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始有终
评分: +12+x

Marro跪在墓碑前,将手上的花束缓缓放下,一阵风吹起了他的刘海,一副无神的双眼望着红色的鲜花。

风也吹散了墓碑上的落叶,浮现出烫金的墓志铭。

下头什么都没有,但这里确乎埋葬着我被否定的快乐

Marro又摘下了印有基金会标志的员工牌,深深地吻了一口,紧接着使尽了全力将它掰断。

此刻原本没有表情的脸上写满了厌恶,他开始用手刨地,一抔,两抔……飞溅的尘土甩在脸上,没多久便将这位博士打扮成了流浪汉。Marro觉得土坑够深了,足够去埋葬被他的过去,他将断掉的工牌丢进土坑,胡乱盖上泥土。

一切都结束了,他可以带着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遣散金去夏威夷的岛链,去江南的小镇,或是任何地方,过着无名之辈的生活,他的名字将被历史冲刷和遗忘,就像美式电影里的英雄一样。

他跪得太久了,得趁彻底麻木之前站起来,但一双手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早说过我会回来的啦!”

Marro轻轻地把自己的手也搭在她的手上,带着一丝抽泣地说:“你为什么还活着,我甚至连墓碑都建好了。”

“这重要吗亲爱的?”

“我亲眼看见靶弹1在空中炸开,看着怀中的你慢慢消失……从那以后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把这些破事像丢垃圾一样丢掉,准备拿着我的钱去过一个巨他妈爽的生活,现在你抱着我说这不重要?”

Marro话毕甩开了她的双手,泣不成声。

“我……我把我的一生献给了这个我所热爱的世界,然后终于等来了和平的那一天,再然后你就一下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狠狠地给了我一个耳光,告诉我你的努力和牺牲都白费啦!只因为我想见你!”

Marro不知如何表达这种感觉,只是语无伦次地将脑海中的噪音发泄出来。

她把Marro的脑袋放在膝上,让他尽情的哭,泪水沾湿了她的丝袜,一股带着温热的冰凉交织在两人身旁。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剥开了云雾,血一样的朝霞呼之欲出。

Marro安静了下来,他想起身,但发现她的膝上好温暖,像是孩提时候有过的抱枕,像是母亲的臂搂。“就这么躺着吧,等着太阳照常升起,一切又重回往日。”他这样想着。

“所以果然靶弹和逆模因是冲突的吗?”Marro忍不住问道。

“不,他们已经消失了,只是我还在这,不信你看向光射来的方向。”

Marro循着她的指尖望去,天空已经不复从前的橙黄橘绿,升起的朝阳正在渗出鲜血,嘀嗒嘀嗒地落在大地上,腐蚀着每一寸光阴与岁月,草木凋零的坏土上生长出同样滴着血的荆棘,俄尔向苍天而去。

“这是神生气了,因为你们杀死了他的孩子,那些被你们视作敌人的兄弟姐妹们。”

“人类曾经驯服了野兽,征服了山水,即便高下立判,也是和谐地生活着,在新秩序里各得其所。但如今人类妄自动用了神才有的力量,将这场手足之争以一方的死亡画上句号……”

Marro缓缓地起身,看着眼前壮美又凄凉的景象,颤抖地点起了一根烟。

“所以这位神先生把这个故事写死了对吗,如果任由人类自大下去却不受惩罚是不会被读者认同的。”

她摇了摇头,说:“靶弹的故事,其实是叙事自填充,那位神被什么东西困住了,让她再也无法提起笔来,但她仍然相信她笔下的世界将会如她所愿,不过你们让她失望了,所以如今她要亲手结束这场闹剧。”

Marro好像明白了什么,呆呆地看着这位曾经的爱人,他突然发现她长的和自己有几分相像。

她似乎也看透了Marro的心思,伸出了手。

“万物都有始终,这个故事已经结束了,但我们似乎没有,你还有选择的余地。”

Marro痴痴地把手搭在她的手上,但他的脚却动不了了。

“说来好笑Marro,我曾经犹豫过是否要把你作为自己在下层叙事的投影,也曾自豪过与另一个自己相恋这个点子,但当我明白是什么困住了我时,一切都晚了。”她把Marro往自己怀里拉扯,“叙事自稳定已经崩坏了,跟我走吧,去到我的故乡,重新过回以前的美好日子,再给你取个新名字……”

两人拥抱在了一起,Marro给她建的墓碑迸出了鲜血,血泊很快淹到了两人的胸口。

“走吧,我的孩子,我的爱人……啊!”

随着她的哀嚎,血泊缓缓退下,拥着她的Marro把手从她的背上移开,露出半截匕首。

“你在做什么!”

“杀死我们的神。”


Marro醒了,她似乎坐在电脑桌前睡着了,桌上的咖啡已经不再冒着热气,电脑也进入了黑屏待机。

她重新打开电脑,却发现Wiki账号怎么也登不上去。

她去问管理,管理也表示查无此人,甚至没有注销记录。

Marro倒在靠背椅上,傻傻地笑着,她不知道是否应当感到欣慰,虽然她完全可以再次注册这个账号,用同样的办法去到下层叙事,把他拉回自己身边,但Marro觉得,似乎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

万物有始有终,她自己也一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