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私人服务器上恢复的录像
bowe.jpg

George Bowe将军,约1986年,于████-OMEGA事件之前

George Bowe将军(1930年出生,于1983年推定死亡)因冷战时期的多次胜利而为公众所熟知。对基金会来说,很多人员都知道他是美国军方的联络人。然而,一个经常被忽略的细节是,他负责争取基金会的初始资金。“收容科学”的学说主要是来自Bowe的想法。事实上,Bowe从一开始就出现在基金会的核心圈子里,他的影响力是难以低估的。

1983年12月17日,Bowe将军因一次高度机密的现实扭曲事件而消失。这一事件与其他类似规模的事件一起,促使基金会从“收容科学”学说,转为“唯一收容”思想。RAISA在20世纪90年代投入了大量时间,消除基金会数据库内所有Bowe主义的痕迹。直到2000年代初,Bowe主义者仍然给基金会带来了持续性的问题。

以下文件是基金会网络爬虫于2020年8月28日截获的一段视频记录。含有视频的电子邮件的原始IP地址被确认为GoI-102(“混沌分裂者”)拥有的代理服务器。目标服务器由与SCP-140-A相关联的一家空壳公司拥有。


视频记录


<开始记录>

<镜头画面打开,面对的是一个空旷的舞台。房间的大部分都笼罩在黑暗中。在镜头前,可以看到几个身穿混沌分裂者制服的人正对着舞台。众人在期待中窃窃私语。>

<一个身穿深灰色防尘外衣的男人从黑暗中走出来。他戴着头盔,遮住了脸。由此可以确定此人是德尔塔指挥部的成员,混沌分裂者中的最高级别成员。观众们看到德尔塔指挥部成员的时候,都安静下来。>

<打量完观众后,男子走近麦克风,开始说话。>

工程师:下午好,先生们。我知道各位都是大忙人,感谢你们抽出时间来。我保证你们会为此得到补偿,因为我们的顶级特工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事实上,我敢说这是混沌分裂者史上最重要的发现。

<停顿。>

工程师:让我来介绍一下自己——对于那些没有权限知道的人。我是工程师。我是负责创造我们用来利用的宇宙法则程序的人。当我们的创始人第一次建立分裂者时,它的明确目的是为了做更多异常的事情。我们的前身——基金会,想把宇宙的奇迹保存在钛箱里。在整个上层管理部门中,只有一个人不同意。

工程师:我想你们都熟悉Bowe主义的意识形态吧?毕竟这是我们组织创立的意识形态。就是认为现实中的小毛病,我们称之为“异常”,应该用来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不是永远锁起来。请欢迎George Bowe将军来到舞台。

<观众席上的几位成员惊呼起来。背景中一个大块头男子,之前被推测为保镖,摘下了他的头盔和斗篷。Bowe将军穿着一身装饰华丽的军装。他出现的外貌和因事件████-OMEGA失踪前一样,说明他在过去的三十七年里没有老去。Bowe走到话筒前,与工程师握手,开始说话。>

Bowe:当我在近四十年前开始我的叛乱时,我不知道它会演变成我们今天的组织。我要感谢这里的每一个人,是他们确保了我的理想能够延续几十年,直到我回来。我为你们每一个人感到骄傲。

Bowe:我死去已经有37年了。这个世界的进步肯定超过了我对它的理解。计算机的速度快了二十倍,冰盖融化了百分之二十,我们的敌人也变得强大了二十倍。

<Bowe拿起话筒,在舞台上踱步。>

Bowe:当我最初开始从内部改变基金会的运作时,他们在发扬一个非常危险的思想。为了控制,和收容。他们拍着胸脯说自己比联盟的“破坏性野蛮人”更开明,其实他们的收容策略更危险。当你把现实的问题锁在一个盒子里,它就会滋生壮大,直到爆炸。就因为我想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我就被赶了出来。

Bowe:在2020年,基金会发扬了一个更危险的思想。他们已经意识到,他们在收容中的异常可以得到很好的利用,正如我40年前试图告诉他们的那样。然而,他们并不希望将这种令人敬畏的力量用于造福人类。他们希望看到这种力量被用来强制执行常态化。这种想法比任何坚不可摧的爬行动物或魔法怪物都要危险和阴险得多。

Bowe:在我来这里之前,我要求坐飞机去纽约市。当然,是匿名的。你猜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街道上像沙丁鱼一样挤满了人。我呼吸着不干净的空气,目睹了宣传。我读到了无休止的战争和无休止的贫困,这比基金会所收容的任何异常都要致命,但不知何故那么不值得它关注!

Bowe:这就是基金会为之奋斗的现实。基金会花了20年的时间,为你们的孩子变穷和我们的国库变空而奋斗。承蒙我们组织最伟大的黑客的帮助,我得以窥见他们的秘密数据库。他们创造了MTF Alpha-9和Thaumiel级异常作为他们的邪恶武器。他们拥有的武器是我那个时代的人都无法想象的!

Bowe:最糟糕的是,基金会已经利用这些武器积累了更多的力量,这本是它不应该获得的。80年代最初的一个美国小型中心实验室,现在已经演变成了一只多臂兽,将触角伸向了每个世界政府。我不得不让自己隐身,以避免被发现。从此刻起,我宣布:我不会再隐藏了。我清楚地知道,为了世界的福祉,我们必须摧毁基金会!从现在开始,我向基金会宣战。

<观众对此报以欢呼声。Bowe停止踱步,站直身子。>

Bowe:对基金会全面开战,唯一合理的问题就是资源。虽然我们的组织规模很大,但还不够大。做大是不可能的。如前所述,基金会是这个星球上最危险的政治力量。我们若试图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我们的意识形态将永远消亡。

Bowe:因此,我们唯一能采取的行动就是与那些志同道合的人结盟,他们也排斥基金会的存在。我可以看到,尽管目标相同,但我们过去一直避免与其他团体合作。在我担任混沌分裂者领导人期间,我将设法改变这种情况。我想介绍一下我的两位新同事。请上台来。

<从黑暗中走出两个戴着面具的人。当他们与Bowe并排站立后,摘下了面具。一个是GoI-004("破碎之神教会")的最高祭司Robert Bumaro。另一个是身份不明的人。>

Bowe:在我左边的是MEKHANE教会的最高祭司Robert Bumaro。在我右边的是John Yttoric大师,深红之王教会的。在我任职期间,他们两个组织都曾对基金会构成威胁,但由于基金会的全球霸权,他们被迫和平相处。我们的目的也许不同,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利用异常现象为人类谋求更大的利益。为此,我们联合起来对抗基金会!

<Bowe转身与他们两人握手。>

Bowe:这是对被基金会贬低的所有团体的援助呼吁。我恳请那些只想让基金会毁灭的团体,与我们联合起来,把他们拿下。从此以后,我们将不再躲避!为了世界的福祉,我向基金会宣战!

<观众席上响起热烈的掌声。随着Bowe的鞠躬,视频结束了。>

<纪录结束>

异常社区内的情报显示,这段视频被发送到了几个GoI。位于混沌分裂者内部的特工将尝试检索更多关于PoI-1912(“Bowe将军”)新状态的信息。试图在其他GoI内部重新制造分歧的努力正在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