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数据

在这个房间里这句陈述变得无比沉重。随着Foster主管环顾会议桌,十几个不同技术领域的研究人员在座位上不安地移动。

Cimmerian博士从房间后面的座位上大声说道:“所以你在告诉我们你不知道它在哪里。”

研究员Rosen羞愧的把头低了下去。

Foster主管摇了摇头。“好极了。好好讲讲我们在互联网上把一个绝密的、价值二百万美元的AI在因特网上弄丢的过程。”

研究人员Rosen抬起头来反驳道:“这样来解释已发生的事情并不太准确。AI只是暂时不见了,它被设定在失去联系两天后回到基金会所控制的服务器。”

Foster主管插话说:“就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研究员Rosen把眼镜推到鼻子上。”随着AIAD的成功,我们开始研发不基于2987-1的新一代AI。你们有谁熟悉JARVIS框架吗?”

“我在17站点工作过一段时间,”Cimmerian博士回答说。“我可以说,当我们在抱怨Jarvis这名字有多么可笑的时候,我们完全没能想到你会给新的一代起个‘机器人接口和计算启发式高级研究数据库’这这么蠢的名字。”

Rosen神经质地环顾四周,继续说道:“关键在于虽然Jarvis框架是很有用,但它是一个更真实的AI。它不会像Alex和Glacon那样与人类互动。”

Hopper博士举起手来打断了他:“我们已经很久没注重过让AI趋近人类的发展方向了。基金会需要尽可能冷静公正客观的人工智能来处理以人为基础的问题。”

“是的。”Rosen有力地点点头。“但另一方面,我们无法用人工交互来将AI融入世界,这么做对这种数据毫无用处。它需要的是信息。”

Foster主管皱起眉头,“你的解决办法就是把它丢到因特网里?”

“因为惨淡的现状。”Rosen继续说道,“我们用其他’机计’进行了一系列的测试,并且我们认为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对我们有所启迪?”Cimmerian博士厉声说道。

“对。呃,网页开发还没有真正赶上我们的编程能力,而且我们在AI与非基金会数据库交互的方式方面犯了几个错误。”

Hopper博士再次在介入交谈之前举起了手。“事实证明,Python的网站框架与AI的交互很奇怪。我们仍然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但我们正在努力解决它。”

研究员Rosen瞪着Hopper博士并打断了他:“我们相当确定是CherryPy、Twistedweb或瓶框架中的一个将AI困在了一个递归循环中。”

Foster主管皱着眉头。“把它弄回来。Cimmerian是第一波惨遭‘飞来横祸’的。”Cimmerian博士从房间后面敬礼。“下一个家伙来之前你们不应该待在这儿。”

Rosen大吃一惊。”我向您保证,我们的应急计划应该是万无一失的。AI会在明天结束之前回到我们的服务器。”

Foster主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希望在今天结束之前在我的桌子上看到一个新的应急计划,要考虑到它没回来的情况。”

除了Cimmerian博士外,每个人都和Foster一起站起来,开始缓慢的挪出房间。房间一空,Foster坐在椅子上,向下看着会议桌。

“顺便说一句,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Cimmerian博士说,“Sheila还在教书?”

Foster主管笑了。“她现在实际上已经是个助理校长了。如果她发现你在城里她一定会撮合你跟个什么人在一起的。”

“我四处乱跑,安顿不下来,但如果她晚餐做意大利面的话那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我敢打赌她一定会喜欢的,虽然你也并不是必须要找个人安定下来。”

“确实。但办公室恋情从来都不是我的强项。”

“干。你还记得Clef和Kondraki那件事的后果吗?”

Cimmerian博士的眼睛睁大了。“兄弟。你们意识到你们的鸡鸡卡在瓶里了吗?”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