳树。沙漠地区有柳树其实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这种柳树在进化树上的位置竟然和杞柳、垂柳这两种很需要水的柳树在一起,那就很离谱了。更别说那是一种能分泌致幻剂,制品还能改变人类外貌的柳树。

基金会就是干这个的,没辙。

作战靴踏在沙地上,沙粒从未承受过如此重压,纷纷向旁边滚去。直到靴子深入地面快两个公分才停下。

走在队尾的一名队员像是被什么绊了一下,花了点时间稳住身形。脚还在原地没有动。到底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基金会干员,万一那是一枚松发雷,他要一抬脚全队都得报销。队里的工兵立刻赶了上去,用工兵锹挖开了脚旁边的沙子。

一枚颇具萨满风格的面具映入众人眼帘。这倒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这原本是当地萨满部落用于仪式的道具,唐朝的兵锋到达这里之后,他们意识到了这件物品在军事领域的重大价值,随后利用这些面具以及制造这种面具的柳树,也就是SCP-CN-1577-1,组建了一支被称为“无面”的斥候队。这枚面具,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那时所留。

但那支部队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烟尘中。其消失也是疑点重重:公元750年,这支部队在前所未有的急迫的命令下出动,随后一去不返。基金会虽然也在大漠里找到过两具“无面”的士兵的干尸,但经过对尸体随身物品的检验,那两具尸体是在公元657年前后,也就是苏定方灭西突厥一战战死的,与“无面”最后的结局并无关联。所以找到这枚面具,到也算是解锁了一个支线任务。很重要的支线任务。

摊开地图,唐朝军队几次军事行动的路线都被标注在了地图上。再对比一下GPS坐标,Eule发现这处坐标并不在几条路线中的任何一条。虽然知道沙丘的移动有可能会裹挟埋藏物移动,但如此远的距离,只会有一种可能。如果能发现真相,原本的寻找柳树的任务,也算是无关紧要了。

“头,要挖一下吗?”

“挖吧。”


唐天宝九年,一月,安西都护府大都护高仙芝收到了一条密报:有情报表明,一支身份不明的军队自昭武九姓1管辖的区域向大唐进发。

他并没有当回事。毕竟,这里是安西,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也只是命令戍边的军官们提高警惕,准备迎战。数日后,他接到了第二封报告。

“……死者皆出于七窍流血,周身无复之伤亦有血流。偏于外者身如被火灼然……”

刚刚接到消息的高仙芝并不相信这份边关将领送来的报告,几乎下达了诛杀谎报军情者的命令。整个哨点的人以这种有些超乎常理的方法战死,很是离谱。出于谨慎,他派出了斥候对各个哨点进行确认。没等斥候全都派出去呢,高仙芝就接连得到数份来自不同防区的将领的汇报,而且一个比一个离谱,什么地平线上出现亮光什么的,还有蘑菇状的云团,派人去看情况发现有很多哨点全员遇难。一个两个将领谎报军情到还说得过去,但平常有矛盾的两个人送来同样的报告,串通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再结合自己的渠道收集的情报,他还是确认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有一支带有敌意的部队自昭武九姓的区域携带未知的武器闯入了大唐,并已经全灭了数个哨点。目前正一路向南。目的地,是那片大漠。

作为西域最高级别行政官员的高仙芝知道目前情况危急,但眼下他也没啥头绪。如果说第一个被发现的遇袭的哨点是全体人员在瞬间被杀,随后被发现的几个遇袭哨点中,有些还派出了人员试图与主力取得联系,但被派出的士兵几乎全部消失在了大漠中。倒是去侦察的斥候找到一个跑出来的士兵。根据斥候的描述,那名士兵呕吐的频次超乎想象,最终也倒毙在了沙漠中。

谜团接着一个谜团。高仙芝突然想起,自己被任命为副都护的那一天,时任大都护撇开了所有人,带着他找到了一个书生,嘱咐说,一旦遇到什么违背常理的事情,找他就行了。一向目中无人的大都护对那个书生礼遇有加,这给高仙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想到这里,高仙芝立刻动身找到了那位书生,将前因后果一一道来。那书生听罢也是眉头紧锁,最后取来一张纸,写下两个大字:无面。

高仙芝听说过这个部队,在与突厥的战斗中,高仙芝也曾与之配合作战,作为斥候队,其高效率的情报获取与算是额外技能的渗透能力让高仙芝心服口服。但在高仙芝看来,无面并非一支正常的部队,名义上属于羽林军,实际上更像是一支私兵。据说连皇上对这支部队都没有调动的权限。出于好奇,高仙芝也曾试图打探过这支部队的底细,倒也是无功而返,甚至因此遭到了警告。但高仙芝眼下也没有别的选择,他立刻将消息上报,同时也知会了那名书生。第二天,“无面”就已经全建制到达了都护府所在的龟兹城。曾听说“无面”行军疾如风雷,但前一天上报,第二天就从洛阳跑到了龟兹,让身经百战的高仙芝啧啧称奇。

公元750年,“无面”出龟兹,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


基金会历史部门对“无面”进行过大量的研究。在唐朝编制表上,根本看不到有关这支部队的任何记载。但如果在中华异学会的竹简上,无面这支部队的出现频率可以说达到了一定的数量级。其实原因很简单。对于李唐王朝而言,无面的性质更接近于唐朝借来的雇佣军。这也就导致了无面的编制与其他唐军部队有明显区别。一般而言,唐军的基本建制为二百人左右的团,而无面,仅是一个旅2,所辖不过百人。异学会构成仍较为松散,便有部分成员与唐王朝达成协议,能够自由的在唐朝国内组织力量应付异常。作为交易的一部分,部分异常被用于协助唐王朝对外作战。

例如无面。使用SCP-CN-1577-1制成的面具,也就是编号为SCP-CN-1577-2的异常物品,再加上特定对象的生物素材,使得这支军可以转化为敌人的样貌。再加上挑选的人员不乏语言天才,浑水摸鱼搞侦查简直是手到擒来。

不过这跟Eule没啥关系。不管身前啥样,死在了沙漠里要么变成骨头要么变成木乃伊,易容术再强也没啥意义。就比如在发现面具的地方下面的那具干尸。虽然挖掘用的铲子对尸体造成了些许破坏,但问题倒是不大。本着只要有可能性那么事情一定会发生的原则,一行人对干尸进行了简单的检查,以排除这个尸体只是正好跟面具埋在一起的状况。在干尸身上的衣服的下摆,一名队员摸到了一枚印章,上书“无面”二字。这下错不了了。再往旁边挖挖,一个包裹,一把唐横刀,也暴露了出来。

Eule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且不说干尸的问题,经历了上千年的时光,这些遗物仍没有移动位置,又正好被找到,几率可能比抽卡十连SSR还低。打开包裹,里面是几卷竹简。Eule小心翼翼地取出竹简,慢慢查看。这些竹简似乎是异学会有关的公文,每年的行动分别记录在竹简上。而最后出现的时间,正是天宝九年。也就是公元750年,疑案发生的时候。唯一可惜的一点是,没有找到地图,也就无法确定这支部队最后的行动路线。但Eule已经很知足了。他将其他的竹简放入物证袋中,将记录天宝九年的行动的竹简放在沙地上,细细研读起来。

“……死者七窍流血,身上有灼烧伤,还有频繁呕吐的症状?现场还有巨大的亮光?”参与了中国分部第一支对CBRN威胁特遣队组建的Eule迅速判断出这些是急性辐射病的症状,而且离爆心的距离应该不会特别远。唐朝的核武器,Eule也是一头雾水。竹简上的内容仅记录到了无面部队出龟兹城进入大漠后准备前往最近一个遇袭的哨点勘察的情况。其他队员用金属探测仪检查了周围区域,没有发现更多的反应。简单看了一下方向,这具干尸被发现的时候背对着龟兹城遗址,可能是正在前往集结点的路上因各种原因死亡。考虑到死者的武器都在附近,尸表也非常干净,Eule判断,尸体面朝的方向应当就是无面部队最后前进的方向。

“任务中止,把尸体带上回站点尸检吧。”干尸是典型的保存型尸体特征,虽然已经是一千五百多年前的死者,仍能提供不少信息。在个人终端上标注了死者的朝向,Eule带队离开了现场。

风裹挟着沙,将时间的种子埋下。


异学会很是松散。严格讲,这个组织一开始就没打算作为一个严密的组织行事。加入异学会只图用异常游山玩水的不在少数,但也有严谨行事的人。“无面”,便是这一群人参与到组建的队伍。以斥候称呼并不准确,严格说,无面的成员集斥候,仵作,骑兵等身份于一身。可惜在皇权的限制下仅能有一旅人马存在。

无面对于大漠并不陌生。无论是随唐军的铁骑剿灭西突厥,还是与上工3一起血战疫病军团,无数代无面中人在大漠中战斗,倒下。此行,上下皆以为是一次传统的任务。出龟兹之后,无面直奔最新的一个遭到袭击的哨点。一名火长4在马上做起神行法,全旅人马如踏云而行,即刻赶至地点。

此地尚无人驻守,皆因为无人敢于在此处长时间驻扎所致。无面可不管那些。他们的双鱼玉佩可以在一些情况下警示危险,亦可以在危机时刻保住一条性命。玉佩尚无异动,则无异常。派出两火人马确保两翼,剩下的人则开始仔细搜索这个哨站,以及哨站中的遗体。仔细勘察,无面们方知高都护所言非虚。室外之死者,衣甲尽碎,七窍血流,四肢皆似为火所燎。室内之死者,七窍流血之外,似有人在袭击后尚且存活,尸体旁仍有呕出之秽物。

高都护已将各个哨点损失情况一并交给无面,无面们将各个哨点的情况由重到轻细细排列完备,绘于图上。数年前,无面曾目睹过上工中人以火药炸毙敌军,故知晓屋外之死者多半是遭中了。上工中人断不会无缘无故袭击唐军,那么目前,找到爆炸地点可解开大部分疑惑。图以绘完,以远处为轻,近处为重的原则,无面们确定了爆炸发生之地点。事不宜迟,就近安葬已死兵士后,差遣人员回报给高都护,无面们上马,前进。

此去,无问生死。


基金会站点Area-CN-07,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的基金会站点,也是最近的,能够执行尸体解剖检验的站点。在Site-CN-21的协调下,Eule获得了在这里进行工作的权限。按照历史研究部门的研究,无面部队的军人都配有一块玉佩,用来警示危险状况等。来到站点前,他也利用基金会的渠道联络了相关人员。在他的印象里,机动特遣队辛辰-0 “海洋生物”似乎也配有类似的东西。他想知道是否有关联。

“很遗憾,没有。”视频那头的研究员耸耸肩。

倒也是在Eule的意料之中。在目前收集到的资料里,无面使用的玉佩以及相关技术也未再出现过。可能有自己权限不足原因,但目前这个原因也基本可以排除,那只能说明是两条技术路线殊途同归的结果罢。

干尸已经摆放在了解剖台上。Eule首先一层层剥去了干尸的衣服,然后开始仔细的检验尸表。没有发现外伤。死因应当与战斗无关。接着,Eule掰动干尸的下颌,打开了口部。一枚双鱼型的玉佩放在里面。这是基金会第一次获得玉佩的实物,前番找到的无面的尸体携带的玉佩看起来是被他们的队友回收了。

只是,为什么在嘴里?Eule没想明白。他倒是知道部分国家的军队会将战死者的狗牌塞进嘴里,但这种行为出现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可以说是,不那么自然。虽然有可能是护身符一类的设定这样的。打开胸腹,Eule倒是基本搞明白了这具干尸的死因。很不幸的是,死者的心脏上有一处先天性房室附加通道。如果是这个原因引起的预激综合征导致严重的心律失常最后死亡,倒也不是不可能。而死亡前产生的幻觉,让这名士兵选择将玉佩含入口中,多半是为了保存一些信息吧。

得到了消息的Area-CN-07的成员找来了一名研究异学会相关的奇术师,成功激活了玉佩上铭刻的法阵。

“这是一种记忆储存媒介。上面的法阵是让信息显示出来的那种,也就是说我们能看到玉佩的持有者希望记录下来的东西。”

这不就是黑匣子嘛,Eule终于想起了合适的,能说明这个东西功能的词汇。

“不过嘛,毕竟埋了一千两百多年了,真要显示出来信息还得等一下才行。”


无面原先的调查计划亦被中止。原因很简单。他们发现了一支神秘部队。其衣着并非唐朝风格,亦非昭武九姓众人。无面们旋即隐蔽起来。不消吩咐,便有数火人马向两翼展开,寻找机会。

这也是颇具无面风格的作战方式。遭遇敌方后伺机袭击其外围人员,审问后杀死,并取其部分组织覆盖在配发的面具,也就是SCP-CN-1577-2上,以改变自己的外貌与声音,随后混入敌方大营打探情报,策应总攻。利用这种方法,无面曾与唐军一道击溃过无数敌军,开拓大唐的边界。

本该如此。但潜伏的人员在对方外围人员路过的时候并没有发动攻击,而是保持隐蔽,确认对方离开后,迅速返回了集合地。很快,无面旅帅5就知晓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对方使用的语言并非已知的任何一种语言。

作为唐军中的特殊存在,无面中有大量语言天才,每一火均有军人能够说吐蕃、突厥、大食、高句丽等国的语言之一,这也是渗透所必须的。但眼下,无面完全无法使用对方的语言,也就是无法渗透。歼灭呢?旅帅评估了一下人员比例,1比1,虽然说有机会,但是并不知道敌方是否有更多人员,会导致的唯一后果就是打草惊蛇。问题大条了。不过事情很快就出现了转机。那股敌人在一番交流之后分成了两组,分别向两个方向前进。其中一组的人数远小于无面的人数。

那就没什么说头了嘛。

无面迅速做出决策,将那个规模明显较小的敌军小队作为目标。确认大股敌军已经走远后,无面迅速包围了那一小股人马,然后,挺槊,冲锋。

战斗,不,严格讲是一边倒的屠杀,很快就结束了。留下的几个活口被负责审讯的军人带去了不同地点。语言不通倒是小问题,既然从昭武九姓的区域来,肯定能说突厥语或者其他的一些语言。无面们倒不担心拿到假情报。把活口分开审讯的目的就是这个,防止串供,同时情报可以交叉比对。俘虏们倒是有问必答,很爽快的交代了自己的目的,但对于随身物品什么的守口如瓶。无面们倒也没太难为这些俘虏,只是旅帅对于什么“镇压邪神”一类的理由表示不置可否。如果异学会核心成员在这里一定能反应过来,所谓邪神指的应当是塔克拉玛干中的一些超自然战争时期的遗物,不过无面的密级并不够。另外的话,这些人交代的自己的来历也是不清不楚,“阿卡德”什么的,没听说过。

出于谨慎,无面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俘虏灭口,而是专程前往了最近的唐军哨点,将俘虏送了过去,俘虏的随身物品也一并留在了那里,这些东西随后会被哨站送往高都护那里,其中包括一些刻着不明图案的泥板。唯一留下的,是一个被擦拭的锃光瓦亮的完美的金属球体。无面们知道那个东西有问题,但具体有什么问题,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不能把那个东西留在哨站里。


其中一块泥板目前正放置在Area-CN-07。在楔形文字的破解上基金会目前也是一筹莫展,更别提专业根本不是语言学的Eule。不过在其中一块泥板上,Eule认出了几个符号:𒆳𒌵𒆠与𒀀𒂵𒉈𒆠,阿卡德语和苏美尔语中的阿卡德帝国一词。在大学,Eule选修过人类起源这门课,并且在美索不达米亚相关单元栽了一个大跟头,因此对这些词汇不能再熟悉。要说的话,他跟美索不达米亚也是渊源颇深,加入基金会后负责的第一个项目就是那群神棍们不知道用啥方法弄出来的一堆丝状病毒。将这些杂念甩出脑子,Eule开始整理装备。玉佩如同全息投影般展示了一些信息后出现了类似视频播放时出现的卡顿的现象,奇术部正在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已经拿到的消息也足够了。无面与那个八成打美索不达米亚来的军队发生了战斗,并且把一些俘虏送到了某个唐军哨站。现在Eule的任务就是过去看看还留下了什么。唐军的记录上没有任何有关奇怪的俘虏的记录,那么那些俘虏可能被哨站中的唐朝士兵私了了。那个哨站遗址倒是已经被发现了,只不过研究人员就简单的看了一下内部。谁会把私了的证据撂哨站里啊。

基金会驻西北地区的考古部门在找骨头这个问题上自有心得,以刨坟堆子的高效率闻名中分上下,至于在大沙漠里找一堆骨头,虽然以前没干过,但是考古部门上下那是情绪高涨。很快,在翻了十几个明显埋的不是美索不达米亚人的地点之后,考古部门在哨站以西500米的位置找到了那几副骨头架子,效率之高,以及这个哨站私了的人数之多,让Eule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至于考古部门怎么认出来那是美索不达米亚人的,Eule完全不打算问。再三确认没必要继续挖了之后,考古部门口头喊着就这,收拾收拾开溜了,全然不顾自己之前勘探这个哨站的时候完全没在周围搜索的事实。Eule没啥心情职责他们。他开始检查被刨出来的这些骨头架子,期待有什么发现。

那些负责私了俘虏的唐朝士兵还是手下留情了,最起码没把尸体身上的遗物一起薅走。不过这些遗物其实也没啥可看的,也就是服饰上的楔形文字不断提醒他这群人跟阿卡德帝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没啥意义。因为那个时候阿卡德帝国已经在三千多年前被埋在了中东的沙尘中,成为了艺术史或者世界史教材上的一个名词。Eule挠了挠头。基金会在中东地区的工作一直不是很顺利,由于ORIA的存在,获取一个中东地区的早就在地底下埋着的政权的情报约等于不可能。不过,尝试一下倒也不是不行。Eule用携带的电脑写了一封邮件,基金会的对外联络部门一直有与ORIA的联络通道,毕竟在一些方面,双方还有共识。现在只希望外事部门能尽快转发这封邮件,看看ORIA那边有什么看法了。眼下更重要的是回到站点,看看那帮奇术师做到哪一步了。


无面们不大愿意用神行法。这种方法虽然能显著提高行动速度,但也意味着会丢失很多目标和线索。这次的任务与以往还不大一样,无面们擅长的易容偷袭战术并不能使用。但这不意味着无面会放弃追踪目标。在异常中守护大唐是他们的目标。

眼下,他们需要追踪的目标应该也没跑远,最起码,自己坐下的骑兵部队追上去是毫无问题的。作为来往大漠近百年的精锐,无面对于沙漠中的定向追踪也是颇有心得,相对的难点在于如何找到那支部队。不过,在一个无风的沙漠的夜晚,行军必然会留下痕迹。而寻找痕迹,恰好也是无面们掌握的不值一提的小技巧之一。更何况这是一个七十多人的团队,在沙漠中留下的痕迹在无面们的眼中跟一支正在冲锋的重装骑兵部队留下的痕迹没啥区别:明显的不可思议。对方对己方的存在一无所知。

无所谓了。人数比大致是4:3,但无面们也没打算请求支援,潜意识里他们认为卷入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至于进攻,这群斥候从未把正面突击作为战术之一。哪怕是之前歼灭那个小股部队都没有那么干。

干脆利落的突袭。残存的敌人将一些明显上了年纪的长者围在中间,怒视着周围的唐朝士兵。马蹄刨着沙土,只要一声令下,长槊就会刺入这些人的胸口,将这些来自遥远国度的人们抹杀。

无面的旅正并没有下达这个命令。他注意到,其中一位长者也拿着一个有着金属光泽的完美球体,但要比无面们目前掌握的那一个要大很多。不出意外的话,那个就是造成唐朝军队数个哨点团灭的武器了,但他们在如此情况下仍未使用,很不对劲。看规模,这支更像是小分队的队伍必然有方法规避那种武器的伤害,按理说有能力在杀死全部在场唐军后确保自己人活下来,但他们没有使用。旅正放下手中的长槊,用汉语开始劝降。

没有得到回复。

他紧接着使用突厥语重复了一遍。这一次,被围在中间的一位长者走了出来,用突厥语询问旅正,为何他要带队袭击自己的队伍。一番话让无面们有些摸不着头脑。旅正很快意识到这中间存在巨大的误会。他将槊置于一旁,翻身下马,将唐朝哨站遇袭一事说出。意识到己方遇袭的原因后,那长者显得十分愤怒,似乎是用自己的语言大骂一番后,从行囊中掏出了一份地图,称是在Tash6得到的,上面并没有唐军新设立的哨站,因此没有注意到杀伤范围。而其目的,是杀死潜伏在大漠中蛰伏着的邪神。


玉佩播放的信息再一次陷入卡顿。奇术部负责人挠了挠头,表示他们确实已经尽力了。不过Eule对于重复出现两次的“邪神”有了兴趣。他不由得想起前段时间在河南博物院见到的东西。根据空中力量的说法,那个东西最后的方向正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很多生物在陷入危险的时候会本能回到最熟悉的地方才能获取安全感,刚刚复活的大号蜥蜴(至少Eule这么认为)应该也不会例外。

正琢磨着,他的个人终端突然亮起。Eule抬手一看,原来是对外联络部门转发来的ORIA的回复,如此高效率让Eule一时有些不大习惯。在这封堪称热情洋溢的邮件里,ORIA确认他们确实在追踪一支一直在追杀导致其帝国毁灭的生物们的阿卡德帝国遗民。在ORIA看来,阿卡德帝国的覆灭与超自然战争关系非常紧密。但追踪工作在中亚被迫停止。碍于伊朗政府与中国政府暧昧的关系,ORIA显然无法在总参特侦和国安十九局的眼皮子底下溜进来。但光明正大的调查?真主至大,没人会认为全球超自然联盟的资助方之一会把自己放进本国领土搞调查。这名ORIA成员甚至暗示基金会与其合作进行调查。

后面的内容基本上就是一系列调查报告,甚至被贴心地翻译成了中文,很难不让人看出诚意,但Eule显然没法做这个决策,他只想看看硬货。在调查报告中,ORIA也指出了那支阿卡德帝国末裔在中亚最后的活动时间:公元750年,Chaj,也就是昭武九姓中石国的波斯语名称。

时间对上了。看来那些最后的阿卡德人为了他们的复仇追进了大唐的领土,在错误地图的影响下误伤了不明真相的唐朝边关士兵,然后在完全没搞明白状况的情况下几乎被赶来的无面的士兵们剿灭。整个一把糊涂账。如果没啥转折的话,这些阿卡德末裔最后的足迹,应当也已经被这片沙漠埋葬。奇术部的成员赶来通知Eule,玉佩已经可以继续显示信息了。将杂念暂且放下,Eule与奇术部门一道,准备去开启一切的谜底。


无面们并没有下杀手。在知晓了对方的目的之后,无面上下均意识到,目前更紧迫的威胁是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复苏的邪神。于是无面与那支阿卡德末裔暂时放下了仇恨——毕竟互相杀死了对方阵营不少人员,兵合一处,向“邪神”所在的方向前进。保险起见,无面中人做起神行法,确保能快速到达“邪神”所处的位置。阿卡德末裔中,年轻点的人们对这一法术惊叹不已,长者们仍是古井无波。趁此机会,那些长者告知了无面们如何使用那种武器。虽然末裔中的年轻人坚决反对这个做法。

无移时,队伍便已抵达“邪神”所处位置附近。无面的旅帅突然赶到一丝不快。具体原因,他倒也说不上来。思前想后,他命令两名士兵以神行法快速返回都护府,将所知一切告知高都护。二人领命去了,无面们便于阿卡德末裔一道翻越山丘。越过山脊线的一瞬间,无面军人们的玉佩开始闪烁,警示着此地的危险。目力所及之处,尽是“邪神”外泄的能量感染的生物。不过眼下看不大真切,只能看见黑暗中一双双血红的眼睛。大事不妙。旅帅将长槊抛在一边,抽出了长刀。铍青铜制造的刀具,专门针对这些生物。伴随着他的动作,整支无面组成了攻击队形。有的士兵将腰间的酒囊解下,将雄黄酒倒在刀身上,随后自己将剩下的喝下肚。

刀身上,火焰升起。

那些阿卡德末裔已经冲了上去,无面们却不为所动。精锐部队,行令禁止,皆如一人。待到那些生物们的密度合适,旅帅发声喊,双腿一夹马肚,无面们开始冲锋。燃火的长刀轻而易举切开了并无形体的东西,那些无形体之物却也燃烧了起来,直到化为虚无。无面们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虽然严格讲,此处正是无人之境。在他们的掩护下,那群阿卡德末裔得以从容的布置阵型。一名长者大声用阿卡德语呼叫手下将唐军之前缴获的那个小球体拿到大球体旁边。

旅帅突然感到身上如过电一般。虽然目前面对的目标超越常识,但长期与异常作战的经验让他立刻取下玉佩,平举向一旁。奇术护盾及时挡下了“邪神”的能量冲击,但其他人显然没这么好运了,他们无不被邪神的能量击中,身体化为无形体的东西。

只剩自己了,旅帅突然想到。他已经能够看到祂的身形,那不可名状的相貌让他畏惧。

玉佩仍闪烁着,抵挡着一下又一下的精神冲击。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小球体。驾马直冲过去,用长刀将包着球体的包裹挑起,然后调转方向,直冲向那个仅差最后一步的阵型。双鱼状的玉佩已经出现了裂纹,时间不多了。旅帅已经对成功突围不抱希望。他不顾那些无形体的东西的阻截,哪怕身上多了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最后的最后,他用力将包裹挑到半空中,横向一刀切开金属球体外面包裹着的丝织品,随后,扔下自己的长刀,左手将玉佩塞入自己的口中,右手按在球体上,向下砸去。在身形即将消散的瞬间,大小球体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光亮,如同升阳。

安西都护府,高仙芝在城墙上见证了这一幕。城下,两名无面的军人发出了不似人般的嚎声,然后纵马直冲那光亮而去。高仙芝已经无法劝阻他们。看着逐渐升起的蘑菇云,他命令城墙上的军人们集合,向两名军人消失的方向行礼。

他会为此复仇,大唐必将为此复仇。

天宝十年,唐安西大都护节度使高仙芝攻陷石国,石国国王被擒。


唐朝并未重建无面。也许是出于皇权,也许是因为内乱。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安西军奉命平叛。公元790年,吐蕃开始侵占安西,公元808年,安西都护府所辖地域彻底沦陷。

Eule穿着防护服站在沙坑前,看着下面的特遣队员们把那两个金属样球体放进容器里。知道还有两个核装置未处于监管下的他火急火燎地把对CBRN威胁特遣队“免疫系统”从天津调了过来处理。所幸古人也只能徒劳的模拟战术核弹爆炸的表象,对核弹的原理实际上一无所知。但那些人是怎么把核弹效果模拟出来的,还有待历史学家研究。

那名无面旅正口中含着的玉佩虽已破碎,简单拼接后,也被奇术部成功还原,基金会至此知晓了无面最后的行踪。装置附近其实是安全的,对于人类而言,但那名旅正已经受了太重的伤,无以为继。

那个邪神已经死在了装置之下。那些被杀死的无面与阿卡德后裔的尸骨也在地下被发现。邪神能量的本质是剥离人的灵魂的同时将尸体深埋地下,基金会也同时发现了大量其他动物的骨骼,包括一些已灭绝的动物。不过其中并没有太多人类的尸骨,所以把无面军人与阿卡德末裔们的遗骨清理出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基金会并不打算把这些尸骨带回去。他们在挖了个大坑,把军人们的遗骨放了进去,唐朝规定武器不得随葬,但基金会人员可不管这些。至于那些阿卡德人,考虑到他们与无面军人们并肩作战,所以他们被葬在了一起。高大的黑曜石碑立在军人们的坟墓上。特遣队员们在一旁列队,举枪,以鸣枪礼向他们事实上的前辈致敬。

在非理性世界的史书上,那支消失的神秘军队终于获得了一个确切的归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