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政治笑话集锦(二)
评分: +220+x

若要在页面中添加您的基金会政治笑话,请遵循以下格式,并添加到页面最后:

<笑话正文>
段落间无需空行。
[[>]]
[[*user 你的ID]](可不填,则将此行留空)
[[/>]]
-----

请注意,如果您的笑话过于无趣、偏离设定或者与已有的重复1,作者以及管理员有权将其清理。
此外,为避免任何可能的争论,请只在此添加有关于世界观内的基金会或其他组织的笑话(而不是上层叙事)。


[ ▽ 直达底部 ]

例:

问:可以对着SCP-173眨眼吗?
答:可以,但仅限于三种情况:有旁人帮你盯着,是D级人员的眼睛或者基金会命令你这样做时。


一个D级、一个特工、一个研究员在讨论何谓幸福。
D级说:“幸福就是今天被拉去测试一个异常,到了场地之后发现它的威胁等级是绿色。”
特工说:“你们D级真没追求,最幸福的事情就是辛苦收容完一个异常,清点人员时发现无人伤亡,大家一起出去喝酒庆祝。”
研究员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半夜有人敲门,开门后:
‘我们是红右手,你已经因为反叛罪被逮捕了。’
‘你弄错了,伦理委员会的宿舍在隔壁。’”


基金会命令被抓获投降的AWCY艺术家绘制一副《伦理道德委员会在工作》的油画来赞美伦理委员会,
过了几天接头人来验货,画上面是一个穿着橙色衣服的满身是血的人正在一个小屋子里被一个黑瘦的实体追赶。
“这个橙色衣服的人是谁?”
“是D级人员。”
“那这个黑色的实体又是哪个?”
“是SCP-049。”
“伦理道德委员会在哪?”
“伦理道德委员会正在写谴责报告。”


一名研究员被传唤到纪律部门进行调查。
“我们希望您停止私下编排有关伦理委员会的笑话。”
“为什么?”
“伦理委员会由最好的伦理专家组成,他们在指导基金会的实验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天地良心,我可从来没说过这个笑话。”


某個混沌分裂者的站點內,幾個重要主管正準備進行會議。
主持人走上了主席台,清了清喉嚨,然後對他的同事們說:
「各位,我們之中出了個混分的奸細!」


站点肃反清洗完成后,队长找到了摊坐在墙角的新人士兵
“你就是那个不舒服的新人吧,现在感觉好些了吗?”
新人
“是,队长,我很好。只是,我们为什么要,干这种事……”
“是他们的忠诚不够了,而我们的还够,所以我们被选择做了这种事。”
“那,他们,都是叛徒吗?”
“这个,好吧,不全是。这里只有一部分人在忠诚度评级上被划为了‘叛变’。”
“什么?那,队长,我,我们错杀了人?”
“别太放在心上,那一些人不会怪罪我们的,他们的忠诚度评级是‘献身’。”
“可这又能有多少人啊队长!”
“基金会只有两个忠诚度评级。”


一個UIU特工對一個基金會調查員說:「我想和你說個笑話。」
「我認為沒必要。」基金會調查員說。
「為什麼?」
「因為UIU就是笑話。」


在基金会有很多常见的谎言,你需要学着去识破它们,以下就是几个例子。
“我们的工资丰厚”,在确认对你说这句话的是同行组织的间谍前,不要相信这句话。这通常意味着你未来的工作会是更少报酬的工作。
“你可以休息了”,在确认对你说这句话的是ISD内安保部门的特工且手里拿着枪前,不要相信这句话。这通常意味着随时会有更少睡眠的工作找上你。
“欢迎来到天堂”,在确认对你说这话的是上帝本人前,不要相信这句话。这通常意味着你无法再享受“终身任职”的福利并花上更久的时间去为一支特遣队工作。


GOC特工Ukulele前往基金会参加会议。在那里,他给指挥部通过加密频道发了一段短信,说:“我选择了能够合理对待人形异常的组织。”这事发生后,指挥部决定找Al Fine商讨对策,结果去Al Fine办公室的半路上正好碰到开完会回来的Ukulele。一阵冷场之后,Ukulele说:“我非常感兴趣,你们是怎样理解合理对待的。”


基金会特工、GOC特工、UIU特工商定要见一面。基金会特工过了约会的时间才到。
“对不起,我去协助收容异常来着。” 基金会特工解释道。
“什么是收容?”GOC特工问。
“什么是异常?”UIU特工问。


一个基金会特工和一个GOC特工互相吹牛,夸耀自己的组织。GOC特工说道:“我们GOC实在自由。你可以径直走进总部,对秘书长说:“秘书长先生,我不同意你的现行休假政策!’”基金会特工便答道:“嘿,这有什么!我们基金会也很自由!你可以径直走进站点主任办公室,对主任说:“主任,我不同意GOC的现行休假政策!”


问:Gears博士为何前往位于西伯利亚的站点?
答:开展科学研究:与Iceberg博士交往,研究人体的抗寒极限。


问:在基金会中有什么是永恒的?
答:暂时的欠薪。


2级研究员Iceberg曾经当面指出O5议会长时间不给予研究员合理的升职,令后者气急败坏,O5-10急忙喊道:“你再说,我就宣布提前否决任何关于提升研究员Iceberg职位的请求!”


混沌分裂者的总部新开了一个饭堂,名叫“基金会怀旧”。菜单如下:

  • 第一道菜:披萨
  • 第二道菜:土豆拼盘
  • 甜点:播放收容失效的警报声,并把所有正在用餐的员工强行赶走。

有一群基金會員工聚在一起聊天,聊著聊著,大家決定說幾個笑話來樂呵一下。
一個人事部的職員站了起來,說了一個有關加薪的笑話,大家都笑了。
一個安保部門的職員站了起來,說了一個有關站點安全的笑話,大家都笑了。
一個逆模因部的職員站了起來,說了一個有關邊緣人的笑話,大家都笑了。
一個倫理道德委員會的職員站了起來,大家都笑了。


一位外勤特工、一位伦理委员会仲裁员、一位研究员与一位部门主管一同乘坐热气球出行。
途中气球漏气,抬不动四人,开始下坠。必须有人牺牲自己跳下去。
外勤特工喊道:“为了基金会!”然后跳了下去。
气球暂缓下坠,但不久后漏气加剧,下坠再度加快,必须再跳下去一个人。
研究员喊道:“为了基金会!”也跳了下去。
暂缓一会又不行了,于是部门主管喊道:“为了基金会!”说着就把仲裁员扔出去了。


一艘航行在怪兽海上的轮船快要沉了,尼摩船长叫乘客赶紧跳海,但他喊了半天没有一个人跳,一个星界旅行者社会学家说“嘎嘎,我来喊~呱~~”,他去喊过之后所有的人都跳下海去了。尼摩船长觉得奇怪,问他是怎么喊的,星界旅行者回答说:我对焚书人的说这样跳下去可以消灭海中的异常嘎,我对狂人说这样跳下去可以打击狱卒嘎,我跟狱卒的员工说最后一个跳下去的没有年终奖嘎~嘎~,我对艺术家说这样跳下去是超COOL的行为艺术呱~,我对齿轮信徒说这样可以让神完整嘎~呱~,我对伦敦不死商人的业务员说这样跳下去有利可图嘎~呱~,我对银河大菩萨的信徒说这样跳下可以入正法三摩地嘎,我对血肉信徒说海中有往内殿之门嘎~,我对第五的追随者说海中到处都是海星的天使呱……


O5-3:“一号,听说你在收集基金会政治笑话。”
O5-1:“确实有这回事。”
O5-3:“我很好奇,你收集到多少个了?”
O5-1:“三万两千个D级人员。”


在Site-CN-001,Holy Darklight研究员在CN分部职工代表大会上演讲。他的演讲主题是基金会的工资待遇有多么丰厚……
这时Dr.Kirov举起了手说:“我们的加班费都到哪去了?”
第二天,Holy Darklight又来举办演讲。Milk特工举手问:“我不想知道加班费到哪里去了,我只想知道Dr.Kirov到哪里去了?”


站点主管的车被一群研究员拦住了,研究员要求站点主管加薪。站点主管先是大喊:“再不走我就把你们都降为D级人员!”
然而没人动窝。
此时坐在后排的秘书对主管说了一句话,站点主管恍然大悟。
主管清了清嗓子,大喊道:“再不走我就把你们全调进伦理道德委员会!”
于是研究员一溜烟全跑了。


博士:我們吃的東西為什麼跟那些D級一樣?
主管:並不,我們的是一般食物,D級的不是。
雖說我也不確定我們吃的是不是一般食物。


O5-1快去世了,叫赶快把继承人Gears博士召进Site-01来,临终有几句话要嘱咐
“不瞒你说,我有一个很大的担忧啊,Gears”
“说吧,父亲”Gears博士专心地听着
“那就是,人们会跟你走吗?不知你想过了没有?”
“他们一定会跟我走的。”Gears强调说,“一定会!”
“但愿如此。”O5-1说,“我只是担心,万一他们不跟你走,你怎么办?”
“没问题!”Gears回答:“那他们就得跟您走!”


一位研究员被叫到安保部。
安保主任问:“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来自地平线倡议成员的邮件?”
“某次联合行动时他救了我的命,那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
“你身为基金会的成员,怎么能跟那些神棍混在一起!你也不为自己的未来想想!”
“是,我想过,以后我还要跟GOC的人交朋友。”


一名助理冲进主管办公室,喊道:“研究员罢工了!”
主管说:“好啦,那就答应加薪!”
这名助理不久跑了回来说:“外勤特工罢工!”
主管再下令:“给他们加薪!”
助理又回来说:“归档员也罢工了!”
主管还是下令:“给他们加薪!”
助理第四次回来说:“研究员、外勤特工和归档员都罢工!”
主管回答:“给镇暴安保人员加薪!”


一个大而笨重,冒着黑烟,经常故障,并且杀不掉682大爷的武器是什么武器?
基金会开发的专门用来杀大爷的武器。


一个基金会成员,一个混分成员,一个GOC成员在一起讨论什么才是勇敢
GOC成员说:“我们10个人出去找10个人单挑,就算知道对面有一个绿型我们还是去了,最后9个人去给那个人上坟。”
基金会成员说:“我们10个人拆10封信,就算知道里面有一封是张096的照片我们还是拆了,最后9个人去给那个人上坟。”
混分成员说:“我们10个人在一起讨论突袭基金会站点的事,就算知道我们之间有1个基金会的间谍还是继续说,最后那个人来看我们9个人被处决。”


在站点例会后,站点主管要求研究员着手写文档,但大家却听成了左手写文档,但都不敢说。于是第二天,站点主管收到了字迹最可怕的一批文档。


在某个站点,一个新来的研究员正在和一位博士谈话。
“您觉得我以后能成为高级研究员吗,博士?”
“当然能!”
“那我能成为主管吗?”
“你这个想法太不切实际了,主管们也会有子孙的嘛!”


基金会在项目交互实验中动用了以下力量:
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技术;
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奇术装置;
安德森机器人的电子设备;
基金会的D级人员。


O5-1在向基金会职员们讲话:“很快我们就能生活得更好!”

台下传来一个声音:“我们怎么办?”


两个基金会的程序员在聊天。
程序员甲:现在错误改叫异常了。
程序员乙:那基金会怎么没来收容呢?

Mr vb6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基金会举行年终颁奖典礼,MTF和战术反应组们依次扛着常规火炮、放逐榴弹、现实稳定锚和逆模因武器走过。队伍一支比一只精良,武器一个比一个强力,走在最后的却是两个秃顶戴眼镜的小矮子。
站在典礼台上的Clef问身边的Gears:“这两个人是谁啊,为什么把他们放在队伍的最后?”
“哦,那是伦理道德委员会的。”


一名研究员死后去了地狱,魔鬼带着这个新人参观地狱的刑罚措施。走到一处血池前时,魔鬼说道:“在这里,你生前作了多少恶,血液就会漫到你身体的什么位置。”
研究员继续往前走。他看到一个D级脚下的血液没过了腰间,一个特工脚下的血液没过了胸口,而一个MTF队员仅仅露出了几撮头发。然而当他走到一个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面前时却大吃一惊:此人脚下的血液仅仅堪堪淹没他的大腿。
研究员问道:“你生前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脚下的血液居然只有这些?”
“哦,因为我站在我们部长的肩膀上呢。”


“你听过最好笑的笑话是什么?”
“D级向伦理道德委员会抗议他们没有人权。”


一名MC&D的經理來到基金會的站點參觀。
他對來接待自己的基金會主管說:「我今天過來是想要學習基金會是如何洗腦控制底下員工的。」
基金會主管大義凜然地回答:「我們基金會是正直的組織,不搞洗腦控制自家人這一套的。」
經理一聽很開心地說:「對對對!我過來就是為了要學這個!」


一个外勤特工出差在外地,他干了一天的活儿。到了晚上,他住在了一个有基金会内应的小旅馆。旅馆几乎满了,他不得不和其他三个伦理委员会的委员拼房。
特工早就想睡觉了,可那三个委员一直在大骂O5议会工作的种种问题。特工很烦,于是他想了个点子:先下楼,告诉服务员10分钟后送两瓶水上来。回来5分钟之后,再对着一只烟灰缸说:喂,MTF-Alpha-1吗,5分钟后给我送两瓶水上来。这法子十分管用,水一送上来,那3个委员就一句话不说了,都凑到桌边开始写遗书。特工高兴的睡觉了。
第二天起来,特工的房间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Site-CN-34刚刚通过了新的交通规则。违反第一次罚款,第二次扣工资,第三次部门一栏改为演绎部。


O5-CN-█把老母亲从乡下接到████,骄傲地展示自己的独栋别墅豪华游轮珍品藏书高级自行车。老太太说:“孩子啊,这一切好是好,但基金会来了怎么办?”


一个卧底特工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基金会站点,他看到34层高的大楼和到-10层的电梯,不禁感叹到:“啊,我的基金会,我都快不认识你了。”话音刚落他就看到几个飞艇正从窗外向下扔机器人。“啊,我的基金会,我【已编辑】认出你来了。”


D.C. al Fine访问Site-01,和O5-█聊天时说道:“我做梦梦见了五星圆徽镌刻在Site-19的门口。”
O5-█:“尊敬的D.C. al Fine先生,我也梦见了五星圆徽镌刻在Base-FE-392的门口。”
“不过现在就是这样啊?”
“不见得……我梦里那块五星圆徽貌似是在暗红背景下倒过来的……”


预测未来是可行的吗?
在基金会可行,明天的异常总比今天多嘛。


SCP基金会,GOC组织和UIU都声称自己是最好的异常物品管理单位,于是联合国安理会安排他们比试了一下。他们把一只声称具有异常的兔子放进森林,要他们派人把兔子抓回来。
SCP基金会首先行动,他们派出大批外勤特工和机动特遣队进入森林,对每棵树或每个浣熊进行询问、搜查和记忆删除,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得出结论:兔子这个物种有逆模因异常性质。
然后是GOC,他们出动大量军队和奇术师包围了森林,命令兔子出来投降并视情况决定是否处决,由于兔子不肯出来,他们便放火烧毁了森林,使动物们流离失所,并且拒绝道歉,还说这一切都是有必要的。
最后UIU的几名探员进入森林,经过几分钟后,他们拖着一只被打了个半死的白色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里喊着:"好,好,我承认我是兔子 …….. ”


在基金会某附中上,学生向老师说道:
“假如你驯化了一只动物来做宠物养上几十年,那再把它放回自然环境就是很危险的事,因为它们不懂得如何独立生活,最后很有可能就这样饿死。”
“你说得不假。”历史课老师点了点头,“但这和我们现在在上的基金会收容史有什么关系?”


基金会最近流行的新桌游:
天黑请闭眼
O5议会请睁眼
请O5-█选择要清洗的人
红右手请验人
这个是忠诚这个是叛变,这个人是这个
道德伦理委员会请睁眼
现在这个人要被降到D级,委员会救还是不救
天亮了
请同志们在加密网络里发言
昨晚被SCP-████杀死的是高级研究员林████
他的遗言是:李██是叛徒


一次基金会与GOC联合进攻一个被异常影响的小岛,在GOC发动了2个小时的炮击后,联合部队开始登陆并攻击可能的异常生物,战斗十分激烈。最后两方共有8名战斗人员在交火中受伤。基金会指挥官很好奇为什么伤亡率这么低,就要求研究员做一份报告出来。一个小时后,研究员递给了指挥官一张纸,上面写着:“岛上没有异常!”


O5-1和他的孙子在散步。
“爷爷,等我长大了,能当上基金会O5吗?”
“你说什么啊,孩子,基金会怎么能有14个O5呢?”


基金会收容异常前,直面异常的人们只感到寒冷和恐惧。
现在他们感到寒冷、恐惧,还有对基金会深深的感激之情。


当年的FBI中,设立了一个“UIU”,基金会研究员林████就对UIU特工说:“你们从没收容成功过异常,设什么异常调查部?”
UIU特工回答说:“你们不是也设了道德伦理委员会吗?”


“████城哪里风景最好?”
“Site-CN-34。那里是整座城市中唯一看不见Site-CN-34的地方。”


███收容失效事件解决后,基金会内部记者开始采访士兵:“是什么动力让你如此英勇?”
获得三等功的士兵回答道,“为基金会而战!”
获得二等功的士兵回答道,“异常害死了我的父母!”
获得一等功的士兵回答道,“区域总管发给了我们异常物品防弹衣,事后才知道是有认知危害的棉袄。”


“世界第三无聊的东西是什么?”
“讽刺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故事。”
“世界第二无聊的东西是什么?”
“赞扬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故事。”
“那世界第一无聊的东西是什么?”
“伦理道德委员会。”


一个研究员说:“那13个人真是该死。”一名红右手成员过来了:“你涉嫌辱骂o5。”“你怎么知道啊?”“废话,哪13个人该死我还不知道吗?”


有人告知了三人——分别是UIU干员、基金会特工和GOC当地领导——某个黑灯瞎火的屋子中有一只疑似异常的黑猫,希望能将它逮捕归案。然而,房间里根本没有猫。
UIU干员第一个进入房间,他仔细搜索,打开灯四处观察,又闭上眼四处摸索,最终无功而返,只得认定这只猫逃跑了。
基金会特工对UIU干员的结论不置可否,他第二个进入房间,拿出了康德计数器,又插上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最后吨了口记忆增强药剂,还是未能发现这只黑猫,于是他认定这是一只具有逆模因异常危害的个体。
GOC领导听到了基金会特工的结论后,立刻派了一群作战部队用塑胶炸药把整个房间炸上了天。


一名研究员、一名MTF队员和一名伦理道德委员会委员一起到Site-██参加一项会议,不巧的是他们都弄丢了工作证。
Site-██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说:“你们能做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吗?”
研究员拿起脖子上挂的红色吊坠,向接待员展示了一下。接待员说:“欢迎您,Site-19的Bright博士。”
MTF队员用手里的拍立得拍了张照,从照片里取走了接待员的眼镜。接待员说:“欢迎您,MTF Alpha-9的鸢娓特工。”
伦理道德委员会委员憋了半天,最后涨红了脸说:"我,我什么也不会做。"接待员说:“欢迎您,伦理道德委员会的███████委员。”



一名基金会研究员、一名GOC作业员和一名UIU特工一起到三波特兰参加一场异常峰会,不巧的是他们都弄丢了护照。
三波特兰负责接待的官员说:“你们有什么物品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吗?”
研究员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SRA)。接待员说:“啊,您一定是基金会来的研究员先生。”
作业员指了指头上戴的生命力辐射成像战术意识系统 (VERITAS)。接待员说:“啊,您一定是GOC来的作业员先生。”
特工憋了半天,最后涨红了脸说:"我,我什么也没有。"接待员说:“啊,您一定是UIU来的特工先生。”


在一次O5议会会议上,O5-1发言:
“今天我们有两个问题要讨论。第一,110-蒙托克程序的频率需要提升至每天██次。第二,中国分部的程██特工需要每天在安保职员的陪同下前往Site-CN-23二楼D级女性营区卫生间进食未经任何形式改造的生鲜西兰花。”
过了片刻,会议室内有人举手道:“为什么要让程特工吃西兰花?”
“很好,我就知道大家对提升110-蒙托克程序频率没有不同意见。”O5-1说。


问:如果你像鲁滨逊一样流落荒岛,与外界失去联系,怎样才能有效地发出求助信号?
答:找一根树枝在沙滩上画一只的简笔画,过一会儿SCP基金会日本分部的收容小组就会坐着直升机来找你了。


一位基金会员工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您好,请问您是O5议会的成员吗?” “不是。” “那您的家人或者直系亲属中有O5议会的成员吗?” “没有。” “那您有朋友在O5议会吗?” “没有。” “那好,你可以把脚拿开么,你踩着我脚了。”


新异会成员、岿阳派方士、基金会研究员和异学会遗老打算见一面,新异会成员迟到了。
“对不起,我刚去站点党支部述职来着”
“什么是站点?”岿阳派方士问。
“什么是党支部?”基金会研究员问。
“述什么职?”异学会遗老问。


有一群中国区域异常社群成员在聚会聊天,聊着聊着,大家决定各自讲个笑话给大家乐呵乐呵。
一个基金会中分成员站了起来,讲了个有关加班的笑话,大家都笑了。
一个岿阳派的方士站了出来,讲了个有关异学会的笑话,大家都笑了。
一个新异会的成员站了起来,讲了个有关传统文化保护的笑话,大家都笑了。
一个异学会的遗老站了起来,大家都笑了。


对逆模因科2的研究员来说,有五个规则:
什么都不要看。
如果你看了,不要去想。
如果你想了,不要去说出来。
如果你说出来了,不要去记录下来。
如果你记录下来了,那你就别感到吃惊。


有可能在岿阳派建立基金会式的严密组织结构吗?
有,但岿阳派究竟做错了什么?


逆模因科有个研究员在湖边散步,但一不留神掉进了湖里。湖边有两个安保人员,不过他们有说有笑,并没有帮助他的意思。
研究员大喊大叫,不停求救,用动作符打出异常模因,用配枪朝天射击,他们依然没有发现他。
然后他开始大喊:“O5议会都是一群异常实体!”“打倒基金会,混沌分裂者万岁!”“神必完整!”“55555!”“基金会才是异常的源头!”
但守卫依然不为所动,根本没有发现他,于是研究员淹死了。


D.C. al Fine和O5-█一起坐在一架轻型飞机上旅行,忽然看到一个鬼拿着锯子在锯他们的机翼。DC很生气,告诉他“如果你再不停下来,我们的作战部队就会带着他们的机甲和奇术设备把你打到荡然无存。”鬼不为所动。DC慌了,又说“如果你现在停下来,我不仅可以不立刻带他们干掉你,还可以只把你移送基金会处理”鬼仍然毫不介意。O5-█见状,开口:“你的素质非常不错,我会让你加入Omega-0小队工作的。”鬼听到他的话不及逃跑,竟当场魂飞魄散了。


D.C. al Fine和O5-█会晤结束,相互交换礼品。D.C. al Fine说:“我决定赠送您一个小巧玲珑的微型奇术聚变弹,不过您要十分小心地保管,如果它一旦爆炸,就会发生毁灭性的作用。”O5-█说:“我决定把道德伦理委员会赠送给您,您也要小心翼翼地对待它,如果它一旦发生作用,带来的毁灭性后果和聚变炸弹爆炸是同等的。”


老虎去基金会而回,呼肚饥。
群虎曰:“今日固不遇一人乎?”
对曰:“遇而不食。”
问其故,曰:“始遇一绿型,因味怪不食。次遇一MTF,因太硬不食。最后一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来,亦不曾食。”
问:“伦理委成员何以不食?”
曰:“怕太酸蚀掉了牙齿。”


一主管怯伦理委,而被驳回提案。
助理谓曰:“以据站发令之人,受制于伦理委,何以为颜?”
主管曰:“积弱所致,一时整顿不起。”
助理曰:“特工特遣,皆可以助兄主管之威。候其会议时,先令MTF披挂,外勤林立,站于两旁,然后与之协商。彼慑于军威,敢不降服!”主管从之。
及子弹带设,防爆盾张。伦理委主席见之,大喝一声曰:“欲见律法左手乎?”
主管闻之,不觉胆落。急鞠躬曰:“请主席阅兵。”


伦理委主席往站点会议,助理捧文件随后。行到站点内,忽见沙漠地形实验室中一白头鹰。
助理大叫曰:“沙鹰!”
主席心下不悦,嘱曰:“今后莫说杀婴。”
助理颔之,令研究员将沙运走,只余石地与白头鹰,曰:“经伦理委命令,现在只准食婴。”


岁值暑月,欲觅避凉之地,博士纷议。
或曰:“伦理委清凉。”
或曰:“逆模因部[数据删除]。”
一博士进曰:“别处虽好,总不如O5指挥部,最是凉快。”
众人曰:“何以见得?”
答曰:“别处多有日头,独此处有天无日。”


有日基金会招聘,求一华翼科技成员入职,一博士请之。
面试之日,HR问曰:“公实自华翼出乎?”
博士怒曰:“堂堂新异会,岂有假也?”
HR半疑,问:“华翼何部?”
博士持名片示之曰:“信乎?”

半晌,HR尚疑,突得一妙计,乃对博士曰:“余闻新异会前日大破GOC远东总部取异常,其实哉?”
博士大怒曰:“笑话!我前日才自总部出,亲见只破得半翼!”


一特工外勤任务将失败,忽有异常助阵,反大胜。
特工举枪问异常姓名,异常曰:“我靶子也。”
特工曰:“尔一异常,如何竟来助我?。”
答曰:“感汝平昔在射击场从不曾伤我一弹。”


混分脱离基金会后,德尔塔司令部发布电视讲话:“各位同志们,不久前,我们从万恶的基金会脱离出来了,在那个时期,我们一直在悬崖边,今天我们独立了,我们终于向前迈了一大步。”

FX Max Fan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Dr.Clef面授打字员向Dr.Bright写封信。
“信的开头怎么写?”打字员问道,“是可敬的博士吗?”
“可敬的?可他是个又熊又疯的大混蛋,同事们看见他就烦,不能这么称呼,要不就叫亲爱的同行吧。”


“为什么那个混在伦理道德委员会中枪击O5-██的家伙会打偏子弹?”
“因为刚巧挨着他的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们拼命抢那把枪并叫着:‘让我来射击!’"


凯撒事件后,前O5-1到O5-12都到了天堂,这帮异常被接纳了。
过了几天,O5-13给上帝打电话表示感谢,电话接通了,他说:你是上帝吗?
上帝回答:首先,没有上帝。其次,我们这里每个人都是异常。第三,有事请直说,他们还要对我进行试验。


D.C. al Fine和O5-█在Site-█开会,休息时间两个人很无聊,就开始比谁的保镖更忠诚。D.C. al Fine先来,他把自己的保镖叫进来,推开窗(外面是20层楼)说:“约翰,从这里跳下去!”约翰哭着说:“你怎么能这样呢,DC先生,我还有老婆孩子呐。”D.C. al Fine被感动了,流着泪说是自己不对,叫约翰走了,然后轮到O5-█,他也大声叫了一个基金会安保人员。“从这里跳下去!”安保人员二话不说就要往下跳,D.C. al Fine一把抱住他说:“你疯了?跳下去会死的!”安保人员一边挣扎着要跳下去一边说:“放开我,混蛋,我还有老婆孩子呐。”


一群基金会成员聚在一起讲笑话
一个研究员站了起来,讲了一个关于O5议会死活不肯加薪的笑话,大家都笑了;
然后一个后勤人员站了起来,讲了一个关于O5议会因为罢工开会没纸的笑话,大家都笑得十分猖狂;
然后一个MTF队员站了起来,讲了一个关于O5议会瞎分派任务的笑话,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然后一个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站了起来,讲了一个关于O5议会因为一个错误决议而团灭的笑话,大家都笑岔了气;
然后O5-█站了起来。


天堂上有三个人,他们议论起自己为什么死。
"我支持伦理道德委员会"
"我反对伦理道德委员会"
"我就是伦理道德委员会"话音刚落,他就掉下去了


问:如果有一个能把一个异常无效化但是会生成新的未知异常的机器,基金会会怎么处理?
答:给予且仅给予King博士操作权限。

LeonTeflon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SCP基金会收容了许多异常,于是它有了高仿组织SPC。
GOC无效化了许多异常,于是它有了高仿组织GEC。
地平线倡议把许多异常奉若神明,于是它被认为是蛇之手的高仿组织。


“根据我们对██博士的采访记录,我们得知,其实对于具有记忆影响效应的个体,是有多种简便收容方法的。”
██博士一脸茫然:“你们啥时候采访的我?”


问:一群人在一面墙上趴着,这叫什么?
答:UIU在调查异常现象


特工1:嘿你听说了吗,基金会法分成功无效化682了
特工2:真哒!他们怎么做到的?
特工1:用长棍面包


一开始,宇宙只是一个奇点……一天,O5-█对奇点说“我们很看好你,来请你加入伦理道德委员会。”奇点吓坏了。后来,嗯,这就是宇宙起源的故事。 


在被放逐者之图书馆里,一位蛇之手发现了一部在某个未知年代编写的字典。上面定义“受害者”为“某个同时遇到了GOC和异常的人”。


“这是上面发来的一封邮件。”一个UIU特工前来报告,“是发给您个人的,长官。”
“你念吧!”UIU长官命令道。
UIU特工念道:“我们这次失利首先应归罪于你的愚蠢与无能!”
“这是一份密码电报,立即把它译出来!”UIU长官严肃地指示道。


问:木星大红斑是怎么来的?
答:一天,匹诺曹到基金会上班,伦理道德委员会要求他说:“基金会是一个奉行人道的高福利组织。”后来,木星就多了个大红斑。


MTF-Omega-1“律法左手”的队长向伦理道德委员会主席请示:”下一批O5在午饭前枪毙还是午饭后?“主席回答:”当然是午饭前,他们的午饭得节约下来给D级人员吃。


基金会得到混沌分裂者的敌情汇报:混沌分裂者分成3种类型:乐观主义者,悲观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乐观主义者在学习如何控制SCP-2000,悲观主义者在学习辨认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入口,现实主义者在学习使用高斯步枪。


两个中学同学相遇然后寒暄。

"您现在在哪工作"

"UIU。您呢?"

"基金会"

"啊,您在基金会具体干什么?"

"我们负责揪出那些对伦理道德委员会不满的家伙"

"您的意思是……还有人比较满意?"

"这些人不归我们管,管他们的是O5议会!"


——有26颗牙4条腿的是什么东西?

——SCP-682。

——有4颗牙26条腿的是什么东西?

——O5议会。


Area-CN-██内。
研究员A:主管,为什么我们这个Area没有五险一金?没有五险一金也就算了,那为什么隔壁的Site-CN-██还有异伤金3我们都没有?
主管:这不正好说明了我们Area不仅没有高危异常,还不会有工伤,失业,住房等问题吗?


研究员███:“SCP-682又胖了,是O5-█在给它加餐吗?”
特工███:“天哪,如果是O5-█给它加餐的话,所有人就都知道了”


一日,美国政府宣布,要削减所有政府部门的预算,各部门纷纷抗议停摆,只有UIU照常运转。
一位特工问上司说:“为什么我们不去抗议呢?”
上司说:“因为美国政府从来就没给过我们经费。”


“有什么比太阳从西边升起造成一次CK级末日情景还罕见的事?”
“O5议会和伦理道德委员会全体一致通过一项决议。”


基金会特工对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夸口道:“我们知道你们联盟所有站点的位置。”
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说:“那又有什么,我们知道你们未来200年全体O5成员名单。”


基金会特工从UIU门前经过,看了一眼UIU的窗户说:“唉,他们资金没有,人手没有,武器没有—什么也没有。”门前站岗的UIU特工听到了训斥他:“闭上你的臭嘴!你再说一句,我就用异常打碎你的脑袋。”基金会特工笑着回答:“我不害怕,我知道你们连异常也没有。”


Dr.Gears快咽气时,打电话到阴间向Dr.Kondraki请教,要随身带些什么用具。Kondraki回答说:“阴间应有尽有,什么东西都不用带,不过要带上吃饭用的勺子和刀叉。”Gears又问他:“既然应有尽有,为什么还要带勺子和刀叉?”Kondraki回答他:“轮到几个现实扭曲者在餐厅值班时,他不给我们基金会人发勺子和刀叉,要我们用现实稳定锚吃饭。”


一名基金会研究员在Site-CN-██的走廊里感叹:“唉,每天都要加班,工资总是被拖欠,研究经费也总是没有……”
此时,一名站点安保走了过来,用手上的冲锋枪指着他说:“研究员███,请停止你的反叛言论,否则我就用冲锋枪把你就地处决。”
研究员看了他一眼,又感叹说:“瞧瞧,现在基金会连处决一个人的经费都出不起了……”


Dugan:“嘿,Jones。”
Jones :“怎么了,Dugan。”
Dugan:“你知道需要多少UIU成员才能收容异常吗?”
Jones :“多少?”
『沉默了几秒』
Dugan:“——我不知道。他们从来没这么干过。”


在基金会Site-CN-██的一次全体会议上,站点主管作报告。他问:“我们这里有没有混分的间谍?”
一个人回答:“有一个,他坐在3排17号位上。”
主管问:“为什么他是混分间谍?”
回答:“监督者说过,混沌分裂者是不会打瞌睡的,我发现全场就只有他没有打瞌睡。


“为什么基金会不去偷袭GOC的站点呢?”
“如果特遣队队员拒绝回来怎么办?”


一个人走进SCP基金会,指着O5-█问旁边的博士:”这个O5是新上任的吗?“博士回答:“不清楚,因为我才为基金会工作了50年。”


亚伯申请一个月的自由,O5议会讨论后拒绝了。亚伯又提出10天,一天,一个小时的自由,O5议会都一一予以拒绝。最后,亚伯提出只要求10分钟的自由,O5议会同意了。到时,O5-█打开现场监控,看亚伯在10分钟的自由时间里要干些什么。见到的是:在前5分钟,亚伯忙着打开棺材盖并游上海面,在后5分钟,亚伯抽出了一把剑并自杀。


有人问AWCY的艺术家,你的画,我怎么看不懂啊?艺术家问他,你听过鸟叫吗?听过。好听吗?好听。你懂吗?


基金会收容异常就像织毛衣,收容的时候一针一线,小心而漫长。收容失效的时候只要轻轻一拉。


道德伦理委员会主席有一次访问Site-19,当地员工放飞了一个大型道德伦理委员会主席婴儿气球,道德伦理委员会主席很生气,对放飞气球的人问道:“这是你制造的?”
“不,主席先生,这是你制造的。“


问:可以批判O5吗?

答:可以,就像你批判道德伦理委员会的方法一样。你把自己锁在屋里,蒙上两层,最好三层被子,在脸上蒙上一个,最好两个枕头,然后就可以畅所欲言了。记住,时间要严格限定在5分钟以内。


UIU的调查小组闯入了一个小区房主的房门。
“FBI,不许动!”他们很迅速的封锁了这个房间。
“现在,以最高命令对你进行逮捕,你的一切阴谋我们都早已看穿!你的异常能力十分危险,并有很高的研究价值!等着在牢子里对你曾有过此能力反悔吧!接受制裁吧!”领头的UIU特工掏出了手枪,两侧的特工面带杀意,完成了逮捕的准备工作。
房主惊恐地转过身来:“尿尿分叉什么时候入的刑?”


“如果你在绝境之中,没吃的也没喝的,只能在基金会特工和道德伦理委员会仲裁员中选一个人陪你度过余生,你会选谁?”
“后者,因为吃起来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


问:如何在不触发致死异常的情况下死于致死异常?
答:站在它旁边,然后把GOC叫来


一个UIU站点内正在肃清间谍,长官问一个员工:
“你懂得如何寻找异常吗?”
“懂”
然后他被枪毙了
一个GOC站点内正在肃清间谍,部长问一个特工:
“你懂得如何收容异常吗?”
“懂”
然后他被枪毙了


一个基金会站点内正在肃清间谍,主管问一个特工:
“你懂得如何毁灭异常吗?”
“懂”
然后他被枪毙了
一个混沌分裂者站点内正在肃清间谍,队长问:
“人都哪去了?”


一个基金会特工在基金会站点禁烟区吸烟,一名程序员走过来
程序员:兄弟,你这样做不对,是错的!
特工:我们不像你们那样在意错误,也不在意警告,我们只在意异常。
程序员:为什么你们不Catch一个?
特工:因为这一个个异常我们都基本抓半天抓不到


一名基金会研究员准备投靠到GOC工作,站点主管知道了很不高兴。于是组织了一个委员会给他做思想工作,主管说:“博士,你为什么要去GOC?是因为不满意我们的休假制度?” 
“不是。”
“是因为不满意工作环境太差?”
“不是。”
“是因为不满意工资水准太低?”
“不是。”
“那我们不明白了,你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为什么要去GOC?”“因为在GOC,我可以有不满意。”


问:怎么无效化682?
答:
首先,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然后,躺到地上;
接着,开始睡觉。


有一天,O5-█、一名伦理道德委员会仲裁员还有一群研究员坐飞机去███考察,在site-█上空时,伦理道德委员会委员对他们说:“我把这张能让D级人员直接释放的批准书扔下去,让一名捡到它的D级人员高兴。”O5-█不屑一顾地说:“我把20张这样的批准书扔下去,让20名D级人员高兴”这时,一名研究员说:“还不如把你们两个都扔下去,让整个基金会都高兴高兴。”于是,这名研究员下飞机后因[数据删除]被“红右手”特遣队处决并[数据删除]。


监狱里两个D级人员正在交流为何至此。
“我是因为杀人被捕的,你呢?”
“我原来是个修理工,被站点主管叫去维修下水管。我看了看,说,‘整个体系都该换换了’,于是我就因为泄露重大机密被判了7年。”


基金会要给Clef画像,那天Site-19后面放满了画。然而没有一个人能画出其真容,于是成为了抽象派画展。
这时,一名伦理道德委员会仲裁员看到了其中一幅画。
“天啊!”他大叫起来,“这幅画真【数据删除】的丑啊!”
“哦。”Clef笑了笑,“那是一面镜子。”


问:“什么东西基金会不喜欢?”
答:“核弹。”

zeta-9-beta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一位O5来到Site-CN-34视察,不久来到了员工餐厅,O5看到了一位厨子在搅和一大锅███,于是说:“让我尝一口!”厨子说:“可是……”,O5:“少废话,快点!”,于是那位O5夺过勺子,连喝了好几口,骂道:“搞什么!这简直就是刷锅水!”,厨子颤抖着说:“这就是刷锅水……”
注:当时是晚饭后


问:如何让十三名O5的意见达成一致?
答:将其中十二个降为D级。

问:如何让一百名O5的意见达成一致?
答:
1.将其中九十九个降为D级
2.把他们全部射杀然后自己成为O5-1
3.谁会想要他妈的一百个O5?!


一个伦理道德委员和一根木头有什么区别?
伦理道德委员烧得更久一些。

为什么伦理道德委员烧得更久?
因为他们通常都被装在棺材里。


如何区分一名基金会特工、一名GOC特工和一名混沌分裂者?
邀请他们三人去动物园,放跑了所有动物的就是混沌分裂者,向跑出来的动物开枪的就是GOC特工。
那基金会特工就是把所有动物关回去的人咯?
不。第一个冲上去打死了混沌分裂者的那人就是基金会特工。


在一个新site的成立仪式上,站点主任发表演讲:
“这个站点会让我们的收容事业更加完善!”
下面有人大喊:“那我们怎么办?”


“你们为什么要为这个让我们根本没有头绪的Keter级项目写上一个压根不可行的收容措施?”
“你猜猜。”
“是想通过其他组织间谍证明我们的实力吗?”
“不,我们只是让能看到这份档案的基金会员工以为我们有收容这个项目的能力。其他组织?他们知道我们没有。”


一博士偶见露水桌子,因以指戏写基金会笑话。被一仇家见之,夺桌就走,往总管告。及总管见,露水已久为日色所曝,然字迹竟未减去。博士是而为D级,后乃知此桌为异常。


一瞎子双目不明,善能闻香识气。有博士拿一《西厢记》与他闻。曰:“《西厢记》。”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脂粉气。”又拿《三国志》与他闻。曰:“《三国志》。”又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兵气。”博士以为奇异。却将自作的文字与他闻。瞎子曰:“此是你的佳作。”问:“你怎知?”答曰:“有些屁气。”


博士由是携之反站点,收容入人形异常室,世人再不复见。


939之一谓其父曰:“今日收容失效,搏得一人食之,滋味甚异,上半截酸,中半截腐,下半截臭,究竟不知是何等人。”老939曰:“此必是道德伦理会委员。”


“这太不人道了,我不会同意……”
“不,我不会,就算我同意,道德伦理委员会也——”
“——什么?!他们批准了?!”


两个uiu特工在聊天
“基金会的人侮辱我们!”
“他们做了什么?”
“他们把我们做过的事情重复说了一遍”


基金会命令一名艺术家绘制一副《律法左手在工作》的油画,
过了几天接头人来验货,画上面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用一把步枪瞄准了许多身着白色服装的人。
“这个黑色衣服的人是谁?”
“是混沌分裂者。”
“那这些身着白色服装的人又是谁?”
“是伦理道德委员会。”
“律法左手在哪?”
“律法左手正在打算冲进去干掉里面所有的人。”

zeta-9-beta 不匹配任何一个现有的用户名


一名基金会的博士在确认了场上没有O5的眼线后讲了一个关于O5的笑话,结果他讲完后只有一个人不笑,其他人都捧腹大笑。
博士问:“你为什么不笑?”
“伦理道德委员会委员学过怎么吗?”

……
差点冷场,博士灵机一动,他转问道:“那么在场的其他人觉得我的笑话怎么样?和别的比好在哪里?”
“你刚才在说啥?我们O5光顾着笑伦理道德委员会委员为什么不笑了,麻烦你再讲一遍这个笑话。”


GOC特工、UIU特工和基金会特工夸口,说能让一只猫吃下芥末。
众人不相信,要求各方演示。
GOC特工用核弹威胁猫,让猫把芥末吃了下去。
“这是暴力!”,UIU特工抗议道。
UIU特工把芥茉放在两片香肠里,给猫吃下去。
“这是欺骗!”,GOC特工抗议道。
基金会特工忍不住了,将一块带有认知危害的蛋糕塞进了一只猫嘴里。
众人拍手叫好。


在基金会的公墓里,两个人正在交谈……
“你今天怎么愁眉苦脸的?”
“昨天一辆班车出了车祸,车上无人幸免。”
“哦,那是挺惨的,让我们一起为他们哀悼吧!”
“不,我才不是为这个难过呢!”
“那你……”
“那辆班车上载的全是伦理委员。”
“哦?那你还难过什么?”
“车上有3个座位是空的。”


一个蛇之手成员,一个AWCY成员和一个基金会成员被████抓住了。████-1要求他们说出一件自己族群没有的东西,不然就[数据删除]了他们。

AWCY成员说,你们没有真正的艺术品。████-1冷笑,一挥触手,后面就带来了一个带有认知危害的██。于是,AWCY成员被[数据删除]了。

蛇之手说,你们没有异常记录图书馆。████-1冷笑,一挥触手,后面就送来了一堆SCP-CN-001的某种复制品。于是,蛇之手成员被[数据删除]了。

基金会成员不假思索的问:“你们有伦理道德委员会吗?”████-1想了好久好久,终于回答道,没有。
“那就奇怪了,没有伦理道德委员会你们怎么还这么残忍?”


有个特工向O5-█汇报说:“现在研究员正研究一个视频记录,里面有您出现,每当您一出场,下面就热烈鼓掌。”O5-█听了以后非常得意。

有一天他假扮成研究员,去看这个视频,他陷入了沉思,忘记了鼓掌,这时旁边有研究员推了他一把,紧张地说:

“哎!你为什么不鼓掌?不要命啦?!”


O5-█在做关于基金会建设成就的报告:在[数据删除]省新建了一个Site。”

大厅里有特工说:“我刚从那回来,那没有什么Site。”

O5-█没有回答,继续说:“在Site-CN-██已建成了一个逆模因部。”

大厅里又有研究员说: “一周前我在那里,那里没有什么逆模因部。”

O5-█:“同志们,你们最好少东游西逛的,要多看一些报纸!比如《伦理道德报》。”


O5-█在大会上引经据典地说:“伦理道德委员说1+1=2,而D级人员说1+1不等于3。是D级人员说的对呢?还是伦理道德委员说得对呢?”

下面研究员冷笑道:“毫无疑问,是D级人员说的对!去他的伦理道德委员会。”

O5-█勃然大怒。

“反动!反动至极!你们都是混沌分裂者派来的间谍!说1+1不等于3的人罪不容赦……”


“伦理道德委员会全体成员乘坐飞机去往Site-██开会,途中飞机失事,而飞机上只有一个降落伞。请问谁得救了?”

“基金会。”


O5-█访问一座站点。他问一个孩子:“你的父亲是谁?”

他回答说:“是伟大的O5议会!”

O5-█很高兴,他又问:“你的母亲是谁?”

他回答说:“是伟大的伦理道德委员会!”

O5-█很满意,又问:“好孩子,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孩子说:“孤儿。”


有一天,一个站点主管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异常传送到了一处未知位面。就在此时,他捡到了一个神灯,灯里的精灵告诉他,她可以实现他三个愿望。

首先,站点主管想到的是要食物和水。

随后,他对她说:“请把我送回我原来的位面。”

“嗖”的一声,站点主管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最后,站点主管对精灵说:“我希望我们站点的每个工作人员都快乐。”

“嗖”的一声,站点主管又回到了那个位面。


一个新人问基金会的培训员“在基金会,什么是解雇?”

“降为D级人员。”

“什么是明升暗降?”

“加入道德伦理委员会。”

“那什么是加薪呢?”

“拥有更多的死亡抚恤金。”


一处CN的站点内,O5的演讲刚刚结束后,所有听了演讲的人员都面露惊慌的朝基金会大门跑去。

一个正巧错过了演讲的研究员问正在逃跑的人:“你们怎么了?怎么这么慌张?”

被抓住的人告诉他:“还不快跑,O5刚刚都发话了,基金会就要完了!”

研究员:“O5说什么了?”

“他说了,所以收容失效全都是假新闻,没有人比他更懂异常!”


有一天,GOC,UIU,基金会的特工正在讨论自己做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基金会特工:“我在一次突破混沌分裂者站点时击杀30多名混沌成员,并阻止了他们试图启动高危害异常的举动。”

GOC特工:“我无效化了一个能引发XK级末日的异常,我拯救了世界!”

UIU特工:“我前天在篮球场上连续投进了三个三分球。”


一个混沌分裂者间谍来到基金会办事处:
间谍:我是间谍,我想自首。
基金会员工:哪个组织的间谍?
间谍:混沌分裂者的。
基金会员工:那就去5号办公室。
间谍来到5号办公室。
基金会员工:有武器吗?
间谍:有。
基金会员工:那就去7号办公室。
基金会员工:通讯设备呢?
间谍:有。
基金会员工:那就去20号办公室。
基金会员工:那有任务吗?
间谍:有。
基金会员工:那就去执行任务,别在这儿妨碍别人工作。”


两个D级在路过收容间的途中聊天
“你知道在基金会最有趣最开心的事是什么吗?”
“明天要去见的收容项目是Safe而且是低风险的?”
“不对”
“是去见166?”
“不对”
“是活过了一个月而又忘记记忆清除?”
“也不对”
“那是什么?”
“是伦理道德委员会因为我们被项目欺负的不成样子而写检讨书”


问:如何写出一个能让所有人都开怀大笑的笑话?
答:嘲讽伦理道德委员会。


一个新研究员说:“为什么要在写O5-█前挪抬空一格?这是为了表示尊敬吗?”
老资格研究员说:“不是,只是为了方便在日后补上“前”、“故”、“篡”、“伪”、“敌”、“匪”等字样。”


某道德伦理委员会委员,基金会人,素不检,忽出家作异常,类颠,谈不洁以为美。异常遗秽于前,辊伏谈之。自号为佛,博士异其所为,执弟子礼者以千万计。金河使食矢,无敢违者。创办公室,所费不费,人咸乐输之。站点主管恶其怪,执而答之,使修收容室。门人竞相告曰:“委员遭难!”争募救之。收容室旬月而成,其金钱之集,尤捷于酷吏之追乎也。
O5-1曰:予闻道德伦理委员会委员,人皆就其名而呼之,谓为“道伦委”。品至喷秽,极矣。答之不足辱,罚之适有济,站点主管处法何良也!”然学站点而烦主管,亦基金会之羞矣。


UIU员工、GOC特工、基金会员工、破碎之神教会成员、地平线倡议成员共同乘坐一架飞机运送一个有异常性质的书包,由于书包的异常性质影响,飞机无法控制,即将坠毁,飞机上只有两个降落伞。

此时UIU员工首先发话了:“我是来自全世界最聪明的异常组织的成员,我不能死。”随后抓起一个包,从飞机上跳了下去。

GOC特工发话了:“我在Ganzir的事还没处理完呢,我不能死。”说完,拿起一个降落伞跳了下去。

破碎之神教会成员看到前面两个人跳了下去,说:“我也不能死,神必完整!”也拿了一个降落伞跳了下去。

现在飞机上只剩下基金会员工和地平线倡议成员。

“上帝啊!救救我!”地平线倡议成员祈祷道。

基金会员工笑着说道:“不必担心,刚才那个自称来自全世界最聪明的异常组织的成员拿着那个异常的书包跳下去了。”

随后,飞机慢慢的平稳了下来。

“感谢上帝!”地平线倡议成员说道。


在一次大会上,O5-CN-01说:“最近我听到有新研究员抱怨三个月工资没发,在这里我澄清一下,我们已经三年都没发工资了。”


问:UIU的机能将在什么时候瘫痪?
答:在四个时间段,春夏秋冬。
问:那三个时间段呢?
答:过去、现在、未来。
问:那两个呢?
答:白天和晚上。
问:只有一个呢?
答:现在。


外勤一年,终于回到了朝思暮想的site。真的,物是人非 什么都认不出来了。早就听说基金会有大改变,今天终于亲眼见了一遭。摩天大厦、立体停车场、前台公司招待小姐姐的甜美笑容,我们基金会真是改变太大了

在GOC接待室喝了杯茶被撵走了,坐过站了,基金会还是那鸟样


一个特工被叫到站点主管的办公室里。
问:请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经常有从GOC来的邮件?
答:在非常时期,我曾藏匿过一个GOC特工。
问:你作为一个基金会的特工,怎么能收这些破坏狂的邮包!你也不为自己的将来着想。
答:是,我想过,以后我还要藏UIU特工。


一名混沌分裂者军官前往一所混沌分裂者下辖的一个附属中学视察,这里的学生都是难民的后代,被当成混沌分裂者后备力量来培养。
他叫住一名学生,问道:
你的母亲是谁?
答道:
无比正确的haos学说
军官满意地点点头,又问:
你的父亲是谁?
答道:
无比伟大的混沌分裂者组织
军官非常高兴,拍了拍学生的头,笑着问:
你以后想当什么?
答道:
孤儿


几名混沌分裂者抓住了一名基金会间谍,在严刑拷打之下间谍招供了,当他提到基金会的伦理道德委员会的时候,在场的分裂者们哄堂大笑,间谍生气地说道:
在得知你们隶属于反叛变部门的时候,我可没有笑出声来!


混分站点内,两名反叛变部门的员工在聊天:
“你对我们组织的看法怎么样?”
“和你一样。”
“那我觉得我有责任逮捕你。”


一位基金会特工和一位GOC特工正在谈论各自的待遇。
GOC特工说:“我们每一个人的邮箱都可以直接联系财政部,让我们的工薪第一时刻就抵达!”
基金会特工不屑道:“这算什么?我们每一个人的邮箱都直联O5议会!”
GOC特工好奇道:“那你们能让O5议会做什么呢?”
“可以第一时刻向他们讨薪!”


这个幕后世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特异事故处没有特异事故,伦理道德委员会没有伦理道德,混沌分裂者里没有一个混沌分裂者。


访问基金会的站点时,大批职员到机场欢迎D.C. al Fine。
D.C. al Fine便问O5-1,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么多人来欢迎我的?
D.C. al Fine回答:凡是来欢迎你的人,都能够得到100元的奖励。
后来O5-1到全球超自然联盟的站点访问时,成千上万的职员从机场到站点区域内的道路上夹道欢迎。
O5-1问D.C. al Fine:你是用什么办法让这么多人来欢迎我的?
D.C. al Fine回答:凡是不来欢迎你的职员,每人罚款100元。


“我们要运什么东西?”
“伦理道德委员会全体成员。”
“他们是东西吗?”
“他们不是东西。”


13位O5搓了4组麻将,忽然五位道德与伦理议会委员领着一群Omega-1(‘法律左手’),说要毙了他们。随后O5-1站起来说:‘谁把他们赶出去就给谁加薪!’之后道德与伦理议会的委员被Omega-1从Site-1的大楼上扔了下去。这些Omega-1就是第一代红右手成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