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黑影
评分: +3+x

叮――

电梯门在我面前打开,我调整好呼吸,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电梯里,它果然还在那儿,缩在电梯一角。

这是我第四次看到它,那个黑影。


我是半年前搬到这个小区的。

那时,我刚毕业,找了份工作,微薄的薪水只租的起这个老旧的小区。

小区很旧,但离公司很近,房租也便宜,我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再说,邻居们也很好,像对门的李大爷,楼下的王大叔,隔壁的吴大妈,还有斜对门的张哥。

张哥是公司里的前辈,这个小区也是他介绍给我的,不然我可能真的要露宿街头了。张哥人很好,在公司里对我也是诸多照顾。

“女孩子家家的,一个人出门在外不方便,多个能帮忙的也多个照应。”他对我这么说过。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他对我有意思。然后,两个月前他跟我表白了。

但我对他真的没有那种意思,只是把他当一个很可靠的大哥看待。我婉言谢绝了他,他没多说什么。第二天遇到他时,他也和之前一样跟我打招呼,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这再好不过了,我不想就这么失去一个好朋友。


如果说我之前生活是狗血的职场连续剧,两天前就好像被调了台,换成了一场恐怖电影。

那天,我早上等电梯时,碰巧遇到了张哥。因为单独相处有些尴尬,我们都没有说话。就在我感觉空气都快凝固了的时候,电梯来了,我松了口气。这电梯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

电梯里有两个人,气氛顿时没那么尴尬了。

我像往常一样走了进去,习惯性地往角落里走。然后,我看到了它,那个黑影,我只能这么形容它。一团乌黑的阴影,分辨不出四肢,像是头部的地方也看不出五官。

看到它的那一瞬间,我吓了一跳,叫出了声。电梯里的两人和张哥回过头来,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见他们的眼神,我瞬间明白了:他们看不到那个黑影。

“小叶,怎么了?”

“没事,就是想起客户的要求好像还没搞定,可能早上还要再改一下。”我敷衍地应付着张哥,同时悄悄地挪到离黑影远一点的地方。如果告诉他们黑影的事,我八成会被当成神经病,然后沦为邻里之间的笑料。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没事的,张哥他们都看不到那个黑影,说不定它只是我的幻觉呢。一定是最近加班压力太大了,产生了幻觉,对,一定是这样。

我深吸了口气,扭头看向角落。

没用,黑影还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嘲笑我的愚蠢。

叮――

这个时候,一楼到了。我拔腿就跑,冲出了电梯,这电梯实在是太善解人意了。


当天晚上,我加完班回到小区,想起早上的经历,又想了想爬十五层楼的艰辛,毅然决然地选择坐电梯上去。

电梯里,黑影和早上一样,安静地缩在角落里。我见周围没人,一开始有点害怕,但这破小区就这一部电梯,我只能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上以后,我反倒没那么害怕了,反而对黑影感到好奇。

我问黑影:“喂,你听得懂人话吗?”

黑影没有反应。

我试探性的用手去摸它,手从它身体里穿了过去。

不怕不怕,我可是接受了唯物主义教育的共产主义接班人,这肯定是幻觉。你看,只有我看得到,但又摸不着,一定是我的幻觉,最近加班太多了。双休好好睡一觉吧。

电梯门开了,我逃出了电梯。妆都没卸就缩进被窝。

第二天早上,我决定走楼梯去上班。


又过了几天,我也渐渐习惯了黑影的存在,有的时候看不到它,还会下意识地去找它。

就这么过去了半年,公司又招了一批新人。实习期的工资不高,加上小区离公司近,有好几个新人住进了这儿,其中有个姓陈的女孩子搬到了我隔壁。

“哎,张哥,吴大妈什么时候搬走的,也没和我说一声。”帮小陈搬东西等电梯时我问张哥。

“吴大妈?”

“就之前住我隔壁的啊,那个好心的大妈。”

“有这么个人吗?”

“好好好,知道了,张哥你沉迷于工作,没时间处理邻里关系。”

“你啊,就别拿我开玩笑了,你现在业绩都要超过我了,前几天主管还就这事骂我呢。”

叮――

电梯到了,我和张哥走了进去。

电梯下行,我看着电梯的显示屏上的数字往下掉,和张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电梯停在了四楼,门却没有打开。

“这破电梯,该不会坏了吧?得,手机也没信号。张哥,怎么办?”我扭头问张哥。

然后,我看到,张哥身后的黑影张大了嘴。它的嘴是那么黑,比它的身体还要黑,让人丝毫不怀疑被它吃掉的东西绝不会有好下场。

咔嚓,黑影把张哥的头咬掉。

我想尖叫,但我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掐住,发不出声。

咔嚓,黑影啃食着张哥的身体,内脏流了一地。

我缩在电梯角落里,不敢去看那血腥的场景。

咔嚓,咔嚓,咔嚓……


等我回过神来,电梯已经到一楼了。

电梯里很干净,很难让人想到刚才的场景。黑影安静地呆在角落,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如果张哥没有消失的话。

电梯门开了,我冲出了电梯,在一楼厕所里吐了起来。

当天晚上,我在外面找了个酒店,没有电梯的那种。

第二天,小陈向我抱怨,明明说好帮她搬家,突然就消失了。

“那……张哥呢?”我抱着一丝侥幸问。

“张哥?是谁啊?”小陈一脸疑惑。

“没什么,我中途有事,喊他帮忙。他没来吗?”

“没有,剩下的都是我自己搬的。”

“哦,抱歉,下次请你吃饭,就当赔罪了。”

“好啊,等叶姐你的饭哦。”


后来,我很快搬家了。

我提醒过小区里其他住户,也报了警。但他们都当我是个神经病,不相信我的话。也是,有谁会相信这种话呢?

反正,我再也没坐过电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