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分: +22+x

个人认为本文含有PG13内容。

请13岁以下儿童谨慎浏览。

















我们的鱼池自然和别处不一样。

我们的鱼池,是个美好的地方。吃饲料时,饲料上画着养鱼人的笑脸。池底上,写着“服从真理,服从未来,服从养鱼人”。每一朵海藻,每一块石头上都刻满了真理。真理甚至会在我们睡觉时循环播放。真理的大致意思就是,我们鱼池是一个最美好的天堂。

在这个天堂里,大家都喜欢往一个洞口钻,那是通往河流的洞口,所有鱼都往那里挤——有咬出一条路的,撞出一个口子的,还有把自己饿得半死后从缝里挤出去的。

听说在其他鱼池里,每次挤过洞口回来的鱼,都会流血,破损,溃烂。可是天堂是不允许受伤的,于是养鱼人给那些鱼的伤口上涂满黑色油漆,画出鱼鳞的图案。养鱼人经常拿着鱼竿。听说,鱼竿是用来保护我们的武器,让我们不受其他养鱼人侵犯。

我们痛不许哭,累不许颓,怒不许咆哮。于是所有鱼都神奇地变得快乐起来了,每条鱼脸上都挂着笑脸——“多美丽的天堂啊!”养鱼人如是说。

我们经常幻想养鱼人的生活。我们幻想养鱼人住的房子里,有着数不清的鱼食和饲料,他天天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他甚至用鱼食洗澡。

“多美丽的天堂啊!”鱼们如是说。

因为大家都想着要去散布美好,让水深火热的河流居民感受到天堂的幸福。于是大家都拼了命地钻向通往河流的洞口。

每天,洞口附近的水都是黑红色的。

于是,我的同伴们听着所谓真理,去奋力游动,想办法逃出鱼池。真是奇怪,他们竟然可以做到一边听着公平一边掠夺,一边听着美好一边制造丑恶。

“鱼池?我看是愚痴吧!“我脱口而出。

我自以为足够小声,没人听到。

可我的自以为是错误的,几只在欺负一只小鱼的巨鱼扑了上来,对我一顿撕咬。

我沉在池底,奄奄一息。

“谢谢你!要不是你吸引火力,我早被他们咬死了……”那只小鱼笑着对我说。

我莫名有些想咬她,但是那张笑脸却让我下不了口。

那是一张,和其他笑脸完全不一样的笑脸。

一张真心的笑脸。


鱼一向是鄙视青蛙的。

毕竟青蛙不吃鱼食。青蛙会野蛮地捕食虫子。

有一天,我不小心吞下了一片叶子。一群鱼围观并大喊:“卧槽,有蛮子吃青蛙!”

我张开嘴,向统治的鱼长老证明我嘴里是叶片。他们高度重视,声称帮我澄清。

然而卵用没有,从此以后我的嗜血名声大振。

“蛮子身子小胃口大。”

”就连吃青蛙都不怕。”

“大家都快点远离她。”

小鱼们也编出歌谣,对我进行嘲讽。不过并没有鱼有远离我,几头巨鱼见我就一顿撕咬,说是在制裁嗜血者。

这次也是这样,那几头巨鱼见我后疯狂啃食,我用头指着岸上的一只嚼着青蛙腿的猎狗,高呼冤枉。

那几头巨鱼吓得叼着我立刻远离岸边,继续撕咬。他们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嘟囔着什么,攘外必先安内。我的鱼鳞连着肉块被一条巨鱼贪婪吞下。

“制裁嗜血者!”他高喊。

“鱼池?我看是愚痴吧!”一个声音恰如其分地响起。

一条傻鱼帮我吸引了一切火力。

从此以后,我们成为了朋友。

我们一起玩鹅卵石,一起看岸边风景。

一起哭,一起笑。

我们嘲笑其他的鱼,天天只知道往洞口挤。还不如等着被养鱼人钓走,听说被钓走后能成为宠物鱼,天天有吃不完的鱼食。

某天,养鱼人垂下钓竿,我和傻鱼兴奋地扑上去。

傻鱼的嘴碰到了钓饵。

“制裁嗜血者!”巨鱼忽然疯狂扑来,傻鱼和我被撞得沉入池底。

鱼钩扎进巨鱼脊背,巨鱼被养鱼人勾走。

从此以后再也没鱼敢惹我了,到处有鱼说我和傻鱼三鳍六尾,是被贬下鱼池的养鱼人同类。

我们不在乎,我们只是不停地跃出水面,看着被养鱼人带走的巨鱼。

可以离开这里,是多么幸福啊。

养鱼人把巨鱼卖给了另外一个他的同类。

我们依然拼命往水面上跃,通过窄窗看着巨鱼的下场。

那个人类拿起巨鱼,将它套入下体,它圆睁的眼睛映出了奇怪器械屏幕上蓝莹莹的光。人类感受着黏液的触感,开始以一种奇特的节奏上下套弄。和巨鱼相似的是,那个奇怪器械上的小型人类身体里嵌进了一个易拉罐。

草。


自从那天后,我便不顾一切地想逃离这里。

我和傻鱼几次冲向通往河流的洞口,我们遍体鳞伤,伤口又被抹上黑漆,强行画成鱼鳞的样子。

我看到另外一个满身涂画的鱼挤入洞口,却被活活挤爆,炸出的血液肉沫乃至碎骨脑髓,都是纯黑的。

干他娘,不挤了。

我本来已经绝望,可某天傻鱼突然兴奋地拉着我大叫大嚷。

他说,他找到了一个小缝,缝隙中可以模糊看到河流。

他用身体当尺画了一个框,说只要挖这么大,我们就可以一起钻出去。

于是,我们一起咬,一起掘,一起挖。

我们累了,痛了,伤了,乏了。

我们就给自己打气,到了河流那个天堂,就可以天天吃最香的野菜,还不用担心养鱼人的钩子。

可是,傻鱼还是倒下了,他瘦骨嶙峋,嘴里流着黑血。

“现在……洞口已经掘得不小了,虽然我出不去。但是你已经可以挤出去了……”

“答应我,出去后,好好活,好好活。”

傻鱼闭上眼睛,浮上水面。

“他妈别死啊!洞口尺寸是按你过去身材量的,你现在他妈变瘦了啊!傻鱼你真是傻,真是傻……”

骂着骂着,我便哭了。

“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万分郑重地,我对傻鱼的尸体说。


我钻入河流。

我看见四处都是强壮无比的鱼,却没有一只是完整的,他们都满身伤痕。

河岸上,数不清的养鱼人拿着竿。

远处的出海口,在一片浓沉腐臭的黑红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