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尔普吉斯之夜·序
评分: +27+x

啊呀已经听说了?从谁那里听来的?

剧场艺术家的那个谣

在无尽镜界中隐匿着的,与未知魔女厮混的不知名剧场艺术家!

现在也不知在哪里的舞台上,演出着剧目,

但据说看完戏剧却不愿遵从它所安排的命运的魔法少女,就会被观众席上的魔女吃掉!就会被脑袋上印着三个箭头的怪物掳走!

被掳走的魔法少女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是无尽镜界里的魔法少女之间广传的谣

Waiting in the wings for you!


Drehbuch : Egal
Originalität : Original
Arten von : Experimentelles Drama
Direktor : Walpurgisnacht


kaien


紫红色的灯光在黑暗的舞台上开辟出一块狭小的领地,那束光在舞台上像只无头苍蝇般飞来飞去,甚至还不小心飞下舞台落在观众席上。它兜兜转转踏遍了整个剧院,最后终于在舞台左后方的一个小角落里站稳了脚尖。

灯光下,一个用黑色亚麻布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神秘人抱着本书溜上了舞台。紫红色的灯光并不能清晰地映出他的面庞,反倒给这位黑衣人染上了阴湿的色彩。那黑衣人佝着身子,向前探出一条腿伸入黑暗中,然后飞速地将自己身子拉过去。灯光亦紧跟着黑衣人的脚步,一步,两步,三步——黑衣人始终甩不掉笼罩在他身上的灯光。

灯光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黑衣人从舞台左侧直冲向中点,又一个大跳跳到舞台后中方,再在那里打了个滚,带着灯光在舞台上横冲直撞。

紫红色的光束被那黑衣人带的晕头转向,最后缓缓跌在舞台正中心。只是它应该追逐着的人影早已失去了踪迹。灯光变了个色,继续孤零零地照射着舞台。

"ruvg ghi goi rqyy ypi whj wyve yuo " 那黑衣人背着双手,横着身子跨步挪进蓝绿色的灯光下,"jghu trnt jbcu fkuk cqwy rqyy spsh sape rdpy!!!"

灯光熄灭,黑暗重归舞台。


"wqiy shnu tdkg uthp trnt rqyy yeu tonu tcu?"

"wqiy shnu wycm ltkg trnt rqyy fkuk nukq tcu ?"

"yty ycaj toln ycfh kcn ,"

"trnt ckf yngk tdnn pgng rqyy."

歌声与哭泣在舞台上回荡,音符在黑暗中游弋。

柔和的黄色灯光伴随着滋滋啦啦的电流声降临在舞台上。灯光炙烤着舞台,散发出诱人的气息。这气息即传闻的食粮,这气息即歌者的救赎。

聚光灯照亮了歌者的存在,将它端坐在桌前祈祷着的样貌展露在观众席前,只是它的样貌依旧模糊。

"khk telb dmjd owvn 、oyvk 、amwu img 、cqyg nhju . "

"ypi jghu nnwy qii qhy hci rqyy sgnn yy."

歌者闭上双眼虔诚地祈祷着,祷言自它嘴中吐出。魔女的文字流淌到桌面上,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环。

"dmjd owvn !"

闪亮闪亮的星屑突然涌现在桌面上,组成了雪白雪白的面粉。

"oyvk !"

由蜡笔画成的花瓣在桌面上聚成一堆,变成了杯甜得发腻的砂糖。

"amwu img !"

用彩纸剪成的鸟儿在灯光下飞舞着,最后啪叽一声摔在桌面上,变成了几枚光滑圆润的鸡蛋。

"cqyg nhju !"

怀抱着歌者的橘黄色灯光突然在歌者面前缩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点。那黄色的光点越来越大,最后竟照出了块香喷喷的黄油。

歌者继续祈祷着,歌唱着。文字组成的环随着歌声跃动着,起舞着。祷言并没有传达到那位慈爱的女神耳中,但它的愿望依旧被实现了。温暖的橘黄色灯光将歌者拥入怀中,天籁般的唱诗声将它簇拥。

黑暗中游弋的音符流向灯下,与跃动着的文字共舞。歌者停下了祈祷,它睁开眼看向桌面上发生的奇迹——雪白的面粉、香甜的砂糖、圆润的鸡蛋、诱人的黄油,还有那共舞着的文字与音符。

"dmjd owvn gngd ditt oyvk ijxx wgkf ,gmfd uqfy amwu img yty tyi rcbs ruda fqug qud . "

歌者用掌声打着拍子,欢笑着,歌唱着。橘黄色的灯光应和着笑声变得越加明亮,驱逐着舞台上的黑暗。文字与音符手牵着手将食材们举起,绕着歌者在半空中旋转。

"jbcu rgkd rsh tyi nhju iywy ,tkg dnnt dmjd lfte . "

歌者张开怀抱,将奇迹们拥入怀中。奇迹在它怀中变成了一块香喷喷的蜜饼。

"trnt dhfd shnu ,ylyi wfh tcu irey hci rqyy sgnn yy jbcu rgkd wfcu yocu dnnt ggll fnwy pntj qnua . "

蜜饼即将被享用,可舞台的其中一角却皱起了一层层的褶皱。褶皱越来越多,越来越密,不断地侵蚀着整幅画面。最后整幅画面都被粗暴地揉成了一团——那从始至终都只是一块挂在舞台镜框上的透明幕布罢了。

昏暗沉寂的舞台上,一个由娇艳的蔷薇、陈旧的打字机与繁多的摄像镜头随意堆砌起的嵌合体端坐在破旧的木桌前。忽明忽灭的灯光下,摆在那嵌合体面前的除桌面上的裂痕外再无一物。

哭泣声在观众席响起,音符在黑暗中游弋。嵌合体头部的打字机不断地被敲击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舞台上回荡。

似水妖般迷人的温室蔷薇骤然枯萎,取而代之的是一粒粒不起眼儿的,田野中随处可见的野花在那嵌合体上扎根。

一张羊皮纸缓缓地从打字机中吐出。


Alina Gray?

幻饼之魔女

其性质是做梦

qB9wDO.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魔女
罗马音
魔女文 Godot
性质 做梦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Ⅰ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Ⅱ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Ⅲ

幻饼之魔女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位魔女,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性质是做梦。

简介

在结界中不知疲倦地编织着幻梦,沉浸在自己所编织的幻梦中无法自拔的魔女。似乎俱怯着没有幻梦存在的现实,一旦将她从梦中唤醒,她便会战战兢兢地将自己缩成皱巴巴的一团。

远远望去其姿态似乎一直在变换,但靠近后仔细观察会发现,其本体只不过是一张透明幕布,其不断变幻的姿态也只是被映射在幕布上的虚影罢了。

只是不知为何,幻梦的主题总是与“蜜饼”有关。生前没能得到救赎的她,如今也只能浸泡在甜蜜的梦中聊以自慰了。

误入结界的人,恐怕会与魔女一同沉浸在编织的幻梦中直至死亡罢。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Ⅰ

其职责是期盼

qB9wDO.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Estragon
职责 期盼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幻饼之魔女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Ⅱ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Ⅲ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Ⅰ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期盼。

简介

在结界中期盼着魔女编织的幻梦降临到自己身边的手下。

身上的布料破破烂烂,在结界中终日无所事事。性格活泼积极,偶尔会与其他使魔嬉闹以此来打发时间。

将魔女映射的幻像视为自己重要的财产,并笃信这些幻像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仍未降临到自己身边罢了。因此它会攻击一切试图靠近魔女的人。

每天都在期盼着魔女编织的蜜饼能降临到自己身边,可实际上它从没品尝过蜜饼的滋味。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Ⅱ

其职责是苦盼

qB9wDO.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Vladimir
职责 苦盼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幻饼之魔女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Ⅰ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Ⅲ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Ⅱ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苦盼。

简介

在结界中期盼着魔女编织的幻梦降临到自己身边的手下。

身上的布料破破烂烂,在结界中终日无所事事。性格内敛悲观,时常陷入自怨自艾之中。

将魔女映射的幻像视为自己重要的财产,并笃信这些幻像都是真实存在的,只是还没来救赎自己罢了。因此它会攻击一切试图靠近魔女的人。

每天都在苦盼着魔女编织的蜜饼能将自己救赎,可实际上它从没品尝过蜜饼的滋味。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Ⅲ

其职责是畜牧

qB9wDO.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Staff
职责 畜牧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幻饼之魔女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Ⅰ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Ⅱ

幻饼之魔女的手下 Ⅲ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畜牧。

简介

终日维持结界运行而忙碌的手下。

衣着干净而利索,每天为维持结界的运行而忙碌着。将误入结界的人类当做家畜一般饲养,持续不断地从他们体内压榨出魔力以供应魔女的生存。平常会小心翼翼地将人类安置在远离魔女的地方,以防止被其他使魔疯狂地撕成碎片。

因为明白魔女的本质,因此闲暇时会讥笑其他被幻梦迷惑的使魔与人类。


魔女坐在观众席上一言不发,她身边的使魔却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痛哭。我将自己的身子尽可能地缩在观众席的座椅上,为自己还活着而庆幸着。

明明只是受调整屋老板娘的雇佣来调查无尽镜界中莫名其妙出现的神秘组织,却没想到陷进了这么恐怖的地方。

备用的悲叹之种早已用完,我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呵,都多久没有用过这东西了?

我不敢确定,这个地方能否复现独属于神滨的奇迹。

或许我应该解除变身进一步降低消耗,但身边的魔女时时刻刻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好害怕。

我想撑起身子再观察一下有没有逃离的机会,但身体已经使不上劲了……

胸膛深处开始慢慢变冷,啊啊……

意识仿佛正在被抽离,被胸膛深处的那个冰窟吸走,我似乎正在被什么东西吞噬……

嘛……也许是因为持续的恐惧让灵魂宝石的污染加速了吧,我会变成什么样呢?

我能感觉到,我那朦胧的意识正向着胸中的黑暗坠去。

好冷……好困……好害怕……

隐约能看到舞台上的那家伙要继续演下去。我应该是第一次在这里看见没有被魔女虚饰的舞台呢,真好奇啊……

似乎有什么声音?不过我已经听不清了。

我可能看不到它真正的舞台了吧。


"ruvg ghi goi jghu rdpy qnqv rqyy sgnn yy ."

"skd agnn vvg cwyg ylyi fqv oyty pppp oqwy ."

"vbg kcn ,yhg trnt wun bqtb hkou kljh rqyy ."

嵌合体身上的摄影镜头映出重重人像,位于头部的打字机咔嚓咔嚓地敲着键盘,音符从打字机口中哗啦啦地流下,落在镜头中的人像上。被音符浸润的人像们将双手捧在胸前,似在歌颂,又似在祈祷。但最终回荡在舞台上的仅有哭泣与悲歌。

"bskg fkhk fkhk kbsk ,wqiy rhf wqiy wycm vfbh mtn whj khgm trqr ."

"gipi def wqiy ,wwww gii wwww rqci gii rqci rqyy ,yidn wqiy gipi svf rrhy trnt ?"

"kljh yhg trnt rhf gcfj wqiy ,rhf gcfj wqiy udi ddu nte edmy rjxt rhjh ,nte edmy rsh wqiy ewgi !"

齿轮吱扭吱扭地转了起来,拖动着那嵌合物在舞台上旋转。聚光灯重新明亮起来,将不同的颜色洒在舞台上。

紫蓝色的灯光映照在那不起眼儿的小花上面,竟让它们发了疯似地生长着。嫩芽从镜头中抽出枝条,朵朵娇艳的蔷薇再度傲立在舞台之上。

"toln ycfh ypi hxff ytdg rqyy yfnd ftjf wun ,wqiy wun nnnn xcag fqv ifcy lkd udi bnh "

"adkf svf xonn xfnd dhcy ycfh ghi fcu ,wqiy wun yid jeg rrrr ,"

"ypi tyna yygy ujj rqyy uukq yfnd wsgg cwgi uqfy puhc tavn yqay dhcy fgiy ."

"vkg jsi yidn hxn wyps rtgh knxn ?wqiy wun gii vbg dskf trnt ruvg ghi goi adnt bnh wfh tcu ytdg tcu ?"

灯光转为蓝色。

灯光为舞台上的嵌合体赋予感情。

灯光映照出了在舞台侧翼处徘徊的幽灵。

那是剧作家之谣。

啊呀已经听说了?从谁那里听来的?

剧作家的那个谣

在无尽镜界中隐匿着的,与未知魔女厮混的不知名剧作家!

现在也不知在哪里的舞台下,窥视着剧目,

但据说如果上演的剧目与它写就的剧本不符,谢幕后参演的魔法少女就会被它手中的剧本抓走!

被抓走的魔法少女再也没有回来过,这是无尽镜界里的魔法少女之间广传的谣

滚开!

剧作家之谣躲在舞台侧翼,窥视着舞台上的舞蹈。冰冷的蓝色灯光照在它身上,灼烧着撕扯着它的身体。要他从舞台上滚下去。

从第一次演出起,剧目就属于演员们了。若他偷听台词,或是举止不够合适,都将会招致舞台的憎恶。剧目不属于剧作家,属于他的只有坏剧本。舞台不接纳剧作家,接纳他的唯有观众席。

灯光灼烧着幽灵,灯光滋养着蔷薇。

"yuk whj gkvh ,trnt wun ipbf suqy fffy bnh ."

"fffy bnh yidn fffy bnh kcn ,gipi svf wyps iiii gmww gdi ."

"trnt wun gmww gdi gii cexx ukhh dmjk rnrh ,trnt skd cexx tmdt thi qdmh yneg pppp mtdh ipbf bpfq ."

"trnt xqcn yneg bnh ."

这时每一个人看见周围的人和他自己同样受到感动,彼此原来素不相识,一下子就变成莫逆之交了。

魔女的使魔簇拥在观众席的少女身旁,并未伤她分毫。

少女胸口的宝石愈加浑浊,细小的裂纹忽隐忽现。

这里没有独属于神滨的奇迹。

同心的百首巨人并未理会这些,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端坐在观众席上。

橙黄色的灯光取代了蓝色。

妖艳的花朵纷纷凋零,枯萎的枝条结下漆黑的种子。这种子凝结着污秽,这种子渴求着欲望。

欲望的果实如子弹般射向观众席——

——正命中在挂在少女胸口处的那颗布满裂纹,脆弱不堪的灵魂宝石上。


"wqiy ftjb fhu gcfj ypi ggll hir bnh kbsk ."


音符不再舞动,感情的色彩不再眷顾伫立在Position Zero之上的嵌合体。

嵌合体如一尊塑像般在舞台上定格,

蓝色。

冰蓝的灯光重新降下,模糊了它的轮廓

"trnt uaj gii jghu shnu yntj ujnu jmhn gaj drin ujnu toln ycfh ypi hxff rqyy wwww ."

红色。

猩红的光芒从塑像脚底缓缓升起,不断侵蚀着舞台。

冰蓝如深海般色调的舞台上,猩红的雕像屹立其中。

沉默。

沉默席卷了整座剧院。

使魔不知其舞台真谛,魔法少女亦无法解读其歌声。观众席上理解演出,通晓歌声的仅有一位——

同心的百首巨人,在观众席上酣睡着。

透明的幕布悄然飘荡在剧院中。

幕布缓缓落下,魔女再度遮掩了舞台的真貌。

黑色的人型剪影出现在桌前,它举起一杯浑浊的液体。

"adwu pudu ypi jghu trnt wdty rqyy skd qii gtu thgn ."

"yfjh fhwu , kfiy uthp gii qajg ."

它举着那杯浊液离开桌前,漫步在舞台上。

"scpsandboxcn.wikidot.com"

"misaka"

它将观众席细细地看了个遍,最后放声大笑:

“我想,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你们根本就不明白我在唱什么,对吧。”

它饮下那杯浊液,身体在Position Zero上溶解。


同心百首之魔女

其性质是观众

q3S5qS.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魔女
罗马音
魔女文 Rose Colleen
性质 观众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Ⅰ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Ⅱ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Ⅲ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Ⅴ

同心百首之魔女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位魔女,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性质是观众。


简介

在结界中不知疲倦地渴求戏剧的魔女。

生前被舞台所吸引,将梦想寄托在舞台之上的她,如今也不曾停下对戏剧的渴求。她渴求着能在观众席上看到从未见过的闪耀。

只是被各种偏执性障碍影响的她,早已失去了作为正常观众的资格。如今的她也只能孤独地坐在观众席上哀叹吧,哀叹这世上已不存在能入她眼的戏剧。

但魔女依旧具有一个观众最基本的素养。因此误入此地的人,只要不打扰魔女的哀叹,便不会受到攻击。只是,千万不要去理解魔女。理解魔女的人都会被魔女吞噬,其头颅将变成她“百首”的一部分。

她的使魔似乎正努力与她达成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共情”,但分别受不同障碍影响的它们,又怎能理解魔女呢?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Ⅰ

其职责是情绪性偏执

q3S5qS.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Fans
职责 情绪性偏执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同心百首之魔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Ⅱ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Ⅲ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Ⅴ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Ⅰ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情绪性偏执。

简介

观众席上的观众之一

虽对戏剧有兴趣,但受“情绪性偏执性障碍”的它,具有十足的排他性。它经常会对舞台上的作品进行无道理的称赞与抨击:只要是自己喜爱的作者所著作的作品,便会忽略其所有缺点,无道理地称赞,只要是自己所讨厌的作者著作的作品,便会忽略其所有优点,无道理地抨击。有时还会因此攻击其他使魔。

它也时常努力地与魔女达成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共情”,但从未成功过。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Ⅱ

其职责是概念性偏执

q3S5qS.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Jean Chapelain
职责 概念性偏执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同心百首之魔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Ⅰ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Ⅲ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Ⅴ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Ⅱ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概念性偏执。

简介

观众席上的观众之一

虽然对各种传统的、流行的文艺理论和评论如数家珍,但受“概念性偏执性障碍”干扰的它,热衷于对作品高谈阔论。它经常引经据典,对舞台上的作品进行十分主观的指手画脚。它亦热衷于对著作制定“规则”,认为只有在自己所制定的规则下诞生的作品才是好作品。

它也时常努力地与魔女达成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共情”,但从未成功过。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Ⅲ

其职责是从众性偏执

q3S5qS.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Sacey
职责 从众性偏执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同心百首之魔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Ⅰ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Ⅱ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Ⅴ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Ⅲ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从众性偏执。

简介

观众席上的观众之一

虽然经常参与媒体和网络上有关艺术话题的争论,但受“从众性偏执性障碍”的它,并没有自己的观点。因此它时常挪用他人的观点去评论不相关的作品。

它也时常努力地与魔女达成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共情”,但从未成功过。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Ⅳ

其职责是不识美

q3S5qS.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The fool
职责 不识美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同心百首之魔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Ⅰ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Ⅱ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Ⅲ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Ⅴ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Ⅳ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不识美。

简介

观众席上的观众之一

虽热衷于观赏戏剧,但它没有任何审美经验,因此难以欣赏舞台之美。

不过也因为这一点,它仍未受到种种“偏执性障碍”的影响。

它也时常努力地与魔女达成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共情”,但从未成功过。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Ⅴ

其职责是无知

q3S5qS.png


原案、监修:Misaka19092nd

类型 使魔
罗马音
魔女文 The fool
职责 无知
初登场 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
相关怪物
同心百首之魔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Ⅰ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Ⅱ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Ⅲ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Ⅳ

同心百首之魔女的手下 Ⅴ是出现于《我还没想好》主线剧情序章的一种使魔,在游戏存档的图鉴中是#██,职责是无知。

简介

观众席上的观众之一

虽热衷于观赏戏剧,但它几乎没有任何文化基础,因此难以理解舞台之美。

不过也因为这一点,它仍未受到种种“偏执性障碍”的影响。

它也时常努力地与魔女达成观众与观众之间的“共情”,但从未成功过。


“阿莉娜很喜欢那些Flowers,但阿莉娜非常不喜欢Withering.”

“我明白的,”咔哒咔哒的键盘声响起,“若命运注定成熟后陨落——”

“——那就让阿莉娜为你们献上绝美的Final curtain.”

墨绿长发的魔法少女坐在观众席上玩弄着手中的魔方,浑身漆黑的人形剪影抱着台打字机坐在她身旁。

“绝美的终幕,不就在那里么?”

观众席的另一侧,一位魔法少女沉静地安眠着。她胸口处的灵魂宝石散发出澄澈的黄色微光,驱散了笼罩在她身上的黑暗。

“那个毁掉我作品的Veteran居然还Intact……”

“啊,顺带一提,净化她灵魂宝石的那颗悲叹之种也产自你的那些作品。”

“只有Artist才有资格Break作品。Moreover,是她们先破坏你的舞台的。但这个叫阿露露的Veteran……”

“她将完好的离开这里,这是我刚刚安排的命运,已成为了传闻的一部分。你不会打算阻止传闻,从而让我失控吧。”

“那,那是No Good的说!”少女放下手中把玩着的魔方,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你觉得她变成魔女,会成为给阿莉娜的Best Art Work添彩的Jewelry之一么?”

“每一个魔女都有其独特的令人目眩的魅力。”

“到时候还是把她的Body喂给魔女作为赔偿好了。”少女从观众席上起身,“要走了,必须要完成Best Art Work的阿莉娜可是Very Busy的。”

键盘咔哒咔哒作响的声音并未停息。

在少女即将离开之前,剪影拉住了她,将刚打出的话递过去。

“ ‘清醒’点,别那么在意其他人的看法。”

“还有,离AWCY那帮人远点,他们帮不了你。”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