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武装型GOC闯荡异世界
评分: +30+x

铅笔的信息终端

登陆第26天


第三次考察记录总结


毫无疑问,双向现实扭曲的存在证明这个绿型实体不想和现实位面发生任何交流。不过很遗憾,口供里的‘死灵法师’更接近该异常场内灰型实体的描述而非绿型:非感染性,感染直接作用于‘尸体’上。

为何一个绿型实体会允许灰型实体共存,暂时不清楚。

根据实体C“贤者”的口供描述,‘死灵法师’为叛变的黑魔法师,它们更喜欢操控‘尸体’或创造‘戈仑石人’和‘土傀儡’,目前所处的叙事面周边没有‘死灵法师’的相关记录。

关于绿型实体为‘神明’的可能性正在评估中。
口供证实了‘神明’为一台机械实体,并非我们认知中的“全知全能”之神。


地下城一层,二层入口处

登陆第26天

“你确定这个能打碎戈仑石人?”,警卫队长看着佣兵从容不迫地往炮管里倒入黑火药,有些担心。

这些土炮和他服役时操作的军炮完全没法比,粗糙而笨重的炮管很难发射优质的石弹,而且黑火药的装量似乎完全取决于这个佣兵的心情。

“北境女王遇到冰人大军时,这门炮可是一发就炸碎了一个冰人的脑壳”,佣兵颇为自豪地回复着,开始用杵杆压实炮管底部的黑火药,“而且是连着魔法屏障一起炸了个粉碎,渣都不剩。”

另一个佣兵抱起一枚刻着铭文的石弹,小心翼翼地放到小推车上。魔法部回复的急信里附带了破魔法术的法阵铭文,他从昨天开始就忙着给每一枚石弹都刻上。

“队长啊,戈仑石人物理抗性高,但是魔法抗性低,所以我们只要攻击它的头部,就可以让它直接解体”,公会长用手帕擦了擦头上的细汗,“要不要再去检查一下防线?”

自从镇长下令封锁地下城后,他就没有再回到地表过了,地下一层实在是太重要了。这里改建好的商业区和物流站是花了数十年才建立起来的,规模可能比地表的村镇还大一些,绝对不能让给任何魔物。

所幸的是,地下一层和地下二层的连接处可以轻松地用魔法阵驱动的巨石封锁住,除了龙以外根本没有生物推得动,巨人也不例外。

“所以现在我们有多少人在这些防线里?”公会长满怀期待地问着,希望能有个令他安心的答案。

“至少3个佣兵团,300人;然后算上警卫队,自愿支援的冒险者和镇民,大概有500人。”警卫队长也觉得没谱,他只知道帝国军队在十几年前的远征时讨伐过死灵法师,但是具体用了多少人,用了什么装备,一概不知。

“那就好,太好了,这样再加上皇都派来的精锐,绰绰有余了”,公会长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只想赶快重新开放地下城,公会里已经有许多冒险队取消了地下城的探险,封锁的越久,损失越大。

警卫队长看出了公会长的小心思,充满鄙夷地瞟了他一眼:“但肯定是把恶仗,这是毋庸置疑的。”

远处,巨石轻微地晃动了一下。


GOC-E3 前进基地,叙事面

登陆第25天

“所以你们打算怎么找出这个绿型实体?”,毛笔看着剔骨刀摊在桌子上的一堆文件报告,“你们不会打算再塞架直升机过来,弄个机降斩首行动吧?”

剔骨刀噗呲地一声笑了出来,野战部队转来的物理部门人员都只记得传统的特种作战。

“哦,没有的,没有的”,剔骨刀尴尬地试图掩盖掉刚刚的嗤笑,“斩首是没错,但我们是用文学侵入的方式斩首。”

没办法,野战部队天天和灰型的不死者还有红型的再生者打交道,都快忘了特种作战的关键点了。

“由于有叙事面的维度优势,我们将用U-HEC搭载的叙事锚直接变成文字小说,然后强行出现在它们的叙事故事里,杀个措手不及。”剔骨刀得意地从文件堆里翻出一张纸,递给了毛笔。

叙事锚调动说明

毛笔领队,

考虑时间紧迫性以及任务特殊性,现指派GOC攻击小队“西餐厨刀”加入任务并提供额外的火力选项。

你的指挥链保持不变,‘西餐厨刀’领队将接受你的全权指挥。

U-HEC-382“柑橘色”搭载了一台连接相对性现实稳定锚的叙事锚,其原理过于复杂抽象,请参考以下解释。
想象你坐着叙事锚,进入海底(离开异常场),等到海面到底你希望的效果时(行动需要时),把锚提起来,重新回到海面(返回异常场)。原理和现实稳定锚十分相似,可以理解为异常场自身的现实稳定锚。

你部队员无需培训或操作叙事锚,只需向剔骨刀领队协商并下达任务即可。

“也就是说,你要变成一个…”毛笔挠了挠头,似乎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是童话小说的主人公,或是魔法仙子,异常体只要念一下我的故事就能出现”,剔骨刀很识相地帮他解释了。

“太棒了,我觉得这个世界的识字率可能不超过5%”,毛笔意识到了这个比喻的诸多漏洞。先不说这个异常场里有没有童话这个概念存在,敌人不可能打仗打到一半从角落里掏个童话书开始念起来。

“这个你无需担心,毛笔领队”,剔骨刀得意地朝正在走来的“柑橘色”努了努嘴,“对现实位面的人也许无效,但是在异常场内,它们一定会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念故事。”

“再说了,不识字又不代表不能听故事或是看漫画吧”,毛笔觉得自己像个文盲,完全猜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理才能做到这些。


牧场,城镇郊区

登陆第31天

“我说舅舅,你这么晚出门干什么啊”,牧场女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看着正在门口穿鞋的舅舅,“外面是着火了吗!”,她突然一个激灵,看到窗外斑斑的火点。

“哦不不不,你快继续睡吧,是军队的人来了,他们可能要些补给。”他满怀歉意地摸了摸侄女的脑袋,“有事就到谷仓找我。”

男人往手上呼了一口气,提着油灯往谷仓走去,他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大规模的军队了。

“打扰你了,市民”,一个英俊的战士一手提着大剑,另一手向他伸了过来:“我是皇家近卫军第二团的团长,也是这个讨伐团的团长。”

太好啦,不是赖账抢钱的陆军,是陛下直管的近卫军啊。

“我是来自皇家警卫团的副团长。”另一个男子也十分俊朗,一头金色的秀发让他想起公告里的王子,似乎也是一头金发。

“旁边的这位是魔法部的特遣使和教会的圣女。”

“贵安,打扰您了”,旁边的圣女朝他低头行了一个优雅的教会礼,一身洁白的礼装是如此地引人注目。

而另一个,是,是龙女吗?这个角和尾巴,肯定没错的。

“啧,叫我魔龙女就好”,这么大的口气,只有至高魔法师才敢叫自己魔女或是魔圣,不过也不奇怪,似乎每个龙人都有很高的魔法造诣,他今天是真的见到一个了,可惜看起来是个臭脾气。

“我们只需要在您这里过夜即可,同时需要采购500人一天份的食物,如果有额外的马匹或牛售卖更好。请放心,帝国金币支付”,副团长让手下搬来了一个小木箱,打开露出里面成色无暇的金币。

“没问题,没问题!”,他高兴极了,一周的物资肯定供应不起,但一天的量刚好可以卖空他的仓库。

“牛马不多,只有20头可以卖,但是请容许我提出个小小的请求。”眼前这些礼貌的战士让他得以大胆起来,当然这个请求是为了自己的侄女。

“我的侄女,我是她唯一的血亲了。她很喜欢魔法,不知你们部下里是否有人可以指导她一下…当然有空的话…”,他的勇气瞬间用光了,双腿有点颤抖。

“哈哈哈哈哈,小事一桩,你让她直接来找我!”,魔龙女自豪地说着,角上的龙晶一闪一闪,“但是你得在价格上给我们点优惠,师傅说,量大从优!”

旁边的圣女尴尬的扯了扯魔龙女的尾巴,“先生,您不要在意,还是原价购买,原价。”


“哇!真的能打出火诶!”,牧场女兴奋的举着手中浮空的火苗,“你看,圣女大人!”

“哈哈哈哈,你的天赋确实不错。可惜还是比不过修女的圣光哦!修女!你看看啊,别睡啦!”,魔女用尾巴戳了戳靠在草堆上的圣女,把她弄醒了。

“我是…圣女”,圣女真的很想用礼杖给魔龙女头上来一下,然后再去给副团长头上也来一下,让她半夜和魔龙女去陪一个牧场女孩学魔法,完全不顾她只会赐福和净化,对魔法一窍不通。

“嗯嗯,真的很厉害呢!不过还是不要在草堆旁用火吧”,她强忍着困意挤出了一个微笑,努力看清面前的火苗。

“所以你们到底来这么偏远的镇子干什么啊,讨伐魔王吗”,牧场女歪着头,熄灭了手中的火焰,“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魔法师了,也是第一次见到圣女阁下呢。”

“哼哼,我师父可是在200年前就把魔王连着魔界全部抹除了,它们怎么可能危害人间呢?”,魔龙女得意洋洋地炫耀着自己法杖上的红宝石,“你看,这是一个恶魔亲王的灵石,被我师父直接摘下来了。”

“我们是来净化一个邪恶死灵法师的”,圣女清醒了一些,推开了缠在腰上的龙尾巴,“利用我的净化来祛除邪恶的魔法,庇护陛下的子民。”

“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凯旋而归吧!然后,我会把你带去首都见见师父的,你的天赋足够进入魔法大学了。”牧场女高兴地从草堆上跳起来,抱住了魔龙女。

今晚实在是太美好啦!


GOC-E3 前进基地,叙事面

登陆第28天

音频记录-0307

毛笔:钢笔,钢笔,找到了吗?

钢笔:毛队,不是它,只是个方形的石块。

毛笔:剔骨刀,你们那边现在能进入第三层吗?

剔骨刀:依然没有第三层的入口,我现在押着一个实体。它说入口就在我面前,但我看到的是石墙。

毛笔:你最好给试试跑进那个墙里,说不定可以直接到魔法学院里。你确定是双向认知阻碍?

剔骨刀:很遗憾是的,并且那个‘鱼骨森林’的考察恐怕也要缓缓了。

毛笔:太棒了,所以我们现在丢了一个保管箱;没法往下走;虽然找到了往上的出口,但是有个破奇术锁着,有没有什么好消息让我今晚能乐一宿?

铅笔:你最爱的坦克部队有好消息。有个车长觉得两台车配合U-HEC的功率应该可以直接拉开这个石头。工程部队说不够还可以用它们的工程车。

毛笔:这个石头真的能动吗?

面包刀:报告毛笔领队,这个石头只是太过沉重,奇术是防止它被外力摧毁罢了。

U-HEC “柑橘色”:我前天试图推动,检测到了震动和些许位移。

毛笔:好吧,各位今晚1700在指挥所集合一下,弄个方案出来。
毛笔:那个保管箱大概率被人当宝物拿上去了,我们有暴露风险。

[通讯结束]

“它们迟迟不下来,说明那个‘战士’说的还算实话,每一层只有两个出入口,连接上下层。”毛笔盯着测绘好的地图,“但是它们肯定在门口严阵以待,等着‘骑士团’或什么乱七八糟的援军。”

剔骨刀看着毛笔,“我们绝对不能暴露,必须提前出击,控制住场面。至少现在那个绿型实体还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到来。”

“好吧,口供那边怎么说,他们知不知道附近有驻军什么的吗?”,和绿型实体打交道永远是那么麻烦,它若是察觉到你的存在,你就马上消失在这里了。

“只有大概20人的警卫队,主要是负责维持秩序。平常有魔物入侵的时候会雇附近的佣兵团”,签字笔翻着笔记,“也会有些热血的冒险者。”

“我相信热血和友谊一定能帮它们战胜30mm炮弹和认知危害”,毛笔看了一眼平台上正在维护的U-HEC,随后转向剔骨刀,“如果我现在要求你马上,立刻,消灭持有保管箱的人,你能做到吗?”

剔骨刀笑了笑,“我可以在三天后帮你把保管箱带回来。”

毛笔一脸不可置信。


魔法部总部,帝国首都

登陆第30天

自己的爱徒已经出发一天了,再过一天应该就能到地下城了。精灵却愈发觉得诡异,地下城那边后续的信件显示,在这支讨伐团之前还有至少两支讨伐团遭遇了戈仑石人,而且他们确信其中一支是有皇家背景的。

大王子忙着辅佐陛下没空,二王子已经和自己交过底了,三王子忙着花天酒地,四王女已经成北境女王了,更没空也没动机。

“难不成是陛下亲自派遣的?”她惊出一身冷汗,那这样她岂不是在偷挖陛下的秘密?不对不对,太多人能调动皇家警卫团了,几乎每个大臣都可以用任何名义调动。

“你们人类真的很喜欢遮遮掩掩呢”,她咬牙切齿地看着来自地下城的信件。

不管那个神秘消失的讨伐团了,哪个大臣爱折腾就折腾去吧。现在优先处理掉死灵法师,在获得戈仑石人的样本之前刚好琢磨一下这个诡异的魔导具是怎么回事。

这个送过来的灰色金属盒子确实很诡异,无论使用任何魔法都没法摧毁它,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体积和质量上看,肯定是中空的,那么关键的地方肯定在于顶上的这个红色的宝石。

但是没有魔法反应,却能被戈仑石人敏锐地感觉到?怎么想都觉得很冲突吧?

精灵摇了摇脑袋,看来只能从古籍和精灵的传说故事里里找找线索了。

“白色的骑士骑着柑橘色的骏马,追逐着银灰色的护佑之匣”

她纤细的手指划过古朴的书页,昏暗的萤虫努力发出一缕缕光照。

“护佑之匣用祂的血珠赐福着保管之物,以自己的矿板呵护着保管之物”

神明大人怎么会流血?精灵看着眼前的金属盒子,她确信眼前这个就是护佑之匣了。

而且白色的骑士和柑橘色的骏马实在是没法对应上死灵法师和银色的戈仑石人啊。

精灵小心翼翼地翻开下一页,想看看有没有更多护佑之匣的故事。

下一页居然是空白的,中间被一个奇怪的圆形法阵撑满。旁边似乎有一行小字,精灵的脸都快贴上去了才看清

编不下去了,找到你咯 :-o

怎么回事?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只橙色的机械钳从叙事锚里伸出,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她瞬间感觉气管都要被掐断了,只能看着法阵从书本上蔓延开来,快速铺满整个房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