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计划书 2024-159:终幕占卜
评分: +14+x

标题: 终幕占卜

需要材料:

  • 一副事先处理过的扑克牌(细节见附件)
  • 一个信封(内容物为一张扑克牌)
  • 表演者(即本人)
  • 余兴节目所需魔术道具若干
  • 一台具备摄影功能的静音无人机
  • 志愿者(命中注定)

概要:我将带领所有想要见证奇迹的观众,离开这充满束缚的展览馆,投身最原始的街头魔术。魔术的全程将通过无人机同步传回馆内的展位屏幕,以供不愿沐浴阳光的人见证。

魔术将通过我随身携带的扑克进行,志愿者抽取其中的一张牌,和往常一样,魔术师在起初并不知道那张牌的内容。放回、切牌、洗牌。信封中已准备了志愿者所选的牌,在拆封获取结果,获得现场观众的掌声后,演出进入下一章节。

这一章节中,作为魔术师的我会退居幕后,与众位一起欣赏志愿者的命运。志愿者将于未来的某个时间点死于卡牌所对应的内容,自此之后,会场内转播的结果将切换为来自任何渠道的死者相关消息,如:尸检信息、媒体报道、亲友反应等。很遗憾,为了适应本次展览的闭幕时间,志愿者将在一周内杀青。与其相对的,表演将永久进行下去,直到志愿者的存在被彻底抹除,或者转播屏幕断电。

含义:很经典的小魔术:魔术师通过自己高超的手法,以及近在咫尺的舞台掌控,让志愿者挑出信封中准备好的结果。

重点在于演出是完全公开的,虽然我不会明确地在现场告知志愿者卡牌背后的占卜游戏,但每一个有资格进入场馆的人,都将知晓这个人的离去。也许其中有人是他的朋友,碍于自己高贵的艺术家身份,眼睁睁地看着生命的凋零;或者是某个热爱众生的人,更情愿把等待死期的压力交予死者,迸发出求生的华美终幕。这也是又一个有趣的点,命运是不可逃避的。而在死亡的另一头,有哪些人会借用这场早已被宣判的死刑大做文章;又有哪些局外人会在这场潜在的社会热点事件中感悟人生。

我的某个前辈曾说我正在冒犯神明,跟着邪门歪道走上了歧途。我拗不过他,只好请他亲身体验一下,他选中了梅花3——懊悔。实际上我早期的表演都或多或少地与这张牌有关,以至于业界的同仁怀疑我的能力。说回那个前辈,他很快地从那对小眼睛中挤出了眼泪,也很快地止住了哭声。他在我的面前逐渐瓦解,如海一般的悔意将其吞噬,一路沉了下去。我仍记得第一次表演这个魔术,我很大程度上还是按着前辈与教学的指导行事。而卡牌背后所记录的内容也仅有花色的区分,那远不够cool。最终的结果同样糟糕,志愿者并没有经历占卜的内容,善后工作变得十分棘手。现在想来,那时的我还是个自命不凡的人,将自己与魔术本身剃除出了观测的内容。正是由于参与这次魔术改变了那人的轨迹,岔路因此而产生,牌面的内容也在不断地尝试中变得丰富。

然而我的心中也有疑问,在我的演出敲定后,志愿者才被选中,如果我不再接受演出安排,那些人的命运是否会被改变,又或者只是换了一个为他们占卜死亡之人。我的行为究竟是在预知,还是在讲述。他们说魔术的结尾不应是死亡,那些人本该顺着命运的轨迹生活得幸福安康。天机不可泄露,提前被预知的命运被神明中断,诸如此类的封建迷信,倒也和我所做的事情配合得融洽。这就是你们想要的艺术内核,关于命运,人们喜欢称其为大数据,有些专业人士更倾向于演绎法,而在更久远的过去,作为吉普赛女郎的占卜伙伴。当这份计划书递交之时,魔术的全部要素都早已完备,即便我未能有幸加入展览,届时我亦将出现在会场之外,希望我们都能在那时获得答案。

自: 策展人
至: Jack
主题:Re:终幕占卜


在一定的调查后,我方发现您并没有为自己的作品进行全面地描述。我方不得不在此警示您,任何刻意隐瞒的征兆都可能导致您的计划书被驳回。念在这是您的第一次投稿,如果您愿意为我方所挑选的志愿者再次表演的话,您的演出仍有机会加入展览。额外的演出费用请择日面谈。

自: Jack
至: 策展人
主题:Re:Re:终幕占卜


一切好商量,如果您开出的价格合适,我不介意在节目清单上多加几个名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