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行
下行
By: UltraIndigoUltraIndigo
Published on 30 Apr 2023 16:24



3月13日,593 A.A.R.

Site-10贝克斯菲尔德楼,大事件单位

凌晨 5:43

Diane低头盯着她满桌摊开的文件。发票、投诉和申诉构成了她桌上无尽的海洋。每一张都代表着更甚的疲惫。她已经在水深火热中花了五个小时,还伴随着她上级的一连串指示和她下层成片的问题。这是距她上次睡觉的第19个小时了。她的思维感觉像是一团乱麻。她把头埋进双手中,用鼻子长舒一气。

最后一次事件已经成了可以终结她职业生涯的事。被砍掉了好几层调动特工去异常内的权力,只能让特工去当混蛋,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事实上,她正在压制那非常切实的去恐慌的冲动。如果她一分钟之内没有接到一封新的愤怒的电子邮件,那就是万幸了。电子邮件“嘟嘀嘟”的提示音构成了一首疯狂的合奏,回荡在她的耳边。

Diane坐回她的椅子,重整自己。吸气。呼气。一切尽在掌控。有了些许缓解,她可以开始她的新一轮工作了。

研究员Sebastian Hardin 打开了门,走进了她的办公室。他有着五尺十分的身躯,头上是一大块金属。他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当然就是他拿来当作头的电脑了。一个坚实的金属球,带着一个拿来做眼睛的摄像头,坐落在他肩膀的上头。

Diane努力地去忽略他。她已经尽全力去避免那类突然的决定。就像她的妈妈说的那样,评判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去看他的鞋。他有一双像剩余部位一样的人类的肉腿,穿着卡其布裤子,最下面是一双黑色的皮鞋。他穿的长大衣延伸到了他的膝盖,让他看起来像个赛博格的科伦坡1一样。

“早上好,Hardin先生。”Diane真诚的说道。

“早上好,Frisk特工。” Sebastian回答道。他的声音是像机器人一样人工合成的,但是语气还明显是个人类,像是在和一个坏掉的对讲机里的人讲话一样。“你的野外露营旅行怎么样?”

Diane震惊了,她委屈了她的态度,身体向前倾。

Sebastian提起那事来暗示她,接着指着地板。“我看见你的地上有松针,Site-10建在沙漠里。你肯定去另一个地方旅游,然后把这些东西掉了一地。我记得你有一张马霍德湖的照片在你秘书的办公室里。那可是个流行的露营点,还有相当多的松树。”

Diane瘫坐在地上。好吧,他已经说出来了,但这可真令人难以置信。Sebastian在他短暂的基金会生涯里已经成了传奇人物,这可得感谢他的洞察力。他能够比任何一个人看得想得都要快。Diane还记得当他听见一个人一走进收容室里,就能比顶级研究员还了解这个异常。当然,他也可以注意到一些松针。

Diane整理好自己。她是负责这里的人。

“没什么可揭露的,Hardin,”Diane说道。“坐下吧。”

“哦,”Sebastian在他的呼吸声中嘀咕了一下,接着坐在了Diane对面的硬背椅上。

“你已经简略地读了一下吗?”她问道。这更多是个反问句。在她说完这话之前,Sebastian没准就已经来来回回看了300遍了。

Sebastian点点头,接着总结起这场事故。“在3月3日,第800小时,特工Louis向您揭露了他曾是一名GoI-509的成员,并且在乔乌鲁城堡地下有一个尚未发现的地下室,收容着至今尚未记载的异常。接着,在3月13日,第2000小时,你和Myers向山中进军城堡,在他进入一个空间异常时与他失去了一切联系。”

“是的,”Diane说。“这就是这件事的大致情况。一个有潜在使用异常能力的混账特工。给最高指挥部丢人。他们会将这是尽快解决的。”

“这就是我为什么——” Sebastian在说话中途停下了,就像有个人刚在他的录音设备上按下了“暂停”键一样。Diane看着他,他看起来功能运行正常。他只是在那里坐了几秒,空空的瞪着眼睛。在这之后,他从长大衣里拿出了广播。

“控制部,这里是研究员Hardin,审核代号7-Alpha-422。完毕。”

“十-四,Hardin,”这是Site-10控制员在回复。“请报告。完毕。”

“SCP-4A7E已突破收容。它在拉凡丁楼西翼。完毕。“

“我了解了。立刻派一个小组过去。完毕。”

Sebastian把广播放在了一边。“对不起。我有义务在注意到收容突破后立刻报告。”

“好吧,”Diane说道。“我很奇怪。拉凡丁楼离这里有四分之一英里远。你怎么知道那事的?”

Sebastian向椅背上一躺,拇指相触,双手手指交叉。“在我赶来的路上,我经过了那栋楼。我注意到有些人有些眩晕。然后我就听到了一声撞击声,就隔着两个房间。这是我引起了怀疑。SCP-4A7E的攻击行为就包括将自己藏在天花板上,并且催眠它的猎物。”

“所以你决定就在刚才报告?就是因为让我留个深刻的印象?”

Sebastian向前倾,“我在我100%确定之前不会报告的。就隔着两个房间,我还记得Sydney博士和 Ngo博士正在对话。我已经听见他们聊了好久了。他们已经聊了半个小时,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们的话。他们一定是被催眠了。”

“你之前在SCP-4A7E那边工作过吗?”

“不,长官。”他敲了敲他头的一侧,发出金属的回响。“我只有这里的文档。”

Diane向前倾,将双手握紧。Sebastian刚刚就认识到了一个他从来没听说过的异常的收容突破,还来自两个楼之外。她真的被这事惊住了。

*冷静,冷静,*她脑海中的声音提醒着她。她直地站起来,用眼睛对视着Sebastian。

“你知道的,” Diane说,“二十年前,我们将一个调查小组送进了乔乌鲁城堡。他们中的一大部分都迷失了。”

Sebastian点头。“我们的标准那时还不像现在一样完备。”

“我可以派遣另外一支调查小组,” Diane继续道,“但他们会花几周时间来调查城堡的每个角落。我不想去为了一个欠佳的结果去等几周时间。我想要个确切的东西。”

“我就是你说的‘确切的东西’?”

“是我们目前有的最接近的一个。去那里的船在半小时内就会启航。我已经将此事告诉给你的主管了,但我还需要给你选择的权利。如果你不愿意来的话,可以不用来。”

Sebastian思考了一会儿。“我需要确定我不会受伤。”

“乔乌鲁城堡已经被废弃了近几十年了,” Diane撒了谎。“即使如此,你也会和三十名基金会资深特工一同去。他们曾在三片不同的大陆上与异常作战,比个人保镖要好。”

Sebastian又沉思了一会儿。他也许在思考,又或许只是停一停,让他自己看起来像自己应该像的样子罢了。“这听起来足够安全了,” Sebastian答道。“你可以带我进去。”

“好,”Diane边说着,便站起来要握Sebastian的手。但在她握之前,收容突破警报便打破了相对的平静。

“所有人员注意,”控制员向广播中说道,在震耳欲聋的警报声中很难听见。“一个Keter级异常被认定为已突破收容。站点正进入封锁状态。”

Sebastian叹道。“我们没时间做这个了!”

“我可以绕过封锁,”Diane说。“我们赶紧上船,越快越好。”


3月13日,593 A.A.R.

拉文杉洋

早上 6:33

Diane常常幻想着坐在飞机里。飞跃云端,看着地球在一瞬间降至万里之下一定是十分宁静的。自大迁徙之后,所有的飞行技术都被严令禁止了。

羽翼未满的曙光将海水映成了明亮的橙色。船——这头科技造就的野兽在海上呼啸而过,Diane也必须承认海洋,也像她想象的那般宁静。

船被伪装成了一艘货轮。在他们进入卡车之后,船长命令部队在甲板下等候。其后,这是一场秘密任务;引起注意会使所有行动付诸东流。不管怎样,Diane已经疲于去数墙上的漆斑,玩着《红心大战》2了。所以,她出了甲板,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Diane听到她后方吱的一声,紧接着生锈的纤绳发出的呻吟。有人来看她。Sebastian打开了船的舱口,走出来,扶着船的金属栏杆。他径直走向Diane。显然,他不是到这里来看风景的。他想做些事情。

“我都忘了大海有多美了,” Sebastian释然地说道。

Diane点点头。“的确。”她喜欢看着船掀起的波浪向海中弥散,然后永久地消失。她尽力使自己凝神于海浪的消散和远去和货轮机械的脉动中。这让她进入了一种持续沉思的状态,并且即将让她忘记了她所承受的令人精神崩溃的压力。

“什么人叫乔乌鲁?” Sebastian突然问道。“你的文件中提到了他们,但是不够详细。”

Diane转过头来看着Sebastian。他单只的赛博格眼睛让人难以领会他的表情,所以Diane必须借助他的肢体语言。他松弛的肩膀和揣在兜里的双手表明他的好奇大过了严肃。

“他们就是一群致力于崇拜太阳的邪教组织,就是他们建了这座我们将要去的城堡,”Diane说。“那都是过去了。几年前,我们发现他们在用生物异常增强自己。我们在他们成为麻烦之前,成功地‘照顾’了一下他们。”

“生物实验?Myers原来不是他们中的成员吗?Myers是怎么通过基金会的入职测试的?他们难道不熟悉这个吗?”

“我们在Myers到他们规定的年龄之前将这个宗教组织解散了。我不觉得他曾经受试过。”

“我知道了,” Sebastian说到。“你有乔乌鲁的文件吗?我愿意去了解一下他们的目的。”

“我们在这方面了解十分有限。”

“但是——”

Diane将头转向了Sebastian,就在眼里看着他。她看见他出于惊讶微微地跳了起来。“这应该由一个谨慎的工作人员负责,嗯……”Diane用力去想她的名字。“Franco特工。”

Sebastian停住了,把他的姿势调整回了正常的状态。“谢谢你,”他说。他转过身去,走远了。在他回到船舱中之前,他停住了,就像见到远光灯的鹿一样。

“你们是有关系的,对吗?” Sebastian问道,并没有回头。“这事是怎么结束的?”

Diane怒视着Sebastian他怎么知道的?他面部表情的缺失掩盖了他真正的意图。他是在逗她,还是在作秀,又或仅仅是好奇?他们两人在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对话。空气中紧张的气氛仅仅被海水轻轻的起伏和远方海洋动物的交谈打断了。大概是海豚。

当她清楚Sebastian得到答案之前绝对不会走,Diane将语气放轻。“这事已经结束了很长,很长时间了。你要再问我那个问题,他们会拿一个机械腿更换你打折的腿的。”

Sebastian在那里站了几秒,接着点点头。他的肢体语言是令人紧张且印象深刻的。Diane不知道他是害怕,还是只是承认了现实。接着他转身回到了船舱里。

Diane转身向大海望去,长叹一气。先有Myers在背后捅她一刀,她还得带着一帮怪胎组成的特遣部队之后,现在有个怪胎叫George。真好。

今天将会成为她人生中最长的一天。


3月13日,593 A.A.R.

乔乌鲁城堡

上午 9:08

“真想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一只鸟啊,” Sebastian指着隧道上方庞大的鸟类雕像说道。藤蔓和叶子已经占据了圣殿的墙壁,但它的含义在二十年之后依然明显。隧道的天花板已经坍塌,引发了一场坍塌。两队基金会职员站在周围,因为他们去往内部的唯一途径现在被堵塞了。连无线电的嗡嗡声也不能从石头和渣土中穿过。

“我们知道大教堂在主广场下方,”Diane向她的通讯设备中说道。“我们要多长时间从这里钻出来一个孔?”

“最近的仓库在Site-49,”Thomas Hach特工,她的领导,答道。“护送需要一天的时间。如果风大要两天。记住,你寻回Myers特工的期限是一周。”

“隧道塌方了,”Diane答道。“根据图解,这是去往更下一层的唯一道路。”

“找出什么东西来,特工,” Thomas答道。“我只能为你冒险一次。我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

Diane掐了一下鼻梁,叹息着。她在着手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就像是被设计好似的。Thomas可能就是想抛弃她。这座城堡可能会成为她职业生涯的坟墓。

Sebastian从她身后走来。“这里也许还有另一条路能下去,” Sebastian说。

“怎么做?”Diane回复道。

Sebastian沿着小路走去。小路萦绕在一座砖石祭坛和干涸的池塘周围,两个建筑都是哥特式的。复杂的玻璃光传输系统建在了小路的金属镶边里。它捕获着阳光,发出照亮整个圣殿的橙色荧光。这光使Sebastian卡其布裤子的褶皱和他大衣的洁净更加明显了。

“每个见不得光的邪教组织头目都有一个共性,” Sebastian说。

“是奇术吗?” Shafranovich 特工问道。

“很接近了。我觉得是‘崩溃妄想’。如果全世界与你为敌,谁都会变成疯子的。”

“如果你是个十分多疑的人,你还生活在地下的秘密结社里,有些时候,你就会担心隧道的坍塌。” Sebastian指向隧道。“就像这里发生的一样。所以,自然地,你会有个备用计划。一个秘密的,第二个隧道。”

“我们已经搜查过所有地方了,”Diane说。“如果这里有第二个隧道,我们早会找到它的。”

“我很确定你在谈到秘密地堡时就说了相同的话,”Sebastian回答。“我只是觉得我们需要找得更仔细一些。”

Sebastian继续沿着小路走着。“这个地方颓败的时间远比20年长。从植被的叶片上看,我猜应该近75年了。” Sebastian踢开了一块小鹅卵石。鹅卵石滚入茂密的草丛中。“这意味着应该有很多渣土分散在这里。除了,由于某些原因,在这个特定的点里。”

Sebastian用他的皮鞋踩了踩砖块。砖块发出回声。这里有个空的空间在底下。

“这些砖砌得还挺结实。谁有撬棍吗?”

“隧道就在这底下?” Shafranovich问道。

“我猜就在这里,” Sebastian答道。“如果的确有一个隧道,它最后的使用时间就在我们派遣军队的时候。所以它所在的地方上面的渣土会更少。”

特工撬开了砖块。在下面,一个钢制的,圆柱形的隧道被隐藏起来。Diane走近去看,一个金属梯向要吃人般的黑暗中延伸,她看不见隧道的底部。

“好吧,Hardin,你正式地争回了你的形象,”Diane说。“好样的。”

“我也感谢你。” Sebastian致谢道。


3月13日,593 A.A.R.

乔乌鲁城堡

上午 9:53

即使所有的建筑都在图例中展示,Diane还是低估了城堡到底有多大,尤其是当你进入地下的时候。道路,楼梯井,和大量的房间向四周扩张,每个都比上一个有着更加纷繁的细节。与外界环境的隔绝使它免于像外部建筑一样颓败。她不禁注视墙上描绘着鸟类战争,还饰有象征太阳的红色宝石的布制壁画。她曾经进入过这个神庙;迁徙前时代的建筑还矗立在这里,就像梵蒂冈一样。相比之下,乔乌鲁城堡让它们看起来像办公区。

“我们正在接近了,” Buchanan特工说。“神庙就在前方。”

“他说对了,” Sebastian说。他一直与Diane身旁同行。“我看到了更多的红外线在这下方。这是一个空间异常的标志。”

“如果我需要你的帮助的话,我会提出来的,” Buchanan坚定地说道。他甚至都没有用他的个人电子助理。

Sebastian探头向Diane问道:“怎么了?”

“这是Grant Buchanan特工,”Diane答道,“代号:梯形人。他是我们选作特遣部队成员的特派特工的一员,和你一样。”

Buchanan的头显然像个梯形,就像一个小孩故意捏出来的似的。

“他的头怎么了?” Sebastian问道。

“他是一次失败的基因改造实验项目的产物,”Diane说。“别小看他,他是基金会里最精锐的军人之一。他有180的智商,还徒手打死过一只熊。”

“我问是有意图的。你说这里有五个特派特工。除了我还有……他,看起来这里没有其他人是‘特派的’啊。”

“一个是夜行性的,他在船上睡觉呢。另外两个现在不太舒服。他们会尽快赶来的。”

Sebastian点头,然后他们继续前行。寂静突出了他们脚步声的回响。

他们走下螺旋的阶梯,阶梯装着双螺旋的金属扶栏和染色的玻璃窗。之前的玻璃管道在这里向下延伸,看起来像阳光从窗中照进来一样。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大教堂大到足以并排容下三个房子。Diane没有预料到这个建筑奇迹;她惊讶了几分钟。通向祭台的路铺有红色的晶体材料,墙壁用宏大的染色玻璃画装饰。有些展示了两只鸟之间的一场战争,但在中间展示的是一只用双翼持着太阳的鸟。这令人无法理解像这样的东西能在深邃的地下存在。

那个通往传送门的活板门还开着。小组从楼梯向下走,把他们带到房间中。传送门——一个通向一个古典建筑的金色空间撕裂还是开着的。它发出与电子器械不同的嗡嗡声。

“技术员?”Diane喊道。“把远程无人机送进去。”

“明白,长官!”技术员Cleveland喊道。他是这里目前为止最老的人。束带将他黄色的连体裤底部挂住。他拿着远程无人机,上面还挂着一条取回用的缆绳,接着把它送进异常中。

“我一直在分析我们在神庙中找到的铭文,” Sebastian说。“我有一个关于乔乌鲁神话的好点子,至少是表浅层面的。”

“那个谨慎的工作人员没让你知道任何事,对吧?”Diane回复道。

Sebastian忽视了她。“它由两只鸟构成,一只代表太阳,一只代表月亮。正与邪。他们争斗,最后月亮那只赢了,但是太阳那只还在。”

“听起来不错,”Diane说。

“还有一个机器,它在争斗中服务于一个目的。它出现在几乎所有的铭文上,但是我不知道它想要表达什么。

“我了个大去,” Cleveland大叫道。

“怎么了?”Diane问道。

“我终于得到了远程无人机录下的视频。这是……” Cleveland深吸一口气。

Diane从他肩膀上方将看去。她看见的让她心里一沉。在异常之中,是一个巨大的神殿。里面弃有成百上千的尸体。它们都是人类和鸟类的融合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