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灭
评分: +10+x

B612Kaji_20201002_210915_705.jpg


一束野菊花
它在雾霭之中拂晓,或是赎罪感亦或者悲伤,你,我,一吨浇筑水泥。





橙街的干燥芬芳流转于电话接线上,婆娑老旧橡胶软皮令谁脑叶沸腾,话筒中是谁的声音,镜的或是怜悯的身体,感触、感触,那是分解的协奏曲。简单的谎言占比42%,令柏油路面融化-警钟长鸣。提起公文箱裹挟转流体文件向西行400米,路中央是那座雄伟二次根下结构比例的无理数“High Buildings”

建筑物涂抹着蜜汁与滑动的碎石,坚固的几丁质外壳连接透明的神经丛向外发散开来,活着或者无机体,它旋转着抬起地皮,在薄薄一层碳素滤网下那些难以解释的组合反射青或紫的弧光,在烟雨中窥见爬行的黑色标题大字

联邦7号事务所连接办事处



7:52分,交接。
|
推开白色亚克力大门,难以察觉的甜腻感泛上心头流进胃液中,深入建筑大厅四面环顾,办事处的内部布置是如此狂野且充满性暗示韵味,裸露光滑大理石平面镶嵌在不知名的金属壳体上,后现代化的布局使得意识开拓于冰冷的构造体及光污染下,静。那是一条悬挂于概念中的电灯拉绳位于大地的中央,那是目的表现与首要目标,告示牌上贴着沾满腥臭牡蛎汤的泛黄稿纸,上面写着癫狂与谵妄“向你祈祷,低语三声缪斯”

升入天堂

轻拉

无奈地狱


三颗珍珠,黄而黑色的瞳眸在窥探我,三角几何,工会。

全知全能的王座,一把旧转椅。人类与人性的火器安详的死亡在檀木办公桌上,抽匣中存在骨质钢钉,接下来所需的便是

去死,DEATH、デッド、מֵת、мертвый


将98mm的铬钼金属管压于舌尖,腥甜的寒冷占据口腔令手指颤抖,扣下扳机而结束闹剧,颅内即将升温……火药味,血腥气息,焰与烟人之子在抽泣,悲哀的邪神狂吠,我与你与我死在了黎明前一夜但是太阳倒转!那是唯一的真主,我也是真神。I am a leader.WHO KILLS REASON,平静如水,死在一张蓝色笑脸的支配与研磨下。

无论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均开始自我交配,管理局有一千件黑色正装一亿张事物清单,剔除理性思考与你自我的意志,它。祂、他/她你均无法理解,用一只红色签字笔与黄色裁纸刀处理自我事物,概念实验室、机密处、安保中心、主要设施,铸造来自于最后的"地基"Foundation的价值。

高山与雷火日月与琼歌,惊起的白鸽心脏骤停,它的任务她的一切均已死亡,能力不足的后果与结局如此,交合、交合,希望你能落日归山海。与工会的秘密代表“外祖母之死”交谈,规则如此,新的格局在构建。


9:12,目标节点下发
|

看向房间两侧的人物画像,灰暗且单调,一日我也将画为静谧的模因物与基本单位埋葬于黄铜框架之中,董事会的指南如蝼蚁的社会结构一样令我感到厌烦,碾碎他们,分解他们,毁灭他们,律令应当死亡,是我生吞了枷锁连带自己脆弱的躯体,意识开始下载双转速模块,魂铭系统记录所做之事所需之事-那是减灭小镇。镇,锈水镇,《锈水镇悲歌》,其必须被抹除因那里有另外的信仰与目的“应当摧毁12hz频率电波,抹除它们”。主,如此说道。


希望你的死亡值得。

知晓当权者,那是唯一需要在意的东西,位移入精神海域可以寻找答案,或许是倒上一杯拿铁也许是碎纸琐事。这里是办事处是扭曲变态之神邸,培育理性与耐受力,阻止无必要的威胁,保护的是北极星即将陨落。从阿姆斯特朗的脚印再到达芬奇的眼瞳被建筑物海涵,∞²的距离无法测量。一切的一切均处于外在的现实表述之中,三根手指无法解除摩介,蓝色便签纸狂笑着抹杀雇员,请您包容低劣的服侍,主。

11:42,圣路易斯安娜
|
咸腻的东西上岸了,减灭是日式甜点,亮红色高脚杯中喷吐浓浆与基督之血,蓝色笑脸永远不会消散永远快乐着。撕裂的死神,伟大的力量,朝拜于您人类是待宰的羔羊。宁静的锈水湖与悲哀的喘息,逝去吧,别离的音高。如同蛋糕刀切开奶油般融化高智慧生命的精华与思想,海明威死在老人与海。

伤亡人数:774903



12:00 节日汇报
|
新的工作环境,圣诞节快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