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与GOI之二三事:被神唾弃的世界

导言:纷乱的世界1


自上古时期,人类就有了对破碎之神与欲肉之神的信仰,在其传说中,世界上的生命本是一团模糊的血肉——亦如欲肉之神的化身,而破碎之神以自身的分解为代价,将“分裂”的定义根植于生命中,使那一团血肉有了最初的形态——细胞,并拥有分裂的能力,从此,生命走上了发展进化的道路。而破碎之神的信徒也是为此而憎恨生命与血肉的——他们的神为此而破碎。破碎之神与欲肉之神作为人类神明信仰中最重要的两环而存在,其影响力在公元前30~20世纪时便达到了全球范围,而这两种相互对立的宗教势力的斗争,也一直绵延到现代。尽管人们有多重猜测,但仍无法理解一个自身神明破碎并仍不断分裂的宗教如何与另一个拥有神明佑护的宗教抗衡至今。

在这场战争中,原本互相抗衡的两派随着SCP基金会的介入而变得混乱,原本就充满火药的世界在三者的冲击下变得更加危险。而这场战争,也以破碎之神的重现以及欲肉教与人类文明的毁灭结束。

第一节:
混沌的三重奏:基金会、破碎之神教会、欲肉教会


尽管无法找出充足的证据,但据猜测,现有大部分GOI有极大可能是从破碎之神教会中分裂的,在搜查到的工厂以及安德森机器人的设备与资料中,也出现了19世纪机神教的技术,甚至于犹太教的粘土人的自律方程2也都直接或间接来自于机神教。由于机神教自古以来便掌握了超前的技术,在引领机械技术发展的同时,不可避免的会形成一些分支,而这些分支,或多或少的发展成为现有GOI。据异学会记载“古者,有木牛流马,可以载万斤之重不摇,若是一行之山,若遇盗,木牛流马尚可为高大之人为御劫掠。”而这些“加强”版本的木牛流马,也是来源于机神教流传出的技术制造的,甚至当时的中国,也已经有了机神教的分支。工业革命时期,波及全球的技术改革更是使机神教的影响力进一步提升,甚至于多个工业家族都隶属于机神教。在影响全球技术发展的同时,机神教也催生出了一些信奉机械的政教国家,其中一些发展到了相当的规模。

反观与之相对立的欲肉教,他们发源于荒凉的西伯利亚,像是一群四处劫掠的野蛮人,从古至今,他们不断的与遭遇的文明产生冲突。不断的侵略、令人毛骨悚然的仪式,这些被周边文明所厌恶的行为使欲肉教在之后3相当长的时间里被其他文明所排斥。而欲肉教也像一群战败的猴子,被赶回了荒凉的领地。有理由认为,这段时期的欲肉教濒临灭亡,但仍在缓慢的发展,直到新欲肉的出现。与原欲肉相比,新欲肉在信徒的范围上有了极大的改善,越来越多的贵族受到大术士亚恩的感召而加入欲肉教。正是这些贵族与现代居民的加入,使得欲肉教获得了新的生存空间与发展基础。也正因如此,原本淡出世界文明外的欲肉教再一次与机神教遭遇,而二者基础理念的冲突,也使得这两大宗教进行着不断的冲突。值得一提的是,机神教为了对抗欲肉教运用了它们所不熟悉的欲肉教技术与他们自己的技术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混合,所创造出来的造物被暗中遣送入欲肉教当卧底,等待时机里应外合一举歼灭欲肉教派。谁知,机神利用自身所不熟悉的技术的结果就是其造物有一定的缺陷,例如传统意义上吸血鬼的各种弱点,以及其肉体本身并不像传统欲肉教产物那样强韧。将有缺陷的产物送进欲肉教派当卧底的结果就是,这种造物轻而易举地被欲肉教派识别了出来并剔除了出去。计划失败,机神教自然不会承认如此造物是自己的战略产物,吸血鬼这一被人唾弃的物种也成了游离在机神教与欲肉教之外的卑微群体,而欲肉教则被误认为是吸血鬼的创造者而加深了人们对欲肉教的厌恶。

直到1901年SCP基金会成立,两者纷争的混乱局势因为第三者的加入而变得微妙与模糊起来。三个独立的强大组织改变了原本激烈但有序的局势,使整个超自然世界变得更加紧绷,而这三者也在不断的寻找着利益夹缝中的平衡。在基金会建立初期,尽管其处理了大量机械与生物相关的项目,但基金会也意识到,这两个超自然宗教组织颇具威胁性,而基金会尚未拥有与之相抗衡的能力,尽管基金会是由13个超自然组织联合组建。时间来到1934年,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与契合,原本零散的13组织联盟成为了协调且强大的SCP基金会。随着第七次超自然战争的爆发,被各大超自然组织排斥的欲肉教看准时机,与Obskura军团建立合作关系,为其提供施展所罗门术式所需要的奇术师,以及用以生产僵尸士兵的欲肉教仪式,而纳粹需要付出的代价则是欲肉教对巴黎地下墓穴的所有权。这场战争的已没有悬念,但正是这场战争,使得欲肉教的处境雪上加霜——他们不得不面临各大超自然组织的清洗。

第一届非穷举众议联合的召开,使欲肉教认识到被其他组织孤立的艰难之处,而破碎之神教会被吸纳进入众联也让欲肉教备受打击,它们的死对头有了盟友,而自己却还在孤零零的东躲西藏。原欲肉也在刺激下加速转变,逐渐融入新欲肉,欲肉教也在不停的为自身受到接纳而奔波,但由于历史原因以及破碎之神教会的阻挠,欲肉教始终没有被吸纳进入众联——正如数千年前那场战争一样,欲肉教被联军排斥在外。

但欲肉教的机会即将来临,而这个机会,正是他们的死敌——破碎之神教会带来的,而SCP基金会,也将作出改变结局的决定。

第二节:
终焉的起始:破碎世界与机关禁止


由于共同威胁的消失,第一届非穷举众议联合在威胁消除后很快就被迫解散,而破碎之神教会也脱离了与其他组织的紧密联系,重新回到了欲肉教的对立面。虽然对于欲肉教来说,单独面对破碎之神教会比面对整个非穷举压力要小的多,但经过近2000年的发展,破碎之神教会利用众联的资源发展到了相当的规模。由于精神网路的大范围普及,麦克斯韦宗一跃成为全球影响最深的组织,但出于联合安全声明,麦宗并未有过明显的活动。而欲肉教虽然也经历了2000年的韬光养晦,但与破碎之神教会的差距仍不断拉大,在这场对立中,欲肉教将必败无疑。

但破碎之神教会却亲自为欲肉教送出一线生机。3926年,基金会发现一个会使机械及电子设备转化为会对周边进行现实扭曲的异常个体的异常现象,再进一步的调查中发现该现象与早期机神教用以控制大范围现实的术式“机械降神”相关,而在对破碎之神教会调查时,破碎之神教会却未作出任何回应,当基金会特工来到后非穷举时代建立的各大组织联络点时,发现破碎之神教会联络点的人员早已撤离,而就在这时,Site-CN-64的里站点疑似遭遇麦宗的攻击而崩溃,处于里站点精神网络中的站点员工成为了被转化成显示扭曲实体的里站点的增幅器,Site-CN-64在未能及时应对突发事故的情况下失联。至此,基金会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对破碎之神教会进行清洗。

IMG_20201022_072054.jpg

Klavigar菲尔鲁斯,高阶术士,促成基金会与欲肉教合作。

%E6%9C%94%E6%9C%88

▲前SiteCN-64行政主管,基金会外交官、指挥员朔月,推动基金会与欲肉教合作,时任联合指挥部负责人。

而这次突发事件,成为了欲肉教的机会,在拥有了共同的敌人后,欲肉教很快便凭借着与破碎之神教会对立的经验与基金会建立初步合作,二者在最初的联合行动中成功清洗了破碎之神教会的多个据点。但好景不长,越来越多的机械、电子设备被破碎之神教会转化,GOC、安德森机器人、混沌分裂者等多个组织均遭到打击,而基金会成了受破碎之神教会术式影响的重灾区,不久后,第二届非穷举众议联合召开——SCP-2000被转化,威胁已经发展到了前所未有高度,而这一次的敌人,就是破碎之神教会。至此,一场全球范围的针对破碎之神教会的打击行动,“机关禁止”计划开始了。

这场以GOC“拨奏曲”程序为核心,目标为破碎之神的行动虽然初期对破碎之神教会的零散势力以及部分主力教团予以有力的打击,但随之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众联器械被转化,众联在正面迎击破碎之神教会的同时,不得不提防内部的瓦解,再加上麦宗这一无处不在、无迹可寻的敌对单位,众联对破碎之神教会的进攻越来越吃力。就以3982年夏季对一处破碎之神教会的要塞的突袭行动为例,众联在清理了教会的前哨后,准备对要塞进行突袭,但就在进攻的过程中,众联后勤部队的多具辅助器械被转化——尽管已经部署了两名现实扭曲者以及一座现实稳定阵列,但众联仍不得不消耗大量精力来应对内部威胁。来看教会这边,虽然人数与实力处于劣势,但在众联忙于应对内部威胁时,教会不定时的组织一些小规模的反击,这使得众联苦不堪言。而众联方面为了减少机械异常的影响,计划大规模清除工业设施以避免大型现实扭曲节点的出现,尽管这一举措的确减少了一部分事故的出现,但众联攻击工业设施本身对人类社会来说就是严重的事故,而这些行动起到的最大的作用不是减少了现实扭曲节点的出现,而是让人类社会投入到应对“恐怖袭击”中,避免了超自然世界的暴露。

city-4099083__480.jpg

破碎之神教会的一处要塞,周围遍布防御设施。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战争中,本来被各大GOI进行信息封锁而被打压的毫无音讯的观谬维基,在这场遍地异常开花的战争中重新活跃起来。4103年,一个在众联预料之外的威胁出现了,虽然他的威胁很小,但由于他做到的事情很大,而且是在毫无恶意的情况下执行的,才使他在这场人类最后的世界大战中留名。4103年中旬,就在众联对南非的一处教会要塞进攻之时,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意外出现了。数十万游行示威者围绕在目标地点周围——而从今天来看,这其实只是一次因事前清场工作没有做好而引发的闹剧。虽然清理这几十万人对于众联来说毫无困难,但教会显然不会放过这一次混水摸鱼的机会,这就使得众联的进攻不断被延期,且对游行者的清理也极为缓慢的进行。而这场游行的根源,是活跃在观谬维基的一位用户——王德发引起的。随着时代的发展,恋昏崎新闻社逐渐开始向超自然界以外的人群推送前沿科技类新闻。但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人类社会在对黑科技津津乐道的同时,观谬维基却发现了一丝光明,越来越多的用户想要混到新闻社中而这也不可避免的引起超自然界的打击,原本就小心翼翼行走在世界上的观谬维基一时间杳无音信。虽然我们不知道王德发是怎么做到的,但他从超自然界对观谬维基的清洗中活了下来,并进入到了恋昏崎新闻社。能肯定的是,在这期间,王德发不止一次想要曝光这一黑暗中的世界,这是几个世纪以来观谬维基最大的愿望,但王德发在等一个时机,一个能报道出最具振动性的新闻,且难度最小的时机。这一机会,由潜心应对教会且对人类社会工业设施进行打击的众联亲手送出。王德发利用恋昏崎的资源,曝光了众联对工业设施的攻击,但就像以前无数的观谬人一样,这个新闻在外界看来只是“恐怖袭击”,但由于影响过大,全世界都积极参与到抵制活动中,而众联为清除进攻障碍而炸毁的几处南非工厂成为了游行者的首选地点,最终使众联在进攻中忧前畏后,承受了原计划数倍的损失,而恋昏崎内部则将这一次信息外流判定为麦宗的攻击。

虽然在这场事故后,众联仍然对工业设施进行打击,但异常机械的影响依旧严重,没有了稳定的后勤保障,前线部队对要塞的突袭无法达到预期效果,而教会的骚扰,也使得众联的前线部队不得不注意后勤部队的安全,就这样,一场要塞攻守战整整持续了7个月,众联共投入三万余人,而教会方面只有4000余人驻守要塞。虽然众联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但也遭到了教会的重创,还使下一步的攻势遭到延期。

第三节:
终章:没有神的遗忘世界


随着进攻的持续,一些反常现象暴露出来 首先是机械、电子设备被转化的数量明显下降,但这也可以用破碎之神教会人数减少来解释。但与此同时,基金会遭到了众联成员中最严重的打击——不断有收容物像机械、电子设备一样被转化为现实扭曲节点。如果说机械、电子设备受影响,方可用破碎之神教会的术式来解释,但破碎之神教会为什么要将收容物也一同转变呢?只是为了打击基金会吗?但为何一开始只转化机械?还是转化异常个体需要某种过度吗?基金会在这时犹豫了。
%E5%9C%B0%E5%9B%BE

机关禁止行动后由基金会搭载康德计数器的卫星拍摄的图片,可见基金会站点密集的区域收到了更大的影响。

尽管现在我们知道破碎之神教会是想先将机械转化,在通过自身制造的异常机械将普通机械的影响过度到世界上所有的异常个体上,完成对所有异常的清洗,但那时的人们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但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就像一个陌生人在你的家里放了一个定时炸弹,并说“我要用它来炸死今晚来到你家杀死你的家人的杀人犯。”一样,你根本无法相信他,而破碎之神教会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向所有人解释。虽然基金会在这点上犹豫了,但由于欲肉教的催促以及GOC的耗用数千名奇术师耗时数十年用神降术编织的针对神性个体的拨奏曲的完工,众联并没有调查这一切,而是对破碎之神发起了最后的攻击。在GOC的术式展开后,破碎之神也立即调集力量进行防御,使全球被影响的机械与异常数量有所下降,但依然无法抵御GOC的攻击。这一次战斗,堪称人类历史上的史诗,尽管大部分人并不知晓,但众联杀死了一位高高在上的神,尽管它是破碎的,也是疲惫的,它在转化异常上面投入了太多。而结果正如众联指挥员朔月所说的那样“神忍受着,人承受着”,弑神者终遭天谴,人类杀死了破碎之神,但也将要面对失去破碎之神控制的遍布全球的失控机械与异常。

随着全球范围内异常的失控,基金会与GOC也难以阻止这些本应隐藏于黑暗中的诅咒显露,帷幕不可避免的破碎了,但由于人类已经所剩无几,帷幕破碎并未造成多少影响,人类在经历过近乎灭种之灾后,变得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坚强,世界高呼着“破碎之神万碎”,并与其一同承受,而几个世纪以来,饱受争议的观谬维基也终于得到了认可。这场事件的结果就是地球上大部分地区都成为了不适宜生存的现实紊乱区,幸存人类的数量也无法被称为文明,为了逃离危险的环境,人类建立人类联合政府,与同样残缺的各超自然组织组建最后一届,也是永久的一届非穷举众议联合,将所有资源投入到星际航行上,离开了没有现实的故乡,前往没有神的世界。

参考资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