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容原理
评分: +27+x


2119.12.14
上海市,五角场

中午,Phate坐上空荡荡的地铁,从嘉定一路来到五角场。在那里,她会与顾问Simon Arran会面,进一步交流破碎之神教会的历史研究。

二人的合作关系已经持续了数年,可像这样面对面的机会,这也仅仅是第二次,毕竟,地面的道路再快,也比不过“信息高速路”——绝大部分的交流通过即时信息便可完成,根本无需面对面。

现在,在这平淡无奇的几十公里车程中,Phate有足够的时间回忆两人过往的有趣经历。


第0次相遇


虽然Simon很久以前担任过很长时间的基金会编内人员,他们的初相识还是在观谬维基上。几年前,在Site-CN-133成立魔都观谬调查组的时候,Phate组长就翻阅过观谬维基上大量的怪谈记录,而在这些发帖人之中,名为“Simon Arran”的那个,毫无疑问最吸引人眼球。每次轮到他回复的时候,那一定是长篇的论述、多视角的糅合、还要配以招牌的表情字符画,比如“谢谢♪(・ω・)ノ”、“拜托了(#^.^#)”、“抱抱(づ。◕‿‿◕。)づ”等等。Phate记得很清楚,她的项目组内有一个专研文字模因并略有PTSD症状的研究员,偶然间看到了一个表情包密度高的帖子,就当场把整张脸贴在了电脑屏幕上。“哦,这可爱的表情!怎么他妈的如此吸引人!抱我!快让他抱我!欸嘿嘿……”

顺便一提,那个研究员最后是在一群“这位更是重量级”的呼声中被拖走了。

Phate则赶忙去翻基金会人员数据库,惊奇地发现,有一位名字完全相同的人曾担任过许多站点的客座顾问。更加有趣的是,两人居然是校友——先后在同一所学校学习过。不过他那时已经是基金会编外人员了,所以Phate为了再次确认身份,给观谬维基上的那个Simon试探性地发了一条文字信息。正文的后方附上了很小的几串字体——基金会内部使用的旧式模因识别符。

同日晚上,她就收到了回复。

师妹好呀♪(・ω・)ノ

Phate直接坐不住了,“乓”地一声把手机摔在桌上。

“喂,我全程都没透露身份,他怎么知道我是他校友的?”

“啊这,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可能,你才是被试探的那一个。只是个猜想,不一定对。”她身旁的一名研究员挖苦道。

“给老子把嘴闭上。”

不过这样一来,Phate倒没一开始那么担心了:在校友与同事的双重关系加持下,二人的交流事实上非常融洽。


第1次相遇


直到三年前,也是一个12月14号,两人第一次约了线下见面。

二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惊讶于对方的长相。

Phate在资料库中找到不少Simon的照片,都是成年的男性形象,成熟的气质下还带有几分欢脱,应该说是符合预期的。可是现在Simon正施用自己最喜爱的“返老还童”奇术,身形变成了十三四岁的男孩子,灰发黄瞳,整体穿着比较宽松,成熟与稚嫩的混合给人一种奇妙的陌生感。要不是Simon在见面前发了张自己的自拍方便认人,Phate恐怕就二话不说,抄着自己口袋里的记忆删除药剂扎过去了。

另一面呢?Simon即便了解Phate是一名瘦削且显得柔弱的女生,当她剪短头发、穿着黑色帽衫、以开放的男性装扮出现时,也让他有些惊奇——他恨不得立刻就问她是否是男孩子,然后借着她的脸,去想象米奇妙妙屋中才会出现的情节。

不过嘛,上面这些疑惑与妄想还是只能放在心里,所以见面时只是互相问好,没有多余的行为和措辞。

既然是交流讨论,站在冬天湿冷的风中肯定不是个好选择。所以他们就找了个吃饭的地方。二人会餐的地点,是大学路尽头的一家广式餐馆,“潮界”。与周边早已死气沉沉的办公楼与超市相比,以其为中心的各种餐厅仍然在揽客。之所以这些实体餐饮还没倒下,除了外卖凭依于实体店之外,当然还是因为,人们对食物的讲究依旧多多。尤其是出手相比其它城市阔绰的魔都人,即便大多数都沉溺于虚拟化身,一提到吃,那还是要十分享受才行的,毕竟虚拟的自己再怎么吃,也填不饱现实生活中的肚子。虽然也有非常猎奇的公司提供高端的生命维持机器,使虚拟角色进食的同时供给肉身的养分,但这种“金玉在虚,败絮在实”的饮食模式仅被极少数人接纳。

上楼之后,两个人就近找了一桌坐下,然后点菜。椰子鸡、潮汕特色牛丸、牛肉河粉、卤鹅、粉蒸肉……诱人的菜品纷至沓来,二人的交流也就随着开始。从麦克斯韦宗的福音书与原典作为起点,聊到破碎之神教会、狄瓦族、中国古代史、被放逐者之图书馆、基金会的起源、各部门的建立与发展、有趣的收容项目、还有更多的典籍梗、灭霸梗、基金会人物梗等等。现在的Phate全然忘记了那时候自己为何去找他——从结果来看,那次交流的确推动了自己的研究。然而她还留有任何那次交谈的确切印象吗?几乎没有。因为,Phate感觉当时自己的脑子被塞进了一个宇宙。不过,忘掉那次谈话的内容并不是Phate最后悔的事情。

最后悔的事情是,她还没来得及调出自己的电子钱包,Simon就决定请客,并把整桌菜的钱都付完了。


Phate的思绪在一个比较尴尬的地方收尾,而此时她也刚从地铁出来,回到地面。转过几个街角,进入住宿区,顾问Simon Arran就在她的前面招手,示意跟着过去。

Simon的研究室位于一座经过改造的公寓内。高大的书架沿着屋子的墙壁和轴线摆放,不同大小的法阵被画在书中间,给人一种《我的世界》中书架围绕附魔台的感觉;各类奇术装置、机械设施、异常材料,则是散乱地堆放在屋子的角落里,大致与Simon的床铺相对,并与书桌平行摆放。桌上的电脑则打开了许多麦克斯韦宗的传教经文,用许多计算机语言写就,包括C++、JavaScript、Python等十几种,要说有哪里比较奇怪,呃……那应该是没找着Basic吧。

“Simon前辈,今天来找您的主要目的是这个,”Phate打开了自己的平板,调出一份被加密的文档。

"Input Password"

“这个是?”

海德薇福音。”Phate将平板递给Simon,“我们目前破译到了第六章,里面就快要提到圣Hedwig的计划了。我们在想,最近麦克斯韦宗招收信徒的速度似乎在变快,这不可能没有原因——计算机程序写成的麦宗高层,不会像人类一样,一拍脑门做出毫无道理的事情来,对吧。”

“嗯嗯。”

“所以我们就在找这个原因是什么。我已经让员工去找其它的相关文献去了,但海德薇福音这边,我觉得是最有可能找出答案的,所以一直是我亲自在处理。我们的确从麦宗教徒的脑袋里揪出了福音书的源文件,但是……”她摇了摇头,“破译很难。我们先要解码程序让它可被编译,然后又要找到正确的密码,才能访问。麦宗的智能机器太警觉了,它们传教的范围虽然在扩张,但是对基金会人员的选择却十分微妙——你敢信吗,它们居然能搞出一个嵌入式程序,一旦有基金会的人想读取信息,就立马加密;而非基金会的麦宗信徒一旦想透露信息出去,又会被程序产生的信息流干扰大脑。结果,哎,也算是我的问题吧,麦宗好像偷偷把我们站点的调查员工,提升了访问限制等级。”

“嗯。”

“要不是我们在处理破译文件时,对捆绑代码的警觉性不够,”Phate接过Simon泡好的茶轻抿一口,缓解干嗓子,“恐怕我们也不会陷入现在这样,解码的泥沼里面了吧。”

“那你们破译完了前六章,手上的这个是第七章了?”

“对。我来就是为这个的。现在在拿机器试密码呢,因为它设定了连续两次尝试的最短间隔,我们在用隔绝网络的并行终端跑。我们根据以往的试错经验,总结了高概率的密码集,但这次的密码似乎不在里面……我们现在只能暴力破解了。”

“这样啊,”Simon坐到电脑前面,“师妹你也旁边坐吧。我也是最近才搞到了海德薇福音的全套。细节上很难说百分百正确,但是大体的意思,还有一些片段,应该都是没问题的。后面的章节我分析过,里面捆绑了数据流监测的程序。我不知道怎么解除它,但是我估计,只要不通过互联网传输应该就没问题。”

“哦,还有这种好事?”

“对的。我来找找看啊……”

在层叠的加密文件夹中翻找了五分多钟,Simon终于抵达了海德薇福音的存档。和Phate拿到的数据不同,这已经是解密的版本。

console.log("15. 众信者说:‘兄弟姐妹中的纯洁者海德薇,还请告知我们,你的智慧指示了怎样的道路?’");}}

“对对对,就这个,”Phate连连点头,“看下面是啥。”

console.log("16. 先知说:‘我的计划依然粗劣,但我将它告知你们。我们要一同将它完善。’");

“你前面说的计划就是……”

“就是这个!再往下呢?”

console.log("18. ‘能行植入仪式的人,请将技艺教导给我们,如此我们能行更多的净化。’");

“呃……”Phate蔫了下去,“啊这……再往下。”

console.log("21. 于是信者们一同商讨订约,整理各自的技艺与学识,在神圣的信号下交换信息,好的网络就成了。");

“‘在神圣的信号下交换信息’……所以说,麦宗教徒们为了抵达WAN的高度,需要达成一种网络的高度互联?然后这种互联靠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信息交换?”Phate看完全文,整个人靠在了椅子上,闭着眼睛思考。

“是的。”Simon点头附和,接着他起身到后面的空地去了。

“那这么说来,有没有可能是这样:在麦宗信徒的眼里,WAN并不是一个静止的、就摆在那里的物品或生物,而是一种……状态。对,一种流动的状态。每个执行输入和输出的节点,都构成了WAN的一部分……

“呃,那个……Simon前辈,您这是?”

“这是我现在在研究的一个召唤术式,很有意思,我觉得跟你说的概念有些关系。”Simon让开身,好让Phate看见地上画出法阵的完整形状。

“哦?干什么用的?”

“从远处召唤一个人过来。但是限定条件很苛刻,”他从法阵旁边的书架里抽出一个档案袋,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里面的粘土板。上面有着数不清的奇怪纹路与刻痕,一看就是出土后清洗好的远古文物。Phate见状不禁向后退了几步,生怕自己的任何细微动作把板子不慎打坏。Simon继续说道:

“早在公元前1000年以前,这个法阵就被机神教徒刻在了板子上面。板子边上有一串说明,‘教徒虔诚地对机械身躯祷告/统一的构件开始共振/神聆听教徒的期许/回报以新的同类’。我觉得这个法阵的意图就是通过教徒之间的联系网络,让共有的部分产生一种‘同步’,并借着这种同步,与地球上位于远处的个体产生共鸣。”

“机神教啊……说起来他们信仰的‘Wan’和麦宗信仰的‘WAN’也多少有些相似之处呢。”

“是的呢。机神教的人们认为,世界除血肉外的每个部分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完美的秩序’。既然如此,顺着他们的想法来走的话,这些部分之间存在着内在联系就是必然的,而这种联系是可以利用的。”

“哦!所以他们就试图让全世界的机械部分一起共振,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可能选择从比较简单的开始?”

“应该是这样的了。有没有觉得这与圣Hedwig的教义有些相似呢?”

“嗯,有趣有趣。那这个术式现在能做吗?”

“这个暂时不清楚。因为这是专门针对机神教徒建立的术式,对于施术者身体被机械化改造的比例,可能是有要求的吧。看术式的中间,这是我用木头和金属齿轮搭建的一个人偶,有一些教会的术式,是可以以它做媒介运行的,但是……这个用它行不通。而且我自己上去也没用,哈哈。”

“噗,不过Simon前辈,或许……我也可以一起试试看?多个不同的人类对象一起交互,会不会能够满足它的要求呢?”

这是一个不错的提议。Simon将人偶坐北朝南安置好后,将房间的灯关上、窗帘拉好,并与Phate分列于人偶的东西两侧,准备施法。

只见Simon在术式中间点燃了六根蜡烛,接着闭上眼、默默念叨着什么,随后扽了一下链接人偶的绳子。那人偶的嘴便立刻张开,从里面吐出几块硬币大小的齿轮薄片,掉落在这一圈蜡烛的中央。一瞬间,蜡烛之间相连的细线也引上了火,形成六角星的形状,以此为中心,整间房屋的地面都开始了有规律的上下抖动。

咔哒、咔哒、咔哒,整个屋子就像钟摆一样轻轻地摇,随之而来的眩晕感使Phate不得不闭上眼。她感觉自己的耳旁似乎有无数的齿轮在咬合、在碰撞,又像是有千百只蚊子在鸣叫、在吸食。“再这样下去,我的脑袋就要变成一坨大铁块了,”这是Phate内心的唯一想法。

几分钟过去,终于是风平浪静,二人缓缓睁开眼睛。

“不论怎样,术式确实是成功发动了,”Simon首先开口,“师妹也很幸运呢,你不仅能看到术式的成功,还能亲身经历一次玩玩。身体没事吧?”

“啊,就是头有点晕,没事……等下,人偶去哪了?”

Phate看向原来人偶所在的位置,发现那里出现了活生生的什么东西。

确切地说,那是一个女性人类。

她整个人蜷缩在人偶应在的位置,淡蓝色长发蓬乱地遮住半裸的上身。只穿着一套格子衬衫加长裤做睡衣的她,似乎是从床上被毫无征兆地召唤到了这里。

而她的眼睛刚刚睁开,准备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环视周围的环境后,她感到十分疑惑。

然后她看了看将她召唤出来的两个人,就更加疑惑了,因为她认识两人之中的Simon,而那位同志现在正满脸堆笑,试图缓解尴尬!可就在此时,Simon才发现自己窗帘拉了,窗户却没关,一阵阴风从外面吹来,把躺在地上的这位新来客冻了一哆嗦。

哆嗦完了,体内的怒火也开始增长。她不紧不慢地站起来,用手轻轻打去身上的灰尘,同时头发的颜色也慢慢变深。

突然,她“啪”地打了一声响指,研究室突然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黑暗。

三个人就这么站立在虚空之上。

Phate从来没遭遇过这样的场景,被吓得惊慌失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腿直发抖,而Simon看见自己的友人越来越生气,难掩尴尬的笑容都快从脸上溢出来了,但那名女性仍旧面不改色,看向二人。她的瞳孔就像黑洞一样,几乎能把二人的神志给吸走。

死一般的沉默。

……

……

“事情是这样的,Resh。刚刚我们在研究一个古代机神教遗留下来的一个召唤术式,”Simon还是先开了口,“根据我们的研究,这个法阵会在不少于一个人类在场的情况下触发,将另一个具有和召唤者们相同特征的人类传送过来。但是谁会想到召唤过来的是你……”

“哼,”Resh不屑地回答道,“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阵法,连我都会中招。但说真的,Simon啊,能不能不要老是整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之前多少次了,找我帮忙。这次倒好,直接把我人给传过来了。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

“那个……前辈们不要吵了……我……”剩下的那位感觉自己仿佛是个王者局里的无畏黑铁,在纯黑的背景下缩成一团。

“对了,这位又是谁?”Resh循声望去。而Phate看见这名深不可测的现实扭曲者望过来时,害怕地撇过头去。

“她是我的师妹,叫他Phate就好啦。”之后Simon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不用害怕,这位是Resh,我的一名朋友。”

“原来你们是校友吗,你喊他师妹。”Resh现在姑且原谅了他们,“啪”地一声,场景恢复了正常,“这阵法怕不是生效一次招来一个校友。”

“哦哦,原来Resh也是同一所学校的?”Phate好奇地提问。

“算是吧。我应该在上上上上个停留过的平行世界的最后10年,在你们学习的那所学校教过书。”

“上上上上个……这……冒昧地问……”

“不许问。我知道你会问什么。”

“好吧。”

“还有,没完呢。Simon,我记得跟你说过的,”Resh将手一挥,身上的衣服立刻变成了便服,看样子准备出门,“叫我来解决问题,当然可以,但是必须请我吃饭。”

“我当然知道,”Simon一边关闭电脑,一边收拾东西,“师妹说她现在正在处理麦克斯韦宗的相关文献,我没什么问题,让她来问你吧。另外请客是当然的啦。”

“行。”Resh再次看向Phate,这次的眼神要温和很多,“你应该感到幸运,Phate同学。我已经大概能猜到你想问什么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你找对人喽。”

“啊……好,好的!谢谢前辈!”Phate现在才算是从刚才的恐怖情景中缓过来。她也看出来,两位前辈不仅认识,而且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了。

就这样,三个人出门了,一路向东,目标正是大学路尽头的那所“潮界”餐厅。今天外出的人不多,看来不必等位。

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顿精美的午餐;唯一空着肚子的,应该只有Simon的钱包了。




| 不相容原理 | 不相容原理II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