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号

第三章
宏伟幻象
chapter3.png

11red.png



过去

— - —
college.png

“这,”房间前的男人说着,展示了一张满是彩点的幻灯片。“是宇宙。我们能触及的既有的一切或者-或者将有的一切都在这张幻灯片上。目前以我们所知,就是这样;全部存在的总和。”

他关掉投影仪,房间一时之间陷入黑暗。等光线重新亮起,图片上是一张地球图,好像是从上方取下而且很远。

“这是我们,显然。”男人说道,将幻灯片居中。“几乎所有我们知晓的生物都在这块岩石上出生和死亡。”他停顿了一下以求效果。“这地产还不错,真的。”

他调整了一下幻灯片,观众在试图零落发笑。

“而这个…是一颗原子。或者至少,呃,代表原子吧。即使还没发展到能让我们看到这些小东西,但我们对他们可能是什么样子有不错的想法。现在,原子是一个-一个积木,是宇宙最最基本的粒子。或者,可能是。可能有比这还小的粒子,然后还有比这更小的粒子。很难说到哪里才算头,但到底会是某种基础性的东西…对吧?某种不包含其他积木,但其存在却以之为必要。这就是我们在寻找的东西。”

光线亮起,男人转过身来。他的白上衣上以蓝色字母标着“Felix Carter博士”。他的圆眼镜夹在一个红鼻子上,他的灰发被整齐地梳到一边。

“当我们来到呃,国际存在科学学院,我们为同一个目标而来;发现所以然的理由。我们不求给一个解释,或-或者推论出为何,呃,理由为何;我们的任务是找到宇宙中决定为何我们是我们的那一部分。今天,我很高兴地宣布我们做到了。”

他伸出手,另一个男人出现了。这个男人很高,有着参差的棕发和黑上衣。他微笑着对热烈的掌声礼貌挥手,然后又如入场时一样双手紧握地站着。

“这位是Dr. Frederick Williams,来自皇家科学院。在他的协助和经济支持下我们呃,我们做出了突破性发现。”

他们两人随光线暗淡停了一下,上方的投影仪投出一张图片。图片很模糊,全是噪点,但重点非常明确:一条横跨整个图片的白线,两头渐淡。

“你们看到的是一条弦,”Dr. Carter继续说道。“我们是刚开始如此称呼它们;我们起初完全不知道会长成什么样。我们把一系列高能脉冲对准一小块奥兹曼迪元素薄片后让弦现出了身来,方法借用自Dr. Adam Bright和他的美国团队,他们也在进行类似计划以求探出他们称作快子的东西,呃是时间的基本积木,就这样。我们发现,如此调节我们的设备后,我们就能让一些本不能发生的事情…发生。”

图片切换。下一张幻灯片上,附近的一座建筑物被猛烈拉扯向弦的中心。下一张,弦不见了,建筑则碎裂变形。

“这就是我们目击到的。让这样的一根弦,本宇宙基础的构成元素之一,只是显现一瞬间,然后加以微妙操控,我们就能在一瞬间让局部重力增大将近七千倍。我要再说一遍:我们可以通过一道亮光和一颗石头操控本宇宙的物理规律。”

在场观众又一次鼓掌。一秒后,Dr. Carter举起一只手示意安静。

“我们呃,我们研究的完整内容会很快公开,只待我们的姐妹项目完成他们的研究。三个月之内,我们将把我们的发现完整呈给本会,然后…然后迈出向更博学未来的第一步!”

— - —

稍后在礼堂的会客厅,Dr. Williams站着和Dr. Carter及其团队与一群研究员聊天。两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伸出了手。

“Dr. Williams,”男人说道,“非常荣幸见到你。Vincent Arians,牛津。我对你的工作非常着迷,真的。”

高个男人露出微笑。“Mr. Arians,当然。总是很乐意见到校友。”他看向另外第二人。“你的朋友是?”

“Aaron Seigel,”男人在与Arians握手后说道。“康沃尔。”

Dr. Williams的眼睛略睁大了些。“著名物理学家。我敢说我都有点期望你在我们之前作出本发现,Dr. Seigel。”

Aaron也微笑起来。“很不幸,我们的研究最近走上了不同方向。若我们要解决原子学,我们应该首先完成你们的工作,弄清几何。你们的结果非常给人启示。”

Dr. Williams眼神陷入深思。“是的,Dr. Carter做出了些杰出的成果。很遗憾他就要失信了,他真的在这个项目里投入了很多。”

Arians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下,他-什么?”

没待两个人再说一句话,一个黑眼睛的女人凑了过来,纤小,短黑发和蓝裙子,穿着黑手套。她来到Dr. Williams身后,手搭住他肩膀,在他耳边低语起来。他点了点头。

“先生们,我恐怕我要离开了。”他突然停住。“哦,拜托,请原谅我。Mr. Arians,Dr. Seigel,这位是Dr. Sophia Light。她和Dr. Carter还有我们团队的其他人在伦敦有密切合作。”

女人轻柔一笑点点头。“很愉快,我肯定。”

Aaron回敬点头,而Arians继续处理他刚刚听到的事情。Williams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然后拿出一张白色卡片,印着一个三箭头标记。

“这是我的名片,Dr. Seigel,”他说道。“趁你还在城里,让你的办公室打这个号码吧,我们会安排正式会面。Mr. Arians,也当然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组织正站在真正启发性的成果边缘,我们在寻找最智慧的心灵领导我们。”他耸了耸肩。“资供参考。暂别了,先生们。”

Dr. Williams戴上帽子和外套,跟着Dr. Light离开客厅。


现在

— - —
balcony.png

“曾经,有个男人醒来发现记不得他是谁,是为何到了这里。”


Olivia溜到了工作室的阳台,取下了耳后那根细白的香烟。她在口袋里摸找打火机,这时她身后的门开了。

“你知道,这些东西会害死你的。”Anthony Wright看起来不像是那种适合西装领带的人。他穿着这些就像是监狱工作服。“我应该知道,”他添了一句,给她露出一管半空的口香糖包。

“Anthony!”Olivia俏小的身影像一把优雅的小刀滑向他。她双臂缠上他紧紧拥抱。虽然五年前就丢掉了这个习惯,老人还是闻着像卷烟。

Anthony用大手抱住她,安慰地拍了拍。他们一起肩并肩靠着栏杆。还不太算早上;下面城市的街道发着橘红色的灯光。冰冷、昏沉的清风飘过他们,携带着海的味道。

“很高兴你做到了,”Olivia告诉他。她终于拿出了打火机。那是个尼龙绿塑料的便宜货,她来展出的路上捡的。拇指几番拨弄后,它也只是蹦出了几个火星子。

“这里。”Anthony把打火机从她手里拿掉,好似拿走一个危险的玩具。他拿出了自己的;那是个老而灰暗的物件,黄铜制成。上面的凹痕比还多。“以及我无论如何都不会丢掉这个,就算在西雅图。”

Olivia翻了翻白眼。Anthony的打火机一打就窜出了火来;她低下头把香烟凑到火苗上。“饶了我吧。我知道你觉得这都是放屁的艺术垃圾。”

“好了,行吧,不敢说我‘懂’了那个用乡村奶酪做的抹大拉。”

Olivia看了他一眼。“你不喜欢吗?”

Anthony稍微反应了一下。“等下,那个是-你的?我是说,呃…”

她咧开嘴。“不。我开玩笑的。那个就是屎;做那个的家伙就是个乱劈柴的。”她回头看向城市,长长地吸了一口。她呼了一口气,烟气从鼻孔散出,盘卷在楼上阳台的底处。“Calvin怎样?”

“做的不错。他告诉我和你说下很抱歉来不了,但——”

“胡扯。我知道。妈的,我懂。”Olivia闭上眼。“这边还有太多事要做,现在。”

“嗯。我不觉得我们真的料到…”Anthony声音小了下去。“他们对会计的需要超出我们的预料。失去他之后,他们就失去了资金——所有一切都开始解体。人员开始恐慌,站点开始崩溃——操,那一夜死了两个监督者。”

有什么东西在Olivia的心智之后拉扯着;她忘了什么。“还剩多少站点了,现在?”

“还有大概两百个。我们上周铲除了Site-173。里面除了尸体和蟑螂什么都没有。”他摇了摇头。“就是普通的蟑螂。”

Olivia转身向着他。好长时间来头一次,他看起来老了-老而累。脸上的皱纹深深地刻进了他的皮肤;他的眼眼睛被黑暗而无从领会的环缠绕。

她又一次感到了拉扯。“你最近怎样?”

“很有意思,”Anthony一边告诉她一边看着城市。“你用一辈子对抗恶魔,扑灭火焰——以为这就是难关。这是需要做的工作。这是会杀了你的工作。但不是。”两人眼神相交。“扫清灰烬,把垃圾拼回去。才是难关。”

她皱起眉头。拉扯更厉害了,现在。

“别误会我了。现在情况在好转。”他给出一个疲惫的微笑。“我们不必伤害人们。我们不必杀害人们。我们不必残害孩子们来逼退梦魇。”他的视线又一次飘向城市。

Olivia闭上眼。“Anthony…”

“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我们赢了。世界…还是一团糟。当我睡着,我还是会有噩梦,你知道吗?但每一晚,都要会更好一点。噩梦在消散。”

她摸进口袋找些什么,拿了出来。

“总之,操——抱歉,废话了几句。听着Olivia。有些事我应该问下你——”

Olivia把光滑锋利的4尺长美工刀完完整整捅进了Anthony Wright的心脏。一瞬间,老人的眼里满是纯粹的困惑与惊愕。然后——往后一倒,麻木地抓扯着刀柄——他的眼里根本什么都没有。

“我很抱歉,”Olivia低语道。她把他推下了栏杆。

然后世界结束了。



现在

— - —
motel.png

“突然间,一个声音对男人开口道:‘你的第二个愿望实现了。现在,你的第三个——也就是最后一个——愿望。’”


“——起来。快点快点,快他妈起来——”

光线从Olivia的眼皮间挤进来。她感觉耳朵里嗡嗡作响。

有谁在拖她的胳膊。

“醒来,醒来——”

她睁开眼立刻后悔了。锐利糙野的阳光冲进了她的视网膜,迫使她避开眼神。Olivia一手握拳按在左眼眶上按起来。“怎么…我在哪?”

那个人停下摇晃她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操。感谢上帝。”

Olivia一直揉着眼睛,让她的视线调整过来。她躺在一间廉价汽车旅馆的床上。过载的交流电在她左边嗡嗡着;上面,是阳光穿透窗帘映入房里。房间闻着像是椰子油。

Adam坐在床边。他看起来好几天没睡了。他的电脑放在床头柜上,旁边摆着一把手枪。

Olivia在东倒西歪里眨出路来。“Adam?怎么——”

“你还记得多少?”

Olivia把眉毛挤到一起;它们就像某种大机器上相互研磨的齿轮。她试图回想让她来到这里的事件。她记得最后一件事是…

“我在做什么梦。Anthony在,但是—好几年后了。全错了。不是真的。感觉是真的,但…”

Adam点头。“有东西不对,对吧?”

“对。”Olivia闭上眼,劝诱那个藏在她潜意识的梦境赶快出现。“他不抽烟,却有打火机。我们在西雅图,但我们还是闻得到大海。我越是去想它……”

“你越发现这是个谎言。”

她点点头张开眼。Adam正盯着他的电脑。

“我不知道怎的,但我还是发现了唯一的出路——”

“对。”Adam打断了她。不和她保持视线接触让他忍受巨大痛苦。“我知道。”

Olivia皱着眉从床上坐起。“Adam?你…想说一说——”

“没事。现在我们都出来了。”他把一个文件放到电脑上。“你记不得我们怎么到这的,对吧?”

Olivia摇摇头。“不。”

“这边一样。走运的是,我觉得我们对此有计划。”他双击了什么。电脑屏幕被Calvin面部的静止图像填满。在他身后,看起来像是一间办公室。“Calvin给亚历山德拉录入了一段视频,还指示说如果我们发现我们,呃…记不得我们怎么到这里的话就播放它。”

Olivia向前蹭蹭坐在了Adam一旁的床沿。他点击了“播放”。

一个窗口在视频上跳出来,要求两个密码。上面的一个写着名字‘ADAM’;下面一个写了名字‘OLIVIA’。

“被加密了?”Olivia问道。她皱起眉头看向屏幕。

“我猜是。我不记得…我是说,有个密码我可能用过,”Adam说着在他的名字下敲了几个字。一按下回车,他的名字变成了绿色。他回头看向她。

Olivia咬住下唇,思考着。

“Olivia?”

有什么在她的心灵背后拉扯。

没停下思索,她一把抓起床头柜上Adam的手枪,对着他的头直接开了三枪。

接着世界结束了。



现在

— - —
office2.png

“男人思考了一会,看不到其他选项,于是——许下最后一个愿望:‘让我想起被我忘记的一切。’”


“Olivia?”

Olivia睁开眼睛。她正躺在一个小而舒适的办公室里的一张小床上。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塞满了皮面大部头的书柜;书柜前,有一张又宽又亮的写字台。

Calvin正站在她的床边。他看上去拒人千里——他何时不是呢——但他的表情带着一丝关切。

Olivia立刻抬起膝盖撞在他的上腹部。

Calvin双腿一软,蹲下身去。她从小床上滚下,跌跌撞撞地走向写字台,摸索着找某个抽屉之下的暗锁。Olivia在这个办公室待过一百次;如果记忆不出差错,有个隐藏的地方,就在……

当Calvin终于稳住呼吸时,Olivia已经持枪直指他的心脏。

Calvin举起双手、后退一步。“Olivia…”

“闭嘴。”她眯起双眼,“让我思考。”

Calvin没有出声。

“有人把我的脑子搞得一团浆糊。到现在我经历了两个迭代了,一次是Anthony,一次是Adam。每一次,他们都试着从我这套取信息。”她一边说着,一边理清事情经过。“每一次,我都意识到有地方不对劲。别扭的细节。Anthony的打火机,Adam的电脑——他管它叫‘亚历山大’,不是‘亚历山德拉’。而当我越是去想它,我就越意识到……”

Calvin开始放下双手:“Olivia,听着——”

“我说了闭嘴。”她立刻回敬道,“好吧。每一次,只要我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一切就开始瓦解。每一次,我都意识到唯一逃脱的方式是……”她的呼吸开始急促。

Calvin又后退了一步。

“我必须杀了你。”她小声说。

“Olivia。请你,好吧,请你放松。我们好好说话,行吗?”

“我已经好好想过了。Anthony,Adam,还有你——你只是另一个梦境。另一个……”她噘起嘴唇。“骗局。骗子The Liar。你就是他妈的骗子。”

“Olivia。”Calvin的语气显得愈发紧迫。“拜托,请听我说。你可能是对的,有人可能在打乱你的思考。但不是我。我不是骗子。”

“那他妈为什么……”她环绕扳机的手指更用力了。

“听着。听我说,好吗?你在帮助我做研究。你在我的办公室睡着了。现在你睡醒了,然后拉出一把枪对着我。”Calvin的手一直高举。“你说当你留意到不对劲时一切就会瓦解。你有没有……?”

Olivia皱起眉。“还没有,但……”她的视线在办公室内游移。一切都看起来没有问题;与先前两个梦境不同的是,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十分熟悉。但那是否意味着……?

“你说一开始你梦见Anthony,然后是Adam。想一想:如果我是骗子,我接下来会用Calvin吗?”

Olivia的呼吸缓慢下来。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没有什么感觉别扭的……

“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三次是规律。”Calvin对她说。“我觉得骗子正尝试骗你杀了我。”

她握着扳机的手松了一些。

“你说他正试着从你那套取信息。是什么样的信息?”

“我……Anthony那次,我不知道。他说他要问我问题。Adam那次,是一个密码,我想,但……”

“密码?”

Olivia放低了手枪,但仍保持紧握。“是。”她强迫自己平静地呼吸着。“好,好。请……让我想一下,好吗?”

Calvin缓缓地放下了双手,但仍保持着距离。“好吧。但,这没有什么意义。你又不知道骗子想要什么密码。他没问你别的东西吗?”他停顿了下,又说道:“他没问你日志的副本吧?副本还在你那吗?”

Olivia摇摇头。“没,他没问——是。它在我这。”她用空出的手去摸手腕的根部;那个熟悉但几不可辨的肿块还在。“日志就在这里。”

骗子露出了微笑。“自然如此。”

接着世界结束了。



现在

— - —
hospital.png

“‘有趣,’声音大笑道,实现了男人最后的愿望。‘这是你要求的第一件事。’”


Olivia的嘴感觉像被一层融化的粉笔盖着,她的舌头上留下一股模糊的薄荷味道。

她硬是睁开了眼,接着立马又闭上。明亮耀眼的光线直接照进了她的视网膜-太阳穴的跳动更强了。

她在某处的医院病床上。Olivia都不需要四处看看就知道;她可以直接感觉的到。她讨厌医院。从十数到一,她张开眼,花了些时间调整。

对。这是一处医疗设施,没错-她被捆在床上。有些无菌的复杂设备被放在她身旁。大部分都在哔哔叫。她尽尼龙条所能抬高头,试图弄清状况。

一个护士和医生面朝下倒在地板上。红色的池子在他们身下渗出。旁边坐着一个身穿净白制服的年长女人;她拿着一把枪。她正盯着Olivia。

Olivia眨了下眼。她看错了;那是个年轻男人留着氖绿色的莫霍克头。他穿着饰钉夹克,溅着些湿东西。在左手上,他拿着一把浸血的折叠刀。

她眨了下眼。那是一个性别不定的人;它的皮肤是深黄褐色,脸上满是穿孔。它穿着几条皮带绕在看着像木炭包扎带上。它拿着的不是刀而是铝球棒。上面裹着毛和肉。

她眨了下眼。一个男人牙齿像锯齿牛排刀,爪子可以挖穿钢铁。她再眨了下眼。是Anthony。她再眨了一次眼。是Adam。她再眨了一次眼。是Calvin。

她再眨了一次眼。

是骗子。

“切口感觉怎样了?”

Olivia看着她的手腕。新鲜的缝合线交错在最近切开的伤口上;从她的手掌一直延伸到她的肘内侧。遥远的记忆在她心灵背后拉扯着。

她舔了舔嘴唇撒谎道:“这…没那么痛。”

“别动。让它被盖着。还有抗菌。”骗子的嘴巴左边向上抽动起来。“他们本来要开点药的,但我恐怕在他们有机会前就下手做了他们。”

“谁…”Olivia的眼睛看向地上的人。“出了什么事?他们是谁?”

“他们为我工作,我们抓住了你,”骗子向她说道。“你被带给我来…处理。查清你知道什么;确定你有没有日志。或者,最少,你知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它的唇带着戏谑撅起来。“你知道,过了这么久我已经忘了它存在。写它的那个特工叛逃、告诉我们上面有什么的时候,你会以为我们可能会采取措施让它的内容不再真实。但…我们只不过是惯习的生物罢了。”

Olivia记不得杀掉会计后的任何事。骗子一定是发现了她的迷惑:“你被记忆删除了。其实有好几次。你知不知道我在基金会的主要功能?维系帷幕。保证没人能记得不该记得的事情。”

它把武器拍在大腿上。“以及,当然,用可信的谎言填补这些空隙。”

“我为何还活着?为何我们要聊天?”

“因为你和你的朋友们为此负责。因为你们确实有日志。或者至少,它的一小部分。皮下闪存,在你的手腕下面。”

“我不明白。”

骗子笑了起来。虽然Oliva已经分不出它的特征,她还是能感觉到它脸上的疲惫。“并非所有认知危害都是异常的。”

口令从Oliva的心中闪过。就如她突然发现了拼图的一片,而她自己都没意识到正在解谜。一幅画面奔入她的记忆;她现在记起了一切。

“你曾是我们的一员,”她低语道。“你曾经属于分裂者。你是第三届德尔塔的一员——我听Anthony说过你。Sam…Sam Biel——他们总是说你怎么被基金会拷打了几周逼供秘密但决不松口。我不…我不明白。”

骗子闭上眼点了点头。“是真的。但我没有供出记忆,是因为没有记忆可供。”

它叹了口气。“我被派去孟加拉海定位一个异常。我们的船遇上风暴,我被拖进大洋,但我的手缠进了什么网里。我在双眼空洞的黑暗中漂浮,沉入虚空。几个月之后他们找到了我,基金会发现了我是谁、我能做什么。他们把我交给绿衣人——那个女巫,她给了我新身份;一个被信任的谎言。”它睁开眼,站起身,靠近Olivia。“你的朋友Calvin无疑是从日志里发现了这些,聪明的小子。你的拷贝里只有那一篇在里面——有我名字的那篇。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他…就像过了这么久之后终于浮出了水面。”

骗子开始为Oliva的四肢松绑。“我已经清出了到前门的路。它还会开上十分钟;你一出门,就会找到一个灰色卡车在停车位里。门没有锁上;钥匙在汽车柜里。你会找到指引,地图,和闪存。”

“闪存?”Olivia坐起,感觉到肢端为突然涌动的血液麻木。她的前臂在疼痛中搏动。

“里面有关键信息——包括你们的下一个目标。档案员。”骗子往后一步。“在我们之中,她也许走得最远。告诉你朋友小心些。”

Olivia点了点头,把腿绕了绕。她倒在地上。“…你怎么办?”

“我怎么办?”骗子发问,然后笑了起来。“我在此并非毫无过错。我可能已经忘记了使命,但还是我在这做出决定,做我做的事。外面没什么给我剩下的——如果基金会不是立马下杀手我会用余生逃离他们,因为我知道的事——而我也不会逃避真相。真相让我自由。”它坐回椅子上,把武器摆在膝盖间。“动作快点。你的窗口要关闭了。”

Olivia伸手握住骗子的手。它没抬头。转身离去时,她最后看了它一眼;有一瞬间,她觉得她也许可以认出一张脸来。接着,她走出大厅向出口前进。

还没走到楼梯,她便听到了一声孤独的枪响。




- 返回 -


11.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