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与GOI之二三事:未曾踏入自由之乡
评分: +46+x
blank.png



导言:对无限自由的渴望1


自古时期,人类便对自由精神与梦境有着持久的执着。唐朝时,异学会的方术士便利用山海经的封印制造了灭绝已久的梦貘,利用梦貘吞噬的人类梦境来制造一个可供使用者建立精神联系的特殊空间,但由于技术不成熟,很多方士的生命被混乱的精神空间终结。而同时期的另一位方士——淳于棼,也自己尝试做出了一个精神空间,在梦中经历了一生后才发现,这个梦只是一个仅能容纳自己精神的残次品。但无论如何,人类在自由梦境的探索上从未停止过脚步,而之后许多研究自由精神、梦境的超自然组织也因为出了探索无限的自由外无欲无求而脱离了持续的纷争。

由于人类思想的发展,对于自由精神的追求逐渐成为共识,但尽管主要目标相同,各组织之间的合作仍掺有许多私利,你我之间也留有无法终结的纷争,这些因素最终导致了精神网络建设的失败。

第一节:
初窥自由:超自然界对于自由精神的初步探索


最早对自由精神进行探索的,可能是汉朝的方士,他们在吸收了儒家俭以养德的思想后,注重于实现自由精神,达到精神的解脱,从而脱离物质世界的束缚。但这个时期的实践仅仅只是通过对外在的反思以及摆脱物质追求来达到精神的升华,尽管有些方士试图利用方术来分离物质世界对自身精神的束缚,但结果显然是其自身精神的消散。到了唐代,异学会在成立后将自由梦境的实现作为首要研究对象,而他们的办法则是利用梦貘作为精神连接的中继器。异学会记载:“有似兽者,好食梦,人之梦被食,合于共,故人有梦人者,复明,此梦消,人亦已醒。亦有以梦速为化者,此人于明而不醒。世人谓之梦貘。”但利用梦貘作为中继器也有极大的风险,从异学会记载中也可以看出,人类的梦境在被梦貘消化后,这个人就无法再次清醒,由于梦貘的绝迹以及相关资料的遗失,现在已经无法判断如何利用梦貘构建精神网路,也无法知晓梦貘是如何通过消化梦境来致人死亡的,但根据异学会的记载推测,这些人死于现实扭曲。无论如何,这都是十分危险的实验,而异学会当然也不可能白白送出自己下属的生命,因此,他们从监狱里抽调死刑犯来进行实验——正如日后基金会的D级人员,但数量却不如后者。然而由于梦境的抽象以及实验人员的短缺,这项自由梦境的研究进展十分缓慢,以至于到了宋明时期,程朱理学的兴起以及“存天理,灭人欲”的呼声渐高,打击了人类的自我追求,也在极大程度上振动了异学会缓慢发展的精神网路,一度致其搁浅。

视线转到中东地区,这里曾一度被机神教所支配,而机神教也一直将精神网络的建设作为重要任务,他们认为,人类的精神也具有机械性,犹如齿轮般紧紧咬合,并最终组成了人类的思维。机神教识图将人类的思维拆开,以此来窥探精神的本质。但在这个过程中,机神教发现思维被分散后并没有向他们透露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而是和周围另一些作为实验者的精神融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团附着在试验场上空的“思想之云”,在场的机神教徒的精神在不同程度上被这团云所影响,这使得当时的机神教紧张万分,认为这些人是敌对势力派来的卧底,并进行了一场机神教内部的大清洗,而被影响最大的,就是精神网络实验,这个实验在此后的数百年间都没有再次在机神教内部进行。

基金会成立后,成为了一个涉及地区最多的超自然组织,在大范围的探索中,基金会发现了一个神秘的组织,它们几乎没有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痕迹,但总会和一些精神异常的项目或多或少有些关联,但在很长时间里基金会都没有获得这个组织的具体信息。它们就是后来被发现的梦神集团。这是一个基金会知之甚少的组织,地点、人数、日常活动、动机,均没有详细的资料,直至今日,梦神集团的核心组成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E3%80%82%E3%80%82%E3%80%82%E3%80%82%E3%80%82

精神体在融合过程中自身架构变得混乱,精神体逐渐瓦解。

但在探索的过程中,基金会仍发现了一些曾经被梦神所影响过的个体,人类、动物、植物,甚至是一些无机物,它们在脱离了梦神的影响后,仍带有些许余香——对精神体的特殊反应。这些“前梦神”几乎都有着一种特性,那就是对精神体的黏度,或者说吸引度。如果你将一个人的思维挂起来到处乱晃的话,它仅仅是穿过所接触到的实体,但“前梦神”却拥有着将这些精神体黏住的能力,并伴有不同程度上的精神融合。得益于先前获得的对精神体的亲和度,“前梦神”对这些精神体没有任何程度的损伤。这一发现成为了基金会很长时间里对于精神网络的主要研究方向——梦神骨架。

第二节:
渐入佳境:利用超自然步入自然


随着研究的深入与规模的扩大,基金会逐渐意识到利用“前梦神”作为网络框架的局限性,一是“前梦神”数量过少,无法应对大规模实验,二是这些“前梦神”本就是梦神集团里精神融合度较差的个体,无法承载精神体数量庞大的网络,于是基金会逐渐将中心转移到所发现各种精神异常上。然而精神异常也有许多的缺陷,其本身对精神体可能造成无法逆转的损伤,而且大部分精神异常并不能承载精神体,这使得基金会的研究陷入停滞的地步。但无心插柳柳成荫,基金会在日常任务中使用的大量记忆清除让基金会对人类思维一直在缓慢进展,逆模因部在其中误打误撞成为了主力,但也仅是对人类精神机制的研究,未涉及精神网络的主要领域。
%E7%B2%BE%E7%A5%9E%E7%BD%91%E7%BB%9C

在CN-1524精神的引导作用下,多个精神体形成有序结合。

在这困境中,对一些能够自主控制精神的项目研究取得的突破性进展使基金会看到了一丝曙光,Site-CN-64利用CN-1524建立的里站点就成为了日后基金会精神研究设施的中心。而这一当时可以承载精神体最多的精神网路,也成为了超自然界关注的焦点,这就直接的促成了基金会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以及安德森机器人的合作。基金会利用安德森机器人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提供的硬件设施作为精神网络的载体,'而基金会在研究过程中也有考虑过隐瞒某些成果,但却不得不因为安德森机器人仿生人的共享机制而放弃,安德森机器人也因为基金会需要仿生人作为实验主体而获得了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所没有的研究成果,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这场合作中是唯一出力方,原本就没有精神研究基础的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没有从合作中获得任何利益,因此也在后续合作中中途退出。在退出后,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并没有放弃对精神网络的研究,虽然他们并没有这个能力,但普罗米修斯找到了新的合作对象——破碎之神教会。在这次合作中普罗米修斯实验室把和基金会合作时收集到的Site-CN-64里站点的部分资料与破碎之神教会共享,以作为合作的资本,但这次信息共享却让麦克斯韦宗掌握了里站点的大致原理,并在日后对其进行了攻击,直接引发了第八次超自然大战 。事实证明,各GOI之间的合作如非生死攸关,否则毫无成功的可能,在普罗米修斯实验室退出后不久,基金会与安德森之间的矛盾也日益增大,安德森机器人不断的派间谍型仿生人参与基金会的研究,而这种不仅限于实验资料收集的越界行为重新引发了二者之间的冲突。

反观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脱离了与基金会的合作后,又在与破碎之神教会的合作中受挫。而基金会则在摆脱了前来蹭好处的累赘后飞速发展,这其中最主要得益于新发现的众多精神异常的项目。由于某种原因,在一段时间内精神异常个体大量出现2,但由于大部分都有着相同的性质且不具有较高的威胁性,基金会在这一领域捞到了许多好处。从此以后,基金会一直在精神网络的领域占主导地位,但这种主导并没有对所有人产生主导作用,因为有些人并没有重视这项研究。

第三节:
合久必分:精神的自由不是现实的自由


随着研究过于顺利的发展,伦理道德委员会在这方面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将精神网络的部分技术透露给人类社会,而这一行为所外来的冲击力是基金会没有想到的,而后果就是人类在伦理道德上产生了重大分歧,造成了人类社会内部关于精神网络存在合理性的持久对峙。在这场人类的对立中,出现了许多诸如“精神保护组织”“人文保护组织”以及“神经释放委员会”等许多或民间或官方的组织,而这些组织也没有过多的宣传自己的思想,而是在精神网络的问题上进行长时间的辩论、对峙,他们大多认为这种精神网络只会使人类社会陷入到虚幻之中。在这场对峙中,受到打击最大的莫过于生产神经链接设备的企业,大多数人把他们和精神网络混为一谈,但这些企业只是生产可以进行神经连接的日常生活辅助设备。总而言之,基金会的失误造成了人类社会内部的长久对立,并逐渐演变为对先进技术的厌恶,虽然这种厌恶并没有给欲肉教提供多少机会,但是在第八次超自然战争后期,却由此形成了全人类与各超自然组织针对破碎之神教会的统一阵线。

事实表明,麦克斯韦宗很早就在计划着对Site-CN-64里站点这一基金会精神网络研究中心进行攻击,但由于非穷举众议联合的存在,麦宗并未过早的对基金会进行攻击,而是一直在隐藏,直到众联解散后,麦宗才开始逐步的完善计划。3930年,基金会在可以利用精神作为载体承载精神的精神网络即将完成的前夕,遭到了麦宗的攻击,导致Site-CN-64全站损坏,第八次超自然战争由此开始,而全球再一次走上了战争的道路,直至终末。

反观自古以来人类对自由精神的研究,无论是古代术士的牺牲还是现代GOI之间的利益全套,以至于全人类社会滋生出的对科技的厌恶,在这条探寻自由精神的路上,人们失去的比获得的多。而自由精神也如同它自身一样,自由、飘渺、不可触碰,人类自始至终都未真正触碰到它,精神的自由不是现实的自由,人们在追寻自由精神的过程中将目标放的过于长远,以至技术飞速发展的同时,社会也在逐渐瓦解。归根结底,自由是沉重的,也是无价的,任何时候、任何形式都是,所以想要触及自由,人类需要付出与无价相等的代价,而人类也自愿的使自己深陷其中。

参考资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