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儿一去不复返 2




2,500,001年


尽管四周空无一物,Talloran仍然觉得他在往正确的方向跑。可以说这是种习惯,或者第六感。他粗糙的、长满老茧的脚下的道路是唯一一件让他确信自己没有落入虚空的事物。



……

没有人在追赶他。没有媒体,没有他自己,也没有他认识的人的幽灵,甚至也不是那个法官。只有他自己。




……


他要往哪儿去?这是个好问题。任何地方都比那要好,任何地方也比这要好。当然这指的是这个区域以外的地方。也许这是逃离这片区域的好方法:一直跑,直到跑出去为止。





……



他出去之后会遇到什么呢?也许地球已经被毁灭了。或者它的废墟糟到还不如被毁灭掉。可能他会在自己的床上醒来,而这些经历是他一生中最糟糕的噩梦。或者他可能在医院的病床上,正在接受治疗——因为……因为……嗯。也许这只是一场复杂的白日梦,他需要开动脑筋,找准方向来防止另外一场收容失效。见鬼,这也可能什么都不是。






……




除了屏幕上的文字,空无一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