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自平行宇宙的文档

文档在总熵崩溃前不久由E-██████宇宙中恢复。文档中情境被认为是SCP-4800意外中止事件的最后阶段。更大的情境是未知的;在此事件之前E-██████尚不是研究对象。


我在一夜的安睡后醒来听到我的电子闹钟声响,意识到就是今天了!我甩掉我的床罩,匆匆穿上衣服,冲出我的房子。这天是鸟城烘烤比赛的日子,而且我要赢得它!

当我冲向烘烤比赛大楼时,路过一个老太太身边,她告诉我“祝你好运,艾米丽!”我不太了解她,所以继续奔跑的同时只是向后挥了挥。

最终,筋疲力尽,我来到门口了。门上方的牌子用灰色的弯弯字体写着“鸟城烘烤比赛大楼”。当我推开沉重的门进入糖果比赛时,我的羽毛都充满了期待。

我发现自己站在厨房柜台后面,面前摆着各种各样的烘焙原料:面粉、盐、鸡蛋……我环顾四周,看着我的竞争对手——我的朋友们——都以为他们正在这次烘焙销售中比赢我。他们错了!

我抬头望向天花板上用来提醒我们时间的霓虹灯钟。比赛不是根据时间评判的,但它是评委用来给烘焙比赛打分的因素之一。计时器上写着:"-0:20."比赛将在20秒后开始!

虽然没看到他在房间里紧张大叫,但我听到一位解说员告诉我们是时候开始了。我已经把我奶奶著名的松饼配方记在了纤维里。两杯面粉,三个鸡蛋,五撮肉桂。搅拌到看不见肉桂薄片为止。倒进松饼锅,然后煮20分钟。

当我准备我的特色糕饼时,我环顾周围正在烘烤的其它糕点。有曲奇,蛋糕,面包,甜甜圈和百吉饼,都是用面团模制成形的。我是唯一在制作松饼的。我知道这会给我带来优势。

我还没来得及按烤箱上的“定时器”按钮,就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我转过身来,看见其中一个烘烤者,一个绿羽毛的女子,脸上带着震惊的表情,正处于精神崩溃之中。

“我——我——我——”她结结巴巴地说,“——从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结束。看窗外!”然后她昏倒了。

我突然敏锐地意识到透过窗户可以看到的黑暗。我停下正在做的事情,喙紧贴在窗户上,凝视着黑暗。我来的时候是早晨;为什么现在是晚上?不过又不是晚上。没有星星,甚至看不见地面,只是纯净的黑暗。就像是我可以够得着去摸它。

我转过身看到一个鹈鹕姑娘,她很早就做好了她的曲奇饼干,正在把它们带到评判间。她的双臂和上半身颤抖着,好像她正在与糖浆搏斗。当她打开门时,我看到了从后面散发出的黑暗,和窗户一样。当她径直走进黑暗时,我听到了她的尖叫声。

已经五个小时了。另外三个参加烘烤比赛的女孩完成了她们的糕点:一个蛋糕,一盘布朗尼,一盘巧克力饼干,看起来很美味。她们三个都站了起来,着了魔似的要拿着她们的糕点到黑暗中赴死。

我的松饼——我的美味大松饼——已经在烤箱里待了五个小时。那段时间,我一直像胎儿一样倚在烤箱旁边,惊慌失措。烘烤者其中之一——一个戴着棒球帽的企鹅女孩——花了很多时间混合配料,正在抱怨她的手臂有多么疼。其它每一位都被困在了这个过程的各个阶段。我们不能闲着。我们只是不能;感觉很不对劲。

已经过去一天了。外面的黑暗丝毫没变,我的松饼可能已经在烤箱里分解了。我强迫自己站起来,走到前门。外面也是一片漆黑。我逃不掉。

突然,黑暗开始涨起来。大家都开始惊慌失措。不过,我一跑回我的烤箱,它又停下来了。看起来像是当我不积极烘烤的时候,情况会变得更糟。

已经两天了。我开始感到胃里的疼痛。企鹅女孩——她的名字叫凯伦——称之为“饥饿”。她告诉我,我们烘烤是为了治愈饥饿。这不只是一场比赛吗?

已经三天了。米娅,那个鹦鹉女孩,乱塞了一些蛋糕混合配料到她的嘴里,说它治好了饥饿。其它也这样做了。我试着把烧坏的松饼残骸放进嘴里,但是锅烧伤了我的手。我不得不拿生面粉来做这个。

我在想,三天前醒来时,我就意识到自己没有再远的记忆。至少,我认为已经过去了三天。那之前发生了什么?

我问过其它烘烤者,她们的记忆也不比我好多少。凯伦问我关于我奶奶的事,就是那位会做松饼的,我居然什么也说不出来。这越来越奇怪了。

已经五天了。米娅竟也不再往饼干上撒糖霜,尖叫着跳进了黑暗中。凯伦说她也想这么做,如果我说我没有考虑过,那就是在撒谎。

那个绿羽毛的女孩开始腐烂了。现在想起来,这似乎很明显。这些都从烘焙销售开始,我想它也会以此结束。我想知道这能否避免。凯伦说这是预先决定的。我问她我是什么意思,她说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别无选择。

现在,已经七天了。我们都同意走进现在包围我们的黑暗。再见。


值得注意的是,E-██████居住着非异常人类。提及鸟类特征可能与SCP-001有关。进一步的关联尚无定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