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ment:cn-2395-1

/* These two arguments are in a quirked-up CSS Module (rather than the main code block) so users can feed Wikidot variables into them. */
 
#header h1 a::before {
    content: "SCP基金会";
    color: black;
}
 
#header h2 span::before {
    content: "控制,收容,保护";
    color: black;
}

地点:什锦市罗盘小区12栋单元101室

时间:2016/6/18 20:49

记录来源:101室电脑内远程监控情景

记录单位:小时/分钟


[00:00~00:14]记录开始,显示“帷幕侦探”探员王加畧在开启远程监控后,正在房间里走动。摄像可见他的面部表情过于憔悴,除此以外画面还可见门窗皆处于闭锁特征,光照度低。

[00:15~00:23]这一段中,王加畧似乎做出了试图抽烟的肢体动作,然而在意识到此情况后,产生了低沉的笑声。之后,王加畧翻找到了一本棕色的笔记本,开始进行写作。

[00:24~00:33]直至此时,画面显示房间内产生了奇怪的迹象——用于映照户外光源的照射痕迹此时出现闪烁,且门边环境不时出现拍门声。尽管如此,王加畧似乎并未注意到此情况,仍旧专注地在辅助光的照明下继续写作工作。

[00:34~00:56]于00:53这一时段,王加畧已完成了写作工作,并着手观望桌面环境周围。在确认什么后,他操作电脑,关闭掉了远程监控程序。

[00:57]摄像记录在此时中断,显示完成操作。

> 已为您调取完文件CN-2395#AER-SR1

选择:文件CN-2395#CR-VD/1012#P

> 您确定要访问?

正在为您载入项目……

下列文件为截取自当晚的一项通话记录。


<开始记录>

载入录音后,两人进行了简单地问候交流,之后,骆小雨率先通话。

骆小雨:王加畧,你今天怎么打电话打过来了?

王加畧:我会在这段时间内将详尽的资料内容进行一番整理,关于这个异常,我目前也已经有了头绪,只是之后剩下的事情就得靠你们了。

骆小雨:什么……为什么?等下,难道说今天那个异常又来侵袭你了?

王加畧:你现在应该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吧?

骆小雨:你这是什么话?那可是异常啊!而且你这句话感觉就像撂挑子不干了一样……

王加畧:不,你也知道我曾经签署过的那份协议吧?

录音静默10秒钟左右

骆小雨:难道你就这么希望自己和D级人员一样没有什么区别吗?而且就算你真的想退出的话,总会有比以死明志更好的方式……

王加畧:你不会明白的。

骆小雨:你的意思是,那个异常……?

录音静默2秒,示以默认,此后仅听见骆小雨的质问声。当质问完毕后,王加畧再度回应通话

王加畧:基金会的理念自始至终都是贯彻‘收容’与‘控制’这方面所践行,其最终目的自然是为了‘保护’,那如果有这么一个异常,它本身就和我们在同一个盒子里时,制定SCP的我们到底要用怎样的方式践行‘保护’的同时,维持‘收容’与‘控制’这一准则呢?

骆小雨:基金会真的搞不定它吗?

王加畧:想象一下吧,当一个鱼缸里养着一个东西,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会吃鱼的生物,而当我们想保护鱼缸里的其它鱼的时候,其它人却一反常态地为了供奉这只鱼。又是拿出权威压人,又是说这是利好鱼缸里的其它鱼,却丝毫不管被吃掉的那些鱼时,你认为这些人还能科学地保护好鱼缸里的其它鱼吗?

骆小雨: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都被那些人牵着鼻子走了?

王加畧: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事实上那个异常本身就只是异常,正常情况下收容他才是基金会的使命。可是,那帮人的这种牵法不仅延误了我们要做的事,而且你还发现我们之中的一部分正与那些人同流合污——只是因为所谓的老法子有用就拒绝了任何意义上的优化提议时,你还认为这个异常只能靠原先的方式来遏制吗?

骆小雨:但是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不可控的属性,难道我们要就此放弃收容?

王加畧:我的意思是,小心那些“同流合污”的人,他们已经和那帮人没什么区别了。而且我保存的这些信息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为日后的你们起到情报作用。除此之外,就没什么了……

通话录音再度进入静默,持续了一段时间

王加畧:时候到了,到时候我会亲自去做这个事,你和你的人之后保重。

骆小雨:等……(中断)

<结束记录>

> 已为您调取完文件CN-2395#CR-VD/1012#P

返回上一级

选择:文件/SCP-CN-2395 表版本

> 您确定要访问这项文档吗?(考虑到文档的性质,目前提供的版本将不会直接或间接触发其异常效应,如试图访问里版本,请确保相关安全措施已到位)

> 正在载入中……

加载完成,欢迎访问


项目编号:SCP-CN-239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遏制措施:“帷幕侦探”将作为遏制SCP-CN-2395的动员范围安插在刑侦处内,通过调取人口档案数据库以确定失踪事件的详概。在调查过程中,如确定失踪事件的发生地点在具有封闭条件的室内空间,则应将其视作SCP-CN-2395的发生迹象并修改周边人员的记忆。

任何有关SCP-CN-2395的信息样本将会进行回收,其中,对SCP-CN-2395拥有试错发现的新记录将收录至信息安全库内。除此之外,删除并限制任何SCP-CN-2395的其它样本。

描述:所有有关SCP-CN-2395的信息皆与一例曾流行在互联网上的“都市传说”有关,且该“都市传说”在全国范围拥有不同的流传版本。

一旦人员了解到SCP-CN-2395并对其中描述的内容知情,则该人员将会在接下来的周期内发生仅由自身能感知到的异常现象:当人员独居且位于密闭条件时,其周边的门窗环境将产生异常促动。采访报告中指出这些促动对于人员的意识感应方面皆被描述为“一陌生却容易引起不安的实体在这些地方徘徊”。

据悉,此情景下的人员将畏惧对相关环境组件进行开关操作,并本能地厌恶对人员而言产生此类感觉的环境组件对象。一些获悉的报告表明,强行对此环境组件执行开关操作的结果将导致人员遭遇到[数据删除],此后该人员的踪迹将无法被实际证实,形成符合“失踪”定义的现象。

以下文件为“帷幕侦探”在进行相关整理时,截获自“观谬维基”下的一处信息节选片段:

(account deleted) 8/28/13 (Wes) 20:18:12

以前我记得像我们这类的村子流行着一个都市传说,如果换算到现在的话也就是和规则怪谈没什么区别。我现在对这里的记忆很模糊了,但我还是依稀记得我们周围的小学定下的规矩,其中有几些很耐人寻味,我把它帖在下面:

  1. 请不要在感觉到门后有东西时打开门;
  2. 请不要在看到窗户有东西闪过的时候打开窗;
  3. 除那个门以外的其它门自己打开是正常现象,但不要因此打开所有的门;
  4. 请不要一个人在屋里的时候想象门后与窗户的东西;
  5. 如果你感觉到一个门、窗户感觉到不对劲,请不要自己随意打开;
  6. 如果你对门依旧保留有恐惧感,请邀请外面的人为你打开,或找求助热线帮忙。

虽然这个东西是在《独自在家》的那部分,只是这个教材防的看上去也不像是“陌生人”之类的东西。而且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没有这样做的人最后怎样了,倒是因为那个都市传说,当时我们那里的所有人都认为这防的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我对为什么会有这个毫无头绪,请问有人能帮忙推理一下吗?

选择:事件记录。

> 下列档案记录自一项事件记录,请确认您接下来的操作。

选择:文件CN-2395#AER-SR2

> 您确定要访问?

正在为您载入项目……

地点:什锦市罗盘小区12栋单元101室

时间:2016/6/18 22:31

记录来源:101室电脑内远程监控情景

记录单位:分钟/秒


[00:00~01:00]显示画面被重新打开,王加畧正在进行调整,完成事宜之后,他打开了卧室的门。

[01:01~02:00]画面显示在其开门的一瞬间出现断帧现象,持续了1分钟后恢复功能。可见房间内除王加畧本人外,都得到了保留,未确认新痕迹。

[02:01~08:03]摄像头在长期处于运行状态后出现新信息,画面显示一名女性打开了门,经确认为骆小雨本人。

[08:04~09:00]骆小雨在进入房间后视察环境,之后坐在床上陷入了沉默。在时段后期,她起身来到桌面,拿取笔记本并操作电脑。

[09:01]已中断显示画面。























































来自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部门的通知


相关文件因被证实具有信息危害而设立权限,考虑到项目的异常性质,您目前所浏览的版本仅为该文档的表版本,如试图调取里版本,则应出具您的权限。

— RAISA主管,Maria Jones

>>我已同意出具权限并自愿承担一切后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