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00:混沌理论


档案 ꙮ-005-19370809


致O5-7:

我们已经向总共62个时间坐标超前于我们、且似乎受到SCP-Laplace影响的世界线发送了关于SCP-Laplace的调查协助请求。几乎所有时间线都指出对应于SCP-Laplace的1948年事件是一次大规模的收容失效事件。不同世界的基金会似乎采取了不同的对策。

有一些世界的基金会成员似乎很希望与我们深入交流一下。我们等待您的进一步指令。

分裂者 爱蒂塔计划小组

致爱蒂塔计划小组:

请求批准。必要时我可以亲自与他们进行交流。

O5-7




本档案记录了与MD759E-α-018世界线的基金会成员的访谈记录。访谈双方为德尔塔指挥部成员Gawain和MD759E-α-018世界线的基金会成员[已编辑]。

Gawain:很高兴你能同意协助我们。

[已编辑]:不胜荣幸。请原谅我冒犯——多问一句,你们现在是否在为大德意志和元首服务?

Gawain:并非如此……在我们的时间点,德国还没有引发战争。只是最近的德国政策确实有些极端主义倾向。等等,你说的元首是——

[已编辑]:是这样啊。我明白了。那么听我一句劝。选择元首。他的雄心壮志将会帮助基金会完成我们的终极夙愿。

Gawain:呃……我不太明白,你是在说什么?

[已编辑]:是守护常态。控制,收容,保护,一切都是为了常态,为了人类能够永远平衡地存续下去。我猜,你想问我关于1948年的事情,对吧?

Gawain:是的。

[已编辑]:1948年,德意志的科学独立发现了SCP-8260。也许你们也这么称呼这个异常?总而言之,这项威力十足的技术帮助元首取得了决定性的战争胜利。这项技术的开发应用不仅帮助我们赢得战争,还为我们提供了各种生产活动所必需的能源。那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

Gawain:你们是否有了解过悖谬保险之类的事情?

[已编辑]:SCP-711-EX?那种无用的东西早已被拆毁了。我猜你们是想说最后一条悖谬保险信息,对吧?一名无聊的反抗者发出了那条信息,希望开启SCP-2000之类的东西重启世界。当然,我们勇敢的军队很快逮捕了始作俑者,然后处决了他。

Gawain:拆毁?……处决?为什么要这么做?

[已编辑]:也许你们还不知道吧。想想看,异常这种可怕的东西,将会对常态造成多么大的威胁?在我们的世界,忤逆常态就是忤逆元首的统治;因而,基金会获得了空前强大的力量补充和无尽的资源,可以进行我们希望进行的一切研究。现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下。一切的一切,都在遵循元首所希望的常态那样发展。

你明白吗?如果做不到这点,那些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永远发生着各种“不一定”的事情——可能是新的异常被制造出来,可能是收容突破——这才是一切异常诞生的根源。只要我们能看到一切,掌握一切,我们就能永远实现对于常态的掌——

Gawain:等等……你们在强行按照你们的意愿塑造人类的未来。你们不应该这样做……

[已编辑]:(激动地)不要打断我!想想看吧,一个常态永远得以维持和守护的世界。人类不再受到异常的威胁,所有的异常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被我们防御在常态之外。人类文明将永远以它应该是的样子维持下去。这是多么美好的未来!这才是,我们每一个基金会的成员,应该追求的未来!

备注:看来战争的爆发与德国存在相当密切的关系。提请德尔塔指挥部对德国近年的政局变化多加关注。

如同之前推测的,SCP-8260可能是关键的导火索。我们可能需要加强对各国科学研究的监视,避免SCP-8260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独立发现。




致爱蒂塔计划小组:

我听说你们最近收到了来自EX864F-α-033时间线基金会的联络请求。他们希望我直接同他们对话?

请帮我转达,我可以同他们进行交谈。在此之前,希望你们能提前帮我调查一下他们的行动目的。

O5-7




本档案记录了与EX864F-α-033世界线的基金会成员的访谈记录。访谈双方为O5-7和EX864F-α-033世界线的基金会成员[已编辑]。

O5-7:很高兴见到你,博士。

[已编辑]:喔,没想到1929年的O5-7居然是您啊!能与费米教授交谈,实在是我的荣幸!

O5-7:寒暄话就免了吧。我听说你们想向我们透露一些信息,是和SCP-Laplace有关系吗?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研究过,就是——

[已编辑]:如果你们想知道1948年发生了什么,我可以之后告诉你。教授,我有更要紧的事情告知。

O5-7:请讲。

[已编辑]:实不相瞒……我是我们宇宙中SCP基金会噎鸣计划的负责人。也许您没听说过这个计划。那么我简单给您看一下这份报告吧。

O5-7:(翻阅报告)这是?!

[已编辑]:在我们已经观察到的至少58%的时间线中,在2300年将会出现一次颠覆性的灾难。简单来说,在2300年前后,异常会大规模地袭击一切有人类生存的地方。不论这个时候人类是生存在地球上、还是太空中,这次灾难都会如期降临。

O5-7:……谢谢你告知我这件事情。但我想知道,你们告诉我这件事情,是希望我做什么吗?

[已编辑]:希望你们像我们一样做……在我们的世界里,基金会已经失败了。同样失败的还有成百上千条时间线,但我认为现在还来得及。只要有一线生机,我们就不会放弃。

O5-7:我会研究一下这份报告的。另外我还想问一下——因为这件事情对我们而言更加急迫——1948年在你们的历史上发生了什么?

[已编辑]:1948年啊……什么都没有发生。

O5-7:什么……都没有?

[已编辑]:也不能这么说。那一年,我们的收容物之一被很多个国家独立发现了,然后被公之于众。因为是国家行为,我们难以阻拦,所以……我们换了一种方法,把它写进了常态文件,启用了忽怠协议。算是基金会历史上少有的彻底失败之一。

O5-7:也就是说,常态被彻底改变了?

[已编辑]:是的。异常技术的破坏力——奇术,叙事方法学。它们的破坏力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哪怕任何一点异常效应的普及都会让整个世界的面貌变化得天翻地覆,让每个人都生活在随时被异常威胁的恐惧之中。我们没能成功守住常态。

O5-7:呃,那你为什么又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已编辑]:改变了……又能怎样呢?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只能默认它成为新的常态。




以下内容为爱蒂塔计划小组收到的一段加密音频信号,来自MK264B-κ-215时间线。根据其内容推断,此音频信号可能发送自平行世界的分裂者;该分裂者组织可能已经在某次事件中同基金会彻底决裂,并更名为“混沌分裂者”。

好了……可以发送。我是混沌分裂者成员,德尔塔指挥部现任首席工程师,Adrian Christensen。我们在基金会的线人截获了你们的电报。

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到底有没有和基金会的那帮混蛋决裂,但是听我说……虽然我知道这听起来很荒唐,但是,1948年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正常,所有你们从别的时间线那里听来的异常事件都没有发生过。

这会是你们希望看到的结局吗?不要让他们做任何事情。那是一个陷阱。 不要跳进去。

不要让基金会,或者其他的什么人,控制全人类的命运。为人类留下一些发展的不确定性,拜托了。

当人类的命运被变成“一定”之时,的诡计就要得逞了。

你们的使命绝不只是为人类守护1948年。在1948年之后,还有1960年,1992年,2020年,以及毁灭了58%时间线中人类的2300年。它不会放弃卷土重来,你们要学会捍卫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权力——不确定性。

我们已经来不及了,你们还有机会。

0110 0100 0 01 000 0 100001 1010 111 10 1 01 1010 1 100001 001 000




致O5-1:

我们现在的观测结果表明1948年可能确实发生了异常技术泄露,但这种异常技术泄露似乎并不一定会造成世界陷入危机。只有很少一部分时间线真的因为异常技术泄露导致人类陷入了生死存亡的危机。

所以我现在怀疑,那条悖谬保险的发送,可能并不是真的与人类文明的毁灭有关。

记得我很久以前问过你们的那个问题吗?为什么在宇宙如此多的文明之中,甚少有文明主动同其他文明进行交流?为什么我们之前从没有人注意过地球之外还有文明?

最近的观测结果表明,SCP-Laplace最大的影响可能是异常泄露引发的战胜国或基金会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全面控制。这样的措施的破坏力毫无疑问超过异常技术泄露本身!而且,这种事件在我们观测到的所有平行宇宙中都存在。即使幸运地避开了1948年,在2019年还会有,2300年还会有,2668年还会有,8900年还会有。我们逃过这一次,却无法保证我们能逃过下一次劫难。

如此普遍存在的现象使我不得不考虑一种可能性:与SCP-Laplace类似的事件,可能不止在我们的世界中存在。所以我进行了一个简单的统计——就依据我们现在已经掌握的资料,在我们所知的全部星际文明中,超过99.8%的文明都没能达到可以进行星际通讯、并与其它文明取得交流的水准就灭亡了;剩下的极少数文明继续发展下去,但最高也仅仅达到能利用十几个(甚至几个)恒星系的全部能量的水准。

也就是说,文明——不管是地球上的还是其他星球上的,有什么东西在阻挡着它们的发展。这个东西可能是异常实体,可能是异常现象,也可能是其它的什么东西——但无论如何,这种现象表现为文明发展的停滞和文明形态的稳定化及固定化;它们的历史终结于此。

1948年的战争中真的发生了什么大规模的异常爆发事件吗?战争期间科学技术的进步总是十分显著,而科学技术爆发式发展的时间段毫无疑问是人类文明最“不一定”的时间段。我不敢说这是否与这场战争一定无关,但战争本身可能不是这次事件最可怕的地方;“不确定性”——无论是战争带来的还是科学技术发展带来的——或者说,人类文明发展的每一处不确定性的消失,才是真正的灾难。

想想看第17条悖谬保险的表述——“可能性”消失,而非“人类未来”消失。所有的时间线、所有的文明,都面临着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消失的结局?这些现象背后隐藏的那个,导致一切“不一定”消失的终极肇因,到底是什么?

我们现在正在计划着通过严格控制人类社会的发展来避免灾难,但这个措施本身可能才是真正的灾难,或者在为真正灾难的出现推波助澜。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现在对于监控人类发展所作的一切手段,很可能都起到了反作用。

我认真地希望你和其它几位议会成员讨论一下这个问题。至少我觉得,我们应该严肃地考虑一下这种可能性。

O5-7

致O5-7:

我不是很赞同你的意见。正相反,我认为我们现在深度介入世界政治、经济和科技活动的主张是完全正确的。1948年会爆发异常收容失效事件已经几乎是可以确定的结论,因此无论从何种角度看,采取强力措施都是十分有必要的。

七号,我们基金会自成立以来,始终坚持的宗旨是控制、收容、保护。对不确定性的探索确实是人类发展的必要空间,但就像儿童需要获得完整的教育才不会走上邪路一样,人类的发展也需要限制才能保证世界不为异常所侵蚀。

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为了保证世界秩序的平稳,我们有时可以做一些必要之恶。这确实可能会牺牲一些人类发展的空间,但时间会证明我们是对的。我,和整个基金会,都将永远致力于维护常态,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

至于讨论之后的灾难,甚至做出“所有人类文明的停滞都由同一个异常引发”这种空中楼阁一般的论断,我觉得这些是小说家而不是一个严肃的物理学家应该考虑的事情。至少我们先应该应对眼前的事务,而不是考虑2300年、甚至8900年会发生什么。

O5-1

致分裂者全体成员:

监督者议会目前认为1948年事件背后可能存在其它的异常现象,SCP-Laplace的本质仍未探明。目前以维护常态为基础的措施并未对SCP-Laplace造成显著的干扰,因此我们推断此异常可能将自己隐藏为常态的一部分。

目前的情况来看,第17号悖谬保险信息突出“可能性”的消失,而我们之前依赖于基金会监控人类发展的措施可能正在促进这种危险的可能性。因此,SCP-Laplace的真实作用可能针对基金会本身,其特性为“使实质上非异常的事物被视作异常并收容”

这是最危险的可能性:1948年什么都没有发生,也没有什么普通科研机构独立发现异常效应;更可能是SCP-Laplace的作用使得我们将一些本不属于异常的事物归入了异常的范畴。

我以监督者议会的名义,在此要求心理学、社会学、系统科学部门抽调力量进行对SCP-Laplace本质的研究。此项目的核心在于探明“常态”与“异常”的边界所在。

由心理学部和系统科学部主导计划将被分别命名为灵魂计划(PNEUMA project)和涌现计划(Emergence project)。

以上项目为绝对保密行动,全体相关行动仅限分裂者内部人员及O5-4、O5-7知晓。

O5-7

致O5-4:

是的,我确实欺骗了分裂者团队里的所有人……我把我自己的想法包装成了监督者议会的集体意志。我在指令中把文明的终结简单粗暴地归因于异常,也只是我现在还没什么实质性证据的猜测而已,甚至可以说只是我为了推行调查找的理由。

但我不得不这样做。我可能是错的,如果是那样,我愿意承担为此带来的一切责任——哪怕我可能做再多也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同样不能看着基金会带领人类文明走向封闭,使人类发展赖以维持的“可能性”——或者说“不确定性”被消除殆尽。

我们当初成立分裂者的目的就是完成基金会不便完成的任务。既然这样做有可能扰乱常态,那么完成这些任务,就是分裂者的职责。

O5-7






档案 ꙮ-006-19381028





致德尔塔议会全体成员:

简单叙述一下我们前期的研究结果吧。

之前由O5-7在地外文明探索部主导的研究表明,任何已知文明似乎在发展的过程中都会存在某个特殊的时间点,此时间点之后该文明突然失去继续发展的动力,维持在同一个确定的状态下保持相当长的时间。如果运气足够好,它们可以脱离这个状态继续发展,而如果运气不好的话,文明将就此停滞,直至衰亡。

这样的事件在地球上似乎也发生过很多次了。熵池假说可以解释一部分这种现象。它将文明的自我封闭与停滞归结为文明系统内不确定性的消失——众所周知,不确定性是文明存在发展可能的前提;同时,不确定性也是我们人类自己科学技术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不确定性带给了我们危机感,也让我们感到兴奋和好奇。我们人类进行科学探索,正是为了满足我们对于不确定性的好奇心和对未来无限可能的期待。

随着文明的发展,不确定性将逐渐消失殆尽,文明将缺乏与“确定”——或者我们更熟悉的词语,“命运”——相抗衡的动力与能量。没有了不确定性,一个文明就只能按照一套固定的模式存在下去,它的未来已经被命运安排好了;它失去一切改变和发展的可能,然后在停滞中无声息地灭亡。

但熵池理论有个致命的弱点,它不能解释为何熵池存在上限。根据热力学理论,一个类似于宇宙这样的、由纯粹的引力束缚的自引力系统至少在理论上可以拥有负的热容。吸收热量使宇宙能量增加,但温度反而降低,这也就意味着——宇宙根本不存在理论上的热平衡态。自然而然地,我们能够利用的资源——也就是“初始而有意义的可能性”是无限多的,熵池根本不具有理论上限。只要我们能找得到更多的资源,我们就可以让熵池一直不停地膨胀下去,而这期间增加的不确定性足以支撑我们将熵池的边缘扩展到更大。

走到这一步,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有什么因素——或者说是异常——在阻挡着不确定性的出现。依据我们之前的论述,这一存在毫无疑问足以对人类的发展产生潜在的毁灭性的威胁。

分裂者 涌现计划小组




您已经阅读完毕了本文件的第 2 页 (2/5)。

上一页|下一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