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xen Snow 6
导航:

1 | 2 | 3 | 4 | 5 | 6

狱卒走入严寒。她周身裹得严严实实,但冰霜还是很快就爬上了她的绿玻护镜。她似乎倒不在意。

她拿出一件钢和硅酮制成的仪器。戴着厚重的手套,她按下一位数字,静静等待。

她盯着仪器,面庞上浮现出的种种情感,无人能解。层层包裹之下,嘴唇缓缓开合,她念出一道经久、经久未言的曼怛罗1。她还明白曼怛罗的意蕴深沉,却已经不明为何如此。

设备充能闪烁。一人站立面前,一个不在此处之人站立在她的面前;但它就在那里,她便必须与它交谈。

- 捌。

一个数字。一个称呼。不是姓名,但有着同样的力量。「捌」衣饰精致,但它的脸已于她记忆中无存。

- 特工。你的姓名。

这不是一句提问。

- 伯。纳。黛特。伯纳黛特。

这便是她的曼怛罗。响亮、清晰的曼怛罗。

伯纳黛特点了点头。- 办妥了。

- 这次是谁?

- 是间谍。工于心计乃至鬼迷心窍。和发电机组一起宕机了。

- 是你干的?

- 重要吗?

「捌」咯咯地笑了。伯纳黛特记得这笑。

- 依我看,不重要。别人呢?

- 图书管理员们记下了姓名。另一个没能修好齿轮。

「捌」的白牙在伯纳黛特的记忆中闪闪发亮。

- 真是件糟糕之事A terrible thing,不是吗?你不是在糊弄我吧?嗯?“另一个”?真没想到你能有这样的善心。

- 无论如何,事儿办妥了。机器还在运转。传送抵达之前,我能解决一切的。

- 专业,一如既往的专业。还是以前那样?选出随后的三个人之前,先歇一个月?

伯纳黛特点头。- 还有吗?

- 没有了。R博士,真是出色的工作。

「捌」就这样走了。无论如何,它就没真正地在过这儿。

伯纳黛特嘟囔了一声。「捌」总爱不依不饶。她都有好几个星期想不起自己的全名了。她重回那雾凇散漫的冻风之中,朝着聚落跋涉。


在世界的边境,机器再度轰鸣。

导航:

1 | 2 | 3 | 4 | 5 | 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