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尾蛇
epilogue.png


后来

— - —
108.png

长条的黑车停在乱序扩张的商业区入口,身着时尚黑西服的人在门口迎接。司机停下车,绕过来拉开车门,Calvin迈步走出。他的头发灰白,双眼沉重,但目光依然锐利,蓝西装整洁干练。接他的男人是个年轻人,基金会最新的站点主管。Calvin起身整了整上衣,男人走过来伸手相迎。

“早上好,监督者。”男人露出礼貌的微笑。“欢迎来到Site-108。我们等不及接待您了。”

Calvin温和地笑了笑,和男人握手。“我的荣幸,House主管。”他回答,“可以说让我有机会一石二鸟了。抱歉稍微有些迟到——手头的事让我在别处脱不开身。”

House严肃地点点头。“我也听说了。Site-17有一个团队今早抵达,我相信他们直接来自坠机现场。”

Calvin皱眉。“是。我想我应该先和他们说说,在我们正式开场前。”他低头看了看手表。“有其他人到了吗?”

House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翻阅一份文件。“主管们全部到了,还有全体监督者除了…O5-2。”

Calvin点头。“她很快就抵达。到时候通知我。”

House点头,连忙陪同Calvin进入Site-108的主厅。他们身后跟着Calvin的安保团队,他们已经搜查了整个站点,现在跟在他身后。他们进入站点的安保翼区,没一会儿来到主厅外的小会议室。House指着门让到一边。

“我的团队随时恭候您的差遣。”他说,“请不必有所顾虑,尽管指派我们。”

Calvin点头回敬,House转身离开走廊。Calvin走入门里来到会议室,他在坠机后创立的反应小组正在这里喧闹着。他一进屋,团队领导——颇有前途的博士Tori Lang向他走来。

“监督者,”她略鞠了一躬。“很高兴见到您。”

Calvin微笑。“也高兴见到你,Lang博士。原谅我的拖延。我的安保团队也许对我们的到来过于谨慎了些。”

Lang马上点点头。“当然了,先生。考虑到眼下的情况,小心是对的。我们今早才抵达。”

Calvin看向他们面前的投影屏。上面闪过一张图片,是一个装着喷气客机扭曲残骸的板条箱,还在里面闷燃着。每一张图上都有基金会响应团队聚集在现场。他盯住屏幕。

“人员损失?”他问。

“极小,万幸。”Lang把一叠文件交给他。“机组人数很少,只有三名飞行员,一名机械师,还有一组四人安保队。其他伤亡来自着陆的翼区——这里。”她指向一张图,上面是被坠落残骸直接砍成两半的仓库。“然后又有两名平民在看到残骸时暴露于异常,我们赶到后不得不处决他们。”

“总计十一人。”Calvin说。“不好。”

Lang略微畏惧了下。“是的,不好。我们找回了机上大部分器物,但少数几个在撞击中受损,以及…”

Calvin抬起一根眉毛。“什么?”

她不舒服地扭了扭。“少数几个失踪了,先生。有几个密封容器被开启,要么是坠机要么是外部破坏,内容物也被带走了。”她指了指页尾。“这里是细节。三件未分级器物,一件待评估,还有灵魂盏。”

Calvin慢慢地点头。“这很不幸。在黑市上有看到什么风声吗?”

“没什么特别的。我们一般不期望那里出现什么,如果,呃,如果是分裂者牵涉进来的话,先生。他们不会出售文物。”

“啊,是的。这没错。”Calvin说着用手指点了点脑袋。“原谅我,我给忘了。那我们有从分裂者那听到什么吗?”

Lang向屋后另一位特工示意,他在投影屏上放出一段视频。

“昨晚被上传到真理骑士网页。我们很快将它拿下,标出了其他所有对它的网络服务,我们还在监控有无其它。”

Calvin盯着屏幕。“有谁看过了吗?”

Lang摇头。“没有先生。分裂者宣传材料为四级机密。”

他再次点头。“很好,去稍作休息,Lang博士。让你团队的人休息下,我来处理这事。”

博士点头回应,反应小组纷纷离开了会议室。人都走了之后,Calvin看向门,坐在前排处。他从桌上拉出一张键盘,按下播放。

视频的开头和所有混分宣传一样-一段基金会印记被三根平行尖头刺穿、构成分裂者标志的动画。画面渐退后,一张面孔出现在屏幕中。Calvin曾经看过它,他每次都必须坐下来看,但每一次都有些不一样。那是一个男人——完全长大了,坐在桌前,他的金发系在脑后,胡须修剪整齐。他穿着防弹衣,手拿一把枪。他坐在桌前,面前是一个用翠玉雕成的华丽小盏。

那是Adam。

“新生分裂者的兄弟姐妹们,”他高昂地大声说着。“今天我们对那些践踏我们现实者取得了一次重大胜利。今天,我们唾弃了那些利用造物解体谋取私利、而不是寻求为它治疗的暴君。我们把他们的飞机从天上弄到了地上,向着他们的象牙塔发出一道清楚的信息-他们再也不安全了。他们再也不能如愿左右世界了。我们的力量成长了,我们的影响力也是一样。基金会而今日薄西山,但我们不能自鸣得意。我们的桂冠不能休息。我们必须抓紧机会再次出击,朝他们最薄弱之处。我们将切断他们的补给线。我们将沉没他们的舰船。我们将倾覆他们的列车。我们将消除他们制造的破坏,让我们的世界再次完整。”

他起身走出屏幕外,回来时拿着一把攻城锤。镜头缩进,Adam双手举锤。

“对法西斯和暴君我们只有一种回答,兄弟姐妹们。我们的复仇。”

他把巨锤举过头顶,朝玉盏锤下,将它和桌子一起砸了个粉碎。玉盏里爆出一道声与光,一缕绿烟散到空气中,遮住了镜头里的Adam。一秒后,他的声音再次切入。

“我知道你在看,Calvin。”他的声音几乎是在嘶鸣,“这就是你建造的世界。这些是你的高塔。你的飞机。这些血债算在你手上。我是你的红右手。我是你不敢做的事。你可以坐在本该由你埋葬的堡垒里,但你不应该在那里感觉安全。”

声音迟疑了下,一瞬间Calvin几乎只能听到Adam的呼吸。烟气散去后,他看Adam看得更清楚了。他已不再是几年前那个瘦小的男孩。不过是几年光景,他现在肌肉壮实,硬朗。他脖子上有道疤,眼睛上也有道小一点的。

“我不明白,Calvin。我从来不明白。我信任过你。我们都信任你。Anthony,我,德尔塔,还有Olivia…”他声音减弱。“我看到你对她做了什么。我看到了你四处摆弄那个傀儡,装扮成监督者。那不是她,Calvin。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肮脏勾当让那个怪物走路说话,但我认识Olivia,她死了,那不是她。

他一拳砸在墙上。“你是个懦夫,还是叛徒,我要让你余生都为你做的事痛苦。”他伸出双臂。“我即是复仇。我即是愤怒。”

屏幕黑了下去。

— - —

一小时后,他坐在了一张长桌的一头。一共有十三把椅子,每边六把,一把放在首座。他把一叠文件集中在面前,然后抬起头。十二双眼睛向他看来。

“在我们开始前,”他说道,“我要恭喜在座各位获得晋升。分裂者针对议会的阴谋让几位最优秀的管理者付出了生命,替换他们绝非功绩。感谢我们站点主管议会和伦理委员会的忠实工作,现在我们已经建立起一个新的议会,我相信,它将帮助我们在过渡期坚守稳定。”

他打开了面前的文件夹,拿出一页纸。“你们都收到了自己的编号,但为会议我要宣读你们各自的工作任命和将要监督的部门,以免你们有人不清楚在座各位都是谁。”

他扫了一眼。“从这开始。”

他一个接一个地列出了他们,基金会里声名显赫的博士和特工被授予了最高等级的晋升。职位也进行了重组,过去空缺的位置现在由新的管理者领导。金融、应用影响力、公众意识 - 他顺着列表向下,直到他自己之前的那个名字。他停顿了一会儿,眼睛微微颤动,然后大声宣布。

“担任O5-2的是特工Olivia Torres,顶替前O5-13监督,呃,神秘学研究部。”他再一次犹豫了,房间里传过一阵窃窃私语,与会者盯着他右边的那个身影。它一动也不动。

他接着说道:“还有我自己,当然,我的职位不变。”他抬头看向桌边的其他面孔。他一一扫过在座众人,但小心避开了自己右手边的那道目光,虽然还是一样能感觉到它就盯在脑后。“有谁有疑问吗?”

一秒后,他点头。

“很好。我们开始吧。”

— - —

当夜,Calvin在屋里醒着,他的眼睛盯着电脑发光的显示屏。早先他已经把视频文件转移到自己的安保服务器上,之后将它从中央数据库里抹除。它加入了一堆逐渐增多的文件——分裂者的袭击记录,新闻简报,日志条目,都与分裂者相关。现在还没有组织整理,很难看出叙事,他想到。别人会很难理解,很难找路来到他现在的位置。

于是他用自己的管理特权打开文件编辑器,开始编写。他附上了一切:他们发现的文件,他们截取的图片,名单。还有全视之眼获取的对话抄录——虽然它已报废,但记录还留着。他把它全数收集,创建了一份单一文件,能把整个故事都讲完。这就行了。

Principalis,他想,将会是个好分级。这是个旧的联盟的编号,用来标识他们已知最早发现的异常项目,但据他所知这个编号几十年前就已淘汰。除了我没有人会看,他想着,所以这有什么所谓吗? 收容程序就是指导:监督者议会将要收容这个新实体,同时又保持着公共安全。

他想,这是不是Aaron Siegel坐过的地方?他是不是也一直熬到破晓,把自己逼到精疲力竭,为解决他们座位底下的这颗炸弹寻找任何新进展?Aaron有没有对他的工作感到满意?Calvin会这样吗?会有新的篡位者来吗?他要怎么解释他做的事?他要怎么解释别无选择?这有所谓吗?

房间的门猛地开了,一个人影悄无声息溜了进来。人影穿过房间坐在了角落的座位上,盯着他。Calvin没去看。他知道是什么。他不能看。

但要怎么描述呢?他要说什么下一位监督者才会看的明白?他以前错了——从来不是议会,或者异常本身。他揭开黑暗之心的盖头,找到的只是一面镜子,一道欲望和意义的映影倒映着他自己。那个“使命”是怎么说的?

了解我即是了解基金会。他看到了基金会的真面目,也看到了自己,伸手接起作响的电话,还有一道不容妥协或商谈的声音。那就是了。了解SCP-001即是了解基金会的本质。

他合上电脑放到一边。在门外昏暗的安全灯下,他看到Olivia的脸在黑暗中被照亮着。她没有眨眼。她的眼睛盯在他这里。她不会和原来一样了,化身是这么告诉他的。你不能像以前一样跨过槛又归来。

“晚上好,Olivia。”他平静地说。“准备上床了?”他知道她已不再睡眠却还是问了。她待在角落里,看着他,眼睛不眨,一整晚。

阴冷的响动充斥他的耳朵,Olivia的下颌张开到夸张之大,刺耳的研磨声爬出了她的喉咙。

“C-a-a-a-a-a-a-l-v-i-i-i-i-i-n-n-n-n-n。”曾是Olivia的东西说道,“C-a-a-a-a-a-a-l-v-i-i-i-i-i-n-n-n-n-n。”

Calvin没动。他没呼吸。

“Olivia。”他温柔地说,“求你。今晚别。我今晚不能做,睡觉去吧。”

她一动不动的坐了一整晚。Calvin也没睡。

— - —

早上她走了,他再次孤单一人。他起身穿衣,给自己倒了杯咖啡。他打开电脑,又一次开始通读文件。

过一会儿,桌上的电话如之前很多次一样响起。

如之前很多次那样,O5-1接听应答。











fin.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