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ment:SCP-5623-3

项目编号:SCP-5623

项目等级:Ticonderoga1

特殊收容措施:近地轨道上的遥感成像卫星将监控所有的深空观测天文台。

新型深空望远镜、人造卫星及其他空间设备的生产和交易活动需限制在有足够数量的基金会卧底人员的公司之间,以成功在所有相关硬件中植入Binary_Star.aic的文件。

所有通过望远镜、人造卫星、探测器、无人机、巡视器等空间设备收集到的有关SCP-5623的数据需被基金会AI “Binary Star”拦截并保存在基金会数据库中,随后从公共记录中删除。目击到异常的人员需被施以B级记忆删除。

具有四级权限的地外异常研究人员可访问该存储数据。

具有五级权限的人员可使用“外交家”终端检查与SCP-5623-1的通信记录。

描述:SCP-5623是一艘飘浮在太空中的黑色金属航天器,载有一名乘客,编为SCP-5623-1。SCP-5623是SCP-5623-1的运输船和保险库。它是基金会观测到的首个地外航天器,发现于首个人造航天器2出现的54年前、首个载人航天器3出现的57年前。推测SCP-5623可能是由钯和黑铑的合金制成,然而因为取样困难,该假设无法证实。它具有扁球体的外框,底部有一外部舱室,推测前为控制室。

SCP-5623-1为一智能实体,当前未知其年龄及起源。与该实体的交流显示,这些细节对其自身也并非完全清楚,因为它可能失去了对时间的知觉,称其自身由宇宙本身自发形成。

当前未知其调动SCP-5623的方式。“观察者”-3号探测器已观测到它几乎可以在瞬间移动数光年的距离,因此几乎不可能对它进行追踪。

SCP-5623-1使用SCP-5623在宇宙中穿行,寻找即将消亡的恒星。到达后,它会收集该恒星,将其储存在SCP-5623内。实体未解释其如何与恒星相互作用,也未解释其飞行方式。其下落当前未知。

ZeppelinBW

一艘LZ 127齐柏林飞艇

发现:1872年12月4日,斐迪南·冯·齐柏林称他用望远镜观测到了SCP-5623。他被施以记忆删除;然而,由于当时可用的记忆删除质量较低,部分有关SCP-5623的记忆片段仍留存在齐柏林的潜意识中。

推测是因为这些记忆片段,齐柏林对航空领域的兴趣迅速增长。经过内部讨论,基金会管理人员决定允许齐柏林发明新型飞行器,并派遣卧底人员作为其雇佣的体力劳动者。预计齐柏林最终将研发出基于SCP-5623设计的飞行器。当前,LZ 127齐柏林飞艇是其最准确的代表,尽管尺寸明显缩小。

1903年8月28日,几名基金会天文学家通过望远镜在银河系猎户座星云附近观测到一符合齐柏林的描述的物体。它随后被编为SCP-5623。

1955年2月25日,基金会成功从“观察者”系列空间线上发射了探测器,以探测和研究地外异常。1958年7月29日,距离上次观测近55年之后,“观察者”3号再次观测到了SCP-5623。

1962年7月2日,朝“观察者”3号的方向发射的新探测器“外交家”号升空,意在与SCP-5623的乘客建立直接的联系方式,并为其提供以下信息:

  • 57种地球语言的不同级别的教材、词典和音频文件
  • 地球生命的照片
  • 来自全球各地的各种音乐和自然声音,由多名站点主管批准
  • 深空无线电通信设备,具有备用的发射器和接收器

每天上午8:00(UTC4 )将自动发射不同的信号。1986年8月14日,记录到来自SCP-5623-1的答复。

附录-1:“外交家”终端记录

| 权限确认
| 与“外交家”链接稳定
| 打开信息

14/08/1986 SCP-5623-1:
你们在吗?BIST DU DA? ÊTES-VOUS LA?5

| 为简洁起见,省略11种其他语言
| 行动执行:基金会AI BINARY STAR
| 信息结束

由于距离及当时深空无线电通信技术所固有的干扰,每条信息大约需要七天时间才能完整传送。完整通信记录如下所示。

| 权限确认
| 与“外交家”链接稳定
| 显示历史信息

14/08/1986 O5:
这里是地球。我们想更多地了解你。请告诉我们你是谁。以任何语言回答皆可。若有可能,请优先选择英语或德语。

所有信息将在你我之间保密。

| 为简洁起见,省略13种其他语言
| 行动执行:基金会AI BINARY STAR

------

28/08/1986 SCP-5623-1:
我有点难以记住一些东西,但我想我的英语应该可以。

我没有名字。我接受所有对我的称呼。你们叫我什么?

28/08/1986 O5:
我们叫你SCP-5623-1。

请详细说明你为什么没有名字。我们也希望你提供过去曾用的称呼示例。

我们注意到,自上次通信以来,你已飞行了数光年的距离。请问你是否能解释你的推进方式?

------

11/09/1986 SCP-5623-1:
我可以每次通信都给你们一个称呼。就从我最喜欢的开始。

我是一个真空生物。我们不像你们会在出生时得到名字。或许你们可以给我起一个名字?

至于我的飞行方式,它与技术无关,但与能力有关。虽然你们没有这个能力,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尝试。

- 眠星者

11/09/1986 O5:
你是否可以提供你最喜欢那个称呼的原因?

你是否可以更详细地解释有关真空生物的信息?

------

25/09/1986 SCP-5623-1:
因为它恰如其分地描述了我的工作。

所有来自宇宙的生物,包括我自己,都被称为真空生物。我们中的大部分都是自发形成的,但也有一些例外。

另外,你们想到名字了吗?

- 虚空漫游者

25/09/1986 O5:
我们叫你SCP-5623-1。

既然“眠星者”描述了你的工作,我们想知道是哪些行为让你和恒星相互作用的。
------

09/10/1986 SCP-5623-1:
那个不是名字。那只是一个标签。

我不怪你们给我贴标签,也不怪你们什么都想知道,以及诸如此类的事。但还请给我一个真正的名字。

- 星间朝圣者

09/10/1986 O5:
我们决定给你一个名字,不是头衔,而是真正的出生名。作为回报,我们希望得到更多我们问题的答案。

我们希望你能理解,GLEN。

------

23/10/1986 SCP-5623-1:
谢谢,这是个很棒的名字。

我寻找濒死的星星,用我的飞船收集它们。你们给我的飞船起了非常漂亮的名字。能再说一遍它是什么吗?

我不认为那是一种交互,我只是把它们采了下来。

- GLEN,星云旅行者

23/10/1986 O5:
你的飞船没有正式名称,但我们猜测你指的是“齐柏林”这个词。

濒死恒星有极强的爆炸性。你已经收集了多少,又怎样防止它们爆炸?你是否有办法储存近乎无限的能量?

------

06/11/1986 SCP-5623-1:
你们无需担心。它们不会突然爆炸的。超新星只会出现在我迟到的时候。而我很少迟到。

非常感谢你们的关心。但不必担心,我已经这么做了很久很久,就连时间也无法估量它的长度。

很遗憾你们只能把星星当成能源。但我建议你们了解一下核聚变。

- GLEN,个人遗产维护者

06/11/1986 O5:
你的年龄是多少?你是一直以来都在收集恒星吗?

你的头衔里提到的“遗产”是这个意思吗?

------

20/11/1986 SCP-5623-1:
我已经活了很多很多很多个世代了。我是现存最古老的真空生物。我比其他真空生物都早了很长很长很长的时间。

自我有记忆以来我就一直在收集星星。自此之后我也不曾停止过。

我的遗产,那些星星,它们全都独一无二。

- GLEN,外境浪游者

20/11/1986 O5:
你收集恒星的目的是什么?你能实现什么吗?

------

04/12/1986 SCP-5623-1:
我不想让星星永远熄灭。

- GLEN,太空领航员

04/12/1986 O5:
假设地想,在你收集到了最后一颗恒星或者整个宇宙终结之后,你会怎么办?

你之后会做什么?

------

18/12/1986 SCP-5623-1:
从宇宙诞生之初我就在收集濒死的星星了,而我也将一直这么做到它的终结。在那之后,我就会引爆它们,让一切都重新开始。

我只想保证每一个人都可以再次看到这些星星。

也包括你们所有人,O5。

- GLEN,光之拯救者

18/12/1986 O5:
我们强烈建议你解释一下你是如何了解到那个术语的。

你说一切重新开始又是什么意思?

------

01/01/1987 SCP-5623-1:
新年快乐,

我真的很高兴自己还能对你们说出这句祝福。
我并不总是有机会,但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我也非常感谢你们给我起的这个名字。

你们总是给我起同一个名字。

- GLEN,SCP-5623-1,宇宙重启者

| 链接人为断开
| 通信历史结束

SCP-5623-1似乎是ZK级宇宙重启情景的发动者。此种情景发动的次数未知。

鉴于无法对SCP-5623进行收容,所有收容措施的重点将是防止公众观测到该异常或了解到有关该异常的信息。其下落当前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