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xen Snow 3
导航:

1 | 2 | 3 | 4 | 5 | 6

意识在魔之海中坚定地寻觅。它无名无姓,它一心向前。它降至曾串联世界的秘道leyline之上。它顺之游曳,丝毫不觉被频频触碰的边角。它肩负着一项使命。

太阳没有升起。但在塞满书卷的小屋里,图书管理员们在字里行间,看到了另一种柔和灿烂的金光。这也是微小的幸福。

意识完成了使命,随之消退。它不过是完成任务的工具,仅此而已。

图书管理员们挺起身来。仍有任务等待完成。

他们机械地披上一件又一件外衣。他们的思想漫游四方。披戴完毕,他们便摇身一变,成为一具具尼龙、兽皮和毛绒织就的魔像1

图书管理员们走进鳞屑般的白雪。透过绿玻护镜向冻原眺望,他们眼中的世界好像一片花园。大地翠绿,一望无垠。地平线处,机器周遭,魔法纷纷繁繁,如花卉植被般层叠绽开。秘道在地平线处汇集,如同密密耕耘划出的千沟万壑,滋养繁花开放。雪是雨的洗礼,滋养、净化着大地。雪让他们想起了图书馆the Library

图书管理员们品味着这大逆不道的记忆,很快又把它抛诸脑后。回忆只会令人分心。而工具,不应当分心。工具,也不需要姓名。

图书管理员们从精心设计的电镀钢管里采起清晨之露。金属牢笼之中,单晶体冰一动不动,静静地闪烁出可能性的光辉。

图书管理员们向聚落返回。


房间内,狱卒铺开新的指示。每一张卡片上的命令都需被执行。每一封印封都需要重修。每一次循环,狱卒传达新的指令。科学家和数字创造出这方法。图书管理员们不知道它的机理,却知道它的目的。

首先,血。冰冷的钢铁穿透了他们的胸膛,温暖的生命从体内倾泻到地上。一双双手熟练地将血液诱至魔符sigil之上,魔符由久已消亡的语言书就,魔符镇压着它们的复活。魔符印到了苍天之上,一双双眼睛热泪盈眶。

在别处,有五人死于气体泄漏。其中两人无名无姓。其中三人眼中只看到白雪。

世界又缩小了一点。

图书管理员们继续工作。他们握住钢管,打开管盖,倒入油脂、圣餐、异端和血肉。它们汇入混凝土的单间,奔涌弹跳、逐渐成形。它只知道图书管理员,只拥有自我毁灭的欲望。

管理员们张口,用冻僵了的舌头,沙哑地咏唱。它扭曲翻滚、猛摆狂旋,却挣脱不开混凝土和冰和永不应为人所知之物们的束缚。不属于任何语言的诵文将管理员们的喉咙冻僵。

它挣脱开来,吞没了他们,又在机器边沿前破碎。循环则不被击碎。


图书管理员们将房间清理干净。他们的工作机械般地进行——循环周而复返,他们越发娴熟。他们越来越少思考,越来越快执行。

他们从狱卒那集来碎散的笔记,一叠叠纸片被他们紧紧贴到胸前。他们能感到每一个字散发出的温暖。在这极北的深渊,任何文本,都弥足珍贵。图书管理员们装起字条,回到他们的房间。

他们拴上门闩,静待寂静。在那寂静中,他们念出他们的名字。他们感到它的力量凝聚在空中,悬置在眼前。

图书管理员们埋首卷中,开始记下那些名字。

导航:

1 | 2 | 3 | 4 | 5 | 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