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化孤岛与你
评分: +22+x

坐在对面的那个人 - 未在线

21/4/2 23:48

我柜子的抽屉里通常会装着许多小袋装的咖啡粉,你知道的,就是超市里货架们拼命遮拦的那些玩意。
通常我负责采购它们的时候,整理货架的员工们的双手一定会朝向高贵的咖啡豆指去,高档咖啡机正悠悠地散发着它们安谧静好的沉醉香气;货架上林林总总的商品会纷纷张开臂膀挡住那些可怜的廉价品——甚至连负责过期打折的亮黄色标签也不屑一顾——孤独的咖啡粉们只能待在那幽暗的发霉的角落里。
不过感天动地,我丝毫不觉得它们难喝。每次我拿起我的木质长勺在沸水中缓慢搅动时,妙不可言的感觉正在指尖涌动着,没有一克植脂末会让我失望,也没有一克咖啡因能叫我提神。对我而言,这远比那些高档咖啡机有意义得多了。我用不着洗洗弄弄,用不着为了这么个破玩意花上那么大一笔钱…总之就是,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更好的理由叫我放弃它们,我知道你可能不支持,但他们支持。你说对吗?
再说点我的私心…我很喜欢这些咖啡粉的另外一个理由是:当我不再搅动它们的时候,它们会在热水中缓慢凝结成一些固块,然后崩塌瓦解,渐渐沉没入水里。它们的外形就像一座岛,任何一座你想象得到、叫得出名字的岛屿,正在被大海淹没。他们和我说,你可以用勺子将它们捞起,让它的惨剧遏止于此;也可以搅动海水让它们彻底消失殆尽;或者干脆…


21/4/3 07:03

…干脆什么?


21/4/5 19:29

你今天怎么没来上班?我问主任他说你没请假。当心点年终奖,不要忘了明天来上班。


21/4/5 19:36

差点忘了说…来上班自个记得带新的咖啡粉。
今天周一站内大扫除,帮你整理时发现你之前放那儿的玩意闻上去不能喝了。
有股子怪味…怪咸的。
还有今天的文案工作我帮你做掉了。你欠我的。


21/4/9 15:17

不是…你人呢???
这都一周过去了。消息也不回我,站点也见不到你人…跳槽啦?
赶紧回来…我听说站内可能要派人出来找你了。被他们找到你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笑了,朋友。


21/4/13 09:22

玩失踪没有意思。
他们已经派人来了。


21/4/16 21:43

你上次聊天话也没讲完…
你在哪…


21/4/26 10:28

我现在站在你的工作桌面前。
我在你抽屉里翻到了一大堆的垃圾,就是我上次和你说的快坏掉的咖啡粉。
我明明两周前亲手将它们丢进垃圾桶内看着垃圾车把它们带走,为什么它们还在这!!??
散发的味道周围到处都能闻得到…令人作呕。
我他妈知道你没死…是不是你干的?偷偷来站点趁着所有人没发现?
站内所有人都认为你死了。但我不信。
你他妈最好给我赶快回来。


21/4/29 09:15


什么意思?
为什么我们每个人的桌子上都有一袋那个玩意??


21/4/29 09:33

●语音消息
我操你妈


21/4/29 11:56

监控…
你他妈究竟怎么做到的…


21/4/30 20:15

我累了。
自从你不在以后站点乱成一锅粥了。托你的福。现在他妈我们每个人的年终奖都成问题了。
你和你的傻逼咖啡粉去死吧。
明天就是放假了…求你了。


21/4/30 21:49

我承认…大家对你不好。我有时候对你也不好。我向你道歉。可是你失踪这件事对谁都没有好处,你说对吗?我们为什么不能够坐下来谈一谈呢?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呀。没有人偷偷在恶心你,没有人偷偷把你的东西扔进垃圾桶。没有…
我只是希望…
我们一开始怀疑你出事了。但后来站内发生的那么多怪事很难让我们觉得你已经不在了,这一切还是你搞的鬼。如果对我们有意见,完全是可以解决的。闹这么一出,站内真的没有办法。我们站点…或者说,我们现在都认为目前发生的这一切可以立档案作为一个异常去收容了。
我们后来查监控,但什么也查不到…谁能相信这一切都是凭空发生的。我们现在手头上的主要任务甚至就是在每一分每一秒的查监控了。
我们大家都只想过得安稳太平…我们不祈求你回复,我们只是希望…


21/5/2 05:21

你干的?是你说的什么…溶解吗?
最新消息:目前南太平洋百分之七十的岛屿面临被淹没风险!海平面目前上升速度为近年来最快…详情请点击这里!


21/5/2 06:19

没什么…我想多了。

你没有想多哦。


草!
●语音通话:未接通
●语音通话:未接通
接电话!你他妈接电话啊!


21/5/2 06:27

我受够了!
客厅里的那张纸是怎么回事?我家桌子上多出来的一袋子咖啡粉是什么回事??
你怎么进来的
你对别人也是这么干的吗?
●语音通话:未接通
在这件事结束之前你不要想逃!我他妈是不会删你好友的!


21/5/2 06:35

人身威胁?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纸上你写的字是什么意思。我认得出来,那就是你的字。
●图片:上传失败


21/5/2 17:58

草!


21/5/3 01:19

我不在乎了。你要溶化什么就尽管溶吧。疯子。
如果这就是你对于过去的报复的话
你也只能倚靠那个可怜的孤独的咖啡粉啊。


21/5/3 15:21

这件事情今天到此为止。这个闹剧可以结束了!我现在已经向上级反映了,等一下就会有人来接走我。站内其他人据说也收到了你的威胁,等着被处决吧。


21/5/3 16:55

我听见敲门声了。
他们来了

你那个可悲的技俩终于不会再起作用了。
这么说吧,我憎恨你的傻逼咖啡粉很久了。真的,还有你也是。
遇到你是我莫大的不幸。但这不幸马上就要终结了。
我很开心。:-)
也祝你未来一切都好。:-)

那真的是基金会的人吗?

什…草!

他们告诉我,要以诚报怨。所以那些咖啡粉我送给你喝。
可是你不接受。


操你妈操你妈
草我没有不接受
我操你妈再见!

你懂得溶化的曼妙吗?你懂得看着一切被你的木质勺子逐渐毁灭的迷人感觉吗?我的主懂,他们懂,我也懂。
可是你不懂。

我在拯救你啊…基金会里只有你帮过我。
你让我失望了。
但没有关系…我们终将也会分离。
既然无法再共事,那么只好相溶解。
还记得那个新闻吗?那只是我主的一次伟大尝试。很成功。
还记得那根泡在咖啡粉里的手指吗?那只是我的一次小尝试。很成功。
不要逃啊。我看见你了。
我欠你的,我会加倍奉还。:-)
因为下一个人就是


对方正在输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