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止扩散
评分: +39+x

通报

Dr.Bai靠在转椅靠背上,注视着电脑屏幕上跃动的数字。办公桌那边的Dr.Ling趴在办公桌上休息。办公区内安静的出奇,能获得短暂的休息是难得的。Dr.Bai直起身子将咖啡杯放回桌上时,一个巨大的电子提示音让他的手一颤。

在3秒的调试音后,一名年轻男性的声音从广播中传出:“全体人员……”

随后便是长时间的停顿。Dr.Ling从桌上爬起,略微梳理了自己稍显凌乱的头发,她与Dr.Bai短暂对视一眼,没有人表示惊讶。

“全体人员,这是一条通报。”广播再次响起。“在对打扰你们的休息道歉之前,我需要称述一个事实,我们将不会返回任何一片陆地。根据已知的消息,一种名为绝望的病毒在陆地上传播,它的特点在于:传染性100%,致死性100%。传播媒介极其特殊:交流。包括任何形式的文字或非文字交流,哪怕是眼神传递也将导致病毒扩散。病毒传播可能从本月8日开始,直至今日我们才发现该病毒,这就意味着病毒已经在陆地上传播了12天。”随后是纸张翻动的声音。

“从目前已知的情报来看,我们之中没有人感染了该类病毒,而给予我这些消息的人也没有感染,所以我们大可不必担心。我们目前的粮食储量够我们食用10天,而燃料和电力也不会在短期内耗尽。我们会在它们用尽之前登上陆地进行补充。目前整个舰艇内的信号已经被隔绝,这是为了防止我们收到含带病毒的信号攻击,希望各位不要因此感到不适。副舰长Lan将会接替我的位置为大家服务,而我,将把自己锁在控制室内回应外界信号以及时作出判断,这也就意味着我将感染病毒……我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食物和水,请大家保持镇定,相信我能带领大家回到光明。”伴随着话筒的几声杂音,广播结束了。

Dr.Bai单手拖住下巴直视前方,沉默片刻后拿起手机,屏幕的左上角标记着:无信号。他放下手机瞥了一眼趴回去的Dr.Ling起身走进过道。过道里也站着几个人,众人注视着过道尽头被锁住的门,没有人说话。

对于长时间蒙在水下的人来说,能接触到海面以上的阳光是一种享受。Dr.Bai与几位同事登上了潜艇平台,享受片刻的阳光沐浴。Dr.Bai环视四周,想找到一些标志性的物体来辨别自己所在的位置。遗憾的是,这里连高出海平面的物体都没有。他只好作罢,坐在平台边缘腿伸出栏杆从兜里摸出烟点上,无视了他人对烟厌恶的表情。周围几人交谈两句转身向舱内走去。

Dr.Bai捏灭了燃至一半的烟,起身拍拍衣服上的褶皱让其重归平整,在回到船舱内之前他再次向前瞥了一眼,他看到一个小白点。Dr.Bai愣了愣,他眯起眼睛盯住了远处的白点,那不是幻觉,因为白点在不断变大,他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轮廓:那是一条船。这不是一条普通的船,那是一艘军舰。Dr.Bai无法分辨那是属于哪个国家的船,他迅速走向舱盖,忽然发现水位正快速上升,他快跑两步冲进舱内,在海水淹没双足前关上了顶盖。

Dr.Bai有些恼火,他对指挥人员不计后果下潜的行为感到极其不满,他找到了副舰长质问对方这么做的原因。

“Dr.Bai,请你保持冷静。”副舰长摊摊手,“驾驶室内只有舰长Shaw一人,所以你明显质问错了人。以及,Shaw已经将自己隔离了,他不知道你留在平台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Dr.Bai沉默片刻:“那艘船……”

“我们看到了,想必Shaw也是,所以才会如此急速的下沉。”

Dr.Bai叹了口气:“对方是谁,为什么没有与我们联络?”

“博士,他们显然已经这么做了。但收到消息的只有Shaw,你忘了吗?由交流传递的病毒。”

“……对方想干什么?”

“你知道我回答不了。我们现在只能通过雷达来了解情况,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

谈话不了了之,Dr.Bai只能无趣的走开。比起对方的来意他更好奇的是自己所在的位置。潜艇里的其他人也知道了这些事,他们在乎的事后续事件。答案在晚餐时间被给予了答复。

“从雷达来看,我们应该是将对方击沉了。”副舰长捧着一盒味道不怎么新鲜的肉罐头说道。众人面面相觑,争先恐后地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安静!安静!”副舰长吼道,“我们要相信舰长的判断,也许对方的确是无辜的,但绝不排除他们身上携带了病毒的可能性,不要往糟糕的地方想!”这样的解释没有起到什么效果,人群躁动着,声音盖过了副舰长。Dr.Bai放下手中的饭盒,起身返回自己的办公区。

无事发生

没有明确的目标,没有明确的任务,Dr.Bai只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他拿起键盘边的笔使其在指尖律动,直直地盯着桌对面的Dr.Ling。Dr.Ling察觉到了对方的目光,缓缓直起身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Dr.Bai没有急着回答,他沉默着,直至眼球从散瞳状态再次对焦。“你有办法黑出去吗?”

“什么?”Dr.Ling因这句问话表现得十分惊讶。“黑出去?黑到哪里去?”

Dr.Bai用笔头敲敲桌子:“解除我受到的信号屏蔽。”

对话陷入了僵局,Dr.Ling沉默片刻:“Bai,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屏蔽的建立是为了避免我们接触病毒,你现在却要……”

“Ling博士。你不觉得蹊跷吗?”没有等对方回话,Dr.Bai继续说:“如果那艘军舰上的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舰长只需要与对方谈清楚就可以化解危机,为什么一定要击沉对方?谈崩了?别开玩笑了,你相信会有这种错误发生吗?只有一种可能:对方知晓病毒一事。”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既然对方知晓那还为什么要主动接近我们?假设仅仅是因为我们进入了领海就来接触,怎么可能只派一艘战舰进行驱赶?这说明这艘军舰并非是国家所有,应该说它是某个势力所有。还有更蹊跷的。”Dr.Bai的语气很激动,但他仍然保持着靠在椅背上的动作。“如果仅仅是为了把我们击沉,为什么不通过空中力量对我们进行打击?为什么要一味靠近?这又不是二战时期。很显然对方与Shaw有过短暂的交流,只不过失败了而已。而这些解释不清楚的东西因为信号的屏蔽而被隐藏,外面究竟怎么样了,你不想知道吗?”

“如果你的猜想都是假的呢?你会把病毒引到船上来。”

“我会第一时间关闭网页并枪毙自己。你不会感染的,放心吧。”Dr.Bai似乎已经将这句话憋了很久,几乎是脱口而出。

Dr.Ling再次沉默了,许久她才长出一口气:“别让病毒扩散。”


Dr.Bai瞥了一眼鼠标边的手枪,缓缓的摁下了显示器的开启键。他已经做好了万千的准备以面对外界惨不忍睹的伤亡情况,他也想过无数次在感染病毒后自己应该怎么做。但此刻,他的手仍然颤抖的连鼠标都握不住。

网页在的加载图标在旋转数圈后成功加载了出来,Dr.Bai屏住呼吸快速浏览着近期的新闻,他呆住了:外界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不可能!”Dr.Bai想。他反复刷新了数次网页,他想象中的字眼一个都没有出现。“这是怎么回事?影响已经解除了?不,不会的,连总部的网址都没有关于这次事件的记录,为什么会这样?”Dr.Bai关掉了网页,几乎虚脱的靠在座椅靠背上。“病毒不存在吗?或者……”他没来得及继续进行联想,便在一阵痉挛后停止了呼吸。

骚动

一则公告被张贴在走廊上,引发了众人的围观。

公告

昨日,研究员Dr.Bai因过度忧虑以及多日的睡眠问题猝死,望各位职员保持良好心态,保证正常休息。望周知。

2019年8月29日

对于Dr.Bai死因的描述引发了进一步的骚乱,Dr.Ling察觉到了事情的问题所在,Dr.Bai没有用枪自杀,拿猝死来解释只能说是官方掩饰的说法。他的死因究竟是什么?

“猝死?开玩笑吧!”人群中有人喊道。“嘿!这有人想把事情压下去,掩饰这里发生的事!搞不好Dr.Bai是被灭口的,他知道真相。”此话一出便引发了众人的响应,人们躁动不堪,有人扬言要把Shaw从船舱内拉出来,整个楼道里充满了叫骂。

“他妈的闭嘴!”一人怒吼着挡在了人群前,那是副舰长。他举起了手枪对着正前方的人群。“妈的,反了你们了。”人群安静了几分,副舰长继续说道:“你们发什么疯,一个人猝死有什么可怀疑的?整天怨天尤人才会死,不明白吗?Shaw一直在保护我们,你们却要这么对他,谁敢再往前一步我就他妈的打死谁!”

副舰长怒不可遏,震住了骚乱的人群,一时间没人说话。就在所有人觉得事情就会这样收尾时,人群中有人推了前的人一把,站在前列的人一时重心不稳向前摔去。枪响了,中弹者应声倒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开枪的副舰长也不例外。因震惊导致的沉默只维持了几秒,人群随即爆发出了愤怒的吼声,迅速涌向了开枪者。

副舰长脸色惨白,他低头看看手中的枪,随后在对方的拳头接触自己之前,他倒了下去,停止了呼吸。

崩溃

人群最终还是没有进入驾驶室,副舰长的尸体被放进了冷藏室,人们开始怀疑船舱内有传染病,但一系列的健康检查没有任何问题。在人们稍稍放松时,又有一件烦心事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厨房没有提供早餐。

与其说没有提供早餐,不如说是厨房区的工作人员根本没有露面。人们察觉到了异常,拿着枪械进入了厨房区。进入工作区域后他们看到了厨师们,穿戴整齐,就像平日一样。他们都倒在案板前停止了呼吸,维持了最后的姿态。几名胆大的持枪者靠近了这些死者,发现他们的尸体尚未冷却,他们才刚死没多久。

名为Huang的带头者小心查看着他们正在准备的东西,除了极其不新鲜的残羹剩饭外什么都没有了,他紧张地回过头问身边的人:“今天几号?”

“30号。”一人答道。

“30……距离通报发出已经10天整了。食物耗尽了?是食物耗尽了!”他忽然漏出了极其惊恐的神色,对身边的人怒吼:“去找那个Shaw,快去找,把他拖出来,把他拖出来打死!已经十天了,我们没有进行过一次食物补充,我们会饿死的!”身边的众人怔了怔,便按照对方的命令冲出了厨房。

厨房中只剩下Huang一人,他盯着厨师的尸体,喃喃道:“他们不是饿死的,他们是被吓死的……”语罢,摔倒在地,随厨师的尸体慢慢冷却下去。


人们尝试了他们能做的一切始终没法破开驾驶室的舱门,而食物耗尽的消息很快也在众人之间快速流传开来。他们就聚在一起,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办。有人提出了吃掉尸体,这种想法很快被拒绝了。“你疯了吗?你难道不怕他们身上有什么传染病吗?”

Dr.Ling注视着墙壁上的压力表,她睁大了眼睛,抬起手臂指着指数不断上升的压力表。她向后退了几步,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出来,她一声不吭的瘫倒在地,引发了人群的慌乱。人们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压力表的数值正在不断上升:这艘潜艇正在快速下沉。人群彻底崩溃了,他们还没来得及哭喊便齐齐倒在地上,他们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终局

Shaw舰长。

感谢您能服从我们的要求执行任务。但我们必须向您道歉,我们欺骗了您。

所谓的绝望病毒的确存在,但它并不像情报中一样已经扩散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而您的潜艇也绝不是所谓的方舟,而是现已确定的病原体所在地。一切有关该病毒的扩散都是从您所在的潜艇上开始的。

我想您能理解我们这么做的原因,我们目前还无法彻底将病毒带来的影响消除,为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我们只能撒这样一个谎。

我们发现这种病毒的传播与消息传递的频率有关,与患者交流越多那么感染几率越大。如果仅仅是几句话或是一些肢体语言不会引发病毒蔓延。所以我们要求您备足食物,甚至超过需求的食物进入驾驶室内,远离交流极多的人群。

您击沉的那艘舰艇现已确认为来自混沌分裂者,感谢您没有因对方的条件而动摇。

一小时前我们对您所在的舰艇进行了扫描,可以确认的是舱内人员除您以外均已死亡,您目前不会受到任何病毒威胁。

在此,再次向您与全舰人员表示感谢,诸位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请调动舰艇上浮,我们将前往接应您,为您提供医疗服务。

同时,向本次行动中阵亡的人员表示由衷哀悼。


重复一遍:请调动舰艇上浮。



Shaw舰长,请调动舰艇上浮……

……


驾驶舱的舱门虚掩着,Shaw站在躺满尸体的过道中。

他趔趄地前进,分辨着过道中的每一张脸,他笑了。

在一声枪响中,黑色的巨物缓缓沉入深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