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波兰的世纪:晨昏线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评分: +33+x

Ebolen-RGT

EBOLEN

EBL-RGT-terminator-72789

T:3H::

2312.png

Part .0:引导阶段
有请伊波兰步入人类历史的殿堂


architecture-2569750_1920.jpg

图片摄于伊波兰群岛Betry区,伊波兰委员会大楼

Site-CN-95,以处理中小型GOI而著称。2003年4月21日,“概念纯化密室”项目建造之际,伊波兰正在原宇宙进行“投影技术”的实验,导致密室容纳量过载,并引起了巨大的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甚至波及到了方圆8千米左右之外的区域,站点90%的设施被摧毁,包括站点领导层在内的70%以上人员丧生。伊波兰和SCP基金会同时向对方宣战,在两年的战役中,由于伊波兰的“投影技术”尚不成熟,战争最终以基金会的胜利收尾。基金会借此与伊波兰达成共识,Site-CN-95成为连接两个世界桥梁,双方开始建交,“伊波兰”这一新名词也进入了人们的视野。

拉结尔会议、拉斐尔、加百列,这三大权力组织构成了伊波兰这一庞大的超自然组织。伊波兰拉结尔会议,伊波兰内部势力的最高象征,可以决定伊波兰的执政势力、发展方向、人员流动以及外交能力。

伊波兰拉斐尔,主要负责非物理现象和超自然现象评估的处理。由伊波兰超自然委员会、伊波兰综合防御部门、伊波兰研究院和伊波兰紧急广播系统构成,这些下属部门的方向偏向于防守和科研,而这也就是拉斐尔的行事特色。

伊波兰加百列却恰恰相反,由DSE基金会、分部DSE基金会、机动反应部队和伊波兰化生放核爆控制中心构成,主要负责异常的收容和武装行动,其大多数军队均可以做到随即调配、随即出勤和随即编组。加百列拥有生化威胁处理部门以及P4级生物实验室,可以对已知及未知的生物类致病因子进行快速评估、解析,并做出应急反应行动。

“投影技术”对于伊波兰是一个无比重要的科技,它是关乎伊波兰活动于其他宇宙的存在。SCP基金会也试图向伊波兰方面购买本项科技,不过被对方多次拒绝。伊波兰的投影节点位于Site-CN-95的一处“理论纯化密室”之中,伊波兰的一切投影行动都需要通过此处。

伊波兰三权分立的内部结构成为了发展的催化剂,而三大权力的实力悬殊也导致了其官僚主义的走向。












Part .1:湮灭丧钟


coal-fired-power-plant-499908_1920.jpg

伊波兰群岛Nyl发电区域

自古以来,在那命名为“伊波兰”的宇宙中,被人类称为超自然的现象,在这里却是常态,伊尔多人也早已熟悉了这样的生活,那些异常被尊称为所谓的神灵,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伊波兰,一个被定义为“创造一个由伊尔多人主导的宇宙”的神秘组织开始建立起来。

伊波兰,其专项职能是对超自然现象进行评级、收容以及研究工作,建立之初,他们面对的不只是恐怖的超自然现象,还有世界各国人民的反对。而他们在一系列的技术突破之后,终于被世俗所接纳,伊波兰也由一个小型的革命组织转变为了一股立足于世界的庞大势力。

在那时,伊波兰的首脑阶层由伊波兰委员会所充当,一项有关帮扶世界各国的提议得到通过,数以百计的伊波兰技术支持小队前往是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为他们提供了帮助。为了防止这些国家独立于伊波兰,伊波兰的科技水平和军事实均领先世俗将近30年。

那些国家在伊波兰的技术支持下,规模和势力逐渐壮大起来,在此之下,有少数国家退出了伊波兰,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宣布独立,随着他们的发展,伊波兰也就逐渐的不被需要了。

39年之间,他们组合成了联盟,秘密组建超自然部队,大力发展军事,对伊波兰进行的数次的武装行动,以窃取伊波兰的科技。壹年后,他们向伊波兰发起了持续捌年的战争,伊波兰大败,内部陷入一片混乱,且一直被三大国压制,种种方面都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伊波兰反叛军的萌芽也显露出来,短短壹个月的时间,由伊波兰委员会统治的伊波兰被推翻,伊波兰拉结尔会议被建立起来,剩下的成员便被区分成了拉斐尔和加百列这两大势力,表面上看,三大势力得到了平衡,内部的差距被消除。而实际上,拉结尔会议的前身:反叛军垄断了旧伊波兰大半的科技“遗产”,得以让拉结尔会议的地位远远的高于其他两大势力。势力差距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而是更加的严重了。

那些拉结尔会议所继承的科技中,包含着一些仍未实现的“投影技术”,它被拉结尔会议理解为认定为决定伊波兰命运的一项科技,于是开始了对其的研发。

在另一方面,由加百列带领伊波兰的势力也在逐渐崛起,在此途中,伊波兰也开始向那些国家进行强烈反攻,甚至对其公民进行了一次没有人性的屠杀。这一次,伊波兰迎来的不是敬畏,而是来自全世界的恐惧,加百列领导也因为自己的狂妄被送上了断头台,拉结尔会议也将执行权力归入了自己的囊中。

在为期肆年的技术攻关之后,“投影技术”已经研发成熟,投入到了使用,在初实验中,伊波兰选定了一颗与自身极其相似的宇宙进行目标性投影,并且命名为9031宇宙,实验结果也是一切正常,拉结尔会议将集体投影军队的计划提上了日程。

伊尔多历14621年3月21日早晨准八点,一座标准的DSE设施站点已经纳入投影技术,投影端口对准了9031宇宙,在启用的时刻,伊波兰所应对的却比上次要更加棘手,通过投影影像得知,投影节点发生了一起巨大的爆炸,对周围产生了严重的破坏,但幸运的是,投影物体无任何损毁,伊波兰随及启动戒备状态,并编整伍支部队,可以随时投入使用。

4623年3月20日晚上捌点零玖分,某具有异常性质的物体出现于DSE基金会的某一站点内,且其物体显示定时壹天,并断定来源9031宇宙。在检查后,得知该物体内容的伊波兰火速派遣大批军队进入9031宇宙进行谈判。


SCPFDT2003年4月21日14:33:00,中国分部中型收容站点Site-CN-95内发生一起巨型爆炸案件,大批人员死亡,对其的调查很快得到授权。经调查现实,在不可知原因作用下,一座大型设施的凭空出现导致了事件的发生,经调查源于N-0821的平行现实,其宇宙被立即标记为危险目标,95站站点机动特遣队MTF-甲未-12“明月松岗”被任命利用异常手段摧毁N-0821平行现实。

2003年4月22日14:34:00,名为“幸存”的计划开始实施,链接基金会与N-0821宇宙的虫洞打开,基金会向该平行现实部署了降维打击炸弹。部署完成后,虫洞关闭,危机暂时解除。然而危机解除仅仅十秒后,Site-CN-95再次出现大批同种生命体,站内人员立即对其进行攻击,战争正式打响。

2003年4月23日14:34:00,两个现实间的冲突已持续整整一天,站点安保人员及特遣队因熟悉环境,取得了微弱的优势。在特遣队初步突破未知生命体防线后,95站突然经历了一场大规模现实重构事件。站点内部再次出现源于N-0821平行现实的生命体,总计1216人,且前线安保队员及机动特遣队全部失去联系,被判断为KIA。Site-CN-95全面进入一级战争状态。

2003年4月23日21:00:00,语言已经交互完毕,对方称其为“伊波兰”,双方开始谈判。23:21,谈判破裂,战争开始打响,大量现实重构事件在世界范围内发生。经现实重构后的地点皆出现了隶属于伊波兰的大型安保设施。基金会随即联合全球超自然联盟对以上设施进行进攻,并对有关设施进行反向科技重构2,最终以失败告终。

由于95站内“理论纯化密室”的不稳定性质,“投影技术”受到巨大影响,伊波兰方面的实力遭到削弱。在两年后的2005年01月21日,由宫梓凉特工带领的小型作战部队潜入95站点内后摧毁了“理论纯化密室”,伊波兰方面的作战实力已经失效,战争也以SCP基金会的获胜收尾。












Part .2:权力的工具
此处会染满黛紫色的血液


WSO.jpg

科学技术归属记录

名称 切伦顿病原体(1563)
注册编号 EBL-SCE-Cherrlund-EONa
认证 Anti-ebl
归属科 生物-病原体-加百列-事故0021

2003年,伊尔多战役,由拉斐尔所带领的伊波兰在“那场”战役中成为落败的那一方,这让伊波兰内部的反对声浪空前高涨,拉斐尔被迫将执行势力转交给加百列。仅仅两年,加百列的科技实力就已经远超拉斐尔派,这种成就感和优越感让加百列的高层忽略了内部残存的叛军。

由于加百列内部对叛军势力的不重视,导致叛军于2017年4月12日启动了名为“重生”的反叛计划,加百列MCT“天选之子”第五大队成为主要叛军势力,少数ECO9C人员参加并制造了杀伤力极强的1563病原体。

2017年12月24日,“天选之子”第五大队的外交员在未经伊波兰加百列派高层的授权下,擅自来到了伊波兰拉结尔会议的事务受理部门,向其请求使用“投影技术”的授权,而出于疏忽,授权得到通过。

2018年01月01日,携带1563病原体的伊波兰人员通过“投影技术”进入Site-CN-95站点内,其制造的病原体在站点内迅速传播起来,在其疯狂的特性下,感染者瞬间遍布了站点内。由于SCP基金会对病原体的错误理解,导致了更多人类的感染,死亡人数也急剧攀升。

2018年01月12日,该事件惊动了人类社会以及伊波兰外交部门,有关此事件的报告上传至应急反应事务处,伊波兰加百列被任命调查此事件。五日后,在加百列的调查无果下,拉结尔会议派遣ECO9C以及CBRNE部队前往疫区并协助人类进行技术援助,由于无法得到有效的治疗,全体感染者被例行处决。

2018年01月16日,伊波兰委员会位于伊波兰群岛的总部门大楼遭到恐怖袭击,导致拾贰人轻伤,贰人重伤,伊波兰综合防御部门立即对此进行立案调查,后确定该次袭击来自于伊波兰加百列,叛军的主要实力也遭到暴露。

伊波兰加百列甚至于伊波兰拉斐尔当局在调查出事件真相之后,包庇相关涉及人员,并对其进行了数次隐瞒,这次事件的主导者也由“天选之子”第五大队变成了加百列。

在如此多鲜活生命离世惨痛背景下,伊波兰加百列派高层却变本加厉地篡改病原体特性,使其更加的具有杀伤性。此举动激怒了伊波兰拉结尔会议以及拉斐尔派,两大势力启动了“光辉”计划3,并且大批逮捕相关人员。

2018年6月28日,全球出现反抗伊波兰管制现象,导致数人死亡,1563病原体遭到泄露,同月30日,相关人员已被授权处决。

2019年3月13日,“光辉”计划全面生效,3月27日,人类正式宣告了1563病原体的灭绝。












Part .3:我们的传说
初心仍旧


在伊波兰权科查办体内,有一项有关限制人员职分的规定:一切在伊波兰内工作的个体性人员,将会被权力执行机关所标记。现存的标记码为权力、科技、查缉、办理,此标记码具有普遍的约束性,它规定了一个个体所应该涉及到的工作性质。

此项规定发布当日,便是伊波兰取得革命胜利的那一天,悬挂着“伊波兰革命组织”的标语被替换为“伊波兰权科查办体”,对于将生命奉献给革命事业的人来说,这不仅代表着时代的更替,也代表着他们所经历的一切。

随着面向各国的技术援助被实施,伊波兰被遵奉为“凡世间的救世主”,社会上大量的无业游民依仗自己所谓的一腔热血加入了伊波兰,在人道主义大行其道的时代背景下,伊波兰在舆论的催化下,接纳了这些伊尔多人。与此同时,拉斐尔和加百列两大势力的雏形显露出来后,拉结尔高层为了保证自身的“高素质”,将收纳的人员散布到这两大势力之中。


被转交的,不仅是人员












Part .4:同类相食
官僚化的加剧,混乱的延续,罪孽之旅。


在1563病原体肆虐人类文明的事件中,伊波兰拉结尔会议和伊波兰拉斐尔组成“反加百列联盟”,一同与SCP基金会签订AArvMa-Ze1协议4,以大范围地削弱伊波兰加百列的总体实力。

2019年3月30日,ECO9C和CBRNE部队内部的督战队人员进行了一波大范围的处决行动,大批的人员尸体将被密封处理,投入到焚化炉内焚烧一小时,有些尸体甚至还需要在硫酸池里面浸泡18小时,两周后才完全处理完。这些督战队人员在黑茨港口返回到伊波兰群岛,等待伊波兰委员会的人员分配。

而在督战队人员返回伊波兰群岛后,所有成员意外失踪,伊波兰拉结尔会议和拉结尔对他们表达哀悼,他们的遗传物质序列将被安防至伊波兰存档库内建造的花岗石墓碑中。

人道主义审判法院在该事件后继续对伊波兰加百列进行军事审判,“天选之子”的残余军力也在本次审判下被彻底消灭。加百列部分高层人员被拉结尔会议弹劾,导致高层配置失衡。DSE基金会、加百列职能处理机关、MCT内部的革命浪潮空前高涨。

在DSE基金会与拉结尔议会的商议后,部分异常收容物的控制权由拉斐尔转交至加百列,MCT也开始在Site-CN-95站内秘密扩张军力。ECO9C在一年的休整后加入革命队列,正式转型为武器研发机构,并开始帮助MCT研制C9级5武器。在同年,DSE基金会、MCT和ECO9C在加百列总部签订《加百列协约》,全方面进入战备状态。

与此同时,AArvMA-Ze1协议到期,SCP基金会和伊波兰拉结尔会议撤出了驻扎在拉斐尔营地的大部分人员,会议和拉斐尔的合作关系正式破裂,标志着拉斐尔和加百列的军事能力、议会地位得到平衡,为加百列赢得了前所未有的反攻机会。

2021年02月16日加百列正式公开对伊波兰拉斐尔宣战,代号为“抗体”的行动得到执行,EIGS内“盖亚”和“军火库”合并成为拉斐尔内的军事主力。战争初期,拉斐尔和加百列大力发展各自的经济、军事、科技等方面,伴随着第三届伊波兰超自然大会的到来,在3票的微弱差距下,伊波兰加百列成为执行势力。

2021年02月23日,伊波兰拉斐尔盘旋在俄罗斯ATQ-10站点的军队发动了猛烈攻击,一举肃清并占领了ATQ-10站点。伊波兰加百列随即开始反攻,其派出轰炸机在ATQ-10上空进行了全方位轰炸,这同时也惊动了SCP基金会与GOC对此事的关注,并借此要挟伊波兰对此事的赔偿,战场则由地球转移至了伊波兰群岛。伊波兰拉结尔议会介入,暂时停止了本次战争,将大会选举的制度取消,伊波兰的执行权则由拉结尔会议实行。

战争重启后,两党派开始对对方内部进行渗透工作,企图从内部击败对方,拉斐尔也出现骇人的“研究院”事件6,大批工作于伊波兰研究中心的人员被伊波兰委员会标记为危险目标,并对他们进行了大范围的屠杀,其中部分科研人员带着一部分拉斐尔科技投靠加百列派,进一步缩小了加百列和拉斐尔的科技差距。

战火持续了长达1年的时间,人力和资源越发的支撑不住两党派之间的消耗战,同年九月,在军事上两败俱伤的拉斐尔和加百列在议会礼堂签订了停战条约,大会选举制度被重新启用。












Part .5:围栏
一路,渗透下去


WSO.jpg

伊波兰“投影技术”委员会


节选部分


肆:特殊性

在伊波兰科技中,多元宇宙被理解为无限延伸的平面,定义为第二维度,时间线为理解为构成平面的线,定义为第一维度。考虑到某种特殊原因,“投影技术”被创造之初就被定义为表示具有渗透平面和对线进行扩散的科技,称为“渗透性液体”和“渗透性气体”,“液体”和“气体”的浓度由其携带的信息决定。

“投影技术”具体步骤:

  • 拉近两宇宙,使其有一面互相接触,并确保伊波兰宇宙位于目标宇宙上方。
  • 携有投影信息的“液体”被释放,开始对目标宇宙进行渗透。
  • 渗透完毕后,分离目标宇宙,完成投影。

专业部分解释:

  • 平面:可以被理解为一层水平放置的布,对液体、气体有一定的阻力效果。
  • 线:构成平面的主要部分。
  • 液体、气体:有关其他宇宙的科技。
  • 渗透性:可克服平面阻力的特性。
  • 信息:此处专指通过“投影技术”进入其他宇宙的物体。
  • 浓度:取决于信息的数量。

SCPFDT一排排发光的霓虹灯条闪烁在屏幕之上,自从这项计划被提上日程,无穷无尽的时间线被“挖掘”出来,这些所谓的东西被理解为“保护人类文明免遭其他宇宙入侵”的科技。我们将抵抗外族入侵的希望寄托在它的身上,我们也通过这项科技完成了很多高危实验。

起初,一条条灯管熄灭之时,我们认为是显示系统出现了问题,但当它们真正的出现在一个地方时,事态的严峻性也显露出来,我们不确定这项计划被打破的原因,也为此感到深深的疑惑。

现如今,这些作为掩护工事的时间线都遭到了“液体”的攻击,皆以污染,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尽力的镇压他们,争取与其取得外交联系。


基金会方面未公开的日志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1

日期:2003年4月21日15:41:21

主要内容:侦察小队已进入Site-CN-95设施,预计在一天内取出“理论纯化密室”的异常数据。在另一方面,成立的应对专家组对相关宇宙参数进行整合,检测到未知宇宙正位于本宇宙之上,并向下“分泌”出某种信息素。目前,从事叙事层的研究人员已受理该事件,相关的应对方案指定中。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2

日期:2003年4月21日21:40:18

主要内容:叙事层研究人员已经审批并通过了“有关应对第一次‘外来入侵’响应政策”,目前,MTF-甲未-12“明月松岗”已经组建成功,新型宇宙被命名为N-0821平行宇宙,反制方略实行中。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3

日期:2003年4月22日12:20:58

主要内容:“幸存”计划开始实施,降维打击承载物已推入部署端口,时刻待命。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4

日期:2003年4月22日14:34:00

主要内容:虫洞已开启,降维打击炸弹部署成功,“光辉”计划成功。在Site-CN-95主战场中,N-0821方面加快行军速度,防御工事临近崩溃,相关补给配送中。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5

日期:2003年4月22日21:40:31

主要内容:Site-CN-95已全面沦陷,95站周边的武力势力已被召集。注意,基金会进入一级战备状态,重复一遍,基金会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6

日期:2003年4月23日02:00:00

主要内容:源于N-0821的兵力几近突破基金会掩盖工事,日前所投放的降维打击炸弹已“无效化”,动用的异常性科技对此完全无效。N-0821的攻势即将击溃“明月松岗”的残存势力。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7

日期:2003年4月23日12:31:18

主要内容:检测到大范围波动,Site-CN-95周边敌方数量锐减,“明月松岗”开始反攻。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8

日期:2003年4月23日14:32:00

主要内容:“明月松岗”已攻入Site-CN-95站点,发生巨大爆炸,站内幸存人员失去联系。本次爆炸对地面单位无影响,“明月松岗”开始探索工作。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09

日期:2003年4月23日15:09:00

主要内容:据传输而来的图片得知,“理论纯化密室”已被彻底摧毁,仅存留一团未知的巨型光斑,异常数据随之而来,语言组开始分析。


有关新型异常组织的日志:20030421-uknve-00281-date-010

日期:2003年4月23日21:00:00

主要内容:已成功破解出相关语言,敌方组织为“伊波兰权科查办体”,基金会开始主动交涉。












Part .EBL:结语
伊波兰的世纪


伊波兰的未来将会去往何方?我们很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如此一个以控制异常服务人民为初心的组织,已经彻底偏离了原来的发展方向,陷入了官僚主义内斗的漩涡。而95站,战后负责处理伊波兰相关事务的基金会站点,则步步紧逼,不断蚕食分裂伊波兰的一切,购买科技,扶持叛军,暗中操纵,而这一切的一切,不但表示出人类的野心,也预示着伊波兰终将分崩离析的悲惨结局。

我们对伊波兰的未来感到深深的担忧,高层的腐败,三派实力的悬殊,底层员工积压已久的怨恨,伊尔多社会的负面舆论,基金会方面的施压,这些因素都死死地锁住伊波兰向前发展的动机,让其更加不堪。

让我们回到这个最初的问题上,伊波兰在各种因素的干扰下,其前途是十分渺茫的,不过由于其强大的科技实力和政治基础,不会短时间消亡殆尽。但,纵观历史的长河,没有永恒的存在,对吧?


WSO.jpg
归属权 伊波兰拉结尔会议
受理权 EHC
认证 WSOA1
等级 Apla01-WSOA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