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泉 第三季 新年特典
评分: +43+x

Previously

on

Alan Wake

Alan Wake前情提要

我的名字是Alan Wake。

My name is Alan Wake.

在亮瀑镇经历了一周的梦魇之后,我回到了巨釜湖底部,尝试用写作继续与黑暗魅影的斗争。

After suffered from nightmare in Bright F alls,I back to Sam Lake,kept fighting with the Dark Presence by my writing

这不是湖,这是片海。

It's not a lake,it's an ocean.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在与黑暗的战斗中变得老练。我也从未放弃过离开这里。但黑暗使我未能如愿。

Over the past ten years, I have grown seasoned in my battle with the darkness. And I never gave up on getting out of here. But the darkness kept me from doing so.

你见过他了?什么鬼!

You met him?What the hell!

事情变得糟糕了。我必须趁着还没太晚之前离开这里。但我无法独自做到。

Things are getting worse, I have to leave before it was too late.but I can't do this alone

<老式电话铃声>

这个故事需要一个英雄,也许是一群。

The story needs a hero. A group maybe.

我必须立刻行动。

I have take action now.

“看那边。有‘鸟人’。”魏和尚看着战情室门口的四个人。他们作训服的肩章车着柄有着流苏的利剑。这帮人属于血色鲲鹏,Site-CN-19的另一支特遣队。

“是啊,张懿。我看到他了。这小子最好给我老实点,否则我会把那半颗被打断的后槽牙要回来。”和尚身边的刘欢高插着手盯着领头的那个高个子。

“看来你俩不能在一块。芮城和塞尔,拜托你俩看着欢高。”蒋斌说,带着自己的队伍走到沙盘前,那里已经搭建了一个微缩版的小区模型。卢玉祁站在LED前。

“首先,B队,这是血色鲲鹏的G队。”这位联络员说,“G队和E队将会协助你们行动。”

蒋斌和张懿互相行礼握手,张懿快把蒋斌的手捏碎了。

“三天前,我们新一批的‘谛听’监控设备记录下了小区内的异常现象。系统记录显示有一位黑色异常人形个体在小区内出没,‘天网’没有识别出任何个人信息。”

“昨天,有一批民众前往小区外部,声称是这里的居民。但该小区由于消防设施不达标而没有通过验收,所以房屋仍然处于闲置状态。”卢玉祁换了张PPT,上面是一群情绪激动的年轻人,“在管理处解释过后,这批人群仍然不愿意离开并与保安发生肢体冲突,随后被警察逮捕。审讯途中,所有人均不承认罪行,并表示自己只是在街上散步时精神恍惚,随后便被带至警察局接受审问。我们在监控视频中发现了这个。”

监控录像里,一个黑色的人形个体正在荒草丛生的小区内注视着外面的骚乱。

“你们认为这是异常?”

“他表现出了一定的智能。看这里,他捡起那张身份证阅读之后丢了出去。”卢玉祁说,“随后他消失在了监控当中。直到今天凌晨4:22,有人报警声称自己被劫持,但对疑犯外貌和地点一概描述混乱。警方在排查中有两名警员遭到不明袭击死亡,便随后他们通过固定渠道把案子转转交给我们。当事人已知最后地点就在‘大丰苑’小区。”

“也就是说,我们要地毯式排查。”

“一个监视小组正在监控该地区,一小时前他们汇报了三处可疑的住所。99号306,97号205,95号103。房屋模型在你们身后。老林,把房顶拿掉。每层楼都有六户公寓,目前无法确定有其他疑犯潜伏在公寓中。意味着你们要打遭遇战。”

“用‘红二’灌进去。也许能使他们失能。”韩塞尔说。

“不行,旁边是居民区。”

“Shit……”

“可以做到无人机投掷,但这样一来效果会大打折扣。”

“总比没有强。”

“好。B,C,D三个队负责三个单元楼的搜捕,A队提供狙击支援。血色鲲鹏的将会从上方进行封堵。国安的队伍负责外围封锁。到这边来领取行动简报。还有两个小时天黑,1900时我们出发。”

众人领取行动简报之后纷纷散去。刘欢高扔给张懿一个非常不友好的目光,后者以同样的方式予以回应。

蒋斌拉开刘欢高,手机一阵颤动,他拿起来放到耳边。

“喂?怎么了?好……我知道了……不回去吃了,有任务……好……”

林育恒看着他微微蹙眉的脸:“你儿子又跑出去和那群狐朋狗友喝酒了?”

“和他老爸一样,坐不住。”蒋斌咕哝了一句,拨通另一个电话:“喂……老周吗?我阿斌!那个我儿子他——”

周源还真是乐于助人。林育恒暗自揣摩。


“中心,这里是B1,我们已经完成‘阿泰尔’阶段,准备进入,完毕。”

“收到B1,目前该区域休模波动正常,各项指标正常。个人现实稳定设备校准码:36103。完毕”

“36103,收到,校准完成,完毕。”

“收到,完毕。”

尖兵拉开有些生锈的铁门,让军犬钻进去嗅探。确认没有爆炸物后单元楼的铁门大开,三队身着CBRN装备的MTF钻进漆黑的楼道,一层层小心翼翼地向上搜索。等到B队就位并发出行动信号之后,周边的路灯啪地全部切断。

“执行。”

门上的C2炸药嘭地炸开,公寓门发出痛苦的咆哮之后向后转开,两颗震撼弹打着旋甩进屋内。一秒后,炸响响彻了整个走廊。包芮成切角进屋,后面跟着的林育恒调转枪口完成指向。六人以默契的动态突入迅速完成了对这间三室一厅的公寓的搜查,没有嫌疑人。

“警戒。中心,这里是B1,306没有发现嫌疑人,完毕。”

“收到,B1,原地待命。完毕。”

“这里有暗门什么的吗?”林育恒四下查找着。蒋斌打开头盔灯,看了一眼地上的痕迹。

“有人住在这里。找。”

“嘿,头儿,卧室里。”韩塞尔说,蒋斌走进屋内,看着床上的笔记本电脑,调试自己的夜视仪。

“如果我没了,就给我来一针。”他对房门外的刘欢高说,后者点点头。

“中心,我们现在将要开启这台电脑,完毕。”

“收到。”

韩塞尔举起枪,蒋斌按下开机键,电脑屏幕闪了一下,蒋斌只来得及认出那是一个Word文档,紧接着屏幕一片漆黑。外面的喧嚣突然消失,似乎整个世界被人为静音。

“冲三小?”韩塞尔脱口而出。

“B队,集合,到我这里来。”

有人走进屋内。蒋斌数了数,只有五个。

“和尚呢?”

“他在公寓外面警戒来着。”刘欢高说。

“中心,这里是B1,通讯检查,完毕。”

回答他的只有无线电噪音。

“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了。这个屎一样的地方。他妈的太好了。”欢高说着,愤愤不平地换了个弹匣。

蒋斌试了下电脑,没反应,通讯中只有噪音。几人正准备原地待命,突然从不知何时关闭的公寓门外传来一声闷响。五人哗啦一声枪口一致对外。

“那他妈是什么?”

韩塞尔解下腰封上的运动探测器,打开屏幕,雷达上有一个小点:“不管那是什么,它没动。”

“开门。”蒋斌点头。五人各自散开,枪口仍然指着门口,林育恒走到门边,换出手枪,向蒋斌点头,然后迅速把门拉开。

诡异的人形映入他们的眼帘。那个人——如果能说是人——的颜色极度诡异,黑色的物质在他的身上流动着。被手电筒找到的一瞬间,所有队员都听见了一阵非人类的哀嚎声,接着一声炸响,伴随着飞溅的火花,死人的惨白在那人脸上浮现。

林育恒把尸体拉进门,把大门关上,枪死死对着门口。

“这脸上他妈是……”蒋斌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某种物质……似乎对光有反应。”

“我绝对不会想要被那玩意缠上。”林育恒说。

“该死的。外面什么情况?”

林育恒拉开一条门缝:“外面似乎是某个度假村,我们在其中一幢别墅里。没有看到敌人。”

“好,所有人戒备,我们出去,带上那台电脑。”

“你怀疑是它造成了异常?”刘环高把一边电脑装进背包,一边问。

“不是没有可能。全体准备。”

林育恒拉开门,五名队员鱼贯而出,军靴踏上了坚实的柏油路面。一截电线从被毁坏的木制小别墅房顶上面垂下来,噼噼啪啪地响着火光。清新的空气涌入防毒面具中,耳边传来悦耳的虫鸣,抬头望去,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茂密的针叶林伴随着远处湖面的反光。一切都告诉队员们,他们来到了一处度假山庄。

“这里。”林育恒把枪灯的光束打到一块木制广告牌上,“巨釜湖国家森林公园欢迎您。这是……美国。”

咔嚓一声,营地破破烂烂的招牌向前砸在地上,碎成一堆木块。他们对面的接待处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龙卷风,破碎的玻璃,断裂的横梁,一团糟的内部,无尽的黑暗。

蒋斌让队员环视警戒,自己调整到基金会全球应急频道。“这里是蒋斌,识别码861284L,有人能听到吗,完毕。”

他又重复了一次,回应他的只有呜呜的风声。

“看来只有靠我们了。”

“那里有座小镇还是啥的,看到了吗?在湖那边。”林育恒指着湖对岸那唯一一个亮着灯光的地方,也许我们可以——”

非狩猎季节禁止携带武器!

“闪开!”包芮成猛扑过去,撞在刘欢高的身上,两人跌跌撞撞倒在地上的半秒之后,一把凭空飞来的斧子砍进了欢高几秒前站的地方。蒋斌和韩塞尔旋即调转枪口,对着房顶上的黑影扣动扳机,子弹打在那家伙身上不痛不痒。

“操!后撤!”蒋斌沉着地瞄准射击,全然无效,那个健壮的黑色身影从房顶上一跃而下,树枝上的枯叶纷纷掉落。这这时,蒋斌才注意到,不仅仅是皮肤,那人周身都散发着黑色的雾气,将周围的空间搅动得不安起来。那人手一抬,老式双管猎枪对准了韩塞尔——

“他妈的,看这里!”

那人吃了一惊,转过头去,一阵猛烈的闪光从林育恒的枪灯中迸发出来,那人发出一声哀嚎,蒋斌忍着刺眼的光线,发觉那人身上的黑色雾气正在慢慢消退,金属摩擦时的那种令人牙酸的声音突然传来——

“是光!开枪灯!”蒋斌吼,一秒之后五束强光打在那个异常个体身上,让它晕头转向。伴随着一声炸响,它后退一步,脸上显露出死人的惨白。

“老林,让开!”

林育恒就地一滚,刘欢高连扣两次扳机,把子弹打进那玩意脑门,壮汉哀嚎一声,砸在地上发出闷响。四人举枪瞄准着地上的骇人躯体。

“他死了吗?”

林育恒走过去,小心地用枪管戳了它一下,然后迅速退后。那玩意迅速化作一股烟雾消失。

“死了。”

“感谢上帝。”四人松弛下来,但仍然警惕地盯着四周,蒋斌看了眼自己的佳明手表。谢天谢地,至少GPS还在运作。他看到自己位于华盛顿州的亮瀑镇,美国西北。

太棒了。

休模指数没有变化。好吧,并不是所有异常都和现实扭曲有关,是不是?他检查了下自己的余弹。

“目标距离我们4.3公里,这还是直线距离,今天晚上够受的,伙计们。”

“哪次不是呢?”韩塞尔叹了口气,跟上其他人的步伐,沿着车道向下走去。


“所以他们走进这个房间。然后你听到了一声爆炸。”吴荇钊说,“所有人都没了。”

“是这样,首长。”魏和尚看着布置“底片2.0”系统的刑侦处探员,“老林本来在门后面,我转身功夫人就没了。”

技术员架起莱卡灯,五个白色的人影显露出来。老吴看着他们打开那台笔记本电脑,然后情景再现戛然而止。

“那台电脑在哪里?”他问技术员,后者摇摇头表示不见踪影。

见鬼。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经历人人失踪的案子。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他会推断是否生成了位面裂缝,但总感觉这件事情从一开始来说就不对劲。老吴还想说什么,窗外传来的枪声突然打断了他的思路。

“发现目标,正在交火!”

老吴跑到阳台,正看见两名队员向着一个黑色的人影开火,但显然无济于事,老吴下意识打开手电筒想要看清疑犯的样子,却发现他身上满是黑色的雾气。

这是?

老吴没有移开手电。

伴随着一阵金属摩擦的声音和一声炸响,那人身上的黑色雾气消散得无影无踪。四声干净利落的枪响,那人倒在地上没了生气。

见鬼。


“你们能看到那个标志吧?Walk in the light那个?”

枪灯照到的地方,那行黄色的字格外刺眼。

“能。这是我们看到还没有翘辫子,好现象。”林育恒说,警觉地盯着车道旁的丛林。

“操,我真希望我们赶快离开,这里的雾越来越浓了。”

一只乌鸦叫了一声,展翅飞向漆黑的夜空。一路上几人都没什么话,直到他们走上一条更为开阔的路面,所有人都能看见前方一堆冒着黑色雾气的人影。

慢慢的,如同丧尸一般,他们缓缓转过身子来,手中拿着各类武器。双管猎枪,斧头,镰刀,那个大胖子甚至拎着嗡嗡作响的电锯。

两波人都没有说话。特遣队的五人齐刷刷举起枪。

两边都没动。

“他们在等什么?”林育恒问。

“我才不想知道。自由射击!”

五盏枪灯齐刷刷点亮,金属的摩擦声响彻这条林间小路。五人点亮了所有身上能发光的东西:头盔灯,枪灯,绑在织带上的拐角手电,甚至荧光棒。金属的炸裂声不断传来,五人组成箭型攻击队列,在众多人影中左冲右突,沿着小路前进着——

谜底揭晓。一声怪响自半空中传来,五人抬头看到了那两从天而降的校车,慌忙闪开。哐当一声巨响夹杂着刘欢高的咒骂“疯了吧”,校车径直撞上了山崖,翻滚了三圈之后撞在一颗树上,树咔嚓惨叫一声倒了下去,扬起一阵沙土。

“他们在包饺子!装弹!”韩塞尔大喊,弯腰躲过袭来的镰刀,顺便换上一个弹匣。蒋斌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湿。“Flash!”他一边跑动,扯开震撼弹保险喊向远处的一群人影丢过去,啪地一声炸响过后,那群人影纷纷化作黑雾消散,生生为B队打开一个缺口。不需蒋斌多言,五人边打边退撤出包围圈,沿着陡坡滑下,双脚再次落在坚实的柏油路上。五人最后朝着几名敌人打了几个短点射,快速确认方位后沿着柏油路一路奔跑。直到一个一个用反光油漆写的箭头显露出来。

蒋斌做了个手势,几人放慢脚步。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前方那盏突然亮起的路灯,和灯杆上的一个金属盒子。

“Walk in the light。”这句话清晰地在所有人脑中浮现,正当他们犹豫的时候,一声尖锐的乌鸦啼鸣让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夜空中凭空出现的数百只乌鸦如同密集编队的俯冲轰炸机群一般自半空中呼啸而下,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

林育恒一咬牙:“跑!”整只队伍朝着路灯的方向奔跑起来。翅膀的扑棱声陡然增大,鸟类的愤怒压抑着所有人的心。在乌鸦的利爪即将伤到队伍末尾的刘欢高的一瞬间,他跌进路灯的光晕里,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尖叫,撞在光里的乌鸦瞬间炸裂开来,化作烟雾消散。

“操——他妈的。”刘欢高站起来,嘴里喃喃骂着,蒋斌打开那个金属盒子,发现里面装着两盒三十发装贝鲁姆手枪弹,一堆电池和医疗用品。

在温暖的黄色光晕下,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惬意。

“省着点用步枪吧。”蒋斌把弹药分给有需要的人,拿上几颗电池。正要拿起纱布的时候,半空中有什么东西飘落下来。刘欢高一把抓住。那是一张稿纸,上面写满了英文。

“好吧……我英语不好。”

“我来。”一直沉默的包芮成说,接过稿纸念了起来。

刘捡起了纸条,发现上面写满了英文。

He picked up the page and found it was written by English.

“我来。”包说,接过稿纸念了起来。他看到了上面的文字。这不可能。他抬起头盯着B1,眼中全然是困惑。

"Let me handle it."Bao said,Han Passed him the page. He saw what was written on it. It can't be. He looked up, stared at B1,with confusion in his eyes.

包芮成抬起头,看着蒋斌,后者眼中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可能……”

包芮成继续读下去。

“怎么可能”……B1说。他的内心不愿意相信这张纸所写的一切。不,他讨厌自己的命运被捉弄的感觉。“这是个玩笑吗?”一边的B2,林说。

How it is possible?B1 said. He was not willing to believe any word on that page.No,He hated this feeling of being caught by fate."Is this a joke?" B2, Lin said,standing aside.

“这是个玩笑吗?芮成?”林育恒突然插嘴。所有人都看着他。

“哦……操。”

莫名的焦虑开始在队伍中蔓延。不过留给恐惧的时间不多,有更要紧的事情去做。

Inexplicable anxiety began to spread through the squad. But there was little time left for fear, there were more pressing matters to deal with.

“更要紧的事情?是什么?我们他妈的困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说什么更要紧的事情?”

“你等等。这里是SCPF成员蒋斌,识别码861284L,有人能听到吗,完毕。”

一阵长长的无线电噪音,然后是一声清晰的,但不怎么熟练的汉语:“这里是特工戴维斯,请汇报你的方位,队长。定位系统无法追踪到你的位置。完毕。”

“谢天谢地。”蒋斌说,“特工戴维斯,我是中国分部的蒋斌,我和市场保安的B队共五人,目前正在华盛顿州的巨釜湖国家森林公园,完毕。”

“收到。有两只基金会特遣队正在这个地区活动,通讯频道是‘棕色’33。我们正在通报相关事宜,请在一分钟后再切换通讯频道——”

呼啦一阵大风吹过来,路灯不安地摇晃着,通讯哗啦一下没了信号。

“操他妈的国家森林公园。”刘欢高说,“武夷山真是个好地方。”

天色更加阴沉,他们头顶的路灯闪了闪,啪的一声熄灭,五人把枪举了起来。

“上路了,伙计们。”

“这样走太慢。那边有辆卡车。”

“动作快!”

五人飞速跑过柏油路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树林中一股股浓厚的黑雾,片刻之后,人影便从雾气中显现出来,除了韩塞尔以外的四人抽出手枪,打开手电照向林木线方向,伴随着金属声和爆裂声,第一批冲出林木线的家伙很快被开了瓢,但又一批敌人从森林中钻出,开始向B队投掷各种物品。队员不得不后撤到一颗倒伏的大树后面躲避袭击,韩塞尔冲到车旁边,撬开门锁,却发现这辆车——

“我没法通过短接打火!这里的线路是新的!车主把里面给改装了!”韩塞尔心急如焚,不断尝试着其他的方法,“他妈的!快点!”

“没有办法吗?”蒋斌吼,枪口直指着漫山遍野的敌人,“他们至少多了三倍!给老子想办法,不然就死在这了!闪光!”

嗙地一声炸响,几个异常倒了下去,但如洪水一般的异常冲过了林木线,仿佛一堵黑色的铜墙铁壁挡在B队面前。蒋斌扔出自己的最后一枚震撼弹,凭借他们根本没办法——

“见鬼!操!”刘欢高被一刀砍中左臂,顿时血流不止。林育恒一脚把那个异常踹开,照着他的头开了一枪,另一个异常瞬间从后面扑上来,林育恒转身,那家伙瞬间抓住了步枪,整个人压在老林身上。

“Alley!”蒋斌喊,和韩塞尔一起在异常包围中杀开一条血路,向着刘欢高和林育恒两人跑过去,却冷不丁被一段突然出现的树木绊倒,摔在地上。两人翻了个身,抽出手枪继续射击,却奈何寡不敌众,心急如焚的包芮成虽然想要救人,但却也抽不开身——

忽然出现的巨大光团让几人一时睁不开眼睛。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暖流灌满了全身。周围的异常发出刺耳的尖叫,在这股光明下纷纷化为烟雾,倒在地上的四人咳嗽着站起身来,从手指的缝隙中惊讶地看着空中那个巨大的光源。

那是一个身着白色深海潜水服的人,如同一个巨大的婴儿一般在半空中以一个诡异的姿态漂浮着。气泡不断从他身边的空间中冒出,伴随着的还有粗重的呼吸声。从他头盔中发出的光随着呼吸声闪烁着。

“你们得抓紧时间了。”那人的声音浑厚,又似乎像是来自远方,“Alan Wake的时间并不多。”

“什么?Alan是谁?你是谁?”

“我在传达重要的信息。找到韦克,让他回到湖底。这样才能够拯救这个地方。”

“等等,我不明白!”刘欢高喊,他正在给自己包扎。一阵浓雾刮过来,那人影发出一声喘息,又没了踪影。

“搞什么鬼……”

“Alan Wake。”包芮成在手机上搜索起来,“一位畅销书作家,2010年在巨釜湖附近度假时候失踪——”

“我们必须搞清楚现在到底什么情况。把车发动起来。”蒋斌说。


“2010年,著名作家Alan Wake——代表作《亚历克斯·凯西》系列犯罪小说——2010年在亮瀑镇度假时失踪。他的妻子——Alice Wake——我说你开车能不能稳一点!”

“我他妈的在努力!除非你愿意碾过那些该死的玩意!”

轰隆一下子,湖对岸有什么东西炸出一阵火光。林育恒打开SUV内外所有的灯,对着路中间的那一群异常碾了过去,伴随着一连串爆裂声和保险杠的声响,黑色的人形化作烟雾,在远光灯下消散,车辆以一个大角度飘逸拐过弯,车内的五人都看见了远处突然升起的信号弹。

“后方接敌!”

后座的蒋斌转过身去,用枪托砸开后车窗,探出枪管朝着后方,一个速度奇快的异常个体从侧面冲了上来,还没来的及挥刀便被蒋斌打出的短点射击退。除了林育恒外的几人纷纷探身出车窗,长短枪支一齐开火,SUV在公路上疾驰着,驶向一座飞架在河流上的木桥。

周围的一切不安地动荡起来,树梢不安地晃动着。车辆前方的雾气如湍流一般运动起来。伴随着金属的摩擦声音,一搜巴士从天而降,把硬生生把桥梁砸成两截。“抓稳了!”林育恒喊,四人把身子缩回车厢内,司机一踩油门,压榨出这辆林肯V8发动机的全部动力。车子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重上木桥,在下方木板吱吱嘎嘎的惨叫声中,借着一处斜面冲出了这一端,在空中飞行了短短半秒,便在另一端咔嚓地着陆,把车里的所有人颠的七荤八素。

“老林。”当车子稳定下来之后,蒋斌看着天上的红点说,“带我们去信号弹那里。”


“操。”看着那仍然在燃烧中的直升机,刘欢高说,“这是被什么玩意打下来的?”

包芮成走近看了一眼:“这架飞机应该是自己坠毁的。这里雾这么大。也情有可原。”

蒋斌为飞行员念了一段大悲咒,捡起散落在周围的几根信号火炬,分给队员,然后拉下夜视仪。

“包芮成,带路。”

几人在寻踪专家的领导下一路向前推进,没走几步便听见了几声枪响,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的呜咽声。

队伍躲进树丛里缓步前进,看见不远处的一处伐木工小屋里闪着灯光。外面有四个持枪的黑影,正准备突入。

“全体准备。”

蒋斌点燃信号火炬把它扔了出去,正好能在小屋的门外。四个黑影吃了一惊,紧接着B队的几个短点射就把他们打成了筛子。等到烟雾散去后,B队的成员走到门边警戒,蒋斌敲了敲门。

“有人在里面吗?”

没人回答。蒋斌一脚把门踹开,五人冲了进去。在明亮的白色日光灯照耀下的,是一个倒在地上披头散发的女人。刘欢高看了一眼,摇头。

“搜。”蒋斌关上门。韩塞尔在那人的大衣中发现一张卷起的手稿,便打开递给蒋斌。

“嗯……这个徽章是联邦控制局的。和UIU一个地位。应该是外派特工吧。她至少挨了十枪。哎……队长,那些是啥?”

蒋斌这才低下头看那张文稿。字体非常工整,像是用打印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打出来的。打字机?或许?

不。波拉斯基知道这一切不能结束。她听到了山脚下传来的发动机响声,她没指望这是救援队。

她奔跑着,试图躲避那些她曾叫做同事的人。他们正朝她开火。她撞向伐木工小屋的门,在进屋前一梭子弹穿透了她的身体。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意识到,这或许是Alan小说的一部分。

她感到很悲哀。但如果这能带来光明的胜利,这一切也许是值得的。

她闭上了眼睛。至少在光里,她不会变得和自己的同事一样了。

在蒋斌念这段话的时候,韩塞尔整好了特工的衣物。

“Rest in peace。”他说着站起身。刘欢高靠着墙坐了下去,揉着受伤的肩膀。

“休模指数稳定了,我们暂时安全。”

几人决定暂时休整。

“这里好他妈的冷。”刘欢高抱着肩膀说。林育恒点燃了壁炉里的柴火,把这股有毒的寒意一扫而空。

蒋斌摘下面罩,拿过韩塞尔递来的蓝色保温杯,打开盖子。欢高把解毒剂倒了进去。确认没有变色之后,每个人都轮流喝了一些。

“我从来没感觉过水这么好喝。”韩塞尔说,干笑了两声,看了眼远处的尸体,“如果我们能早来几秒……”

蒋斌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好了,我们不是超人,我们没办法救所有人。照顾好你自己比较重要。明白?”

林育恒看了眼蒋斌,眼中闪出一丝哀伤。韩塞尔点点头,喝了口水,眼睛呆呆看着前方。

“小韩,你在基金会内网上能查到Alan Wake的资料吗?”老林突然问。

韩塞尔看了眼自己的终端,刚刚打开的页面还没关。

“有一些……但大部分其实是摘录自联邦控制局的档案。上面记载了2010年所发生的一起异世界事件。里面提到了Alan Wake。他似乎能通过某种力量将文字转化为现实,并且导致了这里的大规模现实篡改事件。目击者称他最后跳进了湖里。”

“也就是说他是个现实扭曲者?”

“不知道。但基金会把他列为POI了。或许那个大头娃娃说得对,我们得找到他。”

“我建议我们先回镇子上去。”林育恒说,“老蒋,无线电状态如何?”

蒋斌测试了一下,仍然不能用。

“至少电脑好了。”

林育恒打开最近使用的文档,点击那个新建文件夹,只看到——

Liar liar liar liar

LIAR

电脑又黑屏了。

“谁骗谁?”

“我哪里知道。只能猜测这个笔记本电脑跟这个国家森林公园是强关联物品。”韩塞尔说,“也许我们下一步会知道——”

电脑突然又亮了。屏幕中是一个男人,坐在书桌前,打字机的声音不断传来。伴随着诡异的灰色画面,一个画外音响起:

太迟了。我应该知道的。

赞恩。他一直在说谎。

没有别的办法。我只能再次尝试这最危险的方法。

一定要成功。

那座灯塔。如果我迷失了,它能够让我重回正轨。

我一定要做到。

“哪里有灯塔?”刚问完这句话,一个被黑雾包裹的英文单词“LIGHTHOUSE”突然出现在小木屋外的空地上。

五人收拾好装备走到外面,蒋斌用手电筒照着那个单词,啪地一声,它突然爆炸了,接着一座雪白的灯塔凭空出现在湖边。

“卧槽……”刘欢高盯着那座灯塔出神。

“也许它能解决一切,有人愿意跟我走一趟吗?”

“反正待在这里也是等死,不如死的痛快一点。”刘欢高说。

“我同意。”韩塞尔举手。

老林点了点头。

“我无所谓。”包芮成说。

“谢谢。”蒋斌对所有人点点头,“我们出发吧。”


Alan已经分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大脑中残存的理智告诉他自己正在树林中飞奔——和那些黑夜中的生物一样快速。

这不是他第一次陷入黑暗。但上一次,他至少有赞恩陪伴着。这次只有他独自一人。在这一片无际的黑暗中,唯一剩下的只有彻骨的寒冷和愤怒。

不……这不行。

这里好黑。

需要光。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一个小小的光点便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它上下跳跃着,仿佛在向这位迷途的作家招手。

一股温暖的感觉蔓延开来。Alan知道,这可能是唯一一次拯救自己的机会。不管那个令他感到熟悉的东西是什么,他要到达那个地方。

这时候真的希望有点音乐。韩塞尔想着,哼着一首久违的歌曲。队伍在林间的小路上走着,韩塞尔的歌声盖过了树林间的窃窃私语。气氛顿时缓和了一些。

“三点钟方向,有快速移动的物体。”走了十五分钟之后,包芮成突然说。

“异常个体?”

“不能确定。我跟不上。”

“保持警惕。”

他们在树林中又走了一阵,遭遇了几次异常个体。半小时后,他们终于走上了一条盘山公路,从路的一侧,可以看到极其壮美的湖泊和远处浓密的植被。林育恒大致估计了下距离,灯塔距离他们只有一公里,现在它的光芒已经可以照耀到B队了,尽管很微弱,但仍然给予了他们一丝久违的温暖。

然后它忽然熄灭了。

“卧槽。现在是怎样?”刘欢高骂。

没等人做出回应,一股夹带着各种东西的龙卷风陡然而起,呼啸着挡在众人面前,一个哀怨的声音在半空中回荡——

“别再!往前!走了!”

“这声音听上去像是刚被绿的傻逼。”

“好了,我们的小机灵鬼有什么办法吗?”刘欢高举着枪,看着山路上的石子被卷进龙卷风中。队伍对此束手无策,没人有办法应对如此之大的黑暗。

“真希望那个大头娃娃在。”林育恒咕哝一句,“后方迎敌!”

“自由开火!”

五人调转枪口,迅速建立建立火线,将来袭的异常打散。

蒋斌把林育恒拉下,躲过两把甩过来的斧头,两人趴在地上继续射击。刘欢高甩出一根信号火炬,包芮成趁着这个机会用他的201通机把那个来不及退到阴影里的大胖子打成了筛子。韩塞尔看着身后。

“龙卷风!”

“你小子当我不知道吗?”蒋斌吼,“向下推进!”

他们拆分成两个火力小组交叉行进,但仍然抵不过如潮水般袭来的异常。包芮成的腿被冷不丁窜出来的一个家伙划了一刀,他在送了那家伙一梭子之后,单膝跪地继续开火。龙卷风不紧不慢地向他们靠近,势要将他们推入一个早已布设的陷阱。在枪灯光柱所照耀不到的角落里,无数黑色的形体跑动着,跳跃着,发出窸窣的声响,并在下一秒化作从树林中冲出的异常,径直冲向B队。

路旁的树林突然不安地晃动起来。直升机的声音猛地盖过了所有黑夜的响动,一架UH60巨大的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树梢,探照灯照向苦战中的B队。

舱门被拉开,伴随着刺耳的声响,四发照明弹发出耀眼的光芒,拖着轨迹径直打向那黑色的龙卷风,哐当一声,它炸裂开来,伴随着刺眼的光芒,将裹挟的东西狠狠砸到路面上。五人抬头看着直升机,看到了它侧面那个低可视度的基金会LOGO。更多的照明弹打响他们周围,将敌人悉数炸成过年时绚烂的烟花。

“呼叫B1,这里是落锤,完毕。”

五人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你们他妈怎么才来?完毕。”
蒋斌说着,眼里满是劫后余生的欣喜。

“我们他妈在保护平民。要搭顺风车吗?完毕。”

“当然。”蒋斌说,“带我们去灯塔,完毕。”

直升机悬停在他们上方,两根绳索从里面抛了出来。

“欢迎登机,蒋队长。”


简短的航程中,他们交换了情报。与此同时落锤的队员用信号枪打退了三波袭来的鸟群。

当地基金会是太阳落山时收到警报的。当地的联邦控制局探员无法独自应对现有的情况,于是通过快速联络机制联系上基金会,后者以最快的速度派出了快速反应队伍。

“我们到这边的时候简直一团混乱。小镇的输电线被切断了,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才恢复电力供应,几个兄弟受伤,没人阵亡。他妈的Alan Wake。”“落锤”的里昂·布林肯说,愤恨地朝机舱外面吐了口痰,“现在镇上大部分的居民都送到发电厂附近了,那里更安全一些。希望那个疯婆子没有揍人吧。”

蒋斌也说了他们的经历,当听到那个潜水员的时候,里昂眼睛一亮:“你们见过托马斯·赞恩了?好极了。”

“那是谁?”

“准确的说,我们不知道。按照我们现有的资料来看,他似乎是个编剧,但谁知道呢?联邦控制局那边的资料说他是一个作家,当然那是过去时了。卷子里有几次关于他的目击记录,像是什么天空中巨大的光球,还有漂浮的潜水员等等,你懂的。”

直升机悬停在了灯塔前面的空地上。蒋斌,林育恒和韩塞尔沿着绳降到地面。

“祝你们好运。我会尽量协调更多人过来。保持联络。”

蒋斌竖起一个大拇指。直升机拉起高度,带着他的两名伤员转头离开。剩下的三人抬起头,看着这座凭空出现的巨大灯塔。宛如擎天之柱一般,它使面前的几人暂时忘记了所处的危险,只留下一份庄严和厚实。

“好吧,也我们要怎么点燃这玩意儿?”

“用那些文稿。”一个闷闷的声音突然说。,三人转过头,身着潜水服的托马斯·赞恩不知何时又漂浮在空气中,仿佛熟睡的婴儿。

“拿出文稿,用灯光照它们。”赞恩说,他发出的光一闪一闪。蒋斌抽出背包里的两张文稿,在林育恒的枪灯下一晃,立刻感觉到它们在明显的发烫。刷拉一声纸响,一大堆发光的词汇从蒋斌手中迸发出来,以他为圆心扩散到不同的地方。

韩塞尔照了下离他最近的那个词汇“光明”。它颤抖着破碎了,接着一道从天而降的圣光打在他的身上,颤抖了半分钟之后,它消失了。

“牛逼。”韩塞尔说。

“找下有没有能用的词汇,”赞恩说,“小心不要碰到那些不好的。比如鸟群。”

三人把枪口抬高,在一圈词汇中寻找,很快找到了一个“FIRE”。

“我不太确定到底是哪个意思,但是值得一试。”赞恩从半空中打量着他们。蒋斌只能猜测他的表情。他还是人吗?

三人正要点燃那个文字,突然听到一声非人类的怒吼:

托马斯·赞恩

“糟糕。”赞恩说。

三人转过头去,一个黑影正站在路口。从他身上散发出对的黑暗比他身后所有的异常还要强大。黑雾在空中形成张牙舞爪的图案,仿佛破碎扭曲的蜘蛛网一般誓要将众人埋葬。

作家的第一要务就是绝对真实!”那个身影怒吼着,声音震得蒋斌耳膜生疼,下一秒,他闪电般冲了过来,赞恩翻了个身子,放出有史以来最耀眼的光芒——

啪!周围的字符炸裂开来。几个异常刚刚出现,便在光芒中没了踪影。山谷里挂起一阵阴风,三人有些惊恐地发现,赞恩的光芒正在逐渐减弱。

你欺骗了我!

韩塞尔突然发现自己手中多了一把火炬,上面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发出最温暖人心的辐射。

“快走!”他向队长喊。

“不!你上去!趁着没黑下来!”蒋斌端起步枪,“别给老子把火灭了?听到没有?”

“队长!”韩塞尔明白了什么,喊。

“给我去点火!这他妈的是命令!”蒋斌打开了枪灯,卡啦一声上膛,“滚!”

韩塞尔一吸鼻子,立正给队长敬礼,然后飞快地冲向灯塔底部。正当他撞进门并把门关上的同时,赞恩的光彻底熄灭。蒋斌转过头去,看见那个黑影手中举着左轮手枪,一步步走了过来,他的身后则是倒在地上的巨大潜水服。

新的故事要启程了!我将写出最好的作品!

“你他妈谁啊你。”蒋斌说着一转枪口,打了一梭子。全然无效。那人就像没事人一样一步步靠近,在他的身后,仅有的月光正在被吞噬着,取而代之的则是无边的黑暗。这股黑暗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将整个空地变成一个黑色的舞台,蒋斌和林育恒举起他们从直升机上拿的信号枪。

“和你死在一块是我的荣幸。”

“这话该我说。”林育恒对着自己的战友笑了一下,“这里好冷。”

“那就燃一把。”

正在楼梯上奔跑的韩塞尔从灯塔的缺口处看见了下方最后的亮光。那两发照明弹炸裂开来。但仅仅只有一瞬间,黑暗便再次包裹了下方的空间。与此同时,灯塔底部传来了木门碎裂的声音。

他已经分不清自己脸上是泪水还是汗水了。他听到了又一次爆炸和下方纷繁杂乱的脚步声,不用低头也能想到那些异常。他用力眨了下眼睛,脱掉自己的快拆背心,在把它甩下去的时候拉了自己燃烧手雷的插销,然后举着火把狠命向上跑去。

还有一点距离……

他浑身的肌肉在向他抗议。因大量分泌乳酸产生的肌肉的酸疼感从小腿开始蔓延。还有十几米,他妈的撑着,韩塞尔。他对自己说。从额头上留下的汗水刺痛了他的双眼,将他的眼前变成一片模糊。

三十个,四十个,五十个台阶过去。他的双腿已经没有感觉。眼前是什么已经不再重要了。寒冷逐渐蔓延上他的大脑,里面似乎有颗坚硬的球在四处蹦跳着,仿佛要冲破他的骨骼而出。他脚下一软,跌倒在钢制台阶上,疼痛顺着他的腿骨上传,给本身不堪重负的大脑再次重重一击。在痛楚中他转身,抽出腰封中的手枪向身后的黑暗开火,然后跌跌撞撞地捡火把,吃劲地奔跑着。他眼前已经出现了灰白色的一片,但现在还不能倒下。不能在这里。

他摸索着找到了向上的台阶。梦魇在他的两侧嘶吼。他分不清那是异常还是自己的幻想。他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向上攀爬着,手中紧紧握着那根火炬。它悦动的光芒是那么的渺小无助,却又充满力量。最后十米。他的身子已经被挤压成了疼痛的聚合体,每一根神经,每一处肌肉细胞无不想他传达着疼痛。鸟群尖啸着蹿过他的头顶,将他的CBRN装束划开几道口子,鲜血从里面渗出,染红了他的头顶。但这一切已然不重要了。他推开顶上的活版门,爬上平台,把所有的黑暗关在脚底下。他在模糊中找到了那盏老式煤油灯,把火炬头朝下插进老式的煤油灯当中。

强烈的光线爆发出来,一瞬间韩塞尔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晕过去了还是仍然存有意识。强烈的光线如利刃一般生生撕开了巨釜湖上空的浓雾,光线所到之处,皆是异常爆裂的声音。直升机的声音陡然增大,在探照灯和灯塔的光线之中,灯塔下方空地的黑影正快速消散。那个黑色的身影抬起头,看着灯塔顶端的光芒。

探照灯的光晕打在他的身体上,如同被污染的水泥墙被高压水枪清洗一般,黑色从他身上褪去,露出作家胡子拉碴的面庞。他脚下一软,跪倒在地。在他身边不远处,蒋斌和林育恒丢掉了面罩,剧烈地咳嗽着,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从机舱内甩下几根绳子。“落锤”的队员们顺着绳索滑下,将空地包围起来。

“你他妈有得解释。”这是恢复理智之后的Alan听到的第一句话。他抱着自己的头,一阵剧痛。Alan把目光移向别处,看到托马斯·赞恩的头盔里又有了光亮,整个潜水服悬浮起来。

“我做了什么?”


“你知道,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美国一日游。”

蒋斌和林育恒吃着麦片粥。收容小组认为他俩没什么问题,只是需要去做个长达四小时的室内日光浴以确保没有被黑暗感染。

“那你梦想中的一日游是不是坐在沙滩上晒着日光浴,看着比基尼美女?”刘欢高打趣,“我靠,这燕麦是真的难吃。”

“有东西吃不错了。”林育恒说,“你感觉怎么样,小韩?”

“我想要睡一觉。”韩塞尔说,趴在桌子上。

特遣队在塔楼顶部发现了遍体鳞伤的韩塞尔,昏昏欲睡,但是并无大碍,医生认为他只是脱力了,于是给了他一瓶红牛,安排了日光浴。

“所以那个作家是……什么情况?”

“按照他的供述,黑暗掌控了他,使他错误地托马斯当成了复仇的对象。”

Alan在向特遣队说明情况之后回到了湖底。联邦控制局的代表向他保证,一旦他找同时确保不会出现危机的方法,将不会阻止他离开。尽管这个保证在蒋斌看来多少有些无力。

“我总觉得不对头……”包芮成喃喃说。

“说到不对头,那台电脑怎么样了?”

蒋斌把它取出来,打不开。

“先把这个带回去吧,看一下刑侦处那帮人能搞出什么线索来。”

五人正吃着麦片粥,灯火通明的餐馆走进一位特遣队员。

“队长,你们的飞机准备好了,随时可以起飞。”

“告诉他们我们马上过去。”


直升机的螺旋桨缓缓转动起来,将刚刚投下的日光搅碎成破碎的残影。“市场保安”的队员们钻进机舱,向“落槌”的同事挥手致意。

螺旋桨的噪音逐渐增大,带着机舱缓缓起飞。阳光穿透浓密的云层,投下斑驳的金黄。AW101调转方向,将下方的山岳甩到身后,飞进美国华盛顿州的又一个明亮的早晨之中。机舱里,疲惫的韩塞尔哼起了一首不那么时新的歌曲。




湖底的小屋中,Alan正在孤独地写作,他看着窗外漂浮着的托马斯,长叹一声。

如果再有下一次,他又该怎么办?他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他将不会是独自一人。

他打上自己新作品的标题。

《启程》。


三天后,Site-CN-19。

“你可以好好跟我们说说,你们到底干了什么事情。”吴荇钊迎上来,“有没有被吓尿裤子啊?”

“哈……真好笑。我把电脑给你们带回来了。”

“已经不用了。我们已经找到了嫌疑人。”

“挺快的啊……谁啊?”

“一个老外,似乎是美国的一个作家吧,以前很有名,叫Alan Wake。”

“什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