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xen Snow 2
导航:

1 | 2 | 3 | 4 | 5 | 6

畸人离开了聚落the compound,走进稠密如雾的白雪。永冻土受压嘎吱作响,他的脚陷了进去。他不以为意。他一步一步往前迈进,灵活的双脚留下一溜宽宽的脚印。

他看不到机器the Machine。但他知道它在哪。他不得不知道。

他边走边想。

雪白的虚空之中,他是唯一的一个小点。畸人记不清他已经来到这里多久。太阳既不落下也不升起;他的灯黯淡苍白,灯光在暴雪中散射殆尽。行程永远不变。这里只有畸人,雪,和其余他人。

畸人计着他的步子,口中念念有词,每吐出一个数字,就品尝一口寒冷。500步了,停。右转。

这熟悉的节奏。他和狱卒稔熟于心的节奏。

他右转。还有1124步要走。


一段记忆。

畸人大跨步走入暴雪之中。他身材高大,志骄意满。他献身于崇高的事业,他牢记着两天前收到的使命。他是亚恩Ion之子;他的信仰能够战胜这肆虐于冰原的暴雪。他不觉得冷。

他每一步都在向目标迈进,他如同火焰,照亮了无垠幽暗。狂怒的劲风呼号咆啸,吹不灭他的热火。

他勘察这异域的地形,视狂风若无物。风暴渐强,但他毫不在乎。

机器应该近在眼前。他左转。他会找到的。暴雪威力不减。

苍灰的天穹已变得漆黑一片。畸人瞪大双眼,却在这永冻的炼狱中一无所获。他听不到自己的思索时的心声。唯有冰与霜与风的声音盖过了一切。

他的指尖感受到了严寒。

畸人迷失了自己的所在。他记不清已经来到这里多久。他只知道长夜已至,他只知道即将遭受的刻骨严寒。他瑟缩着身体等待。他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冰封的废墟之中,一个紧裹大衣的人影走近一块冰雪砌成的石冢。畸人离开聚落已有一段时间。那人影冲石冢弯下腰来,用锄用铲干了起来。


还有313步要走。

狱卒找到了畸人冻僵的身体。完好无损,宛若冰晶。她把他带回到了聚落,也正是在聚落,他们踱步演练、设下路径。

畸人凝视着前方。在他身前,雄踞着一座蒸汽与钢铁的大塔。在那,他能够感受到下方那机器传来的热气。他拉开大门,沿着湿滑的楼梯向下走去。

阶梯尽头是一个小小的房间。房间散发出腐肉和油脂的味道。房间内蒸汽四溢,一层闪亮的油脂裹在齿轮和机筒的表面。为维护机器,便掏开冰层,筑起这间小室。望向正对门口的那道墙,便是机器——由齿轮、管道和血肉筑起的迷宫。

机器,由齿轮、沥青和一位神的尸体构成的机器,正全身上下一齐摆动的机器。在大地的尽头,它的火焰驱动着造物之窑。它的创造者们却有些匆忙。他们不得不匆忙。机器需要维护。驱动它的齿轮会锈蚀。维系它的魔法需要补充。它呼啸出的讯息message需要解码。

运行中的机器散发出高温。足以致人死地的高温,畸人没有察觉到的高温。他听到生锈的齿轮每转一下都发出尖叫。他解开了它们的系索。尖叫并不减弱。

畸人坐了下来,干了起来。齿轮必须被擦洗,肉身必须被剥皮。他挥拳舞断蛛网——磨损机器的几丁质的弦。他的汗和血混杂着油为齿轮润滑。在这伴随着油脂滴落的噪声的漩涡之中,他一遍遍地擦拭着齿轮、这重复、重复动作仿佛机械的无声的祷文。这异端,沿他的脊柱下行。

他忆起了萨拉热窝。渎神的机器熏染蓝天,亵渎的雨水打到先知追随者们的头顶。他忆起了狱卒们,忆起了图书管理员们,忆起了人类军队是如何凿开一道道裂隙,忆起了裂隙泄露,又是怎样的光景。他记忆最深的,是亚恩的脸庞。亚恩双眼中的神情。而那时的他尚无法理解。

还剩一个齿轮。畸人站了起来,欣赏起那肉体。一丝不苟,他尽情享受每分每刻。他感到每分每秒都在向着亚恩的承诺更进一步,到那时,血肉和筋腱网遍世界,血腥又温暖的怀抱福满人间。闭上眼睛,他几乎能感受到那血脉正与他相连。

畸人独自站在房中。他触摸着机器新鲜、血腥的肉体,等待着聆听它的教诲。

畸人低头看向最后一个齿轮。他看到他的血脉在冰冷的金属之中流淌。是世界哲学,是世界神学。他的救世主,已然倒下。

畸人把生锈的齿轮重新安回机器。他没法动手清洗。他承受不住异端的代价。

畸人离开了房间,重新踏上了永冻的大地。他在远处看到一个缩成一团的人影。那是从聚落而来的另外一人。

畸人想起了亚恩眼中的神情。他现在明白了。

那是恐惧。

导航:

1 | 2 | 3 | 4 | 5 | 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