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

Herrero博士沿着空荡荡的白色走廊缓步前行,好似一个即将要上绞架的罪人。他的脚步声叩在冰冷的墙壁上发出回响,几架摄像机正从天花板上观察着他。他知道他正被人类发明的最精密的监控仪器分析着。只要这些相机在任何时候发现任何异常,安全系统就会被激活,同时被激活的还有整个建筑中的所有警报器和驻扎在走廊尽头门后的那些自动机枪哨。任何入侵者都会在几秒内被撕裂成碎片,炸成一缕青烟。

真滑稽,他想着。这些防御设施根本防不住他们真正害怕的东西。

风平浪静。Herrero博士来到那扇巨大的铁门前,门的形状就像一块巨大的墓碑。他以一种平静而坚定的语调掩饰住他内心的波澜,『 Robert Herrero博士,安全等级5,密码 09-42-8695。』他头顶的麦克风识别出了他的话语,那些自从他到达以后就一直盯着他的防卫炮台立刻脱离了警戒状态并重新回到对走廊的警备工作当中。他把手按在数字指纹传感器上,那扇巨大的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它,它。他们一直用「它」来代指她。就好像对待一个动物,一个物件,或者什么毫无价值的东西。

Robert走进电梯,这里如同其他设施一样空空荡荡,电梯门在他身后合上了。即使在这里,他也时常被监视器注视着。他懒得去关心它们,像往常一样按下电梯墙上唯一的一个灰色大按钮,电梯开始在黑暗中下落。埃雷罗医生交叉双臂等待着,心不在焉地看着电梯镜子里自己的倒影。时间对他并不温柔。他看上去还很年轻,但脸上有皱纹,头发灰白,右脸颊上有一道又细又长的疤。他轻轻地抚摸着它,心想:也许我们正在接近故事的尾声。

我做好准备了吗?我知道他们想问我什么。但是我做好准备了吗?

电梯到达了意大利地下400米处。秘密地堡没有名字;它是为了举办基金会最重要的会议而建的,如果一个地方没有在官方说法中存在,基金会就不会给它起名字。门开了,两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向Herrero博士打招呼。Robert认识其中一个德国人,Strauss船长。Strauss很快就投身到事业当中去,他的出现让Herrero想起了他的儿子Martin。让他想起Martin有多恨他。最让Robert伤心的是Martin有充分的理由恨他。

Strauss同他打招呼。『你好,Herrero医生,』他用蹩脚的英语说着。『我奉命通知你,大会即将开始。请尽快到场。』Robert点了点头,沿着倾斜的走廊走向会议室。行走中他的所有困惑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焦躁和冲动。毕竟,他是基金会的一员,而且他也曾向基金会发过誓。大多数研究人员嘲笑那些誓言,嘲笑那些古老的词语。控制,收容,保护。Robert为这些誓言失去了很多,他只剩下这些誓言了。他失去了妻子,儿子,但他没有忘记这句话。

Herrero在房间前停下,脑子中回想着他得到的信息,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打开了门。

房间的大部分空间被一张又大又圆的红木桌子占据着。大约有两打人在周围低语着。基金会每个秘密部门的职员都在这里,但奇怪的是没有看到高级职员。Robert注意到了其中的三个人,两男一女,穿着黑色的商务套装。他过去从未见过他们。一走进房间,主持会议的美国人Jonathan Redwood博士就欢迎了他。『你好,Robert。大家都在等你,请坐吧。』Robert走到最近的一张空椅子前,瞥了一眼他的同事。多数人看起来很紧张且处于压力之下。这或许让他们觉得尴尬了,Robert想。这时Redwood站了起来。

『先生们,』Redwood说道。『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提醒大家,这次会议是按照GK-09-Black协议的Level 5-Black级别召开的,今天所讨论的内容对所有未达到5级、O5级或GK-X级别许可的个人完全封锁。我们收到的的命令直接由绿王行动的主管下达,我们仅向他汇报我们的行动』。他看着周围的人。『明白了吗?』每个人都点了点头。

『很好,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开始了。』他说着,清了清喉咙。『就像你们已经被告知的那样,绿王计划专注于对一个特定实体的掌控,这个实体很可能是基金会面对过的最强大的实体之一。这是一个现实扭曲这,已被确认为实体HL-49,或者我们也可以用它最初的代号,「绿王」。这个实体可能在基金会的前身与之进行接触的多年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也许有几十年。在这个「发现」之后的某个时刻,它开始调查我们。我们最好的心理档案显示——』

『猜,』其中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说道,他的Krakow口音暴露无遗。『你们可得好好猜猜。』

Redwood清了清嗓子,紧张地环视了一下四周。『我们的资料显示它处于恐惧之中。它知道只要我们捉住了它我们就终将找到一种方法将它永远控制起来。』Redwood停了下来,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为了得到拜托我们所需的信息,绿王采取了一种巧妙的策略,正如特工Magnus即将向你解释的那样。Magnus?』

之前穿着深色制服的质询者站了起来。『谢谢你,Redwood博士。绿王,基于其能力,在仅使用一个普通人的前提下制造了一个现实扭曲者,即SCP-343,目前已被我们所控制。他已经达成了对我们的彻底渗透,并且在他之后还有其他人。但我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产生任何怀疑。这给了绿王足够的时间来监视…监视我们。』Magnus对这个措辞晃了晃脑袋。

『今天,我们在基金会发现了为绿王效力的三个不同实体,』Magnus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因为绿王在操纵玩偶的时候出了错,我们根本就不会发现自己处于监视之中。』Magnus停顿了一会,又继续说道:『它出了点错,在试图收集信息时,该实体似乎遭遇了某种插曲或打断;在此期间,它的傀儡,一个年轻的帕劳女孩从它的控制中解脱出来并向我们坦白。用她的话说,她是被一个赋予她超长能力并通过她与基金会的接触来获得信息的特殊实体「附身」了。结合现有的证据,我们可以推断出正是这个特殊实体在参与。那时候我们的麻烦就开始了,它变得更加谨慎和景明,它找出了阻止我们找到它的方法。我们继续寻找它,有些战斗我们赢了,有些战斗我们输了,不过总的来说局势趋于稳定。在那时,绿王是一个强大的现实扭曲者,但也仅此而已,就像其他许多人一样,只是试图避开我们而已。』

Magnus压低了嗓音。『现在由特工Amber继续进行简报。』他坐下,边穿着黑色制服的女士站了起来。

『1974年2月11日,在我们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进攻性行动中,两支未命名的机动特遣队对位于宾夕法尼亚州东部郊区的一处住宅发动了直接进攻。那里当时被认为是植根于此展开行动的。』

『它的基地在一个人口稠密的城镇?』另一个匿名的研究员问道。

『这个不是新闻发布会,』特工Magnus说道。『金牛座,在过程中请保持沉默。』它转向那位女士。『请继续。』

Amber继续说:『在袭击中两名平民被杀。从前线人员的无线电讯息来看这些平民的平均年龄在8至15岁之间,都是男性。此后不久HL-49实体开始进入活跃状态,实体显然已发现了屋内两名平民的死亡。就在与突击部队完全失去联络之前收音机里传来尖叫,片刻之后,Site 86的裂变反应堆发生爆炸,它从那里发起进攻,整个站点都损失了。

房间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特工Magnus过了一会才继续说下去。

『事件E-GK-04是有史以来基金会遭到的最严重的攻击。也许更为可怕的是我们对这个实体的心理分析表明,它的克制主要来自于情报收集的匮乏。』

『克制?』房间里的一个声音说道。

特工Amber停了下来,看着发言者。『该实体当时并没有杀死每一个为基金会工作的男男女女是基于信息的匮乏。它没有时间去追踪我们所有人然后销毁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线索。一名隶属于它的特工正在那个站点工作。摧毁Site 86的行为最终只是一种自卫。绿王继续逃脱,没有对我们采取任何积极的敌对行动,但它已经从精神层面上开始崩溃。它可能已经失去了理智。』Amer停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她与Herrero交换了一下眼神,低头看了一眼她的笔记本。『数年以后——』

『我可以继续讲述下去,』Herrero说道。Robert缓慢地站了起来,此刻整个房间的人都盯着他。他蓝色的眼睛似乎要把Amer焚化。他明白Amber知道这个故事,至少知道她所知道的那个版本。但他依然愤怒,这不是她应该染指的范围。『坐下。』他对Amber说。现在他愤怒的语气使得那位女士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她坐了下来。

『遇到她的时候我27岁,她是我的妻子。』Herrero继续道。『一天晚上,我们在公园里见了面,时间很晚了,我们本不该外出的。我们都在逃避着什么,徘徊着,希望能找到一些更美好的事物。我们发现了彼此。她告诉了我她的初恋与分手。我也告诉了她我的事。我跟她讲了一些关于基金会的是,有些事明面上的,有些则超出了我应该说的范围。她则向我讲述了她的工作,她对这份工作的厌恶,她是多么的……』

『对不起,我没听出这有什么相干的——』

『你他妈可以等我一分钟,Jeff。没错,我知道我不应该叫你的名字。但是你把我牵扯进来的,你知道你想让我做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你就可以一直坐到我的同庆晚会结束为止。』Herrero叹了一口气。『这是一次迅速的求爱,非常的迅速……也许一切都太快了。我与她坠入爱河。我们很快乐,人生头一遭。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

『某个早上,大概四点左右,我们都睡着了。我感到不安,起身去了厨房。就在那时,爆炸发生了。爆炸,一次袭击。我是一名办公室文员,我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毫无经验。我被某种力量击昏了。当我醒来时,我被蒙着眼睛绑在椅子上。一个声音不停地问我问题,随机的问题。疼痛袭来,而后我昏倒了。』

『绿王还会用刑?』看到Magnus投来的目光,黑衣人停了下来。Robert看不出那表情,但他确信特工人员不会再插嘴了。

『不,』Robert说。『两支机动特遣队挤满了我们的房子,把我拘留起来。她已经离开了,她知道会发生什么。基金会不知怎么搞明白的这事儿。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个笑手术而已。』Robert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她知道我为基金会工作,至少也是一开始就知道了。对她而言这是一次渗透。也许一直就是如此。我失去了我的妻子,我永远不会知道她对我的感觉,或者她是否是在利用我去调查基金会。我也永远不会知道她是否认为我陷害了她。我不会得到一个我能相信的答案,永远不会。』

就像得到了某种暗示,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Redwood起身,略带尴尬地咳嗽起来。而后他说道:『在这件事之后,E-GK-06,绿王变得对基金会充满敌意,而绿王项目的领导人决定把它的存在对除了极少数人之外的所有人保密。这起事件发生在25年前。现在,让特工金牛座总结陈词。』然后他坐了下来,斜眼看着Robert,为他感到难过。Robert的所有精力看上去都从他身上流走了,他只是坐在那里,盯着桌子。

肥胖的西班牙裔特工金牛座站了起来:『自从E-GK-06以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绿王对基金会的态度变得更加敌对、危险和咄咄逼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在与Herrero博士交往过程中暂时得到缓解的道德和精神状况恶化又加速恢复了。现在,我们认为它正处于最后阶段1。正如心理评估所说,「绿王」疲惫不堪,不想再继续战斗或者躲藏,这些沮丧和挫折感将会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如你所知,四天前我们又经历了两起事件,昨天Site 40遭到攻击。我们知道绿王涉入其中。』

『因此,「绿王」项目的领导人决定彻底消除这一威胁。中立委员会表达了他们的支持,研发部门已经开发出了一种武器,我们相信这种武器可以使绿王的能力在一定时间内无效化以使得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杀死他。』他看着周围的人说,『我们所需的就是适合的时间和地点,以及一个诱饵来引诱它,并让它在该地点驻留足够长的时间来让我们激活武器。』

围坐在桌子周围的人开始纷纷议论起来,金牛座不得不提高嗓门来让他们停下。『它必须是一个精心挑选的诱饵。考虑到它的强大和憎恨,我们得选一个最合适的。一个能够与它持续交谈数分钟而不被消灭的人。』他看着Robert。『Herrero博士,我们认为你就是这项任务的最佳人选。』

房间再次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说不出话。一开始,Robert表现得像是没听到,而后他的喉咙开始发出一些使周围人颤抖的音节,肩膀收缩着。而后,笑声爆发了,粗糙而又刺耳。一个疯子的笑声,就好像他的喉咙里流淌着沸水。当它消逝的时候,回声在墙壁间回荡。Herrero站了起来,面色阴暗,直直地盯着地板。他的嗓音低沉而可怕。

『你们试图利用我年轻时续下的诺言来要求我帮你们杀死我的爱人。许下诺言的我还太年轻,不足以理解它意味着什么。并且我的诚实,又或者说是愚蠢让我无法违背它。你们利用我跟她数十年未曾谋面的现实来指望我能够接受。现在你告诉我,你们这些爱摆布人的杂种: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Herrero博士,』Magnus说道,微微皱了一下眉。

『不,天杀的,我要一个解释。你现在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我的付出难道还不够吗?』

『Robert。』

Robert扬起双手,他的头脑处于错乱之中,但在这场浩大的思维风暴当中,有一个强大,美丽的灯塔在其中矗立着。我要再见她一面。

我做好准备了吗?我知道他们会要求我做什么,但是我做好准备了吗?

他抬起头,右眼里滑落出一个明亮的,孤零零的泪珠。

『好吧,我会执行的。』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