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1566

项目的编号是:SCP-CN-1566。该编号用于对此异常进行第一次伪造1

项目的等级是:Thaumiel2或Keter。等级对SCP-CN-1566而言是第二次伪造。

项目的特殊收容措施是:由DAX-BMX实例构造的概念/叙事/逻辑封锁阵列,用于锁定关于SCP-CN-1566的单一概念。该措施对于SCP-CN-1566是第三次伪造。现已知伪造次数为:5,其中有两次为其自身创造条件。

描述:SCP-CN-1566是一伪异常,现收容于Site-CN-09主要建筑物上方8.1米处。DAX-BA1-BETA设施“伪牢笼”和DAX-BM1-GAMA设施“伪壳”是构建SCP-CN-1566收容设施的主要部分。

SCP-CN-1566的收容失效是不定时、不定性、无可定义的。该项目的收容失效表现为发生在现实中事件的任何一种。尽管已知如此,对项目的描述文档进行观看将导致一次收容失效——SCP-CN-1566的信息泄露。


SCP-CN-1566-A是一人造双向型概念指针,由单一致密概念对一事物赋予的间接/直接型高可塑性质指定对象。单向概念指针通常以异常形式存在,定义赋予对象可能为任何较小的、普通的事物3。据目前客观事实而言,基金会无法创造单向概念指针。

SCP-CN-1566-A的主要作用是锁定某事物的概念,将其从假设的“不可描述、不可理解、不可记忆”等多个特性中挪移而出,从而将其性质变为“不可描述”或任意一个性质。若有被SCP-CN-1566-A指向并锁定其概念的事物的特性为≥1的任何实数4,则该事物为“伪异常”。

值得注意的是,“伪异常”的“伪”字并不意味着该异常不是异常,或该异常是由某种手段伪造的假异常。伪异常是异常事物的一个新分类。


SCP-CN-1566-B是一类形而上概念的副产物实体,是对CR-EWH-X实例中的SCP-CN-1566-1是SCP-CN-1566-1这一论点进行论证的最终根据。SCP-CN-1566表现为通过认知某事物指向的另一事物,该事物必须与另一事物至少有1条性质相同。

任何人类个体均可能出现此性质,如:

Dr.Piracy要去寻找Dr.Man,但是找到了一个与Dr.Man样貌十分相似的研究员,于是Dr.Piracy将另一研究员认知为了Dr.Man。

有一类异常实体存在于SCP-CN-1566-B中,即SCP-CN-1566-1中的CR-EWH-X实体。此类实体的SCP-CN-1566-B通常表现为与之名称类似的异常实体,如:

一个未被告知事实的CR-EWH-X实体,即Site-CN-82-β分站主管Sirius Dawn的SCP-CN-1566为一大犬座 α星的微缩“模型”。该物体表现出了类似恒星的性质,包括作为辐射源和极高的表面温度。但,该异常物体的任何“行动”5均由Sirius Dawn控制。

SCP-CN-1566-B主要指向SCP-CN-1566的概念类似相关实体“Piracy博士”。其全称未知,现仅知该个体的名称为“Piracy”,在英文中作名词,取其中单一含义时在汉语中译为“盗版行为”。据“盗版”与“伪造”具有类似的性质而言,CR-EWH-X实体Piracy博士为SCP-CN-1566已知关联性最强的个体。


SCP-CN-1566显示出了“不存在”性质。与SCP-3930有所不同的是,项目的不存在与实际意义上的不存在无法予以相同的理解。SCP-CN-1566的性质表现为“无存在意义,在常理逻辑上不可能存在”,因此SCP-CN-1566具有“不存在”性质。

项目具有定位认知方向6的单一意识,因此,对项目进行认知是极度危险的。SCP-CN-1566具有使事物无存在意义、使人类对该事物失去理解欲望和完全理解能力的泛化性质,并已将过去200年 1.4万年内基金会所设立的收容措施予以了此性质。现所发现的“休谟构材”7技术在目前情况下可能能够有效隔绝SCP-CN-1566的泛化效应,但未来情况未知。

若发现任何可能有效的手段,SCP-CN-1566须被消灭,但尚未知晓无效化SCP-CN-1566可能带来的后果。

无法通过间接/直接手段认知SCP-CN-1566,目前唯一的手段是通过“削除”不可能项,排除有意义项。则对于SCP-CN-1566本身有意义、能保全其自身的性质均削除,仅留已知的、异常的性质。此类性质对于SCP-CN-1566本身并无意义,因此在其性质上发生了冲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