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号

第十一章
全视之眼
chapter11.png

3red.png


过去

— - —

hospital2.png

医务室的门被一把撞开,Aaron的安保团涌进走廊。监督者跟着进入,慌忙跑向唯一亮光的房间。守卫把守门边,他跑进屋,但一进门就屏住呼吸停了下来。

另外两人站在房间里,还有一人躺在床上,连着许多生命维持机器。黑鸟和绿衣站在床边,床上的是Sophia,拿撒勒人。看到她,Aaron连忙扑到床边。他把颤抖的手抚向她的前额。她呼吸粗浅。

“发生了什么?”他的声音粗糙刺耳。“她出了什么事?”

黑鸟面带悲伤,但绿衣看起来有点恼火。“你知道她出了什么事,Aaron。”她说,“她被丝之钉挂过。她被诅咒了。被诅咒者就会出这种事。”

Aaron摇摇头。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但他不相信居然这么快。他记得他们共度的第一夜,她把自己的能力告诉了他。与时间共舞,她这么叫的。他以前还笑。然后某天她消失了,返回时手腕被一对黑铁钉扎透,体侧也被刺穿。他再也不笑了。

但,那钉子。Felix知道那是什么。古老而危险的东西。他还警告过他们——警告他们她的血会发生什么。泉水保佑他们不生疾病,但——

诅咒?他说。不,很不幸不能。诅咒是非自然之物。是我不能清理的伤口。

但她坚持了下来。她的工作照旧,她管理的计划顺利开展,但她会连着数日里虚弱痛苦,然后是数周。上次发作了整整三个月。Felix选择对她动用黑鸟推荐的治疗,但结果是她的状况还在恶化。

“你说你可以阻止的,”Aaron对着黑鸟大吼道。“你说你的魔法可以阻止的。”

黑鸟举起双手。“我可没这么保证过。我说我也许能延缓不可避免的事,但这毕竟是不可避免的,Siegel先生。她能撑这么久已经是幸运了。这些钉子不是为能活过十字架刑的人设计的。”

Aaron转回她这边。他感到脸上炙热蔓延,某种尖锐破碎的东西在他体内化脓。Sophia的皮肤开始发暗,一开始是沿着手臂,现在爬上了胸口。黑灰斑驳,有如冻疮。已经裹上绑带防止渗出,但绑带也已被浸透。

“还有多久?”他问。

黑鸟叹息一声。“几天吧,也许。几小时,更可能。”

Aaron没有反应。房间闷而静,只有机器的咔嗒和嗡鸣,呼吸的每次轻柔喘气,还有墙上钟的嘀嗒声。

“我可是尽忠职守了。”黑鸟说,“已经提醒过你,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安排可以阻止此事。”

Aaron愣住了。“我们来这不是做这事的。”

黑鸟耸耸肩。“也许不是。但合约的条款写得很清楚。让死亡手下留情。这——”他指着凋零中的Sophia,“——就是死亡。这就是它的模样。”

“你没时间决定啦,”绿衣不耐烦地踏着脚。“等她走了,她就走了。就再没办法带她回来了。”

他再次感到炙热。一瞬间,他想会不会是他们故意加剧她的状况来逼他就范——强迫做出决定。第一次讨论合约时几乎是一致意见,特别是收益最多的几位。绿衣。档案员。小辈。但Sophia拒绝,所以Aaron也一样。我们的目标不是永生,他曾说。我们的目标是以基金会做正确的事。

没了时间的限制做正确的事会更容易的,绿衣这么回答。

他深呼一口气,然后又一口。他站起身整了整衣领。他闭上眼开始专注。专注。

“死亡,”他用早就练好的拉丁文说道,“让你的化身现世。即刻现身。”

房间变得冰冷刺骨。声音模糊着直到所剩只余静默。角落里有一个黑色的身影,空无之上一个阴冷的幻影。Aaron看到黑鸟在颤抖,绿衣则抓紧了Sophia临终床的围栏。

“Aaron Siegel。”声音低语,勉强能听到。“我要告诉你我很惊讶,但人之决意已被低价抛弃。”身影把空洞的凝视投向床上。“可怕的决定在等待你,不是么?”

“拿出契约。”他声音空洞。

一阵风过,跟着好像是嘎嘎的笑声。幽灵伸向它褴褛的长袍,拿出一根黑色的长羽毛笔。在他们面前的空中浮现一条噼啪发光的红线,烧燃着冒着烟。下面出现了一行字“JAMES AARON SIEGEL, O5-1”。Aaron伸手从影子里接过羽毛笔,把它的尖头划过手掌。血从他的拳间涌出,他紧握着羽毛笔一头直到它被填满。然后,手腕迅猛的一划,他将名字被草草写在线上。墨水嘶嘶着悬在空中燃烧了一瞬,房间里唯一的光,然后消失了。

“下一个,”声音指了指Sophia。暗影中苍凉的白面笑了。“十三个名。”

和之前他的名字一样,红线带着下方的名字“JESU SOPHIA LIGHT, O5-2”出现。Aaron伸出手,用羽毛笔尖头刺穿了Sophia胸膛之上的位置,那里谨防的腐肉还未触及。血涌入笔中,Aaron用她的手握住笔,在空中描画了她的名字。墨水在黑暗中舞动了一会儿,也消失了。

然后它们一齐出现——一长串名字和签名。

signatures.png

又是一阵风——嘲弄的笑声。Aaron想道——然后灯亮了。角落的身影已经离去,羽毛笔也是一样。他看着手上被羽毛笔刺穿皮肤的地方,什么都没看到。等他抬起头,黑鸟和绿衣也在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三人一齐看到床上,因为Sophia开始了咳嗽。她把一只手举到面前揉了揉眼睛,在光线前眨巴。她转头看向绿衣和黑鸟,然后看向Aaron。看到他,她的脸色顿时阴沉。

“噢,Aaron,”她嘶哑着低声道。“你不能。”


现今

— - —

reservoir.png

Calvin溺水了。他漂浮在无天无地的海中,周围目力所能及皆是深渊的黑灰。水填满了他的肺,他的胸,他的眼。他喘息着抓住喉咙,亟欲付出哪怕一口气。他无声地大喊着,接着水将他填满。

他一惊而醒,连忙坐起,抓住自己身躺的平台边站起身。他还在找方向,用手在脸上抹了抹——水,从头上泄漏的管道来的。他深呼吸了几口,心跳开始冷静下来。又呼吸了几下,他环视四周。

他站在带衬垫的平台上,离地有几尺距离。房间很小,只有一面墙上有扇门,头顶有个装着栅栏的通风口。通风口里传来冰冷的空气,他本能地打起抖来。他摸索一阵后发现手枪没了,但其他的东西整齐地放在旁边的小桌上。他起身去拿取。

房间里唯一的另一件东西,他注意到,是门边的一个小屏幕,连着播音器。他走过去弯腰细看。屏幕一片黑,显示着一个缓缓旋转的灰圆环和箭头——基金会印记,中心有一个发光的红点。他一靠近,红点便开始搏动。声音从播音器里传出:小孩的声音,但口气不对。它的韵律很让人难受,像是在模仿一个孩子听起来应该是怎样。

“你醒了。”声音带着一股古怪的锡质感。“你睡了很长时间。”

Calvin咳嗽一声。“我在哪?这是什么?”

“这是我住的地方。”声音回答道,“我的朋友们把我带到此处。他们也带了你的朋友们。”

“我的——”Calvin的声音卡住了。他记得爆炸,然后飞机从天上落下。“他们在哪?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他们在这里。你们都在这里。我没有杀死你的朋友们。”低沉的贝斯声回响在房间的墙间。“不像你。你杀了我的朋友们。”

Calvin从屏幕往后退了几步。“你是谁?”

播音器里传出的声音突然变了,现在放起了音乐——失真的流行乐音轨混搭,像是广告配乐。配乐过后他听到一个声音,他自己的声音,是几个月前他和Anthony的谈话,他们那时还在追查会计的所在地。

“最后三个才是真的棘手。”他听到自己的声音说道,“创始人和拿撒勒人据守在Site-01。但三号监督者,那个‘小孩’…好吧,作者似乎对它完全不了解。”

“小孩。你就是三号监督者?”Calvin问道。

旋转的标志转的略快了些。“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声音说道,“你来这里要杀死我。你还想杀死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我不想你这么做。绿衣女士说你这样杀人的人是邪恶的。”

播音器没声了,屏幕上旋转的标签也消失不见。在他身边,他听到门上的锁开了。Calvin看了它一会儿,然后慢慢打开门走了出去。

他站在一条黑暗的工业长廊里,墙上挂着昏暗的白炽灯。他可以看到长廊的一头就在附近-钢格背后的灯光和开关面板。在另一头他看到走廊拐了弯还有一道光,他开始朝前走去。在他脚下深处,感觉有什么大东西在嗡鸣着。

声音从走廊的播音器里传出。“我已经观察你很长时间了,Calvin。我知道你出生在何处。我知道你成长在何处。我知道你的母亲和父亲,和你的朋友,还有一切。我知道你眨过多少次眼睛。”

Calvin转过走廊,声音跟随着他。“在我出生前,曾有另一位O5-3。他的名字是安德森。他建造不可能的机器。可以思考的机器。可以爱的机器。但他最伟大的创造是一台可以看到未来的机器——我父亲用来找到优先选项的机器,如有需要。但安德森对它缺乏兴趣,想专心于他的思考机器,于是他离开了议会,他的机器陷入失修之中。”

声音继续说着。“绿衣女士给我父亲一个主意。她问,既然会计先生和黑鸟先生都能看到未来的大概形态,为何你还关心这台机器呢?对基金会更有用的不是能看到未来的机器,而是能看到一切的机器。靠他们从安德森日志所知和他们自己的工程师,他们翻新了机器来实现这点。”

Calvin离开走廊,进入一间高大、黑暗、狭窄的房间,管道延伸一直到头。在房间镜头他看到一座电梯。他向前一步,这时头上的灯开了,他看到房间墙壁上排满了高大的圆柱水箱,填满一种难看的绿色液体。那之中他看到了些身影-人的身影,有大有小,有些定格在痛苦的挣扎,其他的则被头上牵出的线缆挂着,了无生息。他沿着水箱看去,发现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个水箱被挂在他看不到的房间顶上。

“机器的压力对很多人太过剧烈。感知用噪音冲刷感官——他们需要一个洁净的心灵运作机器,没有如此多的干扰。完美而纯洁。这就是为何我的母亲和父亲要将我唤醒。我不会分心。我本命定要作土星神的祭品而死,但他们救了我。他们剪除了我的脊髓,让我透过全视之眼有了新的视界。他们给了我新的生命。自此之后,我一直观察着。”

Calvin经过房间里的水箱进入电梯,它开始自行下降。刺耳的电梯音乐开始播放。

“我知道关于你可以知道的一切事情,Calvin。我知道分裂者有机会招募你是因为军队指控你用你的车杀死了那个女人。我也知道你那一夜喝了酒。我看着它发生,Calvin。我现在就可以让你看看,如果你想要看。”

“你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一条细细的汗渍在Calvin的后颈钻出。

声音笑了。“因为我知道你认为你的任务是正义的。净化邪恶的世界。Vincent Arians也相信这一点,但你和他还有你们所有人都错了。你们不纯洁。你们不正义。你们不是应该决定世界命运的声音。”

“我年轻时犯过错。”Calvin说,“让我付出代价的错误。我们都犯过。但为个人利益破坏宇宙结构是——”

“你们发起一场意识形态战争,用作基础的一场研究是由某位不光彩的前基金会研究员进行,其研究结果有待质疑,还有一组收集自可疑源头的断线现实锚数据。你已无数次被告知受到误导,你的道路不是基于理性,而是仇恨与无知。尽管如此,你们仍然执迷不悟。你已经过了天真烂漫的年纪,Calvin Lucien。你没有道德根基。你是危险的。”

电梯停了下来,开向一座平台,一路延伸穿过巨大的井道,井道则往上一路延伸到视线尽头。他旁边的墙上写着白字“深井DEEPWELL-1”,周围的混凝土墙上尽是管道和光线,软管和开关,闪烁扭动着,全都连向平台正中一台光滑的圆柱体机器。旁边是有着同样标志和红眼的显示器,但Calvin感觉一看它就会被监视着。那后面有东西。

“我将你带到此处,Calvin,因为是时候让你的旅程结束了。我有完美的理性,完美的意识,完美的理解。全视之眼已经评判了你的意图,找到了你的欠缺。为此,也为你的罪行,惩罚必须是死刑。”

Calvin听到头顶传来呼呼声,另一个平台降到他面前。上面是Olivia和Adam,两人都被钢制束具捆着,但此外没有受伤,两人都在试着挣脱出去。Calvin朝他们走出一步,但听到一道武器上扳机的声音后一下停住。回头一看,是机场那里的四个袭击者,最小的那个已经把步枪瞄准Calvin,准备开火。

“Olivia Torres,Adam Ivanov”声音说道,“为你们针对基金会的莫须有敌对行为,还有你们对无数无辜者的谋杀,你们也要死。”

Calvin看向他们,然后看向步枪女,再然后是房间中央的圆柱。他没选择了。

“Irantu。”声音说道,“处决他们。”

四人中最大个的大踏步向Calvin逼近,眼睛死死盯住他。Calvin后退一步,再一步,接着发现了些怪事。就在他和Irantu之间摇摆的,是一道发光的白线。他皱起眉,看到Irantu停下来做了一样的举动。白线舞动扭摆,接着有更多的白线,就这么凭空出现。然后来了一个线轴及鱼杆的把手。然后是一只手,接着是一张脸。

“觉得你大概会需要。”Alison对他挤了挤眼睛,“好运了。”

Calvin抓住它把它拉到身前。Irantu向前动手要抢,但Calvin赶在他之前把鱼竿拉回,甩向空中。线被牵紧时,他往下一拉。

他们周围有什么东西来了。一道巨响回荡在井道里,好像厚重湿润的撕裂,一股炙热充斥房间。钓线一头悬空之处开了一道大裂口,一道烈寒从裂口传来。冰雪向外喷出,Irantu连忙后退躲避。步枪女开火,但偏到了右边。她的下一枪被一只可怖的白手拦住。

缝中伸出的手接住了子弹。它把子弹握在手掌里,接着手一阵断续猛摇,子弹不见了。手撑住了开口边沿,然后又有一只手出现。接着又来一只。然后是几十只。裂口中有恐怖的东西现身——大概是人形,但有无数胳膊无数条腿还有无数只手。它的胸膛凹陷如骷髅,沿着脖子和背是邪恶的黑色纹身。头的地方是一块扁平的圆盘,装饰着燃烧的象形符,随它的行动跃动着,它的行动则是非自然的拉扯与抽搐向前。它拖着自己进入井道,Calvin还以为他听到了鼓声,然后发现其实是那生物的心跳。一看到四名基金会特工,它的心跳声更响了。

“我操。”高个女人说道。

从缝里现身的存在向前逼近,六条腿拖在身后,连在手腕上的锁链随它每次抽搐摆动而咔哒作响。小个女人再次开枪,但子弹在怪物的面前粉碎,炸成了耀眼的多彩破片。Irantu从腰带抽出一根带刃长锯对着怪物挥去,劈在了它的一只手掌上。鼓点剧烈跳动,刃锯留下的伤口开始渗出浓厚的灰液。另一只手伸来抓住了Irantu的下巴,把他往后拧成了麻花。

其他三人对着怪物开火,躲到一边避开它指尖射出的烈火雷电。Calvin蹲在支撑梁后,向Adam和Olivia被捆的地方跑去。他从口袋拔出刀,砍断了捆绳放掉了两人。一落地,两人一起抱住他,四条胳膊将他抱住。

“上帝啊。”Olivia说,“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你们说真的?我也以为你们死了。”Calvin说着抱住他们。“飞机——我看到它从天上掉下来了。你们怎么逃的?”

“我们出来找你就听到枪声。”Adam说。“我们以为你可能就在附近,但接着他们就找到我们把我们制服了。”

一道热光扫过他们身边,他们看到四名袭击者之一化作焦尸挂在空中,接着崩散成尘。周围的房间嗡嗡作响,下方的池中钻出一个玻璃水箱,一个完全相同的人形爬了出来。电光在房间里跃动着逼向Irantu,它胸口正正接出一道轰击,整个人炸成了火球。又一个水箱浮出水面,Irantu爬了出来,两个水箱再次沉进池底。

“我们要计划,快。”Olivia说着扫视房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Calvin跟上她的眼神,一边作答。“我们在其他世界遇到的那个姑娘Alison把它带过来的。”

怪物的一只手对着他们略微抖了抖,跟着他们脚下的大地开始卷曲弯折,像沥青一样缠住他们的腿。他们连忙跳开,看着地面弯曲坍塌,落入底下的水池,更多的闪电在空中爆开。突然间房间里充斥着巨大的嗡嗡声,墙上的接口中飞出无数无人机,每架都装着一把枪瞄准房中的多臂怪物。怪物对着它们扇出风浪,一手又抓起最小个的女人,把她举上脖子架的圆盘。那里的符文耀眼地燃烧着,女人在惨叫中被烧成焦炭。它一松手,女人掉落在地了无生息,水箱又一次从池内浮起。

“看。”Adam指着四个人形物说,“他们在把那东西从房间中央的东西边引开。那肯定是个重要的东西。”

“我们靠近点。”Calvin说道,但当他回头,一台无人机已经靠近开火。他感觉灼热的金属擦过肩膀,于是躲回刚刚捆他们的平台。“你俩谁有什么主意吗?”

Adam耸耸肩,但Olivia立马开始翻找她的包。她拿出一把画刷和一小罐深蓝色颜料,拧开盖子。

“可能有点凌乱,希望理解。”她把刷子在颜料里沾了沾。“现在赶时间。”

她搅合一阵,接着手一挥,把刷子划向空中。紧跟来的是六个炫目的蓝火环,接着随刷子一拉向空中飞舞而去,冲向无人机群。火焰所经之途,撞上的无人机纷纷炸开明亮的火花,爆成碎片,那些离爆炸太近的也纷纷失衡坠落。更多的枪声在房间响起,这次是小个的男人在开火,Olivia用刷子绕着他们一划。闪亮的青色护盾出现在她面前,三人顶起护盾向着房间中央的圆柱跑去,一路子弹叮咚飞弹。心跳声猛起,他们看到小个男人的躯干及手臂飞向了房间角落撞在墙上。

Olivia从包里拿出枪交给Calvin,他则转身向着最近的人形开火。Adam用手绕着圆柱摸索,直到摸到什么可以抓的东西,接着一拉露出一个面板。他伸向他的背包,拿出一台带着小屏幕、连着几条线的设备,把它接到面板上。一道火束扫过房间,是从多臂怪物前面的裂缝中射出,他们只能停下来在圆柱后稍作躲闪。

Calvin命中了Irantu的头,又一个水箱浮出水池,又一个Irantu爬上了平台。

“这些东西我们也要处理下。”Calvin指指下面的水箱。“你有什么?”

Olivia翻找一阵,中间停了一下躲开被机枪打飞过来的一坨灰肉。一秒后她拿出另一罐颜料和一个圆纸碟。她把纸碟放在地上,开始往上画细黑线。

“我其实也不知道这会怎样。”她的声音平静而小心,“但也要好过什么都没有,大概。”

她创作的复杂设计是线与形的迷人展示,接着她抓着边沿拿起纸碟。她起身,优美的一步迈出,把它像飞盘一般回旋掷出。它飘过房间,落在水里的水箱上方。

“抓稳!”Olivia大喊道,但他们只听到了第一个字,因为房间里的空气被突然抽走了。震耳欲聋的一声咆哮后再无声音,Calvin拼命抓住地面,他看到纸碟已经变成了一片黑圆,在里面他还能看到星星。下面的水和上面的无人机被拉扯而去,连同四名袭击者之一。

巨大的多臂实体转身朝着它,尽管真空中一片静默,Calvin还是能听到它心脏猛跳的狂乱鼓点。它把所有的手合在身前,然后往回一拉,几百根闪光的幽灵之手出现,一齐跳出飘忽而恐怖的吉格舞。幽灵手缩回了真手里,白炽明光照亮了房间中的黑暗。怪物飘向黑洞所在之处,用六条腿固定在池底,抓住黑洞的角将它一把合上。

怪物对着刚才黑洞所在的地方顿了一秒,好像这才头一次注意到下面有水箱。它对着水箱们弯下身,举起其中一个,接着又一个。突然间它出动了所有手臂,将整个机器狂乱地大卸八块,电线钢材软管纷纷飞向空中,破碎的机器间下起了血雨。

剩下的三人转身要逃,但怪物追赶他们追得更快。它张开手掌,开始转出一个大幅旋转的动作,三人脚下一滑,他们倒在平台上。怪物又把手掌一翻,他们顿时悬在了空中,大喊大叫却无法动弹。怪物将拳头一握,三人一个接一个地被压成拳头大的血肉球,等它松开手,他们的残骸像炸开的殷红气球般飞散到房间中。

它沉默着悬在那,一动不动。接着,它把两只手伸到身前断续做了些手势,接着突然闪到一边消失不见。房间安静了。

一道拖长的低沉哀号,有什么在痛苦而愤怒的大喊。它穿透墙,穿透地板,从头上黑暗的房顶来,接着全部退去。

“够了。够了。够了。”声音回荡在井道间。“我受够了。不准有花招。不准有怪物。不准。”

Calvin听到有什么卷了起来,一转身刚好看到有枪管从枪内伸出,对准了他们。他拔出自己的枪朝它开火,但那光滑的金属管里已经冒着一缕青烟。他尚且来得及看向Olivia,她的脸扭曲而迷惑。她没时间回头看,更没时间再呼一口气,因为子弹已经穿透了她的脑后,从她的眉间穿出。她的表情软了下来,好像还要说什么,接着倒下了。

Calvin一声大喊。他转头看到Adam还呆坐在面板前,他的表情空洞而破碎,紧握他的背包。他拿出华丽的金属圆筒,从里面拔出不信者之矛。他双手持矛,把它朝着面板推去,一声非人的咆哮中它穿透到了机器的另一侧。又一根枪管出现,Calvin也转身对它开火,但一颗子弹在他击毁枪管前就呼啸着穿过房间。Adam叫唤一声抓住了他的背,然后也倒下了。

Calvin拿着矛柄头站起,把矛向前推去,高音喇叭开始鸣响,红灯在他身边狂闪。他听到像是流水的声音,双臂双腿因为用力而鼓胀。奋力一举,他把长矛往上一抬,圆柱的钢制外壳也一起向上抬起。用上双手,他把长矛继续往前推,钢壳从圆柱顶滑落掉在地上。

那里是一个覆盖着元件板和闪烁灯光的玻璃水箱。透过玻璃他看到有东西在液体里漂浮着,细小不成形。那是一个婴儿,人类的婴儿,然而十足畸形,不停扭动着。它的眼是白脓的空眶,口耳都被缝合,一个由圆环及三根箭头环绕红点的奥术纹身被印在它的额头。它电线软管将它和周围的机器相连,钢外层松脱的瞬间,一道声音从播音器里尖声喊出,恐怖,野兽一般。

Calvin再次抓起矛,朝着玻璃扎下,然后一下,又一下。第四下,玻璃卡开裂爆开,黄色盐液涌到地上。剩下的只有“小孩”那可怕的形体,被电线连在维系他生命的机器上,悬挂着。Calvin徒手把玻璃扒开,直到再无他物阻隔他们。

“哈。”播音器里的声音变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愤怒中盲目,Calvin把手直接伸进破口,徒手抓住了那团黏糊蠕动的婴孩。好像要让胳膊爆开,好像要让双眼喷出头颅,他狠狠地把手握紧。他一直握到手掌嘎吱作响,肋骨都为这等力道呻吟起来。他一直握到感觉肉与血在他的指间流淌,直到一切可以捏碎的都被捏碎。他一直握到房间里的笑声褪为流水声和Adam的喘息。

他把监督者的残余扔进水箱底的一团脏器,跌撞着后退开。他转身看向Adam,他正在地上抽搐着,按住自己的背。

“Calvin,我的腿。”他咬紧牙关含糊道,“我感觉不到我的腿。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该死的,我感觉不到。”他看向Olivia,她已经面朝下趴在地上了。“Olivia…不,不不,Olivia不要,Calvin,求你-”

Calvin弯下腰把长矛收回管内,别在腰带上。他又伸手拉住Adam,把他在苦痛的哭喊中扶了起来。接着他对着Olivia也一样做,把他们两人都扛在肩上,摇摇晃晃地向电梯挣扎前进。进到电梯后他才看到声音的来源——水已经从上方突破了井道受损的结构。每过一会儿一道喷涌就会从上方冲下,一道接一道。电梯往上升起时,一道墙壁破开,水从平台上涌入。

高音喇叭继续大叫着,他拖着自己和两人穿过站点。现在是一片黑暗,只剩闪光的紧急灯了。他在黑暗中蹒跚,眼睛盯住每一道门,每一条走廊,任何可能的出口。他感觉到站点在周围崩塌着,每隔一会儿他前方的翼区就会坍塌落入井道消失,让他必须转向。

他来到了最后的走廊尽头,那里有一扇门。用最后的力气,他一把推开门冲进了阳光下。他丢下Adam和Olivia,用最后的力量猛地关上了身后的门。现在他们躺在一座山丘上,在蓄水池的岸边,他还能听到下面有水落入深坑的声音。

Calvin转头看向Adam。他的脸已经刷白,嘴唇发紫。血已经浸透他的手腕,他已经哭不出来了。他看到他的眼睛在越变越黑,皮肤也开始紧绷。Adam看向Calvin,但Calvin不能肯定他到底还能不能看到自己。他爬向年轻人,用手握住他的脸。Adam的呼吸已经短促。

“不,小子,不要,不要这样。”Calvin感觉热泪在脸边划过。“不要连你也是。不要你也这样。”

他胡乱摸索找寻电话、转发器、任何东西。然后他摸到了,口袋里那个挺沉的物件。他伸进口袋把它拿了出来,在阳光下闪耀的是那瓶湛蓝的水。他把瓶子举起,心率加速。他看到Adam也在看着小瓶,然后转而看向Calvin。

“不要。”小伙低语道,他的声音已被血呛住。“不。”

Calvin摇摇头。“对不起,对不起。不能连你也是。”

他拔掉瓶塞把它倒进Adam的喉咙。倒空之后,他把年轻人的头往后一转,强迫他喝下去。结果立竿见影——血色冲回他的皮肤,眼睛顿时清明。他咳出血,但一秒后呼吸恢复如常。Adam的腿动了动,慌乱摸向背后拿出一颗子弹。他喘息着倒在地上,眼睛直直地看向天空。

“为什么,”他过了一秒钟发问。“Calvin,为什么?为什么?”

Calvin小心地站起身。他伸向口袋检查了下,日志还在。他弯腰摸向Olivia的背包,小心避开她死盯的凝视,拿出里面的发信器。他按下机器顶的按钮,把它放在Adam身边。

“快结束了,”Calvin已小心措辞但依然心神不安。“是时候做了断了。”

Adam躺着伸出手抓住Calvin的裤脚。Calvin看向他,Adam已经开始哭泣。

“Calvin,求你,不要。”他温柔地说道,声音颤抖着。“别走,求求你。不要丢我在这里。别走。求你。我求求你,我们一走了之的。我们可以就这么一走了之再也不去想了。求你,上帝,别走。求求你,求求你别走。”

Calvin拔出腿。“待在这,Adam。待在这,分裂者会来接你的。我不能再让你也冒险了。留在这。我会回来的。”

Adam想擦眼,但身体还是虚弱着。“不,Calvin,求你。不止于此,求你,别走,我爱你,Calvin。我爱你啊。求你不要离开我。求你不要走。我不想再一个人。”

Calvin转身离去,他伸手抓起Olivia了无生息的躯体,把她扛到肩上。他最后一次看向Adam,他还躺在地上恳请哀求着。他闭上眼深呼吸,离开了。

— - —

Calvin,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求你。

— - —




现今

— - —

Aaron站在窗边看向群山,脚不耐烦地跺着。正在下着雨,安静的闪电时不时在天空划过,照亮他自己的映影。他身后是一台监视器,上面放着的刚才是水库崩塌的实况直播,现在已被基金会回收队包围。一个柔和的嗓音响起,他转身看向监视器。

“是,”他安静地说。“什么问题?”

“站点彻底毁灭,Siegel先生。”AI轻柔的女声说道,“O5-3的尸体已被回收。监督者已经遇害。”

Aaron没有马上回应。“我要你找的另一件东西呢,Helen?”他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存放SCP-5935无神之枪的库房被未知用户于过去不确定时期开启。从用户的行为和删除所有事件记录的能力考虑,很可能该用户为O5-2。”

Aaron停下了跺脚。“Sophia?我们怎么会漏掉的?”

“用户有和您自己同级的管理特权,先生。”声音回答道,“这是按您的要求。”

他感觉脖子一紧。“监督者最后出现在何处?”

声音沉默了一秒。“O5-2最后现身时进入了花园,先生。”

Aaron从椅子背上抓起外衣,向楼梯迈去。

“准备我的飞机,Helen。是时候回家了。”




- 返回 -


3.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